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0th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好萊塢往事 幸虧沒去-第四百五十三章 談判(1)看書-kfa1x

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但可惜——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底蕴的家伙,罗兰根本就无法和这些老钱家族的人聊到一块儿去。
当卡罗尔-韦尔向他介绍城堡后院的山墙装饰雕塑,告诉他那边看起来非常气派的面饰出自亚当斯-沃德之手时,罗兰压根就不知道对方是谁。
若不是罗纳德-佩雷尔曼看出了端倪,开口解围,表示这一份矗立在高德曼家族后院里的作品并不输于纽约市中央公园里的《印第安猎人》,还能和华盛顿市的《托马斯将军像》、美国国库前的《华盛顿像》相媲美时,罗兰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明白,这家伙是美国第一位探索用现实主义手法创作雕塑的艺术家,为美国很多城市创作过塑像。
等罗兰露出尴尬但不失礼貌的微笑揭过这一茬时,继续前行的他目光刚在围栏墙壁上的画处停留几秒,卡罗尔-韦尔则又告诉他,画作出自爱德华-霍普之手。
和方才一样,没有艺术细菌的罗兰同样不明白爱德华-霍普是谁。
随着亨利-保尔森的介绍,他才头一次听到了垃圾桶画派这一放荡不羁的称呼。
虽说由于认知层面的不同,导致双方的沟通出现了断层,但罗兰却并没有和其他暴发户一般心生羡慕,对于他而言,不懂艺术不懂欣赏,那才是标准操作,如果他逮着一行就会,抓住一行就能说,那他之前十年,就不会活的异常辛苦了。
毕竟,只有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家伙,才有机会追求底蕴。
除此之外,那就只能努力的给孩子创造底蕴了。
至于想着,没有父母的支持最好重开?
好吧,谁也不能体会别人的苦,而没法体会,也就无权劝人宽心。
在卡罗尔-韦尔发现,自己和罗兰真的没有共同语言时,觉得遗憾但不失望的她便踩着点将人带进了餐厅,用完简单但不低调的晚餐后,便以疲乏作为理由,起身告辞。
而当她展露疲态,从头到尾都未体现出作用的罗纳德-佩雷尔曼也适时起身,表示自己能送对方回去,在需求方和供给方应上之后,那离去的背影,让偌大的餐厅,恢复生机。
“好了,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
将餐盘里的最后一块牛排挑入口中后,放下刀叉的光头用温润餐巾擦了擦嘴,而后笑看着对面的罗兰,道:“艾伦先生,你可能不认识亚当斯-沃德,也不认识爱德华-霍普,但你应该认识我吧?我想我不需要和卡罗尔-韦尔夫人那样进行自我介绍,对吗?”
轻快的声线,激起了罗兰脸上的无尽笑容。
如果说之前,卡罗尔-韦尔在的时候,高盛董事长亨利-保尔森那就是一块木头。
那么现在,他则是充满了灵魂。
双手搭桌的他,乐呵的像个公仔,眼眸中泛出来的轻松,更是透过镜片,拥抱世界。
望着那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愉悦的家伙,同样也放松下来的罗兰顿时向后一靠,双手搭腹,直言不讳的问道:“我怎么感觉你和解放了一样?”
—————
此话一出,顿时赢得了对方的赞同,“韦尔夫人虽然在基金会挂名,但她并不负责具体工作,作为佩吉-古根海姆的孙女,她平时的研究只针对于艺术……”
说到这儿,亨利-保尔森还耸了耸肩,“可我们的工作,并不是艺术啊!
你研究的是娱乐,是互联网,甚至是科技和金融,而我研究的,则是证券、投资……
在专业不对口的情况下,她离开了,我不就是解放了吗?”
