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嗷呜呜——”关横刚说到这里,被摁进方形凹槽的漆黑邪魂便发出了凄厉之极的惨叫声,这家伙的魂体不断削弱,但是与此同时,大门却在一寸一寸的向里面开启。
“瞧,我没说错吧?”关横开口道:“这个家伙确实是开启宝库大门的钥匙。”
“哈哈,果然留着它有用处。”姑娘们个个开怀笑了起来,此刻,小绿球虫已经迫不及待的凑到门缝近前,想要钻进去看个究竟,旁边的尸犬之王也是嗷嗷怪叫,打算跟在它后面。
異界之基地在手 山海經
“喂,你们两个可别太莽撞了。”卿凰说道:“先不要着急,等会大家一起进去。”闻听此言,小绿球虫和犬王互相对望一眼,才有些不情愿的退到了旁边。
在这时,关横随着大门内侧的凹槽一招手,“唰!”那团漆黑邪魂立时回到了他掌中,见到对方有些虚弱,关横还给了它一点灵气,让邪魂不至于溃散。
盛寵一老婆別囂張
“待会进入宝库,兴许还有用到你的时候,你可别这么早完蛋啊。”
说完这句话,关横又用火灵气将对方罩住,依然漂浮在半空,这时,金属大门已经彻底开启,关横道:“好了,咱们可以进去了。”
“阿横,其实这金属大门的材质也不错……”
此刻,卿凰提醒了一句,关横笑了笑,说道:“好好,待会出来的时候,把这大门也拆下来带走,以后给傀儡兵、墨石卫它们改造几件合适的铠甲,加强防御力。”
洪荒之神龜 一而再而三
“好主意!”“就这么办。”
“呵呵呵,有用的东西一样都不放过,这才是我们的风格。”大家一边说说笑笑,一边继续往前走,就在这么个工夫,走在前面的魔魈发出叫声:“关爷,你看这边,竟然有一座金桥!”
“哦?”听到这话,关横和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果然,在一片碧芒萦绕的水潭上有座金桥耸立,若桃低呼道:“金碧辉煌的桥啊,还真漂亮……”
“怎么,你还想走上去试试?那个可是幻境,并非真实。”
“什么?!”闻听此言,若桃登时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姑娘们也很震惊,关横瞧她们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便说:“不信的话,我立刻证明给你们看!”
“啪!”瞬间踢起一颗石头忽的飞向金桥那边,此物竟然穿透整座金桥,噗通一声坠入了碧水中。
“果然是幻影!”见此情景,大家已是心知肚明,可就在这么个工夫,骤变忽生!
“轰!哗啦啦——”
點妝 米可麻x
说时迟,那时快,“金桥幻影”下方的碧潭内骤忽巨浪翻涌,随即钻出了几道浑身碧绿色的怪物,它们个个身高九尺以上,酷似人形,但是遍体都被流淌的绿液覆盖,显得十分怪异恶心。
“这些家伙是什么东西?”
“恐怕又是什么宝库守卫吧。”关横扬声道:“它们身上那种绿液有些异常,先不要让这些家伙靠近。”
“明白,用远攻就行了,我先来!”
古荒吼螶自告奋勇,蓦地晃身飞到低空,“唰唰唰!”薄翼抖动间释放出数十道风刃,铺天盖地似的袭向那些绿液怪物,“噗呲、噗呲……”就只是眨眼工夫,风刃便已经将冲在最前面的几个怪物削成碎片。
“哈哈哈,这些家伙也太弱了,根本不堪一击!”见到对方粉碎倒地,古荒吼螶放声大笑,邪蛁虫母却在旁边低呼:“笨蛋,别疏忽大意了,你再仔细看看,对方还没完蛋呢!”
“呃?!”闻听此言,古荒吼螶才眯着两只眼定睛细瞧,顿时有点发傻。原来那些被风刃绞碎的绿液怪物残尸坠入水里,转瞬间就再次完好无损的站起来了,好像根本没受过伤似的。
“呼——”说时迟,那时快,有个凑近过来的怪物猛然张嘴喷出大口恶臭墨绿黏液,虫母低吼:“小心!”
“嗖!”下个刹那,邪蛁虫母吐出大团火焰,撞中了墨绿黏液,将其迅速炼化烧尽。
紅顏劫:修羅王的絕寵 蘇舞
“好险,这玩意刚才要是落在我身上,肯定难受至极。”瞧着降落在附近石头表面的几滴黏液已经将那里腐蚀出凹凸不平的坑洞,古荒吼螶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早就说了,让你们离这些绿液怪物远点。”关横此时沉声道:“它们身上的黏液肯定极具腐蚀力,只要沾上一点,就会像那块石头似的被弄出窟窿来,到时候可不容易治好。”
“嘿嘿嘿,主人说得对,依我看,直接用火烧,送它们上路就行了。”
都市之無敵神醫
说着,虫母大有跃跃欲试之意。关横点了点头:“行吧,那就由你来动手。”
“另外我觉得这碧水池中应该还有更厉害的角色没出来,你在清理完小喽啰之后注意点,免得被对方偷袭了。”
“是是,我明白了。”邪蛁虫母嘴里答应着,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主人也忒小心了,凭我的本事,难道还怕什么偷袭不成!”
“怪物们,尔等的死期到了!”心中憋着一团火气,虫母猛然扑向绿液怪物,随即连环吐出大片火芒,它连细丝火网这种绝招都没用上,压根就没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
“呼呼呼——轰轰轰——”顷刻间,火芒急如骤雨流星,纷纷落在了绿液怪物身上,烫得这些家伙惨嚎咆哮:“嗷嗷嗷!”
但是发出惨叫却不能改变它们灭亡的命幸运,就只是数息工夫,从碧水池内钻出来的绿液怪物便已经被灭杀殆尽,一个个消失在原处。
“嘿嘿嘿,没什么了不起的。”邪蛁虫母得意洋洋的扭头说道:“主人您看,我已经把它们全部都打发了……”
“轰隆!”虫母这句话还没说完,碧水池里骤忽再次巨浪翻滚,霍地钻出个偌大头颅,这家伙的外貌好似厚甲蜥蜴,不过却生有六只短小利爪,身躯足有数丈长。
邪王扶上榻:農女有點田
“吼!!”六爪厚甲怪蜥朝着虫母狂吼一声,张嘴吐出一道迅疾寒芒。
“好快!”虫母感到凌厉劲风扑面而至,蓦地在空中旋动,堪堪避过了这道攻击,但是下一刻,骤变忽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