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諜海王牌-第1534章 放心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赵一哲接着说道:“到时候两位带给我过去就好。”
邱轼说道:“好,这完全没有问题。”跟着看了眼自己的媳妇栾美美,说道:“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要问赵律师的了?”
栾美美微微沉吟了一下,道:“赵律师,您刚刚说的减刑的事,您看看能不能……让我们孩子,不要……就是,别办太危险的一些事情。”
听她这么一说,邱轼作为他的丈夫,那还能不明白什么意思吗?
自己的老弟万亨讲过他的那个兄弟的事,是救了监狱内的两个狱警,和几个囚犯。原因是监狱内的一个磨坊塌了。自己的媳妇那肯定是担心邱秋,可能也要面对一些要倒塌的磨坊之类的。
于是邱轼有点不满了,道:“啧!慈母多败儿啊。什么就危险啊。赵律师,你不用听她的,只要能够……达成目的,你尽管按照你的想法来办。”
“理解。”赵一哲答了一声后,看向了栾美美,道:“夫人其实不用担心,贵公子是我的委托人。我自然会尽心尽力的。我可以保证,除非有人力不可抗拒之因素,要不然,他一定是安全的。”
听见这话,栾美美心中更是放心,道:“好,赵律师您费心了。”
赵一哲,道:“无妨。”
“那什么。”邱轼见自己的媳妇应该没啥要问的了,赵律师已经说的很清楚明了了,自己也没有别的问题的。于是起身道:“咱们现在就走吧,赵律师远道而来,明天又要工作,需要早些休息。而且,我们也有点饿了,咱们别太晚吃饭。怎么样?赵律师?”
“那就多谢了。”赵一哲也随即起身,道:“赵某恭敬不如从命了。”
范克勤和大美妞也随即起身,和邱轼两口子,还有赵一哲,走出了套房。到了楼下,范克勤伸手拉了一下邱轼。
邱轼一停,道:“怎么了?老弟。”
范克勤从兜里掏出一张早就开好的支票,递给了邱轼,道:“老哥哥,这是咱们生意的定金,最近你们可能要用不少钱。老弟就把钱先给你了。”
“哎呀。”邱轼道:“这你着什么急啊。老哥我的工厂还要备一段时间货呢。”
“咱们兄弟就别客气了。”范克勤说道:“赶紧拿着,我都准备好了,你总不能让我再把支票撕了吧。那多麻烦啊。”
“行,行。”邱轼也不再客气,伸手接过,道:“得了,一会老哥多敬你几杯……来,媳妇,你有兜,把这个放兜里。”
栾美美也是跟范克勤客气一番,将支票放在了兜里。
钱肯定是安全局出,反正不是范克勤自己。另外,赵一哲那面最后能够收回不少,是以这个买卖绝对干的过儿!等于是花点钱,就能够进去第七监狱实地侦查一番。而且还是用非常合理的,不让人怀疑的方法。
和平饭店楼下,就是餐厅。范克勤等人进入后,要了个包厢,邱轼点了十来道招牌菜,又要了两瓶好酒,众人推杯换盏的吃喝起来。
在席间,范克勤和华章注意到,赵一哲的表现确实给人一种非常沉稳,可靠的感觉。但凡说话前,总是有一个小停顿。仿佛是每一句话都是过了脑子的感觉。而且说出的话,也有理有据,不是无的放矢的。是以,范克勤和华章观察到,邱轼两口子应该是对其,非常满意。
等吃喝的差不多了,邱轼两口子再次和赵一哲聊了聊邱秋的事情,后者展现了他非常专业的法律知识,解答也是从容不迫,这一下让两口子真的彻底的放下了心。
这倒不是他们不相信赵一哲,而是自己的孩子出事,总是担心的!而且有一些问题甚至重复问了好几次。
这种表现用心理学上讲,其实已经不是在问问题了,而是想让对方给自己一些信心。赵一哲还真的就有这种能力,将事情说的有理有据。这样一来,让邱轼夫妇的信心也变得充足无比了。
散局了之后,几个人告别一番,各自分开。看着邱轼夫妇坐车走了之后,范克勤和华章又返了回来,直接上楼来到了赵一哲的房间。
赵一哲回手关好门,倒了两杯茶过来,放在了茶几上,道:“老板,夫人,我看邱轼夫妇现在应该是已经比较信任我了。他的担心更多的其实是表现在邱秋的身上。”
“对。”范克勤道:“他们两口子也是在你身上,希望得到让他们自己放心的理由,刚刚你表现的很不错。”
倾城绝色太子妃 爱已尘灰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说罢,范克勤顿了顿,又问道:“之后你打算怎么办?想好了吗?”
赵一哲说道:“卑职打算真的去准备一些资料,然后,故意拖个几天,再联系邱轼夫妻。有了这几天的缓冲,这事情就更像是真的了。然后我就要求他们带我去第七监狱,跟邱秋见面。进入后,我会把看到的所有情况,争取全都记在脑子里。”
“嗯。”范克勤道:“五天吧,三天太少,一个礼拜太多,五天应该是个合适的时间。另外,你别忘了,为了让事情看起来更像是真的,你要提前管邱轼要钱,毕竟他也明白,你需要在这面打通门路,关系。这些都需要钱。”
赵一哲点了点头,道:“好,第三天我就办这事。给他们一种我已经开始托关系,安排具体减刑事宜的感觉。然后再有两天的过度期。第五天我就让他们带我去第七监狱。”
首富 楊 飛
江山志 闪电刀客
“对。就这么办。”范克勤道:“进入监狱后,就像你说的,要把所有看到的情况都记在脑子里。另外,明天吧,明天我让夫人,把我们查到的一些资料,也给你带过来。这样有助于你大概了解第七监狱的一些概况。好让你进去后,更加有目的的观察第七监狱内部。”
洪荒:求求你让我证道吧 大道无名
“是。”赵一哲,道:“明天我打算不在这个房间里,得出去呆一天,好让邱轼夫妻觉得我是在工作。那夫人什么时候来?我好提前回来。”

好看的玄幻小說 諜海王牌-第1527章 騙局熱推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栾美美说道:“这可是多谢了你了啊,兄弟。”
“哪的话,自家事。”范克勤看了眼表,道:“怎么样老哥哥,今天方便不?带小弟去你的加工车间和制作工厂参观参观?然后下午,咱们兄弟在小酌两口?”
