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ydl優秀玄幻小說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線上看-第248章 九個回合熱推-6sq9w

民國風雲人物演義
小說推薦民國風雲人物演義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黎元洪虽然没什么实力 ,但他的社会影响力袁世凯心知肚明,所以,黎是不是接受“武义亲王”的封号,至关重要。
袁做事也真执着,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黎元洪也不示弱,两个人针尖对麦芒,耗上了,你来我往,竟较量了九个回合。
第一回合:袁世凯下了册封令后,即命文武百官到东厂黎宅来祝贺。是日,黎宅门前挤满了来贺喜之人,有更多的人来看热闹。
来人由国务卿领衔,黎元洪身穿便衣迎了出来。大概是为了制造影响,这些祝贺的人并不进屋。
国务卿代大家致完贺词后,黎元洪大声的说:“袁大总统的心意,在下心领了,但鄙人决不敢领受。盖大总统以鄙人有武昌首义之勋,故优于褒封。然辛亥起义,乃全国人公意,及无数革命志士流血奋斗,与大总统主持而成。我个人不过滥竽其间,因人成事,绝无功绩可言,断不敢冒领崇封,致生无以对国民,死无以对先烈。各位致賀,实愧不敢当。”
说完,即入室内,不在理会这些官员。
来的这些官员,至少有很大部分,并非真正从心里赞成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只是不敢表示而已,见黎元洪如此大意凛然,不由得在心里肃然起敬。就是死心塌地跟袁世凯的人,在这个场合,也只能是自讨无趣。官员们默然而去,看热闹的人问明缘由后,也都对黎元洪竖大拇指。
搞了这么大的排场,结果适得其反。
第二回合,袁世凯做得十分自然,派人带京城最出名的成衣匠,来给黎元洪量衣服的尺寸,是量身定做“亲王制服”。黎元洪一点可钻的孔子都不给,当即坚决拒绝。
言道:“我非亲王,也永不作任何王朝的亲王,何须亲王制服?”
随后命秘书翟瀛草拟一封辞去王位的呈文:“武昌首义,全国成风,志士暴骨,兆民涂脑,尽天下命,缔造共和。元洪一人,受此王位,内无以对先烈,上无以誓神明,愿为编民,终此余生。”
第三回合:十二月二十三日,袁世凯又重颁策令,派礼官及九门提督、步军统领江朝宗到东厂胡同黎宅宣封,同样遭黎元洪拒绝。
刘成禺在其《洪宪纪事诗本事簿注》中记下了当时的场景:“朝宗奉诏前往东厂胡同,当堂三跪九叩首,长跪不起,双手奉诏大呼:‘请王爷受封!’……元洪深居不出,朝宗也跪地长呼不起。对抗多时,元洪大怒,由旁屋疾步而出,戟手勒袖,指朝宗面大骂曰:‘江朝宗!你哪里这样不要脸?快快滚出去!’朝宗仍挺身直跪,双手奉诏,大呼请王爷受封不止。
“元洪怒呼左右:‘赶快把江朝宗拖出去,否则连你们一起打出!’于是,元洪左右劝者、扶者、慰者、挤者,一拥而江朝宗出东厂胡同堂门矣。”
第四回合:两次册封都没能得逞,袁世凯并不气馁,索性来来个生米做成熟饭。政事堂发给黎元洪的公文,都用大字注明,“武义亲王亲启”几个字。
第一份,黎元洪秘书室的收发人员一看是给黎元洪的,就收下了。待交给黎元洪后,黎元洪注意到了封面上的字,马上派人把公文退回,又严嘱收发人员凡有武义亲王字样的东西,一律拒收。
第五回合,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袁世凯打发自己的次子,黎元洪的忘年交袁克文,给黎元洪送一镶金的“武义亲王”的字匾,送到黎府。
黎元洪一看匾上的字,不由分说的把袁克文训斥了一顿。袁克文本不情愿来,但惧于父亲,不得不来。知道不会有好结果,满脸通红地走了。
第六回合:年末,亲家之间总要有礼物往来。袁世凯送黎元洪所有的礼,都写上“武义亲王”收的字样,黎元洪见了后,不管什么礼物,都如数退回。袁世凯没办法,只好把”武义亲王”几个字拿掉,黎元洪才收下。
第七回合、袁世凯还真肯下功夫,花银钱,命内务府勘察地点,准备修建武义王府。派人征询黎元洪意见,黎元洪根本不予理会。
第八回合、袁世凯专门发布命令,有五种人可以不在他面前称臣,其中就包括民国元勋黎元洪。別人都上表感谢,黎元洪照样理都不理。
第九回合、袁世凯派亲信梁士诒登门劝说,黎元洪先是避而不见,而后推脱不过,无法不露面。
