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3pv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蛟龍決 愛下-第一百七十五章無恥污穢的門派相伴-lcd8p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陆蕴儿一只手拉着绫罗,一只手去拉着肃羽,笑道:“羽哥哥,你呢,太过于善良了!你想想绫罗姨妈也是奉她母亲的指令来捉拿这些人的,如果不分好坏都放了,那样绫罗姨妈,又怎么和她的母亲交代呢?
肃羽听得有理,只得微微点点头,正要说话,陆蕴儿却已经转过脸去
拉着绫罗的手笑道:“绫罗姨妈,我觉得杀了那些一心剿灭罗刹岛从中渔利的坏人是应该的!
即使你不杀,我也要去杀他几个,出气解恨的!可是正如羽哥哥所说,因为此事远不止这么简单,背后难免有人受了官府蛊惑,他们为了所谓的英雄大义,稀里糊涂地来了!
他们虽然糊涂,只是被人利用,倒不算是坏人!他们罪不至死,这样的人可以澄清事实,略施惩戒即可,由他们回去,也可以口碑相传,给我们罗刹岛正明真相。
这样对我们也有好处!还有啊!这样一来,你那个佛心的儿子,心里也能好受些!绫罗姨妈,你看这样可行?”
绫罗正左右为难,听蕴儿所说真是处处有理,正中下怀,拉住她笑道:“还是蕴儿说得在理,好吧,那就让我们过去,鉴别一下,若是真有好人被蒙蔽的,就放了,若是坏人死不足惜!”
说罢,便吩咐中年女子驾小船往那几只装载俘虏的船只驶去。
几人的小船穿行在微光泛起,水波粼粼的海面上,轻飘飘的若一枚树叶,眨眼间已经到了。
众女子看见绫罗,紫衣飘摆,长绫乱飞,一手拉着肃羽,一手拉着陆蕴儿,立在船头,恰似天女一般,都各自收手,立定见礼。
各船的俘虏,看到这朦胧美幻的景致,也顿时傻眼,都只顾张大嘴巴,瞅着天仙般的绫罗和她旁边的一身白裙娇俏可爱的陆蕴儿,都傻了眼,竟瞬间安静下来,忘了哭喊饶命。
绫罗瞅瞅他们,有些犯愁,轻声对蕴儿道:“蕴儿啊!这些人是好是坏一时也难分辨呀!若是一个个审问,我们急着回岛,又过于耽搁时间,你看可有什么办法?”
陆蕴儿笑道:“绫罗姨妈,这个好办,是好是坏,瞬间立判!你就交给我吧!嘿嘿”
绫罗笑着点点头。
陆蕴儿向前一步,踏在船头,用手一指那些俘虏道:“你们这些人听信传言,来围攻罗刹岛,按理说都应该一个个扔海里喂鱼,不过,刚才看你们哭喊得甚是凄惨,我们少岛主绫罗姑娘发了善心,想给你们一条活路!只是不知你们可愿意?”
那些人刚才眼见已经有几十个俘虏被捆绑着推入大海,眨眼就沉入海底,没了踪影,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
如今听说有活路,个个惊喜非常,只怪老天爷开眼,急忙道:“姑娘啊!你快说让我们做什么!只要不沉海,做牛做马我们也愿意呀!”
陆蕴儿笑道:“不让你们做牛做马,只是让你们随我们一起到罗刹岛就可以了!你们可愿意吗?”
那些人无不知道,罗刹岛不允许男子进入,一旦进入,就意味着去与那些美艳无匹的女子们交*合,繁衍。
他们之中大多数表面上是来罗刹岛惩奸除恶,其实都有着不可告人的邪恶心思,除了得到宝莲御令,就是垂延三尺般惦记罗刹岛上的绝世妖艳的女子。
此时,命尚且不能保,突然听到陆蕴儿竟然说出这等好事,一个个瞅着周围的妙龄女子,真是个个绝丽,自带一种尘世中全无的风韵,尤其飘零若仙的绫罗和风采绰约的陆蕴儿,更是无不望之神往。
一时间,有人竟然忘记一线生死,完全陷入美梦之中,不停咂嘴,吸口水,滋滋有声。
陆蕴儿见一个个直勾勾只管瞅着各船的女子发呆,心中暗笑,却故意怒道:“好啊!你们都不肯答应?那好,这就不要怪本姑娘了!姑娘们!动手把他们全部扔下大海去喂鱼!”
众女子娇声答应,又过来推搡那些人,他们这才从幻梦中猛醒过来。
一个个“扑通通”都慌地跪倒在船边,边磕头边道:“姑娘啊!我们答应啊!你是活菩萨呀!姑娘!我们都愿意啊!”
其中有几个和尚声音最大,头磕得“咚咚”山响,嘴里道:“阿弥陀佛啊!女施主啊,我们几个都愿意去到罗刹岛上天天夜夜,伺候姑娘们啊!
嘿嘿,说实在的,我们在庙里呆的好好的,干嘛来的呀?还不是听说罗刹岛上的各位姑娘们,娇艳美丽,才专门跑来伺候你们的嘛!嘿嘿
我最会伺候人了!如果这位姑娘不嫌弃,我以后就可以天天伺候你,给你打水,洗脚,按摩,挠痒痒……当然,嘿嘿,还有别的!