邱轼说道:“当然方便,走,我们现在就过去。”
说着话几个人上车,这一次是邱轼和栾美美在前面开车。范克勤和华章在后面跟着。大约是二十多分钟后,就来到了邱家所开的工厂和皮草加工车间。
话说,制皮和缝制皮草的成衣,肯定比普通的成衣制作要麻烦的多。毕竟皮草比较名贵,所以在这个年头,几乎绝大多数工序都得手工。只有一小部分能够用到缝纫机什么的。
是以邱家的工厂,和普通意义上的厂房,还是有区别的。一共是一个三层楼。占地面积并不算小,能够有近千平。三层就是三千平。
一层是皮子的加工车间。二楼和三楼则是成衣制作。其中三楼的有三分之一的地方是厂子的办公人员,如财会,厂长之类的人的办公室。
现在老板来了,厂长下来亲自陪着。邱轼给他介绍了一下范克勤和华章的身份,然后当面将制作任务下达。
范克勤和华章在邱轼两口子的带领下,楼上楼下的转悠了几圈,参观的差不多了随后便走了。
到了下午,他们四个人再一次的在饭店开始小酌。所谓的小酌只不过是借口,这就像是第一天喝完了酒后,第二天说,我喝多了,今天就不喝了。然后朋友就在旁边说:那就不喝了,但是咱们去透一透……那就透一透!这借口不就找到了吗。
于是乎,范克勤和邱轼两个人的所谓小酌,就是每人半斤白酒,外加十来瓶啤酒。邱轼刚开始还不太行,毕竟他没有范克勤的体质,但是呢。酒这东西挺奇怪的,昨天喝完了第二天胃口自然不会太舒服,但是你要是继续喝的话,反而能够感觉是顺畅好受些。
是以喝完了白酒,喝到第二瓶啤酒的时候,邱轼缓过来了,气氛比昨天还要好。推杯换盏的从下午两点多钟,一直喝到了晚上八点来钟,这才算撒了酒局。
范克勤喝完根本没事人一样,但是你要真跟喝水似的也是不可以的。多少你也得说话稍微磕巴一些,走路打晃一些。
庶女惊华:一品毒医
影帝范克勤跟邱轼两口子打了个招呼,被华章搀着胳膊上了车,等到了马迪尔饭店下车之后,哪还能够看出半点醉意?
华章笑道:“哥,你到底能喝多少啊?”
槐树花开 桂媛
范克勤也是笑了笑,伸出一个手指头。
“啊?”华章道:“这是代表一瓶还是一斤?但也不对啊。”
范克勤淡定道:“一直喝。”
神经变 比较懒不是猪
战神诀
华章大乐,挎着范克勤的胳膊进入了电梯里。这里面有个电梯司机,带着他们上到了三楼。
进了屋后,两个人再一次检查了一遍。很好,门口的暗记没有动。但两个人仍旧把套房内的紧要地方检查了一番,这才算是放心。
范克勤坐下后,点了支烟,道:“明天跟王展元接个头,把这方面的事情详细的跟他说说。”
华章道:“明白。律师的设定咱们得弄详细点。我感觉不要让律师直接就过来,而是应该先发个电报回来。这样能够更真实一些。”
“同意。”范克勤道:“如果我是这个厉害的律师,在全国的很多的大城市还都有路子,路子还非常野。那我一定会比较忙,在确定了这个项目我肯定接手了,我才会真的前往目的地。那么我接到了今天的电报,我会怎么办呢。”
华章想了想,道:“在看完电报后,我会知道自己在特别市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我有把握了,才会回电接下这个案子。”
范克勤道:“没错,到了特别市,见了邱家人后呢?”
华章道:“首先要再次听取一下邱家对整个案子的描述,这样更加专业。然后在去某个地方查阅一下卷宗。最后再告诉他们,这个案子我可以办,跟着就是收费标准。”
范克勤道:“收费标准弄得高一点。两年前,我那个朋友收了九万。是因为那时候的货币可没有现在贬值的那么厉害。现在……至少翻一倍。要的越多,反而邱家人越能够信服。再加上吃住行。二十万左右吧。”
华章点了点头,道:“嗯,我看行。另外,律师多多少少都会懂得一些行情的。收款,只收美元,或者是黄金。”
“对。”范克勤道:“这样就差不多了。等明天你和王展元接头,把这些东西全都告诉给他。让他一定要找一个看起来比较成熟,稳得住场面的兄弟,来扮演这个律师。如果没有的话,就让他亲自扮演一下。”
“好的。”华章说道:“在接头的时候,正好让王队长把平房那面的情况,也传达过来,这几天过去了,说不定季茂松,又有了什么收获都不一定。”
华章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又道:“哥,那律师的电报怎么回复?”
范克勤道:“在奉天,吉林不是也有侦查小组在吗?让他们派人发回来,咱们拟定内容。让他们直接到当地的电报局照着发就好。这样特别市的电报局收到了电报后,就可以真的送过来。这就等于是律师的回复了。”
狂徒小龙
华章道:“内容您大概给个方针,我来拟定。”
范克勤微微想了想,道:“大概就是,概况了解了,因为现在有事不能马上动身,所以在大约几天后才能启程,然后预计在什么时候会抵达特别市,届时会联系之类的。”
“明白。”华章道:“等接头的时候,我会让王队长的电讯小组直接联络在……吉林的侦查组,让他们用普通平民的身份,去电报局把内容再发到特别市。”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对。”范克勤弹了下烟灰,道:“就这么办吧……咱们俩再商量一下细节问题,看看有没有漏洞。”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txt-第1523章 辦法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范克勤接着说道:“还是多少来着,反正大差不大吧,九万左右……但这钱不是给某个司法的长官的。而是请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律师。
据说啊,这个律师的人脉非常广,无论是司法,警务,还是监狱啥的,人家在只要有规模的一些大城市里,就没有不认识的人。而且人家还不是先收你钱,是人在里面,被确定被减刑了之后,你再付钱。”
夜宋 格子里的阳光
邱轼听完了范克勤的讲述,心里还是有些犹豫的,虽然都是后付钱什么的,这倒是听起来没什么可疑的。但说到底他也只是刚刚认识范克勤,所以还是有一些犹豫,道:“不是兄弟……你不知道,老哥哥找的这个律师,在咱们特别市已经算是最好的那种级别了,但是也没法办这个事啊。这……是真的吧?”
说着话,邱轼还看了一眼旁边的栾美美,以期望自己的媳妇能够给予自己一定的参谋。不过却看栾美美面带期希的看着范克勤,显然已经心动了。
哎,自己的这个媳妇十四岁就跟了自己,十五岁生下了邱秋,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公司,还有自己父母活着的时候,几乎是什么都好。
但就是有一个缺点,有点惯孩子,一听见孩子有了什么事,就从冷静变的感性了。于是邱轼也把目光转向了范克勤,想听听对方,怎么说。
無常 鬼
范克勤道:“当然是真的了。我那个兄弟出来后,跟我聚会的时候,把这里面的门道跟我说了。他说啊,这个律师之前准备的非常细致,和家属探亲的时候,不是能够单独谈话嘛,在那时候直接就告诉他,说什么在几天之后,监狱里哪哪块,你就过去,然后你会碰见什么什么事,你应该怎么怎么办……”
说到这里,范克勤就看邱轼两口子听的很认真。不过也并不奇怪,毕竟这事,没准能够给他们孩子一些帮助。
于是范克勤,沉声继续说道:“律师把这些东西都跟我这个兄弟讲了一遍之后,就跟我这个兄弟说:‘你就按我说的去做,我保你能够立功。’我这个兄弟就按照他的话做了。结果怎么样?
