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goj优美都市小说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ptt-第1561章 自殘的蘇誠熱推-goksq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这声尖叫可谓是吓坏了所有人——包括伊尔莎。
在听到这声尖叫后,伊尔莎先是一愣。
随后赶忙将手中的盘子扔到一边,奔向人群所聚拢的位置。
獨家占有:總裁求放過 朱七慕九
苏诚现在就在人群所聚拢的这个位置中间。
拨开拦在身前的所有人,伊尔莎终于看到了苏诚此时的模样——侧倒在地上,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地向外吐着鲜血。
————
望着正大口吐血的苏诚,一个可怕的词汇在伊尔莎的脑海中浮现——毒杀!
“快!”
伊尔莎像是发疯了一样,大声地尖叫着。
“快让医生过来!快让医生过来!”
尽管心中焦急万分,但伊尔莎还没有失去全部的理智,在下令传医生们过来的同时,也让侍卫们赶紧封锁整座白央宫,禁止任何人出入,防止那名在饭菜中下毒的刺客逃出白央宫。
即使是傻子也看得出来——苏诚之所以会突然大口大口吐血,定是刺客所为。
所以一个个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原本铺在桌面上的那一盘盘精美菜肴,此时在他们的眼中不再是美食,而是一柄柄尖刀利刃。
一些人甚至面露狠色,将手指伸进了自己的喉咙,给自己催吐,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酸臭味。
尖叫声与呕吐声互相夹杂,呕吐物的酸臭味与美食的香味相交织——所谓的“混乱”大抵是如此吧。
……
……
于伊尔莎的传唤下,宫内的医生们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并对苏诚进行了抢救。
在医生们对苏诚进行抢救的同时,伊尔莎亲自主持了对刺客的抓捕工作,张开了严密到近乎夸张的搜索网来对白央宫进行全面、全方位的搜索。
天医战皇 弹指流沙
最强天丹师
有刺客溜进白央宫,还在专门供皇帝、臣子们食用的食物中投毒、最后成功导致他们布列颠尼雅帝国的“军神”中毒——这样的事件,在伊尔莎的眼中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的是——当天只有苏诚一人中毒了。
包括伊尔莎在内的其余所有人都安全无恙。
这也让搜查人员有了个具体的搜查方向——仔细检查苏诚当天所用的所有餐具以及所食用的所有食物,以此为线索顺藤摸瓜,揪出那个下毒的人。
医生们对苏诚的抢救足足持续了近半日。
过了足足半日的时间,苏诚的主治医生才结束了对苏诚的治疗,向早早地就在那等待着治疗结果的伊尔莎等人通报治疗结果。
对苏诚的治疗大体算是成功的。
大國良匠
之所以说是成功的,是因为经过了他们的努力,他们已经将苏诚从死亡线那拉回来了,目前苏诚已没有性命之忧。
之所以说在“成功”的前面加上个“大体”,便是因为——虽然成功将苏诚给救了回来,但是苏诚因为受到毒素的侵害,双目日后说不定再也不能视物了……
……
……
一个月后——
布列颠尼雅帝国,潘德拉贡,苏诚的家。
“哟~~早上好,苏诚。”
正躺在床上静养的苏诚,陡然听到自己的身侧响起了熟悉的女声。
“阿瑟,你来了啊。”
虽然自己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了,但是苏诚还是下意识地循声看过去。
“我已经……遵照你所说的那个计划,用特制的毒把你弄残了哦……”
苏诚听得出来——尽管阿瑟装作一副轻松的口吻,但她的语气中还是带着些许的伤感之色。
“阿瑟,非常感谢你。”苏诚微微一笑,“真的……非常谢谢你……多亏了你,我的这计划非常圆满地成功了呢。”
这便是苏诚的计划——委托阿瑟,与阿瑟一起联手制造一起“意外”,将自己弄残,让自己再也没有办法上战场。
苏诚既不敢大肆忤逆伊尔莎,也不想助纣为虐。
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苏诚,最终决定——逃避。
逃避这种令人为难的处境。
而苏诚想出的方法就是自残。让自己的身体遭到再也没有上战场的损伤。
而能让苏诚这样的指挥官再也没法上战场的最优伤势,自然正是——眼盲。
魔剑山庄 石公竹
再怎么厉害的指挥官,在没了眼睛后,自然而然便再也能力上战场——毕竟在地图都看不了的情况下,可是没法指挥部队打仗的。
所以,苏诚与阿瑟自导自演了这出“中毒”的戏码。
这种能精准侵蚀苏诚双眼的毒药,自然正是阿瑟提供。同时也由阿瑟投放这毒药。
也正因为负责制毒、投毒的人是阿瑟,所以伊尔莎等人到现在都没有抓住阿瑟——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阿瑟当时是用魔法来给苏诚进行投毒,伊尔莎他们抓得住阿瑟才怪了。
二人自导自演的这出戏码非常地成功。
所有人都以为苏诚是被刺客所害,而苏诚的双眼也顺利地失去了光明。
在没了眼睛的当下,苏诚日后只能彻底地退居二线。
只要退居了二线,就能彻底地远离这些是是非非。
日后,即使伊尔莎想强迫苏诚上战场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彻底隔绝了之后助纣为虐的可能。
农家悍女:抢个将军来种田
“苏诚……你这样弄瞎了自己的眼睛,真的、真的不后悔吗……”
“阿瑟呀……你这问题我已经回答过很多遍了。”苏诚无奈地笑了下,“我不后悔,不仅不后悔,还有种解脱的感觉。”
“虽然……我稍微有些看不起我这样的自己……”
苏诚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苦涩之色。
“不敢像恩利那样不惜付出性命也要对陛下说‘不’。”
“也不想当个彻彻底底的对伊尔莎惟命是从的人偶……”
“所以到头来,我只想出了这种有些窝囊的方法来逃避……”
“……你的这一选择并没有错。”阿瑟在沉默了一会后,轻声道,“谁也没有那个权利去绑架你,让你一定去做某些事情。”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不惜弄残双眼的你,是勇敢的表现。”
“你宁愿弄残自己的眼睛、让自己日后再也上不了战场,也不愿再在日后陪伊尔莎去做那些自己并不想去做的事情……”
“我现在莫名地很期待以后啊。”阿瑟的语气中带了几分开玩笑的色彩,“日后伊尔莎她如果遇到了麻烦的仗,不知会不会想起你这个已经没了眼睛、没法再上战场的‘军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