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cvq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討論-第511章 風暴之後竟是大地巨響推薦-vyb5q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纳尔维克港内的巴尔默克部族,如今的人们正迎来漫长的极昼。
他们并不清楚为何东升西落的太阳,当下的时光会在接近地平线之际又定格住。太阳没有落下,祭司们声称此乃奥丁对于民众的赏赐。所以半年后的漫长黑暗,则是奥丁降下的考验咯?
祭司们也是听从早辈人的解释,认同这套“赏赐考验论”。祭司如此笃定,巴尔默克的民众也就全部相信了。
永夜或是永昼,在本地人的认知里这些情况都是正常的。太阳终日不落下,大家反而有时间去做更多的事,譬如长时间漂在峡湾积极捞鱼。
不过一场来自北极的寒流杀了过来。
强劲的北极冷空气,它的势力率先带来纳尔维克峡湾团团雾气,接着大海逐渐变得狂暴。
瓦斯荷比的人们,他们的定居点处于峡湾“喇叭口”的西部边缘,是直接面对大西洋的。他们注意到天空变得阴暗,大海也变得狂暴。
巨浪疯狂地拍打海岸礁石,好似海中怪兽作祟,那大浪的每次拍打,必能将任何暴露的人直接拍死。
沸腾的大海一定能掀翻所有的船只,那些前些天还对远航不列颠、找寻温暖新家园的人们,现在不但泄了气,也担忧就算是罗斯人的大船,面对如此狂暴之海,也会被巨浪撕扯成碎片。
一些风言风语在部族里流传。
“看看这大浪!一定是神灵听到了我们的预谋,就让大海沸腾阻止我们的远航。”
有的人信以为真,也有人直白地批驳,此乃懦夫的自我安慰,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不利的流言当然传到了那些把握部族权势的家族耳朵里,事到如今,难道会有人对未来的远征打退堂鼓吗?
首先,没有自诩高贵者愿意站出来质疑,所谓质疑,与大声嚷嚷自己是懦夫胆小鬼无疑。
其次,他们都相信留里克的那番对不列颠的美好说法,会议之后,他们清一色在自我暗示,所谓组织一支船队杀到不列颠后,当地的巨量黄金白银必是唾手可得。
对于发财的渴望占据了头脑,他们选择性地忽视掉大海也会变得狂暴。
阴霾之下的狂风掀起巨浪,所有的渔船都冲到峡湾的最深处。纳尔维克峡湾存在着超过二十座小型峡湾,近两万人都是依靠这些小湾定居。小型峡湾简直是最安乐的水窝,风依旧强劲,而被缆绳固定好的船只一切正常。
阿芙洛拉号稳稳地扎在水面,她的风帆亦是紧紧捆在横桁处。通向船舱的窗口被盖好木板,使得整艘船就像是漂浮在海湾近岸处的巨大木桶,她以自己敦厚的体型,成为峡湾里最稳健的存在。
狂风之后大雨如期而至!
留里克客居在首领马格努特的家中,被风雨捆在室内。
户外简直是惊人的瓢泼大雨!噼里啪啦的声音一度让他感觉到恐惧。
留里克当然不畏惧这般风雨,他担心的可是依傍山脉建设的巴尔默克部族,是否会遭遇泥石流的袭击?
现在的他唯一能庆幸的是,马格努特首领的房子非常稳健,此地真是自己暂时的安乐窝。房子没有漏水迹象,狂风显然也不能将之撼动。
奈何这场雨究竟何时是个尽头呢?
纳尔维克港明明进入到极昼中,按照比勇尼的说法,极昼会持续近一个月的时间。祭司们经过不知多少年的统计,已经精确计算出黑夜消失的日子,以及无尽的白天会持续多久,从而确定出夏至日的确切日子。
白昼?现在这一情况还存在白昼么?
————
阴霾笼罩世界,人们躲在黑暗的房子里。
这让马格努特首领非常焦虑,他并不比担心族人们的死活,哪怕有些人死在这场风雨中,那是他们的命运。此乃奥丁降下的试炼,只有勇敢者可以去面对新的太阳。
马格努特最担忧大雨持续太久,闹得海水变得浑浊,使得一段时间捞鱼作业变得困难。
但他最担心的,莫过于风雨干扰夏至日的祭祀。
因为,为了今年将要实施的伟大计划,他决议在户外摆上一个新祭坛,施行一番隆重的献祭。
也许唯一让他快乐的,便是自己的女婿留里克,可以碍于坏天气长久的和女儿诺伦黏在一起。他已经和祭司们说明了情况,虽说诺伦还不足年龄,祭司们还没有蠢到违抗首领的要求。
马格努特首领没有任何的试压,那些祭司们非常的识趣。
巴尔默克部族的男女祭司,他们从未建立起一个封闭的组织。他们的确不事生产,然所需一些物资全仰赖那些家族们的供养。
很快就是一场婚礼!