还真是!他说,当时那座监狱里面有一个磨面作坊的墙塌了。结果把一个狱警,还有一个狱警的副队长,以及五、六个囚犯都给砸了。他过去后,把那个狱警和狱警副队长给救出来了,连带着还救了三个囚犯。
然后呢,监狱就把这件事报上去了,司法没几天后减刑通知就已经过来了,交到了他父母的手里,减刑的事由是什么……由于他服刑期间立有功劳表现,并及时的救了两个狱警,还有几名囚犯的命,反正大概就这个意思吧,具体的内容我是不知道的。
但是直接被减刑了整整三年。后来又因为他表现良好,减刑了一年。在监狱里面组织犯人劳动,协助监狱的管理效率提高,又再次减刑了几个月。最后,我这个兄弟他一共在监狱里就待了五个月零几天就出来了。”
说完这件事之后,范克勤说道:“老哥哥,嫂子,我觉得这件事,能够给你们一个参考。不行你们也找找人,看看能不能有一个类似的操作。你们不是请了一个很有能力的律师嘛?先咨询咨询他。”
门越来越小快穿 西西特
網 路 免費 小說
范克勤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邱轼和栾美美的心里还真被他说的活泛了。邱轼看了眼表,道:“老弟说的对。”跟着他看向了栾美美,道:“今天肯定不行了,有点晚了,明天一早,我去冰雪律师所,跟韩律师好好的咨询一下。你要是不放心,跟我一起去。”
栾美美点头,道:“好,明天咱们一块去。”跟着她还是有点不放心,看向了范克勤,道:“万兄弟,那个,你能不能把你朋友的那个律师介绍过来啊?这……律师和律师总是不一样的。万一韩律师……哦,就是我们请的这个律师没法弄的话,我们还想问问你朋友的那个律师。”
范克勤闻言,装着回想的,双眼微微往上撇,仿佛回想一样的说道:“我是没有那个律师的联络办法的……不过老哥哥和嫂子需要的话,我可以给我朋友发个电报,让他帮忙联系一下。我估计联系上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就是不知道他在特别市这面,罩不罩的住。”
有些话是不能说得太满的,这就仿佛是演员的演技。某些地区的演员普遍愿意在镜头前,每一次都把情绪弄得饱满之极,但看多了就会觉得假了。现在范克勤是他的“朋友”请的律师,不是他自己经历过的事情,那说的太满,自然是不成的。
果然,范克勤这么一说,邱轼和栾美美倒是反而更加信了三分,栾美美道:“那就太好了,万兄弟,我估计呀,最后可能还要麻烦你。”
“没事。”范克勤道:“应该的,而且也没什么麻烦的。一封电报的事。”
邱轼再次看了眼表,道:“行了啊,时间差不多了,万兄弟,弟妹,走走走,咱们先去吃饭。”
“对。”栾美美道:“估计已经做上有一会了,咱们到了就差不多了。”
随即四个人穿好了外套,下了楼。
范克勤走到了车前,把一张准备好的大钞递给了司机,道:“你自己买点晚饭吃,剩下的钱自己揣着。我们要去吃口饭,你再等等。”
“谢谢老板。”司机笑着道了声谢,恭敬的双手接过。
邱轼和栾美美看见了后,邱轼和范克勤一边并肩往前走,一边说道:“那是老弟的车?这种德国的车子可是不好搞啊。”
范克勤笑道:“我在特别市,可没有车啊。这是我们让住的酒店,帮我们租下来的。”这种事倒是没必要隐瞒,如果真要是隐瞒了被对方发现,那反而会对自己不利。
邱轼果然不在问,和栾美美,引着范克勤和华章往邱氏皮草的右侧,走了也就不到一百米……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 txt-第1508章 暗中見聞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另外,房子里面好像是有什么巨大的机器……声音比较闷,季茂松跟着上川逸势走过的时候,能够听到里面发出“嗡嗡”的声音。就好像是一辆汽车,距离你大约十多米远,打着了火后,也不踩油门的那种声响。
齐茂松不敢多看,就老实的跟着上川逸势往前走。沿途再次右转后,在左侧再次经过了一个门口有鬼子士兵把手的院子。院子门上照例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田中班。”三个字。
从此,从田中班的院子前经过,又走了能有两三分钟,上川逸势领着季茂松来到了另一个楼房的门口,也是红砖盖成的二楼,占地面积好像是比之前冒着热气的吉村班还要大不少。门口挂着写有:“笠原班”三个字的牌子。旁边有两个鬼子兵在站岗。不过这两个鬼子兵却没有穿着防护服。
到了门口后,这两个岗哨将上川逸势拦了下来,道:“请问,您有什么事?”
上川逸势从兜里拿出一本证件,递给了对方,道:“笠原大佐阁下,叫我带他过来的,这是我的证件,总务课,上川逸势,上午就来过。”
岗哨的鬼子兵非常认真,接过上川逸势的证件,看了几秒这才还给了对方,道:“好的,阁下请进吧。”
上川逸势点了点头,朝着季茂松一招手,当先走进了这个二楼当中。一进门就在一个登记处,再次登记了一下身份,时间,事由,之类的。
季茂松跟在后面,在上川逸势写东西的时候,他趁机打量了一下这个二楼里面的情况。不过显然这是一个门厅,两侧太里面的情况看不清楚。
只不过这里面经过的一些人,很多都穿着白大褂。还有病床什么的被人推着经过。季茂松心中暗想:“难道说,这个二楼,是个鬼子的医院?”
正想到这里,上川逸势已经登记完毕,再次对季茂松,道:“跟着。”然后竟然笔直的穿过了门厅,从这个二楼的后门穿了出去。
刚刚看起来像是医院的后面,竟然是个操场。季茂松用余光微微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四周用两层楼围成一圈的院子。
院子里面有一些锻炼身体的一些石锁,杠铃之类的玩意,不过此时倒是没有人玩。但是院子里的长椅上,倒是有不少穿着鬼子军装的家伙,在相互交谈,聊天。也有一些穿着白大褂的人,在匆匆的经过这里。
不过在右侧的那个二楼门口,却站着四个穿着橡胶防护服的鬼子,全都挎着枪。而右侧这栋楼前,最起码是附近,自然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似乎没什么人愿意靠近这座楼。
漢 鼎
季茂松在上川逸势的带领下,穿过了操场,来到了对面的那座楼里。这里面的鬼子,穿着就不那么严格了,有的人还把军服的纽扣打开,样子非常放松。好像是宿舍之类的地方。
不过季茂松还是没什么机会多看,就被上川逸势直接带着,顺着台阶往上走着。来到了二楼之后,季茂松终于敢肯定了,这里确实是一个鬼子的宿舍。
因为在经过一个个房间的时候,有的房门没关,他是能够看见屋子里面的情况的。里面的摆设就是宿舍的样子。
随着上川逸势一直走到了最里侧的一个门前,上川逸势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抬手敲了敲门,微微提高音量,对着门说道:“笠原阁下在吗?我是总务课上川逸势。我已经把会拉面的厨师带过来了。”
“请进吧。”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说道。
拧动把手,上川逸势看了眼季茂松,微微朝里面偏了偏头,季茂松立刻点头表示明白了。
打开门,就看里面是一个办公室,左侧有一排沙发,正对面则是一排书架,在书架下面,有一张办公桌正坐着一个佐级鬼子军官。对方正在看着门的方向。
上川逸势进去后,非常严肃的走了几步,来到了办公桌面前,咔的一声,打了个立正,道:“加藤副官,这是笠原阁下需要的拉面厨师,不知道大佐阁下现在方不方便,请您示下!”
