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4de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海賊之禍害 txt-第一百八十章 你們輪流上吧閲讀-rar39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
顶上战争结束后的这段时间里。
前来鱼人岛的人类,肯定都是来迫害鱼人岛的。
这种观点,已经在鱼人岛居民的心中根深蒂固。
突然在吉隆考德广场聚集的大量海贼也好,四皇BIG.MOM麾下的将星斯慕吉也罢。
盛嫁
全都是鱼人岛的威胁!
但莫德以救世主的姿态,先是肃清广场海贼,随后几招击败BIG.MOM将星斯慕吉的举动……
必然是会动摇到经由数不清的同胞尸骨堆砌而成的仇恨高塔,甚至可能会直接抽走这座仇恨高塔的地基!
有所图谋的琼斯,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一个也不留,杀光龙宫城内的所有人!!!”
明确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琼斯,浑身上下散发着冻骨杀意。
虽然不清楚龙宫城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但是,从龙宫城里出来的莫德,毫无疑问是绑住白星公主的罪魁祸首。
仅凭这一点就足够了。
所以,等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血洗了龙宫城,罪行自会落在莫德头上。
而尼普顿一族和所有士兵的尸体,会是完成仇恨高塔的最后一块拼图。
什么安定和平……
鱼人和人类,本该就是不死不休!
冰冷的杀意中,掺杂着视同胞生命为草芥的疯狂。
“琼斯船长明明没有吃‘凶药’……”
周围的新鱼人海贼团干部和成员们惊讶看着琼斯。
除了少数几个之外,其余人只是感受着琼斯发散出来的思维杀意,就心惊不已。
“走,现在分秒必争!”
琼斯大步走出房间,来到鱼人街上,抬头看向龙宫城的方向。
“我所继承的意志才是正确的!!!”
“连在海底呼吸都做不到的人类……只配作为牲畜,在我们的脚下苟活!!!”
空降而來的愛情 明珠還
……………
吉隆考德广场上。
将星斯慕吉的落败,粉碎了BIG.MOM海贼团成员们最后一点希望。
本就处于劣势的他们,士气受到打击,溃败之势变得更加明显。
这场战斗,已经失去了悬念。
“嚯嚯,四皇BIG.MOM吗……”
拉斐特看着从正面冲过来的敌方队长级人物,难得释放的久违杀意和战斗欲,令他涂抹如血的红唇咧出一道夸张的弧度。
“这也是,必经之路呢。”
携着一道凌厉的剑芒,拉斐特身形一闪,越过那名队长级人物。
半空中,突兀喷射出一道血箭。
那队长级人物顿时面露惊色,低头看着胸膛上的致命伤。
“莫德海贼团……”
话还没说,便是颓然倒地。
干掉这个实力尚且可观的敌人后,拉斐特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将杖剑归入鞘中。
随后,他看向坐在漆黑王座上的莫德,眼中的疯狂和杀意飞快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笑意。
拉斐特的战果,像是起了带头作用一样,令布鲁克他们纷纷解决掉了对方颇具实力的成员。
毕竟是由四皇BIG.MOM麾下将星所带领的队伍,每个队员都是精通武装色,并不是什么杂鱼。
BIG.MOM海贼团的中坚力量相继倒下之后,战斗渐渐步向尾声。
但受到莫德重创的斯慕吉,看上去仍有一战之力。
身体缩小了一圈的她,紧握着长剑。
尽管身受重伤,战意却依旧高涨。
“还没结束!”
不能辱没BIG.MOM将星之位的执念,支撑着斯慕吉举起长剑。
剑身上,水波流淌。
水分剑!
斯慕吉朝着莫德挥出蕴含愤怒的一剑。
粉红色剑气携着仿佛要将沿途所有事物摧毁的气势,凌空奔向坐在王座上的莫德。
先一步而来的粉色光芒,映照在莫德的身上。
对此,
莫德视若无睹。
仿佛那锋芒逼人的粉色剑气只是一阵轻风。
“嗯?”
看着莫德那面对水分剑而不为所动的姿态,斯慕吉咬紧牙根,只觉得战败的耻辱感被一瞬间放大了很多。
“room!”
粉色光芒映照着四方,罗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场内凭空响起。
与之同时出现的,是一道半透明的领域空间,将莫德和斯慕吉笼罩了进去。
“转移!”
罗食中指并拢一抬。
袭向莫德的水分剑,忽然间凭空消失。
下一秒,却是越过莫德飞向远处,引起一阵剧烈的动静。
“什么?!”