神仙微信群 向阳的心
留里克自觉此事过于魔幻,他实在想不到自己的第一场婚礼会在这纳尔维克峡湾中实现。经历了婚礼,诺伦就是自己的合法妻子,至少近两万巴尔默克人会认可这段婚姻。
但是诺伦有着自己的命运,她的身份根本不是正妻,充其量只是一位有音乐天赋的妾室。
碍于风雨,封闭中的留里克没什么事好做,便是与诺伦凑在一起研究新的曲子。
我的王妃很多情 蘇瀨
包含但不限于《神圣的战争》、《动荡的青春》、《波罗维茨舞曲》、《卡林卡》和《喀秋莎》。
相比于女孩诺伦习惯的那种空灵舒缓又神秘的北欧曲调音乐,面对留里克哼唱的一套又一套的新曲子,她在震撼于自己的未婚夫是音乐上的天才之际,也备受压力!
因为这些曲子有着有别于传统音乐(北欧调调)的新风格,另一个显著的特点,正是她的手指必须更快地按住骨笛的音孔,以适应新曲子的轻快节奏。
而当她获悉留里克的脑子里还蕴藏着更多的歌谣,她为此硬是一头冷汗。
但诺伦是一位无可置疑的天才,留里克确信这姑娘有着绝对音感,对骨笛的操控技术也是登峰造极。
譬如,她已经在短时间内把格调优美的《波罗维茨舞曲》中,那一段最优美的选段(也是留里克最熟悉的部分),能以悠扬的骨笛吹凑出来。
女儿从留里克这里学会了新的曲子!而且有别于以往!
户外风雨未减,马格努特夫妇,还有比勇尼兄弟,首领一家人有幸聆听诺伦的吹奏。
音乐之声吹散了马格努特心中任何的不快,当《波罗维茨舞曲》的调调结束,他有感而发,不由地感慨起来。
油灯的微光中,他凝视着留里克:“这就是你们罗斯人的音乐?真是美妙啊。”
电影世界一路前行
奇怪的嫌疑人
“对!这的确是罗斯的音乐。”
留里克并没有指出,诺伦现在学会的新调调,实则是斯拉夫人的音乐风格,本质上与北欧人有些区别,不过那音乐中蕴含着的对广袤雄浑北方世界的颂扬之感可是相通的。留里克亦是没有说,自己老爹奥托给自己亲自选定的正妻,就是一个极为漂亮的斯拉夫姑娘。
谁会是自己的正妻?留里克的确愿意从东方斯拉夫世界里选定一个姑娘。
因为这就是罗斯人的命运,固然是北欧老家不该放弃,但罗斯必须征服东欧世界,依靠着斯拉夫人口成就大业。至于罗斯部族被庞大的斯拉夫人稀释掉,留里克自己非但不会排斥,反而认定这才是最正确的道路。一个新的、人口庞大的民族会在北欧和东欧诞生并崛起壮大,这一民族的父亲,当是一群地地道道的北欧金毛猛男呐。
也许是神灵听到了人们的祈盼,就在快到夏至日之际,风雨终于有了消退的迹象。
多日以来人们依靠着之前捕捞的鱼获度日,人们在艰难挣扎,甚至被迫饿肚子。但那些买到麦子的家族,他们反而在大口吃麦粥。
拥有权势的大家族,他们的生活并未遭到多少困难,而且他们已经在自己的家族、依附居住的人群里挑选远征的战士,以及,一名“伟大且高尚的人”。
何为“伟大高尚”?他们认为是这样的,将自己的生命献祭给神灵,灵魂就会直接升如阿斯加德,之后经由女武神甄选,倘若没有得到进入瓦尔哈拉的资格,那么“伟大高尚”的灵魂也能化作阿斯加德的居民。
这群巴尔默克人,他们对于祭祀、对于死亡的观念,与住在梅拉伦湖的梅拉伦人有着很大的不同。
把奴隶谨献给奥丁?呸!奴隶的血只能祭祀海怪。所谓海怪有着饕餮巨嘴,怪物制造巨浪只为吃掉落水者,如果献祭奴隶提前满足海怪,航行者准能保平安。
左手仙緣 小道
不过如若以高贵的灵魂祭祀奥丁,大神一定会压制住海怪,令其不敢造次。
巴尔默克的民众是单纯的,他们朴素的世界观里认为此乃世界的真理。每个家族只能选出一个人以命敬神,明知是个死,仍有一批人争相报名。
这一情况也发生在马格努特的家族内,一些依傍其家族的民众中一名壮汉脱颖而出。
那是一位健壮的青年男子,此人武装一番完全可以训练成一名“铁人战士”,成为战场上砍杀无双的猛人。可惜,他居然要欣喜地献祭自己。
这是本地巴尔默克人的文化,留里克不想多嘴。毕竟杀向不列颠抢掠兼顾探险,此乃自己的主张。如果他们因此自我献祭而死,自己有着莫大责任。
风雨理应结束,户外的世界之昏暗令人窒息,诺伦意味着留里克睡觉,几天以来高强度的摆弄笛子,她的腮帮子实在难受。
突然!一切来得毫无预兆!
大地在震动!
留里克攥着诺伦一跃而起,“该死!这个地方还有地震?”