“噢。”这个叫加藤的鬼子副官,面露笑意,走了出来,道:“辛苦了,上川君。”
上川逸势,闻言迅速鞠了一躬,道:“嗨一!加藤副官您严重了,这是分内之事。”
“好。”叫加藤的鬼子副官更是满意,于是上下看了看季茂松,道:“搜身了吗?”
“啊?”上川逸势一怔,面露恐慌道:“对不起,我……是我疏忽了。”
叫加藤的鬼子似乎并不在意,反而拍了拍上川逸势的肩膀,道:“那么现在就搜身吧,大佐阁下应该已经饿了。我们最好快一些。”
御王有道:邪王私宠下堂妃
“嗨一!”上川逸势再次鞠了一躬,跟着转身用夹生的中文,道:“你……把手,展开!”
“哎,是是。”季茂松装着不懂日语的样子,听对方说完了,这才把手张了开来。
上川逸势用力的把手,从季茂松的肩膀,一直到袖口,全都捋了一遍。两个手臂都是如此,然后又在季茂松的身前身后的衣服上,来回用力的拍打,有时候还攥一攥衣服布料,看看藏没藏着东西。
然后是腰部,两个裤腿,也同样非常认真的搜索一遍。跟着再次打了个立正,道:“报告!搜索完毕,没发现任何可疑物品。”
“很好。”叫加藤的鬼子副官说道:“跟我来吧。”说着,转身带着两个人,往房间右侧的墙壁处走去。这里有个门。
在门下站定,还没等敲门呢,就听里面有人说话,道:“我都听见了……咳咳咳……进来吧……咳咳。”
“嗨一!”加藤伸手将门打了开来,带两个人走了进去。
上川逸势还要来立正行礼那一套,结果就看在右侧一个半卧在床上的一个四十多岁的鬼子,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我饿了,他就是会做拉面的厨师吗?”

熱門連載小說 諜海王牌 愛下-第1507章 特別車分享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有时候小鬼子会让他们过去帮忙卸个车,或者是出伙房拉菜,搬米什么的。是以这周围肯定是没什么值得看的。
不过出了这周围,防疫给水总部的占地差不多达到了三百亩,也就是近二十万平。什么概念呢,差不多能够达到天安门广场的一半吧,真的不算是小了。
季茂松在这里当劳工的时间其实不短了,平常被谁叫到某个屋,帮个忙,摆个桌,干点什么活之类的情况也有不少,是以有些地方对于他来说不算是陌生。
不过今天这种鬼子大长官房间,他肯定是没有去过的。是以季茂松暗地里就留心了。在后面跟着上川逸势,经过哪里,哪里有岗哨。有什么建筑之类的他都暗中记在心里。
就这样,走了大约三分多钟,上川逸势带着他经过了一个院子的门口时。突然就听一声爆喝,道:“哎!!暂时封锁!不得前进!!”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大唐再起 飞天缆车
季茂松就看走在自己前方的上川逸势突然一顿,立刻转头往那个院子门口看了看。
季茂松也不由得跟着他望向声源的方向,只见那个院子门口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高桥班”三个字。
门口还有一个鬼子兵背着枪在站岗,只不过这个鬼子兵的穿着打扮非常奇特,是穿了一身橡胶衣服,连带帽子套在头上,手上带着胶皮手套,可以说浑身上下,除了脸面露了出来,剩下别的位置,全都包裹在衣服当中。
季茂松到底是第一次进入这里,以前他可没见过这个形象的鬼子,心中登时吓了一跳。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个鬼子穿的一身衣服,叫防护服。没戴面罩自然是因为他是在最外围,而且这个院子里面的研究,是不通过空气传播的。
另外还有一个人,穿的跟对方一样,不过却没有背着枪,手中拿着一个面罩。显然就是他刚刚出来,然后看见了上川逸势和季茂松后,开言发出了警告。
季茂松就看了这一眼,眼神没敢再右侧二十多米外的院子门口多停留,看了一眼后,就把眼神转移到了上川逸势的身上。
上川逸势停下了脚,他是知道这个高桥班里面的险恶的,是以也不靠近,面露稍许不满的神色,用日语大声回道:“我要去找笠原大佐阁下,很快就过去。”
丞相夫人狠嚣张
“不行。”对方非常不给面子,大声回道:“我们的特别车马上就要开过来了,你要是不想被隔离,最好呆在原地别动……旁边跟着你的是什么人?”
雷剑风云录
季茂松很老实的站在旁边,但是他却察觉到上川逸势听到“不想被隔离”几个字的时候,身子明显微微一僵,听完了对方的说法后,有些不甘示弱的微微提高了音量,说道:“是笠原大佐阁下让我带他过去的,你们最好快一点!!”
季茂松能够听出来,上川逸势说的虽然硬气,其实呢?只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很明显他确实对“不想被隔离”有明显的惧意。
只是这两个人谁都不知道,季茂松其实能够听得懂日语,甚至还认识几个字。
要知道,日文中,有极多的文字都是借鉴咱们中国的汉字的,是以高桥班这几个字,就是汉字,季茂松也是认识的。
九域幻界 李三木木君
对方那个人听了不置可否,没在回话。不过也就过了几秒钟。季茂松就听见夸夸夸一阵跑步声响,一队穿相同橡胶隔离服的鬼子兵,沿途跑了过来,将院子前方的路的两侧,每隔一个便站定一个鬼子兵,一直封锁到了高桥班的院子门口。
其中距离季茂松和上川逸势最近的一个鬼子兵,还转头看了一眼他们。可能是看到上川逸势这个尉官之后,微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挥了挥手,道:“阁下,请再站远一点!”
其实这个最近的鬼子兵,距离他们也有十来米,不过这一次上川逸势没有逞强,转身一拉季茂松,远离高桥班院落的方向,也就是他们来时的方向,又走了十来米,这才停住了脚。
季茂松也就感觉上川逸势刚刚松开了自己,便听到了汽车马达的声音。大概是三五秒钟过后,这个高桥班前方道路上,拐进来了一辆逐渐减速的卡车。
这个卡车非常特殊,车头倒是没什么,跟普通的卡车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后面的车厢,既不是敞开式的,也不是帆布棚子的,而是用金属皮焊接而成的一个大箱子。
这辆卡车缓缓的沿着道路开了过来,到了高桥班的院门口,速度再一次降低。准备往院子里面拐进去。不过汽车一转弯,速度下降的时候,汽车马达的声音自然就会降低。
是以季茂松隐隐约约就听见,这辆汽车的车身里面,竟然传出一阵“吱吱哇哇”的叫声。就好像是一大群老鼠,被关在一起后,发出的声音。
雨蝉曲
这辆汽车驶入了院子里后,这帮负责警戒的鬼子兵也再次“夸夸夸”的跑了进去。然后这个院子的对开式大门,被人直接从里面关上。里面再发生了什么,季茂松就看不见了。
上川逸势见此,好似也明显松了一口气,跟着朝季茂松摆了下手,道:“走!”然后沿着路往前走着。
穿过了这个高桥班面前的空地后,季茂松跟在后面往右一转,然后再次往左,又穿过了一个红砖盖的二楼。
只不过墙体已经被刷上了淡黄的颜色,而且占地面积也不算小,足足有两百多平的样子。此时这个二楼的门是开着的,但是在已经转暖了不少时间的天气中,这个门里却往外冒着白气。
等他们两个人经过门口的时候,里面正好有人出来,这些人全都是鬼子兵,头发湿漉漉的,面色微红,手中竟然还抱着厚重的军大衣。一脸舒爽的谈笑着,还有的相互递着烟,走出了这个二楼门口。
季茂松注意到,这个二楼的门口,也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吉村班”三个字。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第1487章 合作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范克勤接着往下说道:“只要你自己小心一点,就绝对是安全的。放心,我们只是让你提供内部的消息,不会让你做别的。还有,你的父亲和弟弟,我们明天就会接上他们,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我会让人给他们拍摄照片,拿给你看的。怎么样?”
