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yq0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芝加哥1990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卡茜蒂的麻煩-lv986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说真的,艾迪墨菲这栋房子真不错。”
大量的幕后交易无法言说,宋亚对自己和一国前总理仓促而短暂的面对面交手颇有些意犹未尽,他甩着刚才给出漂亮一击的右手,才有闲心打量起身处的豪宅。
如果没有记错,这里他以前来过一次,或者两次?陪哈莉来的,当时就对艾迪墨菲家中超大的谷仓式宴会厅颇有印象,自己高地公园家中正要新建的宴会厅就参考了这里,没想到……
“今天观众有点多,我们先等等。”对摆弄假发的米拉说道。
“桑迪牛顿在外面。”
米拉没看见刚才房门外发生了什么,也没看到他一拳搞定拉扎连科的英姿,她只知道面前的男人多年来都是那么的值得信赖和感激,一次又一次在自己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英雄般现身,当门打开,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所有被压抑的情绪都爆发了,弄好假发就依恋地抱住对方胳膊,用全身的重量靠住,死死不撒手。
“嗯。”
两人探头窥视大厅,局势已经被控制住了,拉扎连科的保镖们排成列,每个人的双手都搭在前面同事的肩膀上,低头默默被警员押送出去,一些客人们在做笔录,然后依次离开。
另一队警员开始配合FBI搜查,询问豪宅里的佣人等工作人员,那几位疑似CIA……其实就是,走了过来,“这是你的吗?APLUS先生。”头目送还手机。
“是的。”
宋亚表情很嫌恶的接过,“你们应该及时制止他对米国公民的人身侵害,这已经算非法禁锢了,不是吗?”同时歪头向米拉示意。
“我们无权处置国内罪行。”CIA甩锅,他们才不管这个。
“算了,无论如何请替我向参议员先生道谢。”
刚才电话里是驴党的特拉华州资深参议员,也是杰西赫尔姆斯的副手,参院外交委员会副主席,二毛那块的外交事务都是他的‘领地’,作为悬在拉扎连科头顶大网的中心人物,自己来英雄救美必须通过他的首肯,代价自然是不菲的。
“哈哈,我们只是听命办事的小职员,还是您自己跟参议员先生说吧。”
开玩笑,面前的Nger可是本土十亿富翁,在自由世界里他拥有比拉扎连科那种外人更大的绝对‘自由’,CIA头目谦逊而讨好的笑着连连摆手,“APLUS先生,那……需要我们帮你和乔沃维奇小姐离开这吗?我知道有个逃生通道,狗仔们应该在外面了。”
“稍等。”
宋亚等在那边扯着威廉莫里斯大旗摆谱警告桑迪牛顿等人出去别乱说话的海登忙完,然后汇合丹尼尔以及老麦克等保镖,才跟着CIA穿过隐秘的逃生通道,从庄园后门离开。
“哇喔,那家伙就这么被捕了?”
深深闻了口林荫小道的新鲜空气,丹尼尔很有些意犹未尽,“APLUS你怎么做到的?”
“国际通缉犯还敢这么嚣张,他自找的。”
宋亚随意装了一下,看表。
“去我那吗?”丹尼尔邀请。
“别呆在附近。”老麦克持重的警告。
“那先送米拉回家吧。”宋亚绅士地托住挂在身上的大白妞后腰,等老麦克开车过来的空当继续凶海登,“你给她找来的保镖都什么人啊?”
“他们都傻了,当时真怕毛子们动手。”海登陪笑,“其实你冲进去时我也捏了把汗,毛子们枪很多,太危险了。”
“呵呵,我怕什么,去年六个窟窿五个月……七小时手术我都……”
宋亚信口吹嘘,身边的米拉听在耳中愈发感动和崇拜,她踮脚,深情在男人脸颊上吻了一口。
宋亚感觉被亲的地方痒痒的,下意识伸手挠了挠,扭头,看到米拉绿宝石的眼珠在黑暗中亮闪闪的盯着自己,面色微微潮红,像极了一只邪魅的哥特风大猫,毛色还是粉的……
“怎么戴这个?”他顺便撸了下前前女友粉色假发的发梢。
“拍戏造型太丑了,我喜欢每天换着戴,还有很多。”米拉反问:“好看吗?”
“还行吧。”
“讨厌!”米拉嘟起嘴扮可爱。
“嘿嘿嘿……”
老麦克很快把车开过来,两人和海登上车,作别丹尼尔,车队离开比弗利山庄,往米拉住处开去。
“什么事?你慢点说……”
中途老麦克接了个电话,他回头给了宋亚一个彼此默契的眼神,“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转告他的。”
接完后他继续开车,问道:“把米拉送到后去哪?”
