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c7h精彩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八十二章 兩間舊屋,一根旗杆,兩個戰友看書-dpegw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老乡,你是从哪过来的啊?”
被呼啸着的寒风卷着,密集着落着的雪中,那年轻军人领着路,走着,一边同廉歌搭着话。
旁边,那军犬跟着,跑着。
“川蜀省。”
同这军人往前走着,廉歌听着混杂在寒风中的话语声,应着,看着沿途的景象。
“……川蜀省啊,那么远啊……我家以前就在川蜀省上边那个……老乡,你是过来这边工作啊?”
“算是出来走走吧。”
“……这样啊,那老乡你肯定去过不少地方吧,首都老乡你去过吗,以前的时候,我老想着想去首都看升国旗,以前我刚当兵那会儿,我的班长就去看过,老是跟我们讲……讲那升国旗的场面很壮观……弄得我以前那是想去看看……”
军人往前走着,说着,望着远处雪中,眼底带着些憧憬,期待,向往,
“是挺壮观的。”
廉歌听着年轻军人的话语声,同这年轻军人往前走着,看了眼远处,出声应了句。
“……是嘛……”
有些向往地,憧憬着望着远处,年轻军人喃喃了句,
“……都说很壮观,那肯定是很壮观了。”
“……对了,老乡,你怎么跑到了这山上来了,这附近都没什么人家,就是茫茫一片的雪……”
“……今天正好我出来巡逻的时候就遇上了老乡你……虽然现在也用不着我巡逻了,不过我也没什么事情做,就还是喜欢到时候了,就出来转转,就遇上老乡你了……不好意思啊,老乡,我这好久都没看到过人了,止不住地话就有点多,不好意思啊。”
“既然出来走走看看,自然是听不同人说不同的事,老哥你说就行了。”
廉歌走着,听着,再应了声。
年轻军人闻声,再抬起头,望了望远处,
“……那老乡,我跟你讲讲我们这儿吧……这附近都是雪山,隔着很远很远都没有人烟,放眼望过去,就全是白茫茫的一片,别得什么都没有,不过头回看到,应该也挺壮观的,我刚来那会儿,看到了也觉得很壮观……”
寒风中,混杂着年轻军人的话语声,
廉歌静静听着,也没多说什么,同着这年轻军人往前走着。
……
“……老乡,就快到了,前面就到地方了。”
再往前走了阵,年轻军人朝着前侧看着,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同这年轻军人继续往前走着,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那处。
昏黑的雪夜下,远处出现点同别处不一样的光亮,
光亮处就是那年轻军人说得地方。
收回目光,廉歌也没多说什么,同着年轻军人,接着往前走着。
……
“……就是这儿了。”
沿着覆着厚厚积雪的个山坡,走到个山坡顶上。
山坡顶上同样覆盖着积雪,有块相对平整的地方,勉强算是个没有围墙的院子。
院子后,是两间紧挨着,有些老旧的平房。
对着院子这侧墙面上,墙角往上,院子里的积雪已经掩盖到墙体三分之一的位置,
露出来的些,墙面的墙灰已经有些斑驳,斑驳的墙灰上,还涂着,用红漆刷着一行标语,
“……服从命令,严守纪律……不怕牺牲,忠于职守……”
漆色已经有些褪去,显得有些斑驳,但依旧烙印在墙上。
两间屋子前,院子里,还立着跟旗杆,勉强算升旗台,旗杆上,红色的国旗,依旧在昏黑的夜空中,雪中,随着阵阵寒风,飘荡着。
走到了院子里,旗杆旁,年轻军人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看了眼这院子边的两间屋子,再看了眼身侧飘荡着的国旗,停顿了下目光,廉歌转回了视线,也没说什么。
妖王太贪吃:饶了我吧
“……这边这间是做饭的屋,这边就是住得屋……雪下得有点大,积了点雪……”
年轻军人说着话,再领着路,走到了其中间屋子门跟前,
费劲着,拨动着门前积着的雪,年轻军人将屋门拉开了些,
“……老乡,先进屋吧,进屋避避雪。”
年轻军人再转过头,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谢谢了。”
再看了眼旁边那飘荡着的国旗,廉歌转过视线,道了声谢,跟着年轻军人走进了这屋里。
“……不用谢,不用谢……屋里可能有些灰,老乡你先坐一下吧。”
年轻军人先进了屋,再让到了一边,那条军犬跟着,也窜了进去,
等廉歌再走进屋里,年轻军人费力着,再将那屋门,重新合了起来,将雪挡在了屋外。
廉歌走进屋里,看了眼那年轻军人和那军犬,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这屋里。
“……老乡,山上没电,也没灯,有些黑,老乡你将就下。”
年轻军人关上门,重新走了过来,对着廉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闻声,廉歌看了眼年轻军人,微微摇了摇头,再转过了目光,看着这屋里,
屋里,没有灯,显得有些昏黑,
只是天眼之下,别其他地方都要亮堂些。
屋里的陈设很简单,靠着两侧墙边,各摆着张床,
一张床上铺着床铺,叠着豆腐块,剩下那张床铺则是空着,只是用层棕垫。
两张床中间,摆着张桌子,桌子旁摆着两张凳子,
桌子过去,靠近着里侧墙边,那有床铺床的床尾,还铺着些厚实的棉被,似乎是那军犬睡得地方。
只是,两张床上,那地上的被褥上,桌上,凳子上,地上,都积蓄着层厚厚的灰。
“……以前的时候还能点点蜡烛……现在蜡烛……就只能将就了下了,不好意思啊,老乡……”
“……老乡,你先坐一下吧。”
年轻军人有些不好意思着,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谢谢了。”
收回目光,廉歌道了声谢,伸手在那凳子上掸了掸,凳子上的灰尘紧随着滑落在地上,坐了下来。
“……老哥是一个人一直在这儿?”
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这年轻军人,出声说了句。
闻声,年轻军人浑身动作先是顿了下,紧跟着再笑着,出声应着,
“……以前的时候,还有个战友跟着我一块……后来他先下山去了,我就在这儿先值守着……也不算就我一个人吧,还有个战友呢,”
说着话,年轻军人低下了头,望了望就蹲在他脚边的那军犬,笑着,
“……我们两一块,在这儿。”
说着话,年轻军人再抬起头,侧过身,望了望屋外,
“……今天这雪啊,还真是大啊。”
“……对了,小伙子,”
年轻军人说着话,再转过了头,看向了廉歌,先是犹豫了下,紧接着还是说道,
“……小伙子,你不是普通人吧。”
“……普通人,也不能看到我。”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笑着,年轻军人对着廉歌说道。
闻声,廉歌看了眼这年轻军人,和那军犬,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屋外。
屋外,依旧大雪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