季茂松听到拍摄相片的时候,心终于放下了几分,毕竟他现在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家人了。不过他显然依旧有点犹豫,问道:“那……我父亲和弟弟会被送去哪?”
“送到哪里都行。”范克勤道:“国内的任何地方,甚至是国外也可以,不过,那需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行了。或者你说个地方?”
季茂松想了想,道:“我想让我父亲和弟弟去川地,最好是成都那嘎,行吗?”
“当然可以,天府之国,好地方啊。”范克勤笑道:“你答应了?”
季茂松点头,道:“答应了,但做完这件事,我也想去成都,跟我家人生活在一块。”
“放心。”范克勤笑道:“我也答应你,做完了这事,会让你第一时间去成都。”
“好。”季茂松道:“那……我需要怎么做?具体打听什么情况?”
范克勤用手解开他的绑绳,既然对方已经答应了,那就没有必要再绑着了。适当的释放一下自己这面的诚意,是有助于对方跟自己合作的。
那说范克勤知道对方会合作?相信对方是真心的合作吗?其实在范克勤眼里,在他自己和季茂松之前的谈话,拉家常时,季茂松说出了几件具体的事情后,他就已经无所谓相不相信了。因为相不相信反而不是重要的事情了。
因为只要能够把他口中说的几件具体的事情,调查一番就能够知道他说的是否是真的。而且季茂松说的内容还并不难查。另外,如果查到了他的家人在哪,并且掌握住的话,对方就不可能不合作。
仙府之 百里
接下来,范克勤将他需要在小鬼子的防疫给水总部里,打听什么,留意那些事,全都讲了一遍。然后让对方重复,如果对方说漏了什么,范克勤就再次提醒对方,一直到对方全都记清楚了为止。
范克勤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记住,诀窍就是绝不主动去打听,但你要学会观察,把你看到的听到的,记在脑袋里就好。”
废墟下的青春
说着话,范克勤从兜里把皮夹子拿了出来,从中将里面的几张大钞拿了出来,道:“这些钱不多,也不算在奖励内。但却是我的诚意。在你看到你父亲和你弟弟的相片时,我至少会给他们十倍这么多钱。而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提供他们那么多,还都会让你看到他们的相片的。所以你只要按我说的做就好了。”
季茂松点了点头,伸手有些激动的接过了钱,道:“谢谢军爷。我会按照您说的做的。只要我父亲和弟弟平安,我的心里就没有什么牵挂了。必然专心给军爷办事。”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可就等你的好消息了,我会让一个兄弟和你专门联络。”
说罢,范克勤将自己的香烟整盒的递给了季茂松,起身朝着那个穿着工服的特工,招了招手,道:“你来负责和老季的联络,联络方法你来教给他。紧急联络方式,备用联络方式,多准备几个。”
“明白。”这个特工答了一句,来到了季茂松跟前,开始和他说起联络的办法来。
范克勤则是再次跟季茂松打了个招呼,然后和华章两个人往出走去。另一个特工则是送他们俩出了大屋。
等来到了外屋地之后,范克勤转头看着对方,压低声音说道:“要注意观察季茂松的行为,但凡有一点不对,你知道怎么做。如果他要是合作的话,那就一切平安无事。另外,明天你们不要出现,但要躲在暗处监视一下,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明白了。”便衣特工立刻会意。
范克勤说完,和华章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首先依旧是用这个房子作为遮挡视线的掩体,朝前走出一段路,彻底的避开了防疫给水总部的视线后,才开始往之前藏车的地点而去。
这时候时间真的不算早了,在夜生活极度匮乏的平房地区,该睡觉的几乎全都睡觉了。是以外面基本上是没什么人的。
华章一边走,一边说道:“哥,那个老季,不是说小鬼子在内部也不会让他随便走动吗?他就算真的配合咱们,恐怕能够提供的情报也比较有限。”
“你说的有道理。”范克勤说道:“但是,现在这个选择,是对我们最有利的。既然季茂松从被那两个兄弟控制住的那一刻开始。杀死他,显然会让他缺工。从而引起鬼子的注意,那么我们就只剩下发展他了。不过……他要是真的能够配合的话,总会比我们只在外围侦查,要强的多啊。”
“也是。”华章道:“有点消息就比一点没有要强。希望这一次我们能够交到好运。只是我现在有点担心,季茂松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在帮咱们做事的时候,会露出什么马脚来,恐怕那才是最糟糕的局面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嗯。”范克勤道:“是啊,一旦他露出马脚,说不得小鬼子反而会利用他,给咱们设置一个什么陷阱啊。所以回去之后,你第一件事就是再次联络王展元,让他另外派几个人潜入平房,密切注意季茂松周边的动静。小鬼子若是真的利用季茂松做事,就不可能不动作。而一旦有什么布置和动作,就会被这两个新潜入平房的兄弟发现。”
说到这里,范克勤和华章已经从一个工厂的后身走了过去,范克勤指了指那个工厂,道:“看见了吗?平房这里正经有不少工厂啊。其中甚至还有规模非常大的几个。所以让新潜伏进来的两个兄弟,可以变成工人,最好是能够时间错开上工的那种……”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諜海王牌討論-第1456章 攤牌鑒賞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如果要继续沿着林子走,就会往右转折了。姜斌来广州城之前的时候,范克勤和钱金勋自然是给他看过强兵仓库的材料的。
终生挚爱:首席的刻骨沉沦 抹茶慕斯
他知道,强兵仓库虽然几面环绕小树林。但那是远处,在仓库中心方圆一里多地,那都是大空敞。跟坚壁清野没啥区别的了。
是以要是不转弯直着走,肯定会被守在强兵仓库里的小鬼子岗哨看个正着。可如果沿着林子走,那就偏了。自己此次过来的目标,也不可能在这里距离沿着林子走。所以再往前看真的就像是杨东杰说的那样,变得没什么意义了。
三个人蹲在了树下,贺杰看了看姜斌,道:“兄弟看的怎么样?”
“没问题。”姜斌道:“在这一路过来的时候,我就相中了两个路段,虽然在具体实施的时候可能要麻烦一点,但是绝对可以完成。”
“那就好。”贺杰点了点头,道:“最怕的就是不合适。兄弟,你还有什么要了解的情况吗?我们兄弟在这附近侦查了有一段时间了,还算是了解。”
“那就太好了。”姜斌也不客气,直接问道:“两位兄弟,我想知道刚刚咱们来的时候,那条道上平时人走的多吗?”
“不多。”杨东杰答道:“确切的说是外面的人,根本不会往这面拐。”
“外面的人不会拐进来?”姜斌明显注意到了对方的说辞,于是再次问道:“那兄弟的意思是有‘内部’的人会经过咱们来时候的路径?”