他拉着诺伦的胳膊冲到大堂,此刻马格努特已经苏醒。
“都别慌张,没什么大事。”马格努特竭力安抚自己的家人,以及那些仆人奴隶。户外仍是小雨,晦暗的世界一片凄冷。
木门已经打开,马格努特最后说道:“大地在震颤,我们的房子非常坚固。不必担心,倘若有坍塌的危险,我们就立刻冲出去。这一定是奥丁降下的新考验,放心,一切都会过去。”
留里克心里在暗骂,这个马格努特对地震的风险一无所知。什么事情都推诿到神的责罚与考验,虽然是朴素地解释了事情,但这分明是迷信。
事实的确如此,留里克也只能继续攥着诺伦细嫩的胳膊,他保持着警惕,以便在发生祸事之前第一时间带着诺伦跑路。
但是,这并不是地震!
大地的震颤结束了,时间实为极昼,致密乌云使得天空晦暗,长舒一口气的人们继续他们的休息。
可对于一些人,一切都结束了!
多日的阴雨终结了,虽然太阳处于若隐若现状态,雨是彻底停了!
来自北方的寒风吹散了夏季的温暖,气温似乎要降到冰点,留里克又裹上了皮革外衣。
马格努特站在愈发干燥的户外,他望着天空哈哈大笑,因为夏至祭祀可以如期举行了!
但是,五艘长船划桨抵达巴尔默克的母港,人们在震惊中看到登岸者简直是一群斗败的攻击,他们对遇到的人奔走相告。
一个骇人的悲怆消息开始在港湾传开!
“是东南方小绵羊峡湾的人们!他们的领地发生了山崩!他们豢养的绵羊全部被埋在漆黑的泥石流中!大部分人都死了!整个定居点已经崩溃!”
现在破案了,原来那场隆隆巨响是一场可怕的泥石流。
恐怖的消息引得大量族人划船一探究竟并试图救援。
狐仙修真
而留里克也在极度震撼中,带着诺伦和自己的全部手下登上一艘长船。一百多条船只奔向所谓的“小绵羊峡湾”,人们希望事情没有那么糟糕,然而当他们抵达浑浊的小湾海域,见到的可是一片狼藉的景象。
穿越火線之最強傭兵.a
一座五百多人的定居点,此地本饲养者多达一千只绵羊,这里的人们本是相对其他人日子更好过一些,偏偏遭遇山崩泥石流,一切都结束了!
留里克瞪大眼睛,身边的诺伦知乎胳膊疼。
“留里克,我的手腕都要被你捏碎了!”
“对不起。你瞧,这个定居点,他们全都完了。”留里克没有悲伤之感,他心里有的只是纯粹的震撼。
他的人与马格努特家族同在一艘长船,人们皆投以错愕的表情。瞧瞧这严重的事态,漆黑的山石淹没了所有的房舍,放羊的临海牧场被与淤泥覆盖。
其实,这些死去的人们在此定居之际,一开始是利用这里的优秀牧场,他们从未想过此地土地肥沃一些的背后,是其地基的不牢靠!一场狂暴的风雨带来灾祸,一切都结束了!
须臾,一艘长船向马格努特靠拢。
是巴尔达的船只。
一个人的时空走私帝国 gfan001x
“首领,你瞧啊!看来我们的远征,老戈尔姆是没法参加了。”
马格努特绷起嘴摇晃脑袋:“他们都死了,他们没有抗住奥丁的挑战。”
“我和其他几个兄弟商量一番,那些逃离灾祸的人们,我要把他们收编进来。”
马格努特点点头:“好歹我们和老戈尔姆兄弟一场,咱们兄弟把他的遗民收编。真是一场灾难,我感觉奥丁在怀疑我们的实力。看来我们必须要用一场胜利向神证明。”
巴尔达心领神会:“本来我打算召集两艘船最多七十个兄弟。我改主意了,我要组织三艘船一百个兄弟。”
“那我就组织二百人。我们组织一支军队,至少也得有一千人。”说着,一脸严肃的马格努特一把将留里克拽在身边:“我的女婿(言语上直接称儿子)会带领咱们的军队远征不列颠,我们必会取得胜利。到时候我们把旧神庙盖建一下,弄来金银供奉奥丁。再说了,这场远征,我女婿是被奥丁眷顾的人,只有他才会带领我们取得必胜。”
凝望着留里克那干净、俊朗又一丝不苟的脸庞,巴尔达看到了很多。他透过留里克的眼睛,确定这位少年的双手必然真的沾染大量敌人的血,此子俊朗外表下的确隐藏着大英雄的灵魂。
巴尔达点点,质问留里克:“我的小兄弟,做好准备带着我们巴尔默克勇士取得胜利了吗?你知道的,我们可是同盟。”
“当然!”留里克直言反问:“你的组建好军队了吗?”
将军王妃之花烛
“几天直接,一百个勇士!”
“很好!让你的战士多准备一些食物,多带一些备用武器,还有更多的麻袋。”
巴尔达点点头,他已经明白,留里克这个来自罗斯的崽子,此刻已经在筹划大量战利品的搬运问题了。一番平淡之语,真是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