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eli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修羅戰婿》-第三百三十五章 趕盡殺絕讀書-1hdeb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叶天纵的话。
再次震惊孙玉环。
她神情呆滞。
看了一眼任雨柔,自信满满。
张春琴则是欲言又止,很显然畏惧自己,但是因为有叶天纵出来撑腰,她居然默认。
再者。
四周的围观客人,都很期待。
这个张春琴,到底有什么秘密被隐藏着。
所以,一个劲儿的催促,让她说。
孙玉环当然不会心疼张春琴,就她的那些丑事,一旦曝光,必定万劫不复。
可是。
按照计划来看,自己要夺得这个美妆集团的运营权,有利于其他的业务同时展开。
相比起曾经的恩怨,她肯定更加看重利益。
不过。
如今看来,计划有变。
既然得不到它,那就只能够毁了它!
“行,那我说。”
“张春琴,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懂得把握。”
孙玉环面色阴冷了起来。
万众瞩目。
众多宾客,期待万分。
林殊荣、任雨柔等人,则是面色忐忑。
而身为当事人的张春琴,更是将嗓子提到了喉咙口,有心想要阻止。
但是,看着叶天纵一本正经的模样,难道,他真的能够力挽狂澜?
下意识的瞥向身后的位置。
发现,任东国已经在和珠儿低声议论,虽然不知道在谈论什么,但是很显然,这珠儿的什么狙击手,一时半会儿应该是出不来了。
换句话说。
自己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
任由宰割。
不过,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够静观其变。
“这个张春琴,早年是个坐台小姐,当然,你们也知道我的底细。不过,我和各位交往,那都是实打实的交底,不像她这样,各种欺瞒。除此之外,我这手里,有她早年当坐台小姐的时候,各种陪客人喝酒,声色犬马的生活,你们说,这种人,配和我们合作吗?让这种人经营我们的店铺,咱们心里,能够承受得了吗?”
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听闻的张春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面红耳赤,默默的低着头,难以想象她会受到怎样的吐槽。
倒是任雨柔。
自始至终,都在看着叶天纵,只要他有信心,自己就不会自乱阵脚。
而他此刻的表现,也的确无可厚非。
一直在告诫自己,在等等,或许,还有奇迹发生。
“坐台小姐?那这意思是,曾经和孙老板您是同行?”
“太过分了!我们之前打交道,您是直言不讳的,而她,却瞒着我们。而且,对外宣扬的是什么高学历的人才,我们也是考虑到这个因素,才答应给他们总店供货,可是如果真的是如您所讲的话,那这不是在欺骗我们吗?这种人,人品本身就有问题!”
“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
果然。
风起云涌。
本来对张春琴颇感兴趣的众位客人,顿时就对张春琴产生了浓烈的厌恶感。
声声质问,感觉受到了莫大的欺骗。
与此同时。
连坐。
不仅仅是张春琴,只要和她有关的人,任雨柔,叶天纵,包括任东国,都成为了他们口诛笔伐的对象。
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
而这样的效果,正是孙玉环喜闻乐见的。
她看向叶天纵等人,心中冷笑,给你们机会不要,非要撕破脸。
既然无法直接顺利得到,那等到你们关门大吉之后再拿来,也没有多大的问题。
而且。
为了增加她话语的真实性,她还主动拿出手机,挨个的看。
的确,有当年拍摄到的照片,甚至是视频证据。
证据确凿!
张春琴彻底心死。
本以为这叶天纵会有什么妙计,但是现在看来,除了任由别人摆布之外,别无其他。
而,现在随着证据全都拿出来,其他的宾客们,更是义愤填膺,已经从一开始的口诛笔伐,成为了纷纷要离开。而且,还打算将即将入驻到总店的柜台,全部撤销。
甚至是,需要发起全民抵制的策略,让这美妆总店,没有开张,就已经关门大吉。
气氛顿时闹得火热,不可开交。
“天纵,你不是有计划吗?”
“现在怎么办?”
“这些宾客,都要闹着离开,而且,还要撤销柜台,如果没有了他们的支持,那我们美妆总店,名存实亡啊。”
任雨柔着急的询问。
而张春琴则是冷哼,捶胸顿足的说道:“算了,我就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看来我张春琴,这辈子注定了没有办法整理自己的事业,本来以为,可以安然无恙,可是现在突然碰见个孙玉环出来,哎,我上辈子到底是遭了什么孽啊,居然碰见这种事情……”
任凭任雨柔如何劝阻,她根本理都不理。
同时,难以忍受周围那些宾客们的冷嘲热讽,她觉得连道歉都没有任何意义,就打算转身走人。
至于这所谓的美妆总店开业,此刻在她心中,那就成为了无稽之谈。等回头联系了顾女士之后,她打算卸甲归田,以后好好的运营美容院即可,以后自己再也不想其他的事情,没有那个本事。
老公虽然痊愈,但到头来,也只是窝囊废。
女儿虽然有一定的能力,可是火锅店才刚刚开业,未来如何,她也不清楚。
至于这个叶天纵。
他不是傻子,自己才是傻子。
居然会去相信他,哎。
女儿是临城之花,没有找到个乘龙快婿,居然整了这么一个人回来,真是作孽,作孽啊。
“别着急,老婆。”
“我心里有数。”
叶天纵安抚。
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十五分钟,还有五分钟的时间。
直升机快,而且,顾女士做事情,他很放心。
自己现在,只需要拖延时间即可。
想到这里,他往前一步,看着洋洋得意的孙玉环,笑道:“孙老板,你这么做,无非是希望可以得到美妆总店,刚刚让你说,其实我们已经撕破脸了。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主动赔礼道歉,可能不会让你下场会太惨,否则的话,身败名裂,那都是轻巧的,很有可能,会牢底坐穿,也就是说,这些年,你辛苦积攒下来的的东西,全部都会付诸于东流!”