“没错。”杨东杰肯定道:“最主要的,经常来这个路径的,就是强兵仓库外围的鬼子巡逻队。强兵仓库根据我们的观察,内部有两小队鬼子。负责外围安全的也有一小队鬼子兵。负责外围的这一小队鬼子兵,大约是分成了三波,每天都会定时巡逻。他们先是会围着强兵仓库走上那么一圈。
逆时针方向绕了一圈后,顺势的往这条路径上来。然后到了刚刚你进来的那附近,就是咱们接头的那个地方……一左一右吧,然后在原路返回到强兵仓库。”
姜斌“嗯。”的一声表示明白了,略微顿了顿,又问道:“那他们巡逻的人数呢?密度呢?”
“人数,大概是一个班的兵力。”贺杰在旁边说道:“或者说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班的兵力。因为我们这些日子在这里侦查时,也发现过几次不同的时候。甚至强兵仓库里的巡逻队有一次还骑乘了挎兜摩托,巡视过一圈。
不过,这是极少数的时候,而且根本没有什么规律。估计是小鬼子心血来潮?或者每隔一段时间想要巡视更多的地方?总之这种情况非常非常少,且没有规律。”
贺杰说到这里,顿了顿,再次接口道:“密度的话,不算上刚刚那种没有规律的。绝大多数都是每三个小时一次。早七点到晚上七点,也就是白天一共有四班。”
“对。”旁边的杨东杰解释道:“通过观察判断,这应该是强兵仓库的地形的原因。兄弟你应该知道吧,强兵仓库周围可全都是大空敞,有什么人接近那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所以我们推测,它们的巡逻的密度,才会显得比较低一些。”
“不低了。”姜斌道:“周边都是大空敞,还来这种巡逻密度,已经相当严谨了。”说到这里顿了顿,续道:“刚刚兄弟说的是白天一共有四班巡逻队,晚上呢?晚上小鬼子没动静?”
“不是没动静,是没有巡逻队。”杨东杰答道:“但是强兵仓库大空地旁的林子里,却有他们的暗哨。每个方向都有。”
妃常倾城:腹黑王妃不好惹 陌鸢兮
姜斌道:“那就是说,刚刚咱们来的时候那条路上是没事的,只要不到现在这个位置,或者是不试图接近强兵仓库就没什么。”
“对。”杨东杰道:“更严谨的说法是,我们这段时间观察的就是这种情况。”
姜斌想了想,道:“两位兄弟,我接下来几天的晚上,可能会带着一些人过来干一些工作。需要两位兄弟帮忙配合一下。”
贺杰说道:“都是兄弟,你说吧。”
姜斌道:“咱们先往回走,到了我相中的那段路径后,我再给两位兄弟详细说说。”
“好。”贺杰说道:“那咱们回去。”
说着话,双杰带着姜斌开始原路返回,姜斌则是再次借机观察外面的路径。就这样,大约不到半小时的时候,姜斌看到外面的路径已经变的比较直。正是自己之前经过的时候相中的那一段,于是开言道:“两位兄弟等一等,就是这里了。”
双杰立刻停住脚,再次蹲下身子,将自己身体的面积减小。问道:“这是兄弟相中的路段?”
姜斌也同样的蹲下身子,低声答道:“正是,我也不瞒两位兄弟,看到这段路了吗?是不是比较直?”
贺杰点头答道:“没错……你是要?”
姜斌笑道:“兄弟想的没错,我要在这里埋设炸弹。”
“是不是要炸毁小鬼子的运输物资啊?”杨东杰问道:“这段路选的很不错啊,比较直,路面在整段路上也算是较窄的。埋设难度自然就会减少一些。”
其实,他们虽然只是被安排侦查,但是身为专业特工,没有得到明确的计划内容和要答道什么目的的指示,可也一样能够隐隐的猜出什么。是以听他这么一说,姜斌倒是没感到什么意外。
“兄弟好眼力。”姜斌说道:“我打算带着手下的兄弟,选择在这里给小鬼子的运输车队来一下子狠的。除了你说的以外,也方便观察,这样能够更加精准的找到爆破的时机。”
贺杰听罢,立刻表示道:“兄弟之前说,让我们帮忙,你说吧,咱们兄弟肯定会充分配合。”
总裁追妻有点忙 小学神
姜斌点头,开始解释道:“白天埋设炸弹肯定是不行,就得等到晚上以后,两位兄弟倒是不用帮忙埋设炸弹,只需要在我骑车刚刚转进来的路口……”

超棒的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討論-第1415章 資料讀書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说不好听的,这个帮卢石的英瓜兰私家侦探别看名气在伦敦挺大,但卢石的能力反而比他还厉害。
就是这样,卢石凭着过硬的本领,反而在私家侦探所站住了脚。八个月后,他终于攒够了一笔钱。这笔钱不但能够买船票回去,还能剩下不少。卢石都打算好了,回去可以找找以前的熟人,花点钱,让自己重新回到上海警局。这样还能够干老本行,有个稳定的收入。
辞别了叫做约翰的英瓜兰侦探,卢石迫不及待的开始做船往回走,结果等他带着老父亲的骨灰重新登上自己的国土后,局势越来越恶化,他只能匆匆将父亲葬在了老家后,向后方出逃。
最后几经辗转,卢石投奔了几年前远嫁重庆的亲姐姐。他姐夫倒是很仗义,掏出一笔钱来,又帮着跑了不少关系,总算帮他把私家侦探所开了起来。
卢石倒也挺争气,最开始的一个阶段,侦探所刚刚成立没有什么生意。他也不等生意上门,而是主动上街寻找客户。
怎么找呢,很简单,这个年头比如说登报寻人啦,还有警务系统也会张贴一些悬赏啦。以及有什么人家出了什么事,要是耐心点打探还是能够知道一些的。所以卢石就专门通过这些渠道,玩了命的拉生意。最后凭着他本身的能力,倒是打开了一定的知名度。
本来卢石挺知足,就打算一直干这行,但是几年后,到了现在,私家侦探所在重庆越来越不好干了。这主要就是客户源减少。说起来这事跟范克勤有直接关系,比如说他弄得外来人口登记系统。还从军统情报处把华章拉过来,成立了特调小组。专门针对本地发生的各种事件展开调查工作。
而华章能动用的可是安全局的资源,另外安全局的权利极大,想怎么查就怎么查。效率可不是什么私家侦探所能够比拟的。是以现在能够请得起私家侦探的富裕人家,即便是出了事,也都宁可找点门子,托关系,争取让特调组帮忙。
再说了,一些案件自从范克勤的外来人口登记系统运作,那就直线下降,治安情况嗖嗖往上窜。连小鬼子和伪政府的职业间谍都不敢动弹,更何况是一些犯罪分子了。
是以包括卢石在内的私家侦探所,受到重庆的大环境影响,到了现在可谓相当差。已经到了快开不下去的地步了。卢石也明白自己硬挺也没什么用,这不是自己能力高低的问题。
可是侦探所开不下去,自己总的干点啥啊,而他十六岁就进了上海警察局。当然,那时候还叫巡捕房呢。他除了这行也不会别的。仔细考量了一下,和姐姐和姐夫商量了商量,最后还是觉得吃一碗公家饭得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要说还是他姐夫,真是够意思。全靠他找人,可以说是朋友托朋友的关系,总算给他在警务局报了名。
结果这一报名,卢石的个人履历也进入了安全局的眼睛。经过几次选拔,最后还是因为他曾经在英国那一段时间的行踪无法确定,而且在有了更明确的人选后,被刷了下来。
不过卢石只是被安全局秘密的拒绝在外,如果不是现在范克勤看中了他,估计以他的履历,进入重庆的警务系统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虽然卢石被安全局已经拒绝了,不过范克勤看了后,倒是觉得这个人是奸细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主要是这几年他在重庆做的事,全都可查。私家侦探嘛,帮着找人,找物,调查个小三啥的。要是间谍能这么干吗?