“哈哈哈哈哈~”
当那得罪人的直白钻入罗兰的耳中时,满是讶异的罗兰放声大笑。
“哐哐哐~”
我在美国当巫师 月落巫山
重生之全能學霸 沙風
类似于找到知己的畅快,令他用手敲了敲桌。
诚然,那些有着父辈支持的老钱家族成员可以不用工作就能寻觅风花雪月,可以不动脑筋就能聚集人才享受奢侈生活,但当无数想要突破层级的精英朝着他们不断汇聚,想要利用他们手中的钱财,实现自己的梦想时,这些渴望上升的家伙……
其实也并不是百分之百认同那些老钱家族成员所享受的浮华生活的。
獵色花都
这并不是羡慕、嫉妒、更不是恨,而是认知和圈子的差距。
想要突破的精英不肯浪费时间和机会,而生在罗马的老钱则可以肆意的浪费和践踏。
如果两不相见,那自然是两不生厌。
但若是前者想要谈生意,但后者却想凑热闹时……
觉得老钱很烦但却不得不遵从意愿的前者,就会觉得异常憋屈。
没办法,老钱是永远都不会理解,那种对过去没啥怀念,在现在充满追求,并且期望更好未来的家伙们的生活环境的,因为他们的祖辈,已经替他们体会了。
正因如此,在瞧见亨利-保尔森脸上的轻松后,心知肚明的罗兰便好奇的问道:“你平时下午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而这个时候,又在哪里?”
明白罗兰话语含义的光头抖了抖眉,道:“下午当然是在高盛,而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我应该才从办公室里出来,如果有的话……现在应该还在忙。”
低头扫了眼腕表上的时间,那清晰无比的七点半让罗兰笑着摇头。
按照对方描述的内容来看,这位年薪接近四千万的家伙那可是忙的一哔。
但在百忙之中,他却得为了一桩生意而不得不沉默一下午?
唉!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
“好吧,那我们就加快进度?”
眼瞅着对方就想和自己说正事,那罗兰也就不矫情了,“你们应该知道我的需求吧?而我也同样知道你们的想法,所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顛覆晚唐
干净利索的话语,让亨利-保尔森认真的瞧了他几眼,在发现眼前这个地球球草的智商能和他的颜值相媲美后,觉得一下午都被浪费掉的他直接起身,“去书房。”
在他的带领下,两人直接就越过了那些用金钱堆砌起来的浮华表象,而等他们来到风格庄重的书房时,迎面而来的沉闷,也让现场变得严肃了起来。
落座之后,亨利-保尔森也没矫情,说:“首先我想说的是,虽然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接下来的沟通是高盛和你单独进行的,古根海姆不派人来是因为他们和我们高盛利益相通,所以,在夫人出面的情况下,我可以全权代表他们,和你进行各种谈判,Okay?”
手握文件的亨利-保尔森望着罗兰。
而在他扬起右眉的同时,罗兰也点头道:“Yeah~我明白你的意思。”
亨利-保尔森话语中的含义非常的简单,那就是利益交换不能放在台面之上。
闷声发大财,那才是王道!
而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如何闷声发大财?
很简单,让非上市公司出面即可。
就比如说,高盛想要对一家公司进行投资,但却不想过早的向市场暴露自己的目的时,那他们就可以拜托类似于古根海姆这样的基金会出面,让他们组建投资基金,对某家公司进行定向注资,然后在按照比例,购买基金的份额就行了。
不能不爱 蓝耳
这样,从明面上看,那就相当于是高盛买了某个基金会的基金,而这个基金会又持有各个公司多少股份,属于投资性行为,至于是否间接持股,持股份额到底多少?
獨寵小狂妻 顧槿
这个都是不用公开的。
当然了,这种行为是违法的。
但问题是,法律这种东西,对于高盛来说又算什么?
次贷危机期间,美国政府发放的一千八百亿政府援助贷款被他们抠掉了一百二十九亿!
而当纽约州的总检察长安德鲁-库莫想要对高盛发起诉讼时……
纽约州州长的位置,却落到了他的头上。
然后事情……
就不了了之了。
查高盛哪有升官发财来得爽?
嘿嘿嘿嘿~
而在罗兰点头认可之后,走完提醒流程的亨利-保尔森便接着道:“行,那我们就谈根本问题,现在,你的需求是希望驴党能在安然案上放手,支持页岩油的开采,所以……”
“等等!”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呢,罗兰便打断道:“你说错了,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需求!