只要姑娘需要,都行,都行啊!嘿嘿,嘿嘿”
情深缘浅:拒爱首席大人 露华浓
陆蕴儿羞臊得满面绯红,心中暗骂,嘴上却笑道:“好啊,知道了!一会儿我一定成全你!不过呢,罗刹岛要不了这么多人,我们只能从你们之中选择十个人跟我们走!其余还要沉海!你们看这可怎么办呢?”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人跳起来指着那几个和尚骂道:“你几个死秃驴,都已经出家了还贪恋凡尘呢!
各位姑娘一个个貌若天仙,要伺候她们也要让向我们几个这样年轻潇洒之人来才配,你们脑满肥肠,让姑娘们看到岂不恶心?
你们已经跳出三界,还是赶紧沉海,去见佛祖吧!”
几个和尚大怒,龇牙怒目道:“呸!哪里的野小子胡说八道?我们和尚怎么啦?我们和尚不能还俗的?
仙武狂刀 独饮山河
我们外表油腻,可是我们吃素,我们内里最干净了!
另外,你们哪个没有家氏的?你们那些门派,都是一些公子哥,外表看着好看,可是没事就喜欢到窑子里找窑姐!弄得一身梅毒,烂疮,你们伺候姑娘们,还不传染了她们吗?
你们这些人渣,还是赶紧沉海,好好洗洗干净,要不,阎王爷也不愿意收你!”
这边船上的几个听罢也不高兴起来骂道:“老和尚,你说我们各大门派都是公子哥专喜欢逛窑子,你简直是放屁!
别说我们没有,就是个别有也比你们干净!谁不知道你们老和尚最喜欢捅小和尚的腚眼呀!
还喜欢勾搭女香客!再脏也比你们舔腚眼干净!你们还是收了你们好色的心,早点去到西天报道要紧!”
一群人为了保命,互相大肆攻击,谩骂起来,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陆蕴儿从来没有听过这些,又羞又怒,不由得双手捂住耳朵,转脸瞅着肃羽,跺脚道:“羽哥哥,你看看,这里哪有一个是好人的?赶紧都打发了沉海干净!”
绫罗也是气得脸色大变,狠狠道:“这些人果然个个污浊不堪,留在世上,都是玷污!干脆都统统沉海!”
说罢,就要下令,肃羽却拉着她,长叹一声道:“这些人确实不堪!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想,此事母亲不必决断,不如干脆让天意来决断吧!”
绫罗不知何意,肃羽让过蕴儿,自己重新踏上船头,冲着还在争吵不休的众人,环手一揖
“诸位请勿再言,肃羽在此有话相告!本来,我们回来,就是有心释放诸位,之前之所以蕴儿姑娘问你们问题,只是想看看你们之中有没有不好色,不惧死的真英雄,真豪杰!
结果,你们互相攻击谩骂,满嘴的粗语脏言。
普通市井之人倒也罢了,可是你们几个大寺的高僧,本来应舍离五欲,修心圣道。
却满嘴污言秽语,无一点出家人虽在世间,不染俗尘的样子!真是罪过!今日,有心放你,怎奈天理何容?
然而,我肃羽自幼生在寺庙,虽未受戒,却多得佛家感化,深知佛家不记旧过,不憎恶者的道理,此海若苦海,你们却难逃此劫,一会儿我便让她们把你们的绳索放开,这里距海岸尚不时分远,你们自己渡海求生去吧!若得生是天意,若得死是天命!”
说罢,回头看看绫罗。
绫罗会意,冲着中年女子点点头,中年女子一声吩咐,各船的女子们,便过来,举剑去斩那些俘虏的绑绳,一个个刚才还骂得口吐白沫,争的面红耳赤,听罢肃羽所说,顿时一个个傻了。
遥望一眼来处,大海依然漫漫无际。
众人顿时大哭起来,只管哀求认错,要跟着到罗刹岛,还有人哭叫“我不会水,放下去就是死啊……”
肃羽不愿再看,再说,扭身而回。
只听得身后一阵“扑扑通通”落水的声音刚过,奋力划水的声音又激荡起来,其中夹杂着溺水时挣扎呜咽的惨叫……
三人从新进入仓中,小船旋即往罗刹岛方向加速驶去。
肃羽依然盘腿坐在绫罗膝前,他望着母亲慈爱的眼神,羞惭道:“母亲,孩儿刚才没有提前和您商议便自作主张,还望母亲见谅!”
绫罗笑道:“你处理的很好!让他们受到了惩戒,又给了他们出路,比我做得好多了!母亲看你这样,真是高兴得很!以后我做事也要和你学呢!怎么会责怪你呢?”
陆蕴儿趴在绫罗膝上,双手撑着珠圆玉润的小脸儿,亦笑道:“我以为羽哥哥那一刻听到他们苦苦哀告,一定会慈悲心泛滥,恳请绫罗姨妈把他们都放了呢!
真没想到你竟然用这个办法让老天决定他们的命运!这样,既给了他们一线生机,同时又有惩罚,罗刹岛也出了气!
不过,我想那里距海边至少有近十多里的路程,他们最好的办法是携手共渡,互相协作,这样几乎不会有什么损失,大都能平安到达。
但是如果他们还是像刚才那样,互相敌对,各自为战,一旦遇到巨浪,漩涡或者鲨鱼,他们能活着上岸的人就不会太多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可懂得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