“呃……”
宋亚知道他有事要对自己私下说,由于本准备明天才发动对拉扎连科的攻击,而因为今晚的意外,所以多出了一天时间,“去圣马力诺吧,看看孩子。”他想了想决定去雪琳芬那住。
米拉听到这句话,抬起枕在对方肩头的脑袋,内心一阵失落。
宋亚并不知道她当下的情绪变化,今天确实花费了很大代价,大统领、党鞭、参议员、好莱坞检察官……打通这一系列关节说难不难,说容易那肯定不容易,帮了大忙但自己也不额外要求什么回报,毕竟怎么也不能看到前前女友落在什么二毛老男人手里被玩弄,身为大男子主义者,他还是愿意信守当初承诺的,忘掉过去,放手去和米拉过各自的生活。
老麦克没再说话,黑色的奔驰车队眼看就要抵达米拉的住处。
“我不想一个人呆在房子里……”米拉突然开口,“能带我去探望小罗柏他们吗?是叫罗柏吧?上次见他时还小小一只?很可爱……”
宋亚诧异的扭头看向她,她的表情很坚定,再次情真意切的献吻,痴缠。
明白了。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需要再顾及什么绅士风度,一直老实搁着的手开始不老实……
老麦克和海登同时看了眼后视镜,车队调转方向,直接开向圣马力诺。
“抱歉,麦基女士,我们暂时不能让你和父亲相见。”
阿拉斯加,拿着手机紧张地在警局等待室里兜圈子的卡茜蒂被局长亲自告知这一消息,“他犯了什么罪!?”她含怒质问对方。
“没有,但一个人的死亡和他有关。”
局长拿出一张死者照片:“你知道你父亲,也就是维克麦基因为什么来阿拉斯加吗?你认识这个人吗?”
“不认识。”
死者是个风衣礼帽老派打扮的中年白人,卡茜蒂认真端详了会儿照片,“是维克追查的凶犯吗?他是来这边追查凶犯的。”
国民老公抱抱我
“他撒了谎,我们刚联系了维克工作的伊利诺伊当地警署,那边说他不负责这类工作,更不可能被派来阿拉斯加执行什么任务,他早已转文职了。”
局长说:“死者是他的熟人,有当地人在矿区酒吧见过他俩,还有另外几位同行者坐在一张桌子上,密切交谈,而且不止去过一次。”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卡茜蒂苦恼地为满嘴谎话坑女儿的老爹直揪头发。
“给个提示,你父亲的朋友们,包括这名死者都是执业私人侦探,他会不会在帮人干什么私活?”局长问。
“有可能,我不知道……”卡茜蒂六神无主的摇头。
“好吧,等我们做完询问就会放他离开,二十四小时以内,不过我提醒你麦基女士,矿区发生激烈枪战,这不是小事,阿拉斯加一向不喜欢引人注目,特别是这种可能会登上米国本土新闻的恶性案件。”
局长没怎么逼迫她,叹了口气说道:“你是市长助理,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做事的方式。”
“我知道,我懂,谢谢你。”
卡茜蒂只好失魂落魄的离开警局,但马上又被市长萨拉佩林叫去家里。
“卡茜蒂!”
萨拉佩林一等到她就嗓音尖利的叫唤,“我记得上次你请假是说你父亲来这执行任务,顺路探望你!”
“他可能对我撒了谎,抱歉,佩林市长。”卡茜蒂可怜兮兮的认错。
“哈!”
萨拉佩林冷笑,重新上上下下仔细审视她:“我早注意你与收入不符的消费习惯了,卡茜蒂,你不会还领着另一份工资吧!?”
“什么……另一份工资?”卡茜蒂愣住,不自觉地攥紧手机,以为收APLUS钱的事被发现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FBI最喜欢派你这种人到我们保守派政客身边潜伏,支持过俄克拉荷马案的凶犯ah?谁知道这是不是他们在帮你刷‘资历’,好打进我们的圈子,我错了,认错了人,你辜负了我的信任!”
萨拉佩林的想象力却神展开到另一个方向去了,“你和你父亲,想偷偷调查矿区的什么!?老实交代!”
但也不能算空穴来风,六十年代平权法案后一系列白人针对少数族裔和政府的暴力恐怖事件以来,FBI对超保守派白人的民间团体和政客愈加警惕,他们喜欢派遣大量探员打入各个极端组织,高压防范,有些时候‘招新’十个人,里面很能有九个都是FBI的人,就是这么夸张。
“怎么可能,你了解我佩林市长,我才不会……”
“别解释了!反正你被解雇了,明天就打包滚蛋吧!”