我的需求是想办法帮助乔治,给驴党那些人带话,告诉他们乔治希望他们能在安然案上放手,至于他们是否真的放手?这和我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当罗兰用类似于绕口令的方式将自己从整件事情中摘出来时,坐在他对面的亨利-保尔森顿时就露出了迷茫,不解的问道:“这两点有什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罗兰倒是回答的自然无比,“因为我和能源巨头没有瓜葛。”
“……”
死脑筋般的强调令亨利-保尔森的脑门上冒出了无数黑线,反应过来的他无奈的笑了两下,然后将手中的第一份文件丢开,看着第二份的封皮,说道:“你要是这么说,那我也就只能理解成你的根本需求是为了推进《纸牌屋》这个项目?”
“是的。”罗兰点了下头,“这就是我最初也是最根本的目的。”
当罗兰加重语气,将‘最初’和‘最根本’这两个单词的尾音拉长时,亨利-保尔森也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懂了,有关页岩油的问题,外面会打成什么模样,那都和你没有关系,对吗?就算他们没法合作,你也希望自己的目标能够继续推进?”
“哼哼。”对于这样的询问,罗兰只是轻哼了两声,并没有给出具体回应。
但脸上的笑容,却已经证实了一切。
没错,虽然联系上了高盛,但他并不想在能源的问题上强调过多。
这并不是他没有野心,而是他不想以自己的产业作为推动页岩油成功挖掘的筹码!
在他介入之前,这是由能源巨头支持的象党和驴党之间的斗争,但在他介入之后,又或者说见到高盛之后,如果他一开口,那就成了他所需要的置换!
前者,是能源巨头和驴党资本的交易。
后者,是希望获得小灌木丛政府支持的罗兰-艾伦和能推动驴党决策的高盛的交易。
两者性质,根本不同!
从胖子到男神,追你不要太容易
而拿着自己的钱去帮助别人做生意?
这种事情罗兰可做不出来!
所以,他就必须划清自己和页岩油的界限。
月球駕駛員
而在他展现出富有功利性质的态度后,亨利-保尔森便直奔主题,道:“行吧,你如果想拍《纸牌屋》,其实非常简单,就算页岩油这边他们谈崩了,但只要魔兽影视接受了我们的注资,我们就能保证驴党那边不会对这部剧产生任何异议。”
这个回答,在罗兰的预料之中。
同样,这也是他认为的,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
至于让魔兽影视一直被自己掌控,绝对不引入外资?
这种想法,要不得。
因为这世界上,吃独食的家伙,全都暴毙了。
而在明白这一点后,剩下的,就是探听清楚这些吸血鬼,到底想要多少股份。
总裁太冷漠 猫千草
“那么,你们想注资多少呢?”罗兰翘起了二郎腿,“光是影视方面的收入和漫威的存在,就能让它的估值跑到五十亿,所以你们,是做好了具体的投资方案吗?”
“多少?别急。”
然而,面对罗兰这问价式的快进,亨利-保尔森倒是并没有立刻给出自己的想法,而是说道:“除了魔兽影视以外,我们还觉得,你名下的那家游戏公司暴雪资本,可以进入融资环节了,不仅如此,我们还认为,守望创投可以变成和伯克希尔-哈撒韦一样的投资公司。”
当亨利-保尔森的目光透过镜片,落在罗兰的身上时,那副笑眯眯的模样,让罗兰抖起了腿。
他想要让所有的一切止步于魔兽影视?
别开玩笑了!
一眸定君心:王后是只狐 水荷
这怎么够?
对于他们来说,罗兰掌控的一切,那都是诱人的东西!
就像当初,罗兰从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的手中多啃下百分之八的Google股权一样!
就像当初,罗兰从杰夫-贝佐斯那儿强行拿走亚马逊的股份一样!
就像当初,罗兰敢肆无忌惮的想着拆分索尼一样!
现在的高盛,也想品尝稳定每年十倍的投资回报率!
没办法!
谁让大家都是资本呢!
而资本的本性,那就是侵略和掠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