他去英国给他的老父亲看病这事,他姐姐和姐夫一家也是知道的。另外,上海现在是沦陷区,但范克勤相信,要是查的话,以前上海的警务系统老人,应该还是能够知道卢石的情况的。
最起码肯定知道他带着父亲去英国看病这件事,绝对能够查到。如此,卢石要还是间谍,那只能说,小鬼子或者是伪政府安插的这个奸细,简直是不专业到了极点。当然,也不能排除人家反其道而行之的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芈月传 蒋胜男
不过安全局就是这样,在有履历更加好的人,更加没问题的情况下。那自然会选择另一个人的。
看完了之后,范克勤总体的评价就是,这个人除了在英国的那段时间没法确定行踪外,剩下的情况全都能够查清,是以这个人有问题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而且符合自己的要求。是以他将卢石的资料记下来后,重新放在了文件袋里。
拿着直接走出了办公室,将其放在了庄晓曼的办工桌上,道:“晓曼,帮我把资料送回去吧。”
“是。”庄晓曼答应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豪门辣妻:撒旦的煞星 向暖
“行了,我先回去了。”范克勤道:“今天早点下班吧,你送回去后,差不多也回家吧。”
说罢,范克勤直接出了门,开上车直接走了。在路上买了些吃喝,直接回到了家里,进门后,范克勤把吃喝都摆好,仔细的想了想,抄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很快的被接通后,道:“帮我接何局长办公室。”
对面的街接线员说了声稍等,没一会的功夫,电话被一个青年的声音接了起来,道:“喂,何局长办公室,哪位找何局长?”
范克勤道:“我姓范,是你们局长的老朋友。”
都市之无上王者
我的女友是女鬼 好人小楼
对面这个男的再次说了声稍等。没一会何进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喂,是范长官吗?”
“老何。”范克勤笑道:“到了总局工作,已经适应了吧。”
“哎呀呀。”何进笑道:“承蒙范长官关照提携。已经适应了,前一阵我还要找范长官当面致谢啊,结果范长官您一直不在,卑职愧疚的很,这一次可万万要给卑职一个机会啊。”
范克勤也乐了,这个何进很是会做人,其实他调到了总局任副局长的事,跟自己关系不大。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 txt-第1407章 醫院行動鑒賞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正当范克勤做好了这些需要的东西后,门口钥匙声音响起,华章跟着走了进来。后者看见地上的东西也有点明白了,道:“哥,你这是想要破窗?”
“对。”范克勤答了一声,拎起绳子头,另一手微微用力来回掰了掰飞抓,嗯,自己弄的还是很结实的,没有晃悠,飞抓也不会合在一起,这一点很重要。问道:“怎么样?你都准备好了吗?”
华章走了过来,随手拿起安全帽,往自己脑袋上比划了一下,道:“都弄好了,几个安全屋我都放置了食物,衣服鞋袜,包袱等等的东西。如果真的出现意外,达到安全屋后,是可以迅速换装的。另外,屋内有人居住的,我已经按照约定将东西藏在了安全屋的附近,只要过去,拿上东西,进屋制伏屋内的人,就可以换装了。”
刁蛮公主的冰山王子 幻羽蝶
“好。”范克勤伸手把华章脑袋上的安全帽拿了下来,往自己脑袋上戴了一下,紧了紧下面的带子,然后晃了两下脑袋。行,没有松动的迹象。直接摘了下来,道:“没吃饭呢吧,我回来的时候,买了点吃喝,咱们边吃边聊。”
两个人来到了饭桌旁,开始吃喝起来。华章开始问范克勤这些东西都是那搞来的。至于计划他们其实已经了然于胸了。现在再次谈论只不过是巩固之用。
很快的,一天就过去了。而今日晚上,就是他们约好的行动时间。范克勤和华章故意的在昨晚睡的很晚。一直到了凌晨才开始入眠。目的就是可以在今日白天多睡一会。最好是一觉睡到大中午才好呢。这样一来,晚上就会更加精神了。
范克勤的身体素质自然是用不着的,所以他告诉华章,让其放心大胆的睡,根本不用担心睡过头。他会听着动静和掐算时间的。
华章也一样是对范克勤信任,因此放松心态,什么都不管的直接睡了过去。
范克勤也在睡觉。不过,什么叫人体巅峰?光是有力量那不叫巅峰。各个感官都是远远超出常人,综合素质,每一项都牛B,这才叫巅峰。
他们约定,如果有了什么情况,是可以用电话直接沟通的。因为马上就要行动了嘛,是以在行动前打电话,那自然也就没事。当然,这里说的是,敌方在不知道你们这次行动的情况下。要不然就会适得其反。
不过范克勤和油彩他们的约定是:有特殊情况才会打电话。如果电话一直不来,那就意味着一切照常。只要按照计划行事就可以了。再者说,马上就要行动了,都在家藏着等待约定时间呢。哪就那么多意外啊,除非房塌了。
范克勤没那么多觉,不过他也不动弹,也不睁眼一直在闭目养神的状态。不是说你感觉状态好就行的。正所谓狮子搏兔全力以赴,哪怕闭目养神对于范克勤来说帮助不大,但能加一点状态就是一点。总归没有什么坏处的。
生化之丧尸突击
果然,白天一天没什么事情,电话也没有响起。到了晚上五点钟的时候,范克勤睁开了眼睛。其实都不用范克勤叫,华章没一会也自己醒了。生物钟都非常准时。
其实华章也没那么多觉,昨天半夜睡的,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睡到这个时候。只不过白天睡觉的状态,肯定是不如晚上休息的质量好。但是华章故意让自己一直保持这个情形,到了下午的时候,她其实已经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了。这时候只要有个外部的刺激,她会瞬间清醒的。只不过范克勤也一直没动,因此就没有触发华章给自己设置的这个清醒的开关。
这样更好,两个人的精神状态可以说是最足的时候。范克勤起来后直接去厕所搞了搞个人问题。华章也是如此。
没有了体内垃圾的束缚,两个人的状态更佳,出来后,吃了点东西。不要饱腹,六成饱就可以了。要不然反而会有一定影响。
就这样,他们等到了大约七点半的时候,将早就已经收拾好的包一拿。穿戴整齐的直接下了楼,往约定的地点而去。
两个人也不走大路,专门捡小道走,或者是从某个居民区中间穿过去。尽一切可能避免碰见巡逻队之类的情况。其实,就算走大路也还算好。此时还不算太晚,街面上的行人还是不少的。巡逻队也不是每个人都要检查一下的。只要行为大方点,没那么鬼鬼祟祟的,基本不会出事。
就是这样,两个人在约定时间抵达了约定的地点。也就是南京医院的后身那条街。
范克勤和华章本来就掐着时间过来的,是以非常准时。不过谭鑫和姬美娜显然也同样准时。就在两个人距离医院后身还有约百米的距离时,他们身后开来了两辆车,缓缓的从两个人身边经过。其中一辆开了一段,停在了医院那面的街边上。另一辆则是往右转,然后倒车进入了医院对面的楼洞中。