斯慕吉见状一惊。
用手术果实能力转移水分剑的罗,并没有理会斯慕吉那惊诧不已的反应。
他踱步来到王座旁,偏头看着一脸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莫德。
“你还真是淡定啊,莫德……”
罗轻声叹道:“如果我刚才慢了一下,那攻击可是会直接砸到你脸上的。”
莫德还没说话,一旁就传来吉姆的声音:“慢了也没事,我能帮船长挡下攻击。”
兵锋之王
罗循声看去,只见吉姆已是站在王座另一侧,人兽化形态下的他,头上和鼻前的三根尖角异常醒目。
“吉姆,你要拿什么挡?”
“身体。”
面对罗的问题,吉姆闷声回答。
“身体……?你是有多小看BIG.MOM的将星啊!”
“我没有小看她,但那下攻击确实无法杀掉我,如果你没将攻击转移,硬抗下攻击的我,在‘自愈力速度’方面,应该能提升一小截。”
“那我‘赔’你两刀吧。”
一顾倾城之沐凌微光
听着吉姆那略带责怪意味的话,罗眉头一挑,拇指顶在鬼哭刀柄上。
“来,但别用上你那能切断却没有实质性伤害的能力,”
吉姆耿直应下了罗的赔偿提议。
“……”
看出吉姆是认真的,罗嘴角一抽。
总监大人是鬼畜 希烟
这家伙,该不会是自虐到脑袋哪根筋搭错了吧。
罗在心中叹息一声,放弃了和吉姆较劲。
吉姆看着什么动作也没有的罗,疑惑问道:“不来吗?”
“……”
罗摆过头,直接不搭理吉姆。
“哟嚯嚯……本来还想着能体会一下‘将星’的威力呢。”
布鲁克迈着轻盈的步伐而来,行走时,将杖剑推入刀鞘里。
显然,以他的速度,刚才也是打算帮莫德挡下斯慕吉的水分剑。
“布鲁克,你身子骨那么轻,挡得下吗?”
吉姆看着布鲁克,有些好奇。
“应该没问题。”
布鲁克抬手压着帽檐,嚯嚯笑着。
“一个个的……”
——————
罗无奈看着布鲁克和吉姆。
“连这种小事也争,你们也太闲了吧。”
佩罗娜举着小花伞飘过来,慢慢落在王座椅背上,就这样坐在上面。
她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无语看着布鲁克他们。
贝利看到佩罗娜坐在椅背上,当场变回原形,跳到椅背上,挥动着小肉拳,一脸嫌弃驱赶着佩罗娜。
“!”
佩罗娜额角浮现出露出一道十字路口,收起小花伞,朝着贝利脑壳打去。
贝利向后一躲,不屑道:“臭胸妹。”
“什、什么臭胸妹?!你个臭鼬,去死!”
佩罗娜先是一怔,旋即大怒,拿伞对着贝利一阵乱捅。
“臭胸妹,给老子死!”
贝利的黑色粗眉一拧,毫不示弱的纵身一跃,乱拳和佩罗娜打成一团。
“……”
看着佩罗娜和贝利在王座椅背上互殴,莫德的脑门垂下几条黑线。
吉姆和布鲁克的视线,不由得被佩罗娜和贝利的互殴吸引过去。
罗耷拉着死鱼眼,用力揉着额头,但并没有放松警惕,紧盯着斯慕吉。
战斗分明还没结束。
但莫德一行人却在“嬉戏打闹”。
斯慕吉的脸色黑得可怕。
作为将星,她何曾被这样羞辱过?
水分剑!
斯慕吉怒火中烧,又是竭尽全力朝着莫德挥斩去一道边缘激荡着水波涟漪的粉色剑气。
罗下意识就想在用【room】去化解斯慕吉的攻击,但考虑到吉姆和布鲁克跃跃欲试,便是就此作罢。
也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吉姆和布鲁克第一时间横在莫德面前,准备招架下斯慕吉的水分剑。
可就在这时,一道白色身影横插一脚。
却是半兽化形态下的拉斐特,眯着眼睛,挥剑斩在粉色剑气上。
玄劫运
唰唰——
粉色剑气所蕴含的威力,将拉斐特逼退了四五米。
“嚯嚯,真不愧是BIG.MOM的将星。”
切身感受着水分剑的威力,拉斐特的眼缝中溢出狂热之色。
究竟有多久……
没遇到这种级别的对手了。
只可惜是重伤状态下的将星。
拉斐特持剑的手臂,在武装色的加持下,鼓起一阵阵力量,旋即奋力将粉色剑气拨向一旁。
粉色剑气顿时拐向一侧,划开地面,向着广场边缘处的礁石岩山而去。
轰隆!
