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vkaw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星之煌-第四百五十五章 你玩我?!分享-rmkn2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做什么?”
女娲陷入了人生迷茫的三连问中。
她整个神都是恍惚的。
导演……风导演……风曦大导演!
你之前编的剧本,它压根不靠谱啊喂!
说好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呢?
说好的风曦妙计定乾坤,助力娲皇盘古大成功呢?
说好的巧借外力,平衡局势,让东华和苍龙鹬蚌相争,渔翁女娲从中得利呢?
你的剧本,刚开头就崩了啊!
女娲的俏脸,惟妙惟肖的堆出了一个“囧”来。
她现在的心情很纠结,很苦恼,很蛋……哦不,是胸痛。
曾经。
她还怀疑,会不会踩中什么圈套。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苍龙瞎逼逼东华与伏羲不干不净……难道,女娲就没有疑心么?
不可能滴!
毕竟她比谁都要清楚,伏羲此神为人如何,手段是怎样的凶残。
而风曦呢?
却为东华说项,让其进入人族的权利最核心,还鼓动女娲许下巨大承诺,授予名分权柄!
女娲考虑过一种很危险的可能——
东华、伏羲、风曦几人,因为利益关系,达成某种合作契约。
那她就会很被动。
也因此,女娲心中总是有些提防的。
黃 穎
若是一切如剧本一般很顺利、很“合情合理”的进展……女娲琢磨着,是不是要适当提升一下监管力度?
但现在嘛……
别说监管了。
女娲都得上赶着请东华加盟到人族里面。
只因……
‘每一届的天庭,掌控的天帝天皇,都是不干人事的,都不是东西!’
失落的宝藏 沈苔雅
女娲回想着风曦的汇报上猜测,以及另外一条情报渠道上得来的第一手信息,心底就是长叹。
‘挑拨离间,借刀杀人,使的那么勤快……’
‘还有苍龙那家伙……好吧,我根本不用指望他能抵挡诱惑,克制自己的野心,一切为大局出发……’
女娲心中苦闷的想着,‘如果天庭势大,且咄咄逼人,提出在多长时间内一定灭亡我们的阵营,他或许还能审时度势,一致对外。’
‘可是眼下,天庭做局,一点点抛下诱饵,展现出所谓的诚意——自损一千小妖,换人族内部火师资源被龙师夺走八百,直到本就不弱的龙师形成对火师的平衡,可以不听号令……’
‘这就太恶心了!’
‘苍龙那货,哪怕明知道其中内幕,也会振振有辞的跳进去,甚至还能口口声声说——他是为大局出发!’
‘没天理的是,我还没法反驳!’
的确,没法反驳。
毕竟……天庭的力量减少了吗?
是的,减少了。
哪怕其实根本谈不上伤筋动骨,只是减少了一些皮毛……若是节操再低上一点,或许连皮毛可能都谈不上。
东华帝君变法,除却杀的妖头滚滚外,还有好些个被流放、监禁的罪人。
到时候,把这些家伙派上用场……看,死一些刑徒、罪犯编组而成的炮灰营,算什么大事?!
天庭会心疼吗?
不!
甚至可能暗地里还会高兴呢——抹除了那么多会给天庭治理带去困扰的障碍、绊脚石,还能给天庭的战略发挥正面意义,两全其美的事情!
当然,这些宝贵的劳动力损失,妖族高层还是会惋惜的。
另一方面,火师赚不赚不好说,龙师是肯定大赚的……树立能打的形象,争夺巫族内部的话语权,拉拢民心……四舍五入下来,说人族赚了,那也没问题不是?
尽管这背后的猫腻,顶层都清楚怎么回事……但下面人不清楚啊!
而且,也不可能给下面人解释清楚——这不就把高层的矛盾暴露出来,让一切再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吗?
若是被有心之妖从中作祟,人龙分道扬镳指日可待。
于是,只能沉默,囫囵着谈一谈“人龙友好”。
女娲思忖一番,感觉被恶心的够呛。
神仙也暧昧 天才小小生
本着你恶心我、我也要恶心的念头……
‘东华这块墙角,我撬定了!’
