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p9d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馬林之詩 半步煉獄-第六百十二節:春來(三)閲讀-2df0a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人有权力追逐欲望,就像梦想有资格被揣在怀中。
翻开导师日记的第一页,安娜看到了这一行字。
与她翻找到的最晚的一本日记上的完全不同,这个时期的导师,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与乐观。
每翻一页,导师的喜悦与期待肉眼可见,他的第一批学徒正在成长,他像是一个农夫,在期待着收获,他不知道他会面对什么,更不知道他的第一次实验,就差一点让他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百鬼客棧 雲州(書坊)
阴村
班花的贴身高手 鹏成万里
命运女神真的是一个残酷的神明。
安娜翻看着日记,直到最后几页,安娜看到了日记页上的血迹,看到了红色的字体,看到了导师的绝望,更看到了那一句话。
血肉苦弱,我没有力量,连一只狼都打不过,当我的学徒们堕落的时候,我连拯救他们的灵魂都办不到……我要怎么做,才能拯救这个世界。
异界的武神
这个世界,何时才能被救赎,我有答案吗。
在最后的句号旁,有血与泪的混合之物依稀存在,安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日记交给莲娜,站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这里是避难所的最深层,也是导师当年的第一个家。
这处避难所的头顶有一些偌大的城镇,但是东部王国的人最终还是忘了这一切,忘了这曾经是他们的真正故乡之一。
“日记里最后提到了哥本哈根的北方一个叫格里布斯考的地方,我们的导师认为东部王国的人太过软弱,他要去北方,见识一下大家说的钢铁的北方男儿。”安娜看着打开了日记本的莲娜说道。
“那他还不如说来我们的永夜岛,见见我们精灵呢。”莲娜说道,同时她注意到了床上的小幽灵法葡塔,它像是一个人类一样沉睡着,抱着一只缝缝补补的娃娃:“这个娃娃,像是导师做的。”
“是啊,看针线的走位就知道了,可怜的孩子。”安娜看着这个小幽灵。
这是导师第一次接触灵体,他说,这个孩子是被她的村人做为村民献祭的……听起来非常可笑,大毁灭时代之前,古代人类建立了星环,他们摆脱了重力的束缚,在大气层外的宇宙生活,宇航船团在月球殖民地与小行星矿产带之间来回穿梭。
但是大毁灭之后的第八个千年,愚昧与无知再一次降临在这片土地,导师在法葡塔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她,这个孩子,是有着一定神圣天赋的孩子,但是天赋并不一定是晋升的阶梯,有时候也会成为邪神的食粮……邪神以需要活人为祭品来拯救镇子为名,点名要镇子为他献祭法葡塔,导师为了救这个孩子,付出了他口袋里的最后一袋金币,但还是被那个邪神的祭司欺骗。
他看着这个孩子被献祭给了邪神,但他没有被击垮,而是想尽办法为法葡塔复仇,直到他碰到了东部王国当时的国王,那个国王在召集传奇猎杀了那个司祭与弱小邪神之后,因为导师的努力而接见了他,他说,你没有力量,连一个孩子都拯救不了,何以拯救这个世界。
导师回答说,知识也是力量,他有知识,他可以教导出拥有足够强大力量的孩子,然后让孩子们来拯救世界。
仕途三十年 温岭闲人
于是,这个学院其实也是当初的那位国王建立的,在那个时代,东部王国曾经是高端战力最多的王国,直到那一场叛乱。
而法葡塔的幽魂本来应该被净化,但是它还认得导师,在导师的哀求下,法葡塔的幽魂被放过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变成了一个犹如地缚灵一样的存在,她只能在这一区域生活。
“我们走吧。”最终,安娜选择了离开:“去哥本哈根。”
离开避难所,当那巨大的铁门在她们身后关闭时,老活尸昆塔扭头看向了她们。
“走吧,这避难所很快就要因为能源的缺失而停运了……我的使命也快完成了,但我在这里等你们,等着你们来处决我的。”
“……昆塔,你知道吗,我们的导师,有一个……也许是唯一一个孩子。”安娜看着这位说道。