萨拉佩林完全听不进去,“哼哼,还趁我度假,主持市府新闻发布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成天就想着在镜头前搔首弄姿,博取我的选民好感。”
也许这才是自己被解雇的真实原因?卡茜蒂知道这位漂亮女市长其实没什么城府的,“可那是供暖管道破裂的紧急事务啊?新闻发布会也得到你同意的。”
“那也没必要穿一身纪梵希!还特意做了头发,心机婊!”
好吧,她突然就被解雇了,第二天,还要强撑着失落办理离职手续,然后去警局,接上被许可离开的坑女老爹。
“真该死,又被那个嫌疑犯跑了,他枪法真准。”
维克还不知道女儿的遭遇,他对走出警署的其他私家侦探竖了个大拇指,大家都默契地顶着一名同伴的死亡压力没有招供,他很满意。
昨天他都看清楚参与APLUS枪击案的骑马主犯崔佛菲利普斯那张充满戾气的脸了,但在阿拉斯加矿区冰天雪地中的一场激烈枪战后,还是被对方跑掉并被打死了一名同样拿老麦克钱的私家侦探,那名悍匪的枪法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喜欢挑战,也喜欢这种千里追凶的刺激感,他觉得他命中注定是一位重案警员,否则会被枯燥无聊的伏案工作文职逼疯掉。
“呜呜呜……”
卡茜蒂委屈地趴在方向盘上大哭起来。
“你怎么了?没事的,只是案子有些棘手……”维克继续骗。
本源龙狐 女夭狐
“我全知道了!爹地!你现在只是个文职警员!根本无权来这办案!”
卡茜蒂含泪对他大吼,“市长说我在帮你欺骗她,打掩护,现在我也被解雇了!”
“解雇了……吗?”
维克不好意思地摸摸光头,“那正好,别在阿拉斯加干了,离芝加哥太远,太不方便,你妈妈和弟弟妹妹都很想你,你该找个离我们近一点的工作。”
“你被解雇了?”
圣马力诺,宋亚也和卡茜蒂联系上,得知了最新消息,“有点麻烦啊……”卡茜蒂那种极端立场,自己可没法再公然英雄救美了,“别哭,只是个工作而已,等我想想办法。噢!”
他将手机丢开,一只手重新抚上前面的米拉粉色假发,另一只手伸向背后,雪琳芬的头发是白金色的……
“阿拉斯加确实太远……”
在去欧洲之前,他打算再帮卡茜蒂一次,悄悄的,但随着和古德曼决裂,现在身边除了老麦克没什么知情人了,“呃,则成啊,你知道最近保守派那边有什么缺吗?安排个朋友去工作,对,只是找个新工作。”
斯隆是自由派那边的,他决定询问新私人律师宋则成。
“噢?什么类型的?稍等……”宋则成询问完具体要求后忙活了一通,“你知道有个新成立的保守派智库组织,叫新米国世纪(PNAC)吗?”他回电。
“那属于新保守主义者的地盘吧?”
宋亚听说过,九十年代CCCP轰然倒塌,驴党执政后,这些从象党前政府失业的大佬和事务官僚们去年抱团取暖操办起来的,切尼、拉姆斯菲尔德、沃尔福威茨、博尔顿等等……主题很直白,就是组织名称的含义,猛烈抨击驴党的外交政策,鼓噪阿肯色大统领过于心慈手软,米国必须始终警惕,睁大眼睛寻找并提前摁死下个世纪的潜在敌人,他们发展了时代周刊共同创办人卢斯提出的‘二十世纪是米国的世纪’这个概念,那么二十一世纪无疑要继续维持强权,也就是新米国世纪,直至千秋万代,“新保守主义掌权太久,那拨人里很多其实只是为了求官,充斥着大量毫无底线的投机主义者。”
“就解决一个资历不深的女孩工作而已,不是吗?”宋则成笑着反问,“他们在招负责日常琐事的多名助理……说起来好听,其实就是什么都干的打杂秘书,工资不高,这个组织背后虽有几位能源、军工业的企业和富豪力挺,但还不好说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资金不是很宽裕。”
“OK,那我让她去面试,那些人会喜欢她的。”
宋亚拿老麦克的手机给卡茜蒂回电,“我帮你搞定切尼的推荐信,放心,别管你那个老爸了,让他忙自己的。”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们似乎把某个人抛之脑后了。”
春田市,彼得弗洛克放下执法部门呈交的报告,审视面前的州长办公室法律顾问,也是他的前私人律师。
“对不起,我也忘了。”黑人律师扫了眼报告上维克被阿拉斯加当地警局拍摄的照片。
“你会处理?”彼得问。
“我会处理的。”
“嗯,干净点,挑个好时机。”
“Yes 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