‘谁也阻止不了……我女娲说的!’
女娲的双眸一下子闪耀起来,像是有两把火在里面燃烧——这是激昂无比的斗志啊!
她燃起来了!
“诶!”
“东华你听我说啊!”
女娲重整旗鼓,暂时把风曦的剧本搁置在一边,转身做起了人生导师,让佛系青年——东华帝君重新燃起对神生的激情!
年轻人,怎么能没有奋斗的意志决心?
不管如何,都要拼一把。
佛系?
要不得!要不得!
不要像某些小世界中的那些主流××后小修士一样——一个个都佛系了,对一切现实里事物无欲无求,一心只想着开心就好,混吃等死,不生孩子不买房,甚至修行初衷都只是为了辟谷,不用操劳吃喝问题……随便找个屁大点的疙瘩角落,连上虚拟现实的游戏,娱乐至死……
都这样没激情,没干劲,时代和世界的建设靠谁?各种养老之类的社会福利大坑,还有谁去接手?老板们还如何心情愉悦的实现财产增值——没有你今年的努力奋斗,我如何在明年换一辆豪车?
“做神,要有梦想!”
女娲蹭的站起来,一蹿就到了东华帝君面前,一巴掌按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俯视帝君,嘴角叼着小鱼干——这像是叼着根烟。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此刻的女娲,乍看过去,就像是个霸道总裁,给东华谈理想,让他振作!
对此,东华耷拉着眼皮,昏昏欲睡般,软塌塌的靠在大司命专属宝座上。
——说吧,你尽情的说教吧。
听的进去,就算我输!
他用实际行动表明态度。
女娲也不生气,自顾自的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盘古,这是我们每一位大罗的最大理想追求!”
“大罗成道,道果灵光照耀一切时空天地,一证永证,一成永成。”
“但是单只这样,还是不够滴!”
“人和人是不同的,大罗和大罗也是不同的!”
“有的人,能让周围无数人喊他爸爸,就指望着从其手里漏点钱出来。”
“大罗也一样!”
“那是神中神,圣中圣,是所有神圣的爸和妈!”
“这不说别的,面子就有了!”
“再则。”
“盘古还是个人追求、理念梦想、心灵本性等等一系列事物的最终极成就凝结!”
“我的道,主宰时代;我的心,承负众生……容纳了所有,背负了所有,书写了永恒的辉煌,是人生价值的最高荣耀!”
“这样的事业,难道不比你现在给人道做的事情,崇高上一千倍、一万倍吗?”
女娲谆谆教导,激发斗志,言辞间有恨铁不成钢,“为了人道苍生,难道你不愿意去拼一把吗?”
“不管最后的成功率如何。”
“最起码到时候,你可以告诉自己——”
“这一个时代,你没有虚度光阴,而是献身给了一场最伟大的事业!”
“……”
女娲讲了很多。
从实实在在的利益诱惑;从个人理想的追求实践;从精神满足的超脱豁达……她把能说的方面都说了。
切切实实做了一回人生导师,一如曾经她的兄长忽悠她卖力干活的时候一般。
女娲说着说着,一点念头恍惚了,忆起了当年。
“老哥呐……一天才有十二个时辰,为什么我要上十三个时辰的班?”懵懂的少女问着。
在她的对面,伏羲的龙尾巴高高翘起,脸色却一本正经。
“娲啊!”
“我让你做这项工作,你以为是给你哥我做的吗?”
“你是为了这天下苍生做的啊!”
“只有你这样的造化之道集大成者,能完美的定向转化一切元气物质,成为所需要东西,组建大工厂,加快整个人道文明的发展建设……这是涉及到天下苍生幸福美好的事业!”
