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早安,打工仔!”
早上,许老师元气满满的起床。
太玄
神級礦工帽
小旭经过这么多年,起码面条煮的还行,在厨房忙活着。
他教女儿如何自己穿衣服,伸胳膊伸腿,套头,咿咿呀呀玩的欢快。妈妈为什么不教?怕把小龙打死……
吃了饭,许老师送妻儿离开。
小旭开着自己的大宝马,探头道:“你还要闭关多久?”
“差不多了,写完这点就回去。”
“嗯,那我就不来了,明儿让小俪来看看你。如此间错开着,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
村裏有只狐貍精 若初賴寶
“得了,走吧走吧。”
“粑粑再见!”
女儿挥爪,一溜烟不见。
许非回屋继续工作,效率很高。难怪作家写作,编剧写剧本,都得找个山清水秀与世无争的地方,确有益处。
转眼到了中午。
天气愈发暖和,阳光洒满庭院,有嫩绿的树,空气中浮动着游手好闲的味道。
他拎把钥匙挂腰上,宛如大队会计,蹬着自行车出门。
先到镇上,然后坐公交到府学路,这边明显繁华,几所大学都在附近。他对环境很熟,上辈子有个女朋友就在这边上学。
晃晃悠悠经过法大,到了一个叫松园的破地方。
紧挨学校,对口生意。便宜的饭馆、小旅店、台球厅、网吧、租书屋应有尽有,道边常年有人闲晃,看到情侣就问:
“朋友看片么?6块钱一个片,30块钱住宿。”
他当年也住过。
许非随便吃了顿饭,直奔网吧,没错,他来上网的。
一进门,乌烟瘴气,跳动青春,老鸟自得菜鸟懵懂,看个黄图都鬼鬼祟祟。饭馆的人在里头转:“还有订饭的没?还有订饭的没?”
他开了台机子,上QQ先找于佳佳。
“你在哪儿呢?”
“网吧。”
“我倒!你不怕被人认出来?”
神印王座 唐家三少
“偶又不是明星,顶多看我长的太帅过于惊奇罢了。你把网址发过来。”
“这是内部版。”
“嗯,偶先看看,有事找你。”
“886!”
“886!”
两个中年人装新潮人类,互相恶心。
许非点开链接,先蹦出一只Q版的大橘子,跳了两下才是正常页面。风格比较素,左上角是“橘子网”的logo,右边是导航。
分电影、音乐、读书、小组等,下面是登录框。
他又点电影,正在热映,近期热门,热门电视剧,排行榜……
点开《病毒》,排版跟时光网、豆瓣大同小异,有相关新闻、剧照、基本信息、长评短评,但评分是三个栏。
影评人/媒体评分,观众评分,好评度。
笨蛋闖三國
许非试了试观众评分,有些基本限制,如要求多少字符,不得重复内容等。
至于好评度,显示为百分比,就参照烂番茄了:打出三星半以上的人越多,橘子的新鲜度就越高。
他看了一遍,评分网站是否权威性,还得看自身的运行机制,能否避免水军,或者发现水军后,能否完善规则。
橘子初期这样是可以的,以后再调整,加入网络售票之类的。
……
许老师叭叭在这上网,通身的乡土味也掩盖不了通身的帅气,隔壁的社会女青年已经往这边看好几次了。
他转到搜狗,输入天下中文网。
页面一开,无比惆怅。
这是参照某点的旧版网站做的,小说还很少,没那么多栏。大概就是:分类、封推、强推、几个排行榜。
有些冷门的像恐怖诡异题材,推荐榜都凑不齐。
BBS的网络征文大赛不做了,由天下中文网接手,开出20万、10万、5万三档奖金,纸质出版、版税分红,诱惑多多。
之前的各种铺垫,已经收拢了大批读者、写手,人气不弱。
有些奔着钱,更多的纯粹是热爱。当然非常小众,在互联网大环境、社会大环境里,连点水花都掀不起。
“……”
许老师一目十行的扫着书,忽然停住一个名字上,《飘渺之旅》。
哟!
这书2002年在台湾鲜网上首发,如今在自己的搞事下,发生变化。他还有点不放心,点进去一瞧:
“李强……”
妥了!
许非点点头,他记着今年是大年:《异时空—中华再起》《小兵传奇》《XX大陆》《赫氏门徒》《我是大法师》《都市妖奇谈》好像都在今年。
另有一本《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也很火。
…………
这货上了俩小时网,吃了顿大盘鸡,原路返回。
玫瑰小姐槍殺迷案 揚眉出鞘
蹬着自行车,呼哧呼哧往家骑,正碰上一辆大奔开进庄园车库。等他进门,张总摘掉墨镜,看傻子一样看他。
“你弄辆摩托车,我都不说你。”
“摩托车容易丢,我这破车偷都没人偷。”
他拍拍那辆七手二八大杠,奇道:“不说明天过来么?”
一品夫人之農家貴妻
“我明天出差呢。小旭说你怪可怜的,又孤独又没饭吃,我是不落忍呀。”
“嘁!这叫休息,度假,田园乐……我们辛苦赚钱,不就为了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么?
而不是迫于无奈的过日子。”
许老师随口就探讨人生,双手接过小虎,沉甸甸的有点胖,好看的眼睛盯着自己,也不叫人。
“他跟你说话么?”
“跟我们还行呀,被小龙揍的时候叫得可大声。”
“那跟我咋不亲?”
许非盯着小虎,小虎只能迫于无奈的过日子:“爸爸!”
张俪过来,跟小旭完全两样。
晚上做了条鱼,两道小菜,昨天一家三口,今天还是一家三口。
儿子比女儿小了四个月,各方面貌似发育迟缓,外人看来就是不会走路,说话不利索,脑袋不灵活。
但许非通过观察发现,特娘的就是懒!
青春期 黑巖_憶苦
女儿是外放型的,这货是腹黑型的。
吃了饭,洗洗涮涮,小虎早睡了。老夫老妻在院子里聊天,许是天气热,聊着聊着就脱衣服。
张俪出差要走一段,免不得放出些手段。
许老师气喘如牛,汗流浃背,软在榻上道:“本想攒一天,谁知一天都不给,我短命都是你俩害的。”
“是呀,十几年对着我俩,难得你还没嫌弃。”
“也不是没嫌弃过……”
“嗯?”
“人都有缺点,要用爱包容掉,你们不也一样?”
“……”
张俪白了他一眼,又翻身上马。
哎哟,哎哟!
许老师长吁短叹,这假休的,我特么还是出去工作吧。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