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风光的小岛,东方之珠。
穿越之紅警抗戰
这里每天发生的新闻,通过一份四开的报纸,新闻瞬间传遍每处角落。
人们买上一份的报纸,在茶楼坐上半天,街坊见面畅谈时事,是何等的愜意。
不过今日茶楼出现让人一幕,茶客争相等着看一张报纸,
網遊之蠻力法師 毒谷劉
平时也有茶客为了省钱,以半价向报贩买报纸,喝完茶看完报之后,原物返还给摊主。
但这几位茶客显然不是,他们不差那么几个钱,都是等着传阅那份天天日报。
特工王妃:禦王有術 孟二姑娘
茶客老张忍不住催促道:“老李,你能看快一点吗,太阳都下山了。”
老李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清了清喉咙,“你们急什么,且让我给你们分析分析。”
他换了个舒服的坐姿,抖抖报纸,“天天换了新版,虽然少了很多碍眼的广告,就不知道质量有没有增加。”
其他几个茶客互相看了眼,无奈地摇摇头,这位老友记的脾气他们最清楚不过了。
果然,老李开始指点江山起来了。
“这个台湾歌星唱的都是情情爱爱的靡靡之音,天天用她做封面,真是一处败笔。”
“你们看这个单仁平执笔的社论,观点独到,直指要害,言之有物,当浮一大白。”
“这部「寻秦记」故事新奇有趣,最主要还是,啧啧…..”
…….
其他人茶客被老李点评的话语,勾起足够的好奇心,想要一窥究竟。
这个老李平时一副刁钻嘴脸,平时都是狗嘴吐不出象牙的那种人。
这天天日报究竟有何独到之处,就让他这么嘴臭的人,还有赞有弹。
但是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整间酒楼就只有一张报纸,徒之奈何。
宝丽多公司的总经理郑冬翰刚回到写字楼坐下,女秘书就急急跑了过来。
他看着她慌失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你怎么好像中了马标,要来交辞职信的样子。”
女秘书缓了一口气,但声音压不住的紧张,“总经理,今日出大事了。”
郑冬汉说着伸手去拍她的肩膀,笑着安慰道:“不要惊慌,有事慢慢说。”
女秘书把报纸递给过去,“今日出版的天天日报,用了整个头版去刊登邓俪君的照片。”
郑冬汉下意识地皱皱眉,不言语,把报纸接过来,摊开认真看起来。
说实在,他第一眼也被这张照片吸引住了,封面女郎确实相当神秘美丽。
他从事唱片行业这么多久,接触过那些歌星的唱片封套多不胜数,对这些美女照片早已免疫。
但是把这么歌星的海报,全版刊登在报纸头版,他是第一次见识了。
邓俪君是宝丽多公司旗下的签约歌星,而卢东杰是天天日报社长,还是环球唱片的老板。
按理说,双方就算不是势不两立,一般也不会公开地为他站台。
更可况卢东杰怎么会给竞争对手做宣传,宝丽多公司的其他人估计也是一头雾水。
除非….
郑冬汉想到了一种可能,他随即拿起桌面的电话,打越洋电话到曰本询问。
女秘书听他用一口国语,和电话那边的人有说有笑的聊了起来。
十分钟后,郑冬翰把电话收线后,脸上笑容消失不见,神情却未见轻松。
他得到邓俪君经理人的确切答复,明言按照合约履行,并没有打算跳槽其他唱片公司。
这张照片是邓俪君小姐主动提供给报社的,这纯属是私人交情的关系,不牵涉其他的。
私人关系?