“做为先天神圣,诞生的那一刻就得到了整个洪荒宇宙的祝福,修行的路上更有天地时刻帮助关照,得以脱颖而出,靠实力享受一切能享受到的美好生活,加冕为王……”
“既然为王,称霸一方,我们就要有良心,有社会责任感,背负一些能背负起来的东西……”
“来。”
“每天再多干一个时辰,直到这个阶段一百元会的建设目标实现为止……”
……
女娲想到往事,有些不寒而栗。
一方面,她很抓狂——当年道行浅,被自家兄长忽悠,压榨劳动力,牺牲个人自由。
另一方面,她却也不得不感激……虽然兄长做的都不是人事,但言传身教,却是给她培养了很多正确的三观,以及海量的工作锻炼了能力,最终有今朝的强横。
当然,感激归感激。
到时候兄妹单挑对线,她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不过。
伏羲是大boss无疑,不成盘古,根本不具有挑战的资格。
为了这个梦想,所以……
女娲快把话术玩出了花,使劲的鼓动东华帝君,让他不要咸鱼,要翻身!
然而……
东华软硬不吃。
哪怕是女娲直言——你东华功高震主,帝俊为了储君地位稳固,篡夺你功绩后,你恐怕会遭遇不测……
东华也浑然不在意。
这,亦是像极了当年女娲,靠娲皇地产创下了一个大大的帝国,串联了无数大罗,身家无量,一人之下,万神之上,对于伏羲的话,纯粹都当做是耳旁风。
工作也不干了,人生开始躺了。
打工?
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打工了!
我要享受生活!
你再在我耳边哔哔……我,我,我是打不过你。
但!
王八念经,不听不听!
不仅不听。
我还要我行我素,今天大宴群神,明天结伴数百女神出游,后天去北海抓鲲,大后天再轮转回去!
眼下。
东华帝君就有这么个苗头了。
任女娲说破嘴,他都不为所动。
在这一刻。
女娲无师自通了当年伏羲面对她某些时刻的心情……心肌梗塞,血压升高,于是乎摸着古琴,弹首曲子压压惊。
……
‘我很绝望。’
女娲心底叹息着。
面对油盐不进,一派混吃等死模样的东华,她彻底没有办法了。
浪费了那么多口水,一丁点正面的反馈都没有……
当年说好的同进同退,签订攻守同盟,东华打入妖族内部做为内应,时机一致将整个天庭的中层给切割分裂,呼应巫族大破妖族呢?
变心变得那么快的吗?
好吧……说变心也不全然正确,毕竟没有移情别恋,彻底投入到天庭阵营,反手过来扎心一击。
但你这一副“出家”、遁入空门的样子,看淡了红尘是非,再无丝毫留恋……是闹哪样啊?
现如今的空门……它也不空啊!
佛门的宏愿借贷,玩的红红火火,各种宏愿发下,奇奇怪怪的概念融资上市……可都忙着赚钱呢!
空门不空,你往哪遁呢?
女娲心很累。
她努力的想说服东华,可遭遇了这样大的失败,都快被反过来影响了,感觉纵是红尘是非、盘古之争,都不过尔尔,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唉……”
女娲深深的叹息,眉眼间尽显疲惫之色。
对抗鸿钧的时候,对抗天庭的时候,她都没有过这般疲惫,现在却有了。
“我能说的都说了。”
女娲缓缓吐出一口气,“话已至此,你既然这般无心盘古之争,放弃名分权利,想要退出泥潭,退出比赛……”
“做为战友,我很惋惜,很心痛。”
“不过,另一方面,我也为你感到高兴,感到轻松。”
“毕竟你的实力保障,只要不贪不争,彻底退赛,谁都不会来招惹你。”
“哪怕曾经你的仇敌,共工也会放弃追讨血债。”
女娲平复了心情,“这也是大家的共识……否则一场盘古道争,结下万千血仇,以后的岁月你清算我、我清算你,大家没一个能愉快的玩耍了。”
“胜利者,不会允许失败者重新入局,一定镇压到天荒地老……”
女娲说着,脸上有些放松,“你这样的选择,或许……也是不坏的吧。”
“我告辞了。”
她身子挺拔,微微点头示意,很有风度的便要离开。
谈判失败,女娲要考虑别的方法,以应对天庭方面的损招。
她转身,大踏步的走向殿堂外。
不过,就在此时。
“好,我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