没等梁士诒说完,就愤怒起身,对着一房柱说:“若你等再逼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吓得梁士诒赶紧离开。
为了维护大局,给百姓一个和平安定的生活,黎元洪在很多方面,都做了违心之事。有时袁世凯希望他出面做什么事,尽管他不情愿,也还是满足袁世凯的要求,可以说,差不多是有求必应。所谓,无关大局的事好商量,可做可不做的事可以去做。但是,大事,原则问题是不能含糊的。
如我们前面所说,人是有底线的,无论如何,底线是不能突破的。譬如现在,维护共和,就是黎元洪的底线。
袁世凯终于看清了,老实厚道黎元洪,也有特别倔强的一面,并非是可以任他摆布之人。袁世凯很庆幸,自己适时地把黎元洪从湖北弄出,放到身边,还是好控制些。
或许,一直以来,袁世凯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黎元洪身上,却“大意失荆州”而忽略了另一个人,这个人便是蔡鄂。
一九一五年九月底的一天,蔡鄂专程来东厂胡同拜访黎元洪。他已经被袁世凯软禁在京将近二年,平日里很少与人来往,走动多一点的便是黎元洪。
这个时候,袁世凯的称帝,已经是和尚头上的虱子。蔡鄂这次来,看来是想知道,黎元洪对袁世凯称帝的真实态度。
两个人已心心相印、无话不说,即使对别人,黎元洪也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因为所处的环境,蔡鄂还是很谨慎的,他的名字,还出现在积极劝进的名单中。
得知了黎元洪的所想,蔡鄂也说了实话:“袁氏已经利令智昏、自绝于国民,要想捍卫共和,起兵讨伐是唯一地选择。”
黎元洪完全赞同,担心蔡鄂困在此处,是有心而无力。
蔡鄂神秘地说:“请黎公拭目以待,我出京四十天后,定有佳音传来。”
看到蔡鄂胸有成竹,黎元洪很为他高兴,连说:“我相信,我相信,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经过了一番准备和策划,蔡鄂十一月十一日离开北京。先到天津,由天津走水路坐船到日本,十二月二十日,再由日本辗转秘密回到昆明。
很快組建起“讨袁护国军”,十二月二十五日,宣布云南独立,打碎了袁世凯的称帝梦,敲响了袁家王朝的丧钟。
黎元洪算了一下,从蔡鄂十一月十一日离京,到云南起事,果然四十多天,不由得赞叹:“松坡,不愧为当代豪杰!”
蔡鄂出逃,对袁世凯振动和打击极大,他由此而更加强了对黎元洪的防范。
江朝宗密令东厂胡同的卫队长:“万一京师临时有不测风云突发,汝辈务须极力保护黎公……无论如何不可使之出东厂胡同之外。”
蔡鄂在云南振臂一呼,全国各地纷纷相应。原国民党人,本就是坚定的反袁派。二次革命,曾饱受争议,现在大家看明白了,国民党这是有先见之明。而立宪派和很多曾不遗余力支持袁世凯的人们,也终于看清了袁世凯的狼子野心,而纷纷汇聚在护国军的大旗下。
以梁启超为领袖的,一直和国民党对立的进步党,为了保卫共和,也坚定的和自己曾经的政敌站到了一起。
醉玲珑
梁启超还发表了《异哉所谓国体问提者》,重重的鞭挞了袁世凯的丧心病狂和狼子野心。
护国军从实力上并不强于“二次革命”的国民党的军队,但确取得了节节胜利。原来是北洋军“出工不出力。”
最让袁世凯胆寒的是内部的众叛亲离,段祺瑞和冯国璋就不消说了,最后连他最信任的人也和他划清界限,比如“二陈汤”。
袁断气时,除了接受顾命的四位大臣外,其他在北京的袁系要人虽都闻讯赶至,却未参加讨论继承人会议。
金匮石屋名单揭晓后,四位顾命大臣就讨论继承人问题,一致请徐世昌表示意见。
徐东海是著名的水晶狐狸,他说:“现在南方独立,收拾时局是一件极其艰难的工作,依我的愚见,根据《约法》,应推副总统继任。”
他和袁临终前口气一样,没有划分《约法》的新旧,然而这不是他神志不清,而是他高明之处。
金匮石屋的第一名是黎元洪,根据新《约法》,黎也是第一名;如果依照旧《约法》,副总统升补总统也是黎,所以《约法》不论新旧,黎都有资格继承总统,这是法理方面。
至于形势上,袁死前一团槽的局面,袁死后如何善其后呢?拥黎来过渡,护国军方面会同意的,也避免使北洋派居于炉火之上。
黎有声望却没有实力,又是北洋派的政治俘虏,利用他为北洋派服务,对北洋派来说,是个最好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