高耸的礁石岩山被剑气斩成两截,腾空飞起,旋即轰然落地。
拉斐特微笑看着被斯慕吉摧毁掉的礁石岩山,刚刚偃旗息鼓的战斗欲望,这会又被彻底勾了起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哪怕是受了伤的将星,也有值得一战的价值。
看到拉斐特独自一人挡下斯慕吉的攻击,正跃跃欲试的吉姆和布鲁克顿时很是失望。
鉴于拉斐特是他们的前辈,也就不好出口说什么。
王座椅背上的互殴仍在继续。
莫德也懒得去制止贝利和佩罗娜,抬手撑在脸颊上,平静看向满脸怒意的斯慕吉。
巫師世界 滾開
“拉斐特、吉姆、布鲁克、罗,这是一个挺好的‘练手’机会,你们轮流上吧。”
“我就算了。”
罗当场表示不参与。
宦海征途 非戒
莫德一眼看去。
在莫德的眼神攻势下,罗认命般的叹息一声,无奈道:“知道了。”
“嚯嚯,那就由我先来吧。”
听到莫德那么说,拉斐特当仁不让。
刚才的一招水分剑,彻底激起了他的战斗欲望。
“下一个是我。”
相较于拉斐特,吉姆的战斗欲望也是不逞多让。
布鲁克虽然很想第二个上,但辈分摆在这里,也就默认了顺序。
罗本就兴趣缺缺,排到最后一个也无所谓,甚至想着拉斐特他们干脆将斯慕吉打趴下就行了,省得他再出场。
“那个女人的伤势看上去很严重,应该坚持不了太久,要不然让我帮她简单治疗一下吧,这样你们‘练手’的时候,也能够尽兴一点。”
佩戴着乌鸦面具,性格强势的菲洛,悄无声息来到王座附近,向着拉斐特他们提出一个诚恳的建议。
她所说的话,轻描淡写得像是要修缮一个破旧不堪的木桩一样。
“你们这群家伙……!!!”
被如此轻视羞辱和祸害,斯慕吉几欲吐血。
莫德可不会顾及一个敌人的心情,淡淡道:“别浪费时间了,赶紧上吧,记住了,留她一口气。”
“嚯嚯,了解!”
拉斐特苍白的脸庞上浮现出狂热之色,身形如剑,猛然攻向斯慕吉。
莫德所做出的决策,无疑是针对斯慕吉的压榨。
而向来都是榨干他人的斯慕吉,又何曾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被榨干的一方。
……….
广场上的纷争尚未结束。
先前从广场逃走的数百个海贼,已是赶到了港镇珊瑚丘。
一到珊瑚丘,这些海贼没有半点停留的意思,径直狂奔向泊船区的桅杆船,想第一时间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至于捞金什么的念头,在看到莫德的那一刻起,已是烟消云散。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船坞里的一艘艘桅杆船,从装置里放出笼罩船体的泡泡膜,朝着鱼人岛的出口而去。
星空卡徒
不一会时间。
就有十几艘海贼船离开鱼人岛,来到深海里。
“顺利逃出来了……”
“太好了!”
每艘海贼船的甲板上,一个个海贼庆幸不已。
他们也确实该庆幸。
在琼斯原本的计划里,但凡离开鱼人岛的海贼船,都是他要去击沉的目标。
但这个时间点上,新鱼人海贼团已经抵达龙宫城顶部的乱流防护罩,自然就无法去拦截从鱼人岛离开的海贼船。
“进去。”
琼斯第一个冲向包裹着龙宫城的乱流防护罩。
也只有鱼人族,才能从这种地方突进龙宫城。
眼看着琼斯的身影消失在乱流中,鱼人海贼团的其余成员,相继跟上。
几分钟后。
在琼斯的领头下,新鱼人海贼团顺利来到龙宫城内。
所看到的,是一个个躺在地上,失去意识的龙宫城军队士兵们。
宠妻无度,倾城狂妃 唐瑾熙
“哈?”
看着犹如砧板上鱼肉的龙宫城军队士兵们,琼斯有些意外,转瞬间则是流露出残忍的笑容。
“这样就简单多了。”
琼斯大步向前,一脚踩在就近一个士兵的脑袋上。
噗。
伴随着一声闷响。
那被琼斯踩到的士兵,当场毙命。
“动手!”
琼斯眼泛凶光,就像是割草一样,带头屠戮起满地的士兵。
在鱼人海贼团的高效率收割下,龙宫城的军队士兵很快就被屠戮大半。
身上沾染着大量鲜血的琼斯,最终来到龙宫城通道口处,随即看到了被束缚住的尼普顿和皇子三兄弟。
“哈哈,真是可笑。”
琼斯看着尼普顿,冷冷道:“曾经的‘海之大骑士’,现在却连龙宫城都守不住。”
“霍迪.琼斯!”
尼普顿和皇子三兄弟惊讶看着从龙宫城后方而来的琼斯。
很快,
他们四人就注意到了琼斯身上的血。
“你身上的血……!!?”
“嘿。”
琼斯眼中凶光更盛,张嘴一笑时,露出满口锋利尖牙。
不经掩饰的杀意,令尼普顿和皇子三兄弟神色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