叶天纵越说越亢奋。
声音也是跟着增加,这听在众人的耳中,感觉云里雾里,弄不明白。
“哈哈哈!”
而听到叶天纵的话,孙玉环则是忍不住大笑,看着叶天纵,感觉像是一个傻子一样无知,说道:“事已至此,我也不想,但这是你们逼我的。没关系,现在得不到这个美妆集团,我回头还可以得到。但是你妈,还有你们夫妻俩,以后都会是成为别人的笑柄。没有诚意可言,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再在临城市站稳脚跟的。我也不怕告诉你们,除了这美妆总店,就连你们的火锅店,也都会跟着遭殃!”
“说得好!”
“孙总这话,也的确是我们想说的。”
“别说是你们一个小小的美妆店没办法开下去,就连你们的火锅店,甚至是包括以后你们开设的任何店铺,都会遭到我们的抵制,只要有我们在,你们就别想有任何的立足之地!”
“孙总,现在还是我们的商会会长,而会长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意思!”
其他的宾客们,全都义正严词的说出来。
听到这里。
任雨柔面色更加焦急,张春琴甚至差点直接摔倒在地。
倒是叶天纵,深吸了口凉气。
不是畏惧,而是有额外的收获。
难怪,这些宾客虽然跟孙玉环有合作,但是也不至于到马首是瞻的地步。
不过,现在听起来,原来都是因为这孙玉环,是临城市的商会会长。
对于这个职位,叶天纵一直都铭记在心。
最主要的是,要给老丈人一个名分。
如果能够当上临城市的商会会长,那么对于以后接管任氏集团,会有很大的帮助。
“原来是这样。”
“不过,孙总,难道你不知道你手里面,有好些事情,都掌握在我手里吗?”
“你以为,有别人的丑事,可以为所欲为,那你的丑事,我们就不知道了吗?”
叶天纵知道,孙玉环早就已经心知肚明。
也没有打算利用这几个薄弱点来牵制孙玉环,只是希望顾女士能够尽快赶回来,然后让所有的事情都顺利的化险为夷。毕竟,意料收获,竟然得到商会会长的事情,那就可以一并拿到手。
“哦?孙总这边,还有什么丑事吗?”
“不是吧,这么热闹?到底怎么回事儿。”
“今天这出戏,看起来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
客人们全都满脸好奇。
而孙玉环心知肚明,在你来我往之中,她挨个的化解了叶天纵所指的那些事情。
导致大家都觉得,这是叶天纵在强弩之末,只不过是在故弄玄虚罢了。
而直到最后。
“行了,咱们都散了吧,这家店,他们要开,是他们的事情。”
“而我们,作为客人,今天来到这里,都是一种羞辱。”
“正好,回头我也要开一个美妆总店,到时候,还需要各位,多多帮助哈。”
在见到所有的客人们,已经吩咐自己的人,撤销柜台,纷纷撤走,而这个美妆总店,其实已经成为了空架子之后,孙玉环心中满意,一招手,所有人都跟着离开。
前来恭贺的花篮都被拿走。
看起来热闹的氛围,立刻就死气沉沉。
所谓的开业,瞬间就成为了笑话。
“噗通!”
摔倒在地。
张春琴气得急火攻心。
现在,她不仅仅是失去了美妆集团,而是失去了做人的尊严。
被这么多有权有势的老总抵制,恐怕美容院都寸步难行。
而那孙玉环也的确说了这样的话,这是要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惡魔 果實 供應 商
但是,她并没有直接说明当年植物人的事情,也算是给自己留了一个面子。
“妈。”
任雨柔赶紧过去搀扶,安抚的说道:“没事的妈,这公司,不开就不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有我的火锅店,您还有美容院……”
“哦对了,还有个事情,我忘记跟你说了。”
任雨柔还没有来得及说完,那走到门口的孙玉环,忽然转过身来,说道:“你还有个丑事,我没有说出来,是给你面子。那我给你面子,你最好也要有自觉性,把火锅店和美容院都给我,知道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