她看到了这个活尸眼中的闪光,看到了它脸上扭曲着的笑容,但很快的,光不见了,笑容消失了,他看着安娜面露疑惑:“导师说过,他不会生下子嗣,因为如果他或他的子嗣被混沌邪神所俘获,他也许可以选择自杀,但是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也许会成为他所在的世界的一个坐标,混沌会趁虚而入。”
“是一个男孩,与一个巨人女孩所生,他……天生神力,有着极高的术式天赋,还会灵能。”莲娜补充道:“您知道有关于这样的孩子的一切情报吗,比如说我们的导师有没有当着你的面说过这一切。”
“没有,我们的导师……至少在这里的时候,他没有说过,那个时期的女性学徒中有不少女孩都对他心生爱意,但他从来没有回应过谁,有好几个女孩,最终就是因为扭曲的爱而堕落,所以,为什么要提到这个孩子,你们有什么企图。”
活尸昆塔的视线渐渐变得冰冷,在他转而愤怒之前,安娜为他解了疑惑:“他叫马林,是比我们姐妹还要强大的孩子,传奇的法师与灵能者,我们会告诉他关于你的存在,如果他愿意来送别您,想来,您会满足吧。”
这个活尸迟疑了一下,似乎是在确认两人的表情,最终,他咧开了嘴,点了点头。
“你们没有说谎,好,我会等着这个孩子,等着他来送别我,告诉他我的身份,告诉他不要犹豫,当然,如果他不来,我也不会怪你,毕竟导师说过,不要强迫别人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
“我会转告您的存在,现在,我们要走了。”安娜这么说道。
这一次,这个活尸正坐在了地上,他微微点头:“没有问题,你们去吧,就像是我刚刚说的那样,如果你们的发现能够救下这个世界,那就去吧。”
………………
走出这个废弃的城镇,莲娜扭头看了一眼那座半塌的建筑,感叹着时间对于这个世界的变幻:“安娜,这个世界,真的可以被拯救吗。”
萌宝来袭:极品爹爹腹黑娘
“一定可以的,哪怕导师做不到,我们也要尽自己的全力去做,莲娜,记住我们在旅行中见过的那些大毁灭时代的古人留下的那些记忆,在那样的恐怖中他们也没有放弃,我们这些人有什么资格放弃。”
安娜说完,伸出手拥抱了自己的姐妹,莲娜的脸上满是悲伤,她与她的姐妹相拥:“走的地方越多,我越畏惧,安娜,我们见到那么多的毁灭,见到那么多的无助,八个千年,我们这样的精灵,在古代人的眼中只不过是会走路的玩具,但是如今呢,我们有了人的身份,与古人的后裔共享这个走向末日的世界,我们站在同一条战壕中,但是……当这一切滑向深渊的时候,我们真的能有救赎吗,我们真的可以从那些混沌的手中,救下我们脚下的这颗行星吗,能救下孩子们,能救下这世间挣扎求生的芸芸众生吗,我们会是英雄吗,我们会是高举文明之火的传火者吗,我们……会胜利吗。”
“会的,莲娜。”看着自己姐妹脸上的泪水,安娜抚摸着她的头顶:“相信我,还记得导师在日记写的那些吗,卡特堡地底的最终机关,真要到了那一天,如果我们真的失败了,我们哪怕改造自己,将自己的欲望完全剔除,以机器的躯壳与无魂的电子器官改造自己,以数据与逻辑编辑自己的意志,以毁灭混沌为已任,以拯救这个多元的宇宙为前提,我们就算是死,也要成为战士,相信我,莲娜,我们,还有我们这一代人,还有我们的后代……都会投身其中的,那怕将自己囚禁在金属打造的躯壳中,那怕像另一个世界的马林那样,我们绝不屈服,看着我,莲娜,不要屈服,畏惧是心灵的毒药,鼓起勇气,赶走你心中的畏惧,我的莲娜,是勇敢的莲娜,是永远站在我面前的莲娜。”
莲娜终于开心地笑了起来,她额头的角不见了,安娜的这位姐妹伸出手拥抱住了她。
“你说的对,我们不能屈服,连导师这样弱小的外域人,只能以知识武装自己的他都不曾畏惧过,我们又怎么能够畏惧,我们又怎么可以屈服,莲娜,我的姐妹,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的姐妹,我们是自由的生命,生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的下一代能够有机会不再面对混沌的威胁,这是我们脚下这个行星上的所有住民唯一的使命,所以,莲娜,我们走。”安娜鼓舞着莲娜,同时有传送通道在她的身后开启:“走,我们去哥本哈根,让我们追随导师的足迹……安娜,让我们找到一切的真相,让我们看看,我们的马林……是不是真的应运而生。”
看着安娜脸上的笑容,莲娜也笑了起来:“你可真的不是一个好母亲,为了一点点的可能性,竟然选择让法耶嫁给马林。”
“我的女儿爱着他,爱得不得了,我只是在成人之美,我只是让我的女儿得偿所愿,所以,莲娜,我们走吧。”安娜牵住了莲娜的手。
“嗯……我们走,让我们去找到导师所说的那一切的真相,看看我们的马林,还可以做到那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