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4nz6火熱言情小說 逢春討論-第267章 棄子-rofe7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死了?”对上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牢头猛往后退。
男子快步走进来:“出事了?”
看到男子走进牢室,牢头从震惊中回神。
在这种地方当差什么惨事都见过,死个把人太寻常了。
“人死了,您赶紧走吧。”牢头脸色不大好看,“我要赶紧报给大人了。”
男子没有动:“昨日来还好好的,怎么会死了?”
他说着蹲下来,仔细检查情况。
牢头伸手拉人:“别看了,再不走等别人发现你可有大麻烦!”
更重要的是他袖里藏的银子就保不住了。
“这就走。”男子嘴上应付着,把静纯的头翻转,看到脖颈另一侧一根只露出小半截的钢针。
男子盯着那里目不转睛,牢头也留意到了。
“啊,这小尼姑是被人害死的!”发现这一点,牢头催得更急了,“快走快走,不然等会儿只能吃不了兜着走。”
男子直起身来,顺手把一块碎银塞入牢头手中。
牢头一愣,这次没把银子直接收起:“您什么意思?”
“老哥别紧张,我就是想问问今日在我之前,是否还有别人来看过静心师父?”
一听是问这个,牢头紧绷的身体下意识松弛,不假思索道:“没有,没有。”
不是谁出手都这么大方的,他是那么好收买的人吗?
“老哥再想想,没有记错?”
“这里是大牢,又不是茶馆,有没有人来我还能记不住?”
在牢头连连催促下,男子快步离开。
牢头四下看看,藏好银子后这才一边跑一边喊:“不好了,地字三号房的犯人死了!”
男子很快回到顺天府衙对面的茶楼,向陆玄禀报情况。
“公子,静心死了。”
陆玄早有预感,闻言面色没有多少变化,问道:“怎么死的?说说具体情况。”
“右侧脖颈处有一根针,看起来应该淬了毒……”男子把进入牢房后的情况仔细说了,“小的问过牢头,牢头说今日没有别人去过。”
陆玄微微点头:“你先下去吧。”
等男子退出去,冯橙用力捏着茶杯开口:“陆玄,顺天府衙是不是有梅花庵的人?”
“可能是梅花庵的人,也可能是吴王的人,总之梅花庵不简单,暗中或许还有势力。”陆玄伸出手来,“走吧,我们也去旁听一下。”
冯橙把茶杯放下,满脑子想着静心的死没留意到陆玄伸过来的手,抬脚向门口走去。
陆玄默默收回手跟上去。
“静心一死,庵主又跑了,慈宁师太若是抵死不认,就太便宜吴王了。”冯橙一想那对恶心的母子得不到应有惩罚就心塞。
陆玄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宽慰道:“一口吃不成胖子,吴王风头能压过太子,哪是那么好解决的。何况事关皇家,就算有确凿证据也不可能公之于众,而对世人来说有没有证据有什么打紧呢?”
靠满天飞的流言揣测,足以令吴王名声一落千丈。
陆玄是个务实的人,一开始谋划这一切,对结果的预期便是如此。
能得到确凿证据令吴王无法翻身当然更好,若是不能也不亏。
冯橙睨他一眼:“你心态倒是好。”
陆玄笑笑:“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着吧。”
关键证人死了,他也憋屈愤怒,可在心上人面前表露这些情绪,不过是让两个人更郁闷罢了。
顺天府衙外已经挤满了人,哪怕夕阳西下,也无法阻止人们看热闹的热情。
超級古樹分身 酒煮時光
陆玄拉着冯橙往里面挤,被挤到的人不乐意,一路没少挨骂。
爹地5塊錢,放開我媽咪! 趙遙
总算挤到能看见顺天府尹审案的地方站定,冯橙看向陆玄的目光满是佩服:“陆玄,你太厉害了。”
是怎么做到一路挨骂面不改色的?
陆玄唇角微扬。
冯橙还挺容易满足的,也没有因为静心死了怪他没安排周全。
少年心头一暖,看向少女的眼神越发温柔。
混元传奇
冯橙拉了他一下:“快看审案吧。”
甜心小後媽 子月
这时审案正陷入僵局。
慈宁师太对庵中取年轻尼僧鲜血做药一事闭口不言,而顺天府尹并不想逼得太紧。
他甚至怕慈宁师太一张口说出石破天惊的话来,让他兜不住。
一个不想说,一个不想问,直到一名衙役努力从人群中挤进来,禀报道:“大人,梅花庵庵主逃了。”
賞金之陰陽師 葫蘆包
“没找到人?”顺天府尹皱眉,心里却悄悄松口气。
没把人带回来反而好办些,这种有可能关系到皇家的案子最好快刀斩乱麻,不能深查。
慈宁师太却愣了:“庵主不在?”
这是审案陷入僵局后她首次开口。
顺天府尹看向慈宁师太:“你知道庵主去哪了吗?”
慈宁师太面色变得极为难看:“贫尼不知。”
顺天府尹一拍惊堂木,喝道:“不得包庇,知道什么速速招来!”
慈宁师太垂着眼快速转动手上佛珠,心中已是一团乱麻。
庵主命她杀静纯灭口,让她出面应付官府来人,结果自己逃了?
那她呢?
这一刻,不停捻着佛珠的慈宁师太突然感受到了静心被官差带走时的心情。
“贫尼真的不知。”
“那你说说,为何要杀静纯?”顺天府尹指着堂下的小尼僧问。
慈宁师太深深看了静纯一眼。
静纯如受惊的兔子,连连后退。
后面是手持水火棍的衙役,用棍子敲击地面警告。
静纯慌乱回头,不敢乱动了。
霸爱惹火小蛮妻
被带来大堂问话的静尘投去关心的目光:“静纯师妹,别怕。”
“说话!”顺天府尹不愿拖延太久,一拍惊堂木。
慈宁师太看看静尘,再看看静纯,心中转过无数念头,咬牙道:“是庵主……庵主吩咐贫尼这么做的。”
薛刚反唐
既然庵主把她当弃子,那她就不必硬扛着了。
“哦,庵主为何这么做?”
慈宁师太垂着眼,一字一顿道:“庵主常年服用一种加有少女鲜血的药,怕静纯的事被人知道,所以杀静纯灭口。”
“这么说,你们用邪门歪道炼药就是因为庵主?”
慈宁师太点头:“是。”
千金小姐纏上我 曾家小七
廢材逆襲:腹黑爹爹特工娘
静纯没有死,割肉放血亦没伤人命,按大魏律法她顶多是牢狱之灾,若把吴王供出来才会万劫不复,一切推到庵主身上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