跟着从楼洞中,姬美娜走了出来。她此时穿着一身西装,收拾的非常利落,恢复了女公子的风采。过了道后直接进入了另一辆车里。
范克勤和华章也走到了跟前,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果然,这辆车是谭鑫开来的。车子没有开灯。只是没有熄火,是以车子发出微微的声音。不过这种声音,肯定是传不进医院里面的。首先医院有个院子,另外,还有楼体墙面的阻隔。再加上又没有轰油门。所以医院里面的人想要听见,那是不太可能的。
梦三的将领魔兽的
再者说,这个车子停的位置,也是事先就研究好的。面对医院后身,停在了左侧的位置。而重点目标,则是在面对医院后身,二楼的右半部分。也有一定的距离。
范克勤和华章一坐上车,坐在驾驶室的谭鑫就把包裹打了开来。直接将其中两把手枪和弹匣递给了姬美娜。然后又将一把汤姆森,和两颗手雷递给了范克勤。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 起點-第1406章 行動準備閲讀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冲锋枪两把。”谭鑫回道:“手枪三把。”
范克勤在心中估计一下,道:“够了。我和你,咱们俩用手枪。万人迷和夫人用冲锋枪。”
“其实我用不上冲锋枪。”姬美娜说道:“我用手枪也是一样的。那个医院里面的警卫,一共是两个,还有老谭在另一侧投掷手雷,给我一把冲锋枪反而浪费了。”
家 歡
范克勤倒也不勉强,其实他感觉,姬美娜说的没错,她是在医院侧面的,基本上只有最开始的时候,有机会开上几枪,剩下的时间其实真的用不太上。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不过范克勤为了严谨,还是问道:“你确定?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用手枪,也有极大的把握完成任务。所以你不用谦让。”
姬美娜道:“谦让倒是没有,只是我感觉老板你交给我们的任务,其实真的挺轻松就能完成。再者说我们在医院侧面距离主楼门口也就二十多米,这么短的距离,我用手枪也非常有把握做到快速精准的射击。而且极有可能,也就在第一轮才有射击的机会。”
我居然要追求美少女 折翅的鹰
“嗯。”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好,那就把冲锋枪交给我用。”跟着看向了谭鑫,问道:“老谭,手雷呢?有吗?”
“有的。”谭鑫说道:“大概有四枚,够用了。因为四孔桥行动的时候,根本用不上。所以兄弟们只是领了枪械。手雷反而剩下了。”
“嗯。”范克勤道:“确实够用了,到时候你携带两枚,我携带两枚。万人迷,你不是左撇子是吧?”
“不是。”姬美娜抬了下右手,道:“我右手更好使。”
“那这样。”范克勤点了一下简易图,道:“进入医院后,你在右面,这样你射击的时候,左侧是医院墙体,开枪更舒服一些。老谭,没问题吧。”
“没问题。”谭鑫道:“我虽然也不是左撇子,但只是第一轮开枪,剩下的就是扔手雷了,我感觉会很轻松的。”
范克勤道:“明天准备一天,后天晚上八点准时行动。有没有问题?”
见众人全都表示没问题,范克勤点头道:“好,我们再来研究一下细节问题。第一个,我们在哪里碰面……”
医圣 庞友财
范克勤一共做了两个计划,实际上,细分的话是五个计划。其中一个主要计划,就是刚刚他布置的那样。剩下的四个,也可以说是一个。那就是行动一旦出了问题导致失败,他们怎么安全无恙的离开的问题。
简而言之,就一个办法,化整为零。四个人直接分开行动,并且他给每个人都量身定制了一款暂时能够保证安全的路线。那就是通过这几天的观察,范克勤和华章不光是观察医院,还在城市内,观察评测到了几个合适的安全屋地点。
这些安全屋要么是没人住,要么就是有人在独居。任务一旦失败后,他们化整为零,只要想办法能够到达安全屋,就可以立刻换一身行头。再次获得一段安全的时间。从而利用这个时间差,和单独行动的灵活度,想方设法出到南京城外。
商量到了最后,整个行动计划的各种细节也都商定完毕。众人全都记住后,范克勤将这些安全屋也告诉给了谭鑫和姬美娜。并嘱咐对方,一旦真的要动用这些地方,那行动也一定要快。不能过久的逗留在这些安全屋里,只有真的出了南京城,才算是比较安全。
等范克勤和华章两个人,告别了谭鑫和姬美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来钟了。两个人挎着胳膊,找了个好点的馆子吃了口饭,甚至喝了点小酒,这才回到了现在的住处。
洗漱完毕,直接上床开始睡觉,因为明天,范克勤和华章也不是没事干的。华章要上街准备一些东西,如各种衣物,鞋袜,甚至是一些食物,放置在那几个安全屋中备用。而范克勤他也要上街,准备一些特殊的装备。
到了第二天一早,两个人起的挺早,大概六点半就下了床。忙活完个人卫生,范克勤和华章分别出了门。
来到了街上,范克勤往右侧一转,走了一段,跟着过道左转。来回穿过两个楼群,找了个小馆子开始吃喝起来。
等到他吃完了早餐,溜达到了中区广州路这一代,这里有个工地,他直接混了进去。等出来的时候,心中已经基本有数了,并且他还偷偷的藏起了两根手臂那么长钢筋,还有一把钢筋钳子和安全帽。
别意外,这个年头有安全帽了,只不过不像是后世那种材料罢了。而是竹藤之类的编制的。防护能力其实也挺强的。
然后范克勤又来到了商店里,买了个大包,然后又分别在几家店,买了三身全套的帆布衣服。还包括一副线手套和牛皮靴。
跟着范克勤又绕了几圈,最后买了一段结实的绳索,同样的装在包里。跟着回道了家里,将东西放下后,等到了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再次拿着大包出门。
等到了工地,他只是在外面抽了两根烟,就看见工地上的炊烟升起。他直接再一次的溜了进去。找到了之前藏起来的钢筋,钳子,还有安全帽,全都放在了大包里,返身出门,直接再次回到了家中。
到了家,华章还没回来呢。不过也正常,华章的任务虽然也是准备东西,但是得满城来回折腾,比较琐碎费时。
范克勤暂且不管,毕竟华章此次上街买的东西虽然多,但也都不是什么敏感的违禁品。是以出事的几率真的非常小。于是他脱下外套开始忙活起来。
首先范克勤用偷来的钢筋钳子,把每根钢筋裁成两断,再用自身的力量,将每一段钢筋折叠。这样每一段钢筋都有两个头,再把每个头量出适当的距离,用力的弯成一个大大的钩子。最后将每一节钢筋交叠在一起。中间折叠的部分,来回缠了几道绳索,在下方打了个死结,就变成了一个带有八个钩子的飞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