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海島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海島大亨
“啊江诚大boss,你怎么了你身体出什么问题了么没大事儿吧“助理 Linda小心翼翼地问到。
狂妃馴邪王
江诚挑了挑眉,说道"我没事儿!
“那你为什么要叫救护车啊" Linda有些不解地问到。
bea)江诚有些着急了,只好对着电话那一端的Lnda喊道:" Linda,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说这么多,你先叫了车以后,马上跟着过来!马上!
貴女謀略
老天爷呀,我正在打排位啊!会不会被举报呀
Linda也只能在心底里哀叹,谁让自己上这么个老板呀,她只好退出了游戏,拔打了12的电话。
医生,您好!我这边有一个病人在盛世华庭的第五栋,麻烦您马上派车去看一下!
Linda打完急救电话以后,又马上換了一身衣服,立马赶去了江诚的别墅。
“李娟,你听得见我说话么”江诚冲着昏倒在地的李娟喊道。
回应江诚的时一片寂静,这时候,萌萌拿来了急救箱,说道“给你,江诚哥哥!你需要什么我给你拿!
“拿听筒给我!“江诚喊道。
萌萌间言,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好的,马上找给你!
江诚接过萌萌递给自己的听筒,他说道:萌萌,拿几把伞把李娟附近挡着,我要把她衣服拉开检查!
女孩子家家的,无论年纪多大,有没有孩子都一定要多加注意自己的形象。如果自己不这么做,怕李娟就算病情有所好转,醒来却发现她自己在昏迷之中被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拉开了她的衣服检查,那李娟的心病或许也会跟着她一辈子吧!
看到萌萌照做以后,江诚才开始动手起来。还好,李娟还有气息!
李娟,你要撑住了!你如果撑住了,我答应你,你老公的事情我会网开一面的,你听见了么“江诚冲着李娟慢慢地说到。
李娟不知道是不是在昏迷中还能听见江诚所说的话语,或者对于梁处长这个老公的安全过于执着,被江诚拉住的手,手指突然像蝶展翅一般动了一动。
江诚看到李娟听到自己的话语以后有反应,不免地有些欣喜,他继续说道:"你不能死,你要是不坚强,孩子要怎么办他オ两岁啊,怎么能没有妈妈呢
江诚不停地给李娟按压这xiong口,做着心脏复苏。直到江诚头上的汗珠”滴答滴答”地滚落到地面,他都没有停歇。
江诚哥哥,休息休息一下吧!你……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萌萌有些小心翼翼地劝说到。
江诚听到萌萌说的话以后,忍不住有些恼怒了,愤愤地说道:“这是条人命,我怎么能放弃怎么可以
我我只是怕你太累了而已,对不起,对不起!你知道的,我没有…没有那种不尊重生命的意思。“萌萌从来没有被江诚这么吼过,忍不住有些被吓到了。
非常大小姐
都是怪自己,就是因为自己太着急了,不然怎么会因为萌萌一句劝慰的话语就大发雷置,而且她也是为了自己好啊!真是。
江诚看到萌萌被吓得有些呆住了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有了些不忍,报了抿唇说道:对不起啊,萌萌。都因为我太着急了オ会这样,我不是有心骂你的。没想到你被吓成这样,不好意思啊,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
嗯,没关系的。江诚哥哥,我理解你!你也是心急李娟的身体才会这样的,你很善良!“萌萌摇了招头,对着江诚软软的说到。
没有等到江诚回话,“嘟郡嘟嘟郕”地报声就想起了,车和救护车一齐到了。
“江先生,请问是您报的么“队员慢慢地问道。江诚向前走了一大步,说道:"没错,就是我!那现在我们可以了解一下情況么“队员追问到。
这个时候,江诚的助理 Linda也从出租车上跑了下来,姗姗来迟。
还没有等 Lindai站住脚跟,江诚就对着队员说道:"
员同志,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说这些,一切你和我助理 Linda小姐说吧,我现在有一些事情,需要马上去医院处理!
終極武魂 錯失
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
队员们看到了江诚所指的李娟倒地的方向,慢慢地说道:“好的,那我们现在留着两个人在这里和您的助
理 Linda/小姐在您的别墅门口采集现场证据,然后我和您亲自一起前去医院看嫌疑人李娟的真实身体状况!
豪門鬥:幸福悄悄到
Linda,你过来一下!“江诚把助理 linda拉到一边。
Linda有些疑惑,问道:"怎么了江诚大boss!
我在之前已经调出了事发的监控录像,都在这个U盘里面。最好不要让队员进家查,因为董然应该休息了,我不想打扰到他,也不希望我自己家里的隐私被人窥员。“江诚把裤子口袋里的蓝色U盘递给了
助理 Linda,给她嘱咐到。
Linda点了点头,回复道:嗯,大boss,这个我明白。
病人的家属呢是谁报的急救中心电话“旁边的救护车上的跟车医生朝着江诚这边喊道。
江诚没有办法和 Lindai说什么再见的话语,听到跟车医生的话,立马跟着跑到了救护车旁边,对着跟车的医生喊道:“是我,是我让人叫的急救中心的急救车
“嗯,好的!病人家属,麻烦你告诉一下病人的病史以及有没有过敏药物,最好再告诉我们一下发病原因!“跟车医生对着江诚询问道。
随后,跟车医生又吩咐急救车内的护士和护工道:你们先去把病人用担架抬到车上,还有,马上用仪器检测病人的生命体征!
江诚顿了顿,回复道:“我这边只知道病人名字叫李娟,无高血压,无低血糖,其余的我不太清楚。
什么你报的急救你不清楚“跟车医生有些不解地看向江诚。
江诚轻轻地抿了抿層,解释道:“我不是病人的家属,只是事发的见证者,在旁边看到病人这样昏倒在地,作为一个人,我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那你怎么知道她的血压还有,是谁门患者做过急教么“跟车医生对着江诚问道。
江诚门了一把正在抬担架的护工们,把李娟抬上了救护车,道:“是我做的!我以前在浙大选修过医科。虽然没有精修,还是才疏学浅,不过一点点急救工作还是会的!血压的高低也是用听诊器听出来的,血糖我看过李娟的脸色以及唇舌颜色,按照我背的医书,患者李娟的血糖是肯定没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