帶著超神系統吊打全世界
什么时候那个家伙,和那位红歌星有私人关系了,怎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虽然是如此,但是郑冬翰还是不肯这么轻易地相信,他觉得有必要了解其中的缘由了。
邓俪君可是宝丽多公司旗下的王牌歌星,对他们来说就是唱片销量的保证。
郑冬翰看着报纸版头督印人的位置写着卢东杰的名字,暗叹这个家伙真是一刻都不安分。
花千骨2之卿骨天下 白墨晨
人们常说,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你的朋友,反而是你的敌人和对手。
此刻几乎是整个香港报纸的同行都关起门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他们今日都不约而同要去研究竞争对手的报纸,然后根据分析结论,做出应对策略。
对于这个不按常规出牌的传媒新贵,没有谁敢轻视,实在他是天降猛男一个。
全新改版的天天日报,无论从版面设计,还是内容,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简洁、美观、这是大家第一印象,这样简约的排版,远超出同行的标准。
但是如果过分追求美观,就必须要减少预留广告位,如何去取舍是关键。
天天日报这么做,那么注定广告收入会大幅度减少,没有收入,怎么去维持报社的运营资金呢。
这一点,有待日后观察,说不定人家有其他的打算那也不一定。
但是一份报纸,最重要的还是靠内容质量,中看不中用,读者也不会买账。
等这些同行看完整份报纸的几个版面候,有人欢喜有人愁,但至少心中也有底了。
天天日报的经营路线很明显了,他们是打算主打精品内容,不是综合性的报纸。
而天天日报的读者主要集中在知识分子,小资白领,还有年轻人身上。
可以说是风格比较鲜明,而且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政治色彩偏向。
至于这种模式能否在中脱颖而出,在日后的销量上,自然会见分晓。
在九龙塘的公寓里,卢东杰一觉睡到自然醒,懒洋洋地伸了一个腰。
他身上还伏着一个娇俏的大美人,见她巧笑倩兮的样子,真是骨头都酥了一半。
糜雪的声音却没那么好气,“你这个家伙欺负完我,自己转头就睡大觉了。”
她语气虽然责怪,其实是心疼自己的男人,同时心里也有些吃醋的滋味。
糜雪很少能见他睡得像个孩子那样昏沉,说明他这段时间确实非常忙碌。
要不然她今日哪有那么容易让他得逞,在大白天就和他放肆胡来了一回。
卢东杰转过头来凝视他,两张面孔距离才几公分,呼吸近乎可闻。
糜雪觉得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摄力,让她情不自禁地吸近他。
她回过神来,双颊微微飞红,两手叠在心口前,“你要干什么?”
卢东杰伸手按在她肩上,直勾勾看着她,然后唤了一声:“毛妹。”
糜雪脸上变得生气而难为情起来,用力推他一下,“去死,你这个家伙也敢取笑我。”
卢东杰哈哈笑着抱紧她,把脸轻轻埋在她柔软洁白的颈弯里,一丝好闻味道沁人心脾。
半响,糜雪语轻不可闻地说:“你如果不喜欢,那我去美容院把它给处理好了。”
卢东杰俯身去吻她的脸,“不用了,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糜雪温柔地把头靠在他肩膀上,轻轻握住他的手,放在脸上摩挲。
她审美眼光与一般人不同,普通女孩子喜欢把皮肤保养得白嫩光滑。
可是,糜雪喜欢把自己的晒得黑黝黝,而且手臂还有汗毛,没有剃去或者脫去。
有时候拍戏的时候,剧组的人看到她的手臂,忍不住笑她是个「毛妹」。
当然糜雪的心态也好,一点也不以为意,还自认自己是「节瓜」呢。
不过现在自己的男人也是尊重她的习惯,这让她由衷感到满意。
卢东杰双手围住她的腰,糜雪身段圆润,腰身不细,引人生出一点遐思。
冒牌縣官鬥地主 似水微藍
他侧侧头,忽然调笑地说:“毛妹,我现在对你有非分之想了,怎么办。”
天才女相
糜雪伸手轻捏他的面颊,既好气又好笑,“不怕累死你这头蛮牛呀。”
卢东杰朝她眨眨眼,洋洋得意地笑起来,“那就要下田试过才知道了。”
他把糜雪搂得紧紧的,本来就是一对知根知底的亲密爱侣,毋需守礼。
这时,外面风起了,天空中传来隆隆雷声,沙沙的雨点洒下。
房间的窗始终没有关紧,留有一丝间隙,风把纱窗卷得漫天飞舞。
约一小时后雨过天晴,恢复平静。
“去洗手间吗?”
“我先休息一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