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mvv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ptt-第八百零六章 老冤家,新思路!鑒賞-yitdl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听到宝志这两个字的时候,李承乾的头嗡的一下,他对那个被妖魔化四百多岁的人物记忆尤甚,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家伙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谁能想到他在这个时候又冒了出来呢!
不过,他所用的手法,正和fo门打造“慧昭”这个真佛的办法如出一辙,这也正说明了他与佛门乃是一脉相承。
可当李承乾想再往下问的时候,慧昭却又跟本他玩起了沉默是金的把戏,甭管是赵节他们怎么折腾,老和尚就是一言不发,一直到他断气都是如此,这让李承乾很是失望。
既然没有有价值的线索了,那在刑部耗着也没意思了,交代了戴胄两句后,李承乾就带着窦宽起驾回宫,至于萧瑀和孙伏伽已经吐完了,只能让他们去太医署看看了。
在回宫的路上,好奇心顿起的窦宽想太子问了宝志的事,本着一人计短,二人计长的想法,李承乾给了讲了当年安州的事,包括柴绍和税赋被劫之事。这让窦宽可是开了眼界,他很难想象这世上竟然有这样“奇人”,能算无遗计到这个程度。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同时,窦宽也明白,这个神神秘秘自诩为神仙一样的高僧,已经成为了太子的心腹之患,且如鲠在喉,只要一天不见其人或者尸体,太子爷恐怕就不会睡好觉。
“殿下,今儿这事是不是缓缓再报,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有价值的线索!”
“没用,孤与他交过两次手,双方互有胜负,那老家伙年纪虽然不小了,但尾巴收拾的却异常干净。既然他把慧昭留了下来,那就说明人家在就逍遥于山野之间了,现在找他无异于大海捞针。”
清悠路
“可这也不是个办法,毕竟他手里还握着吴王之子,将来难免生出肘腋之患来,必须得加以措施改变这种被动的局面。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漠北苦寒之地,也许正是英雄用武的地方,臣以为还是做些准备,以备不时之需的好。”
窦宽可不管吴王还是蜀王,亦或者是他们的家小怎么样,他捧的是东宫的饭碗,为太子分忧是他的本分,自诩士人的他对那句士为知己者死,有着偏执的信念。
他的意思很简单,既然蜀王被贬那里,这位叫宝志的皇爷又对吴王一脉这么情有独钟,那么趁蜀王未到之际,先行布置也不失为一计良策。
“恩,彦集,你说的有道理,孤会交代仲良的,希望老六能有些自知之明,否则!”,话毕,闭目养神的靠在软垫上。
李承乾的话没有往下说,但窦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随即淡淡笑道:“殿下,您的心里清楚,天家的争斗历来都是不讲感情的,您已经很厚道了,所以没必要感觉羞愧。
臣敢拿脑袋担保,要是让蜀王有机会与您复仇,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还是看开一些,用最高级别的监视为好!”
混江湖的人常说,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对于这句话,窦宽甚以为然,杨妃、吴王皆在这些兵变中罹难,即使他们不是死于太子之手,蜀王也会把这笔帐算在他的身上。
解决后患最后的方法就是斩草除根,可朝廷有议亲议贵的律法,皇帝又不忍再杀一个儿子,所以在明面上,谁也不能把李黯怎么样,但多多提防宗室没错的吧。
要知道蚂蚁也有翻山的那一刻,更何况还宝志那阴魂不散的家伙,他不得不多唠叨两句。自家的主君,自己清楚,太子就是太重情了,既顾忌帝后、又顾忌这些小家伙,否则朝堂就不是现在的局面了。
唉,听完了窦宽的话,李承乾叹了一口气,随即言道:“老百姓说今生父子,前世冤家,陛下和孤与平常人家父子一样,有争也有吵,而且对于我们双方而言,这种关系都是唯一。
他的儿子虽然多,但没有人能像孤一样,孤也特别珍惜这段亲情,所以动手的时候难免要顾忌很多。”
“宝志的事是大事,不仅威胁皇室,更是威胁到了国朝,孤对这一点是不会留手,你放心好了。”,话间,接过窦宽递过来的水后,抿了一口。
继续言道:“金谷山的卷宗,你也看了,孤不相信他们能在这么的时间把这么大一笔钱通通都转移走了,也许这就是欲盖弥彰,毕竟这太惹人注目了。你明日与仲良照个面,利用各地廉政部的官员与内卫合作,查一查这些地方。”
藏人容忍,藏宝物也容易,可眼下的唐境之中,跟fo门有关的事都是扎眼的事,李承乾不信他们能在各地官府和军府的眼皮低下把一点痕迹都不留,只要派遣专门的人调查,没准就能摸着大鱼呢!
叮嘱完窦宽之后,车架到了东宫,李承乾和窦宽熟悉了一番之后,又用了点小米粥,总算是缓过神儿来了。随后又在明德殿在刑部审理的卷宗进行了归置,由窦宽草写案情本章,然后由李承乾提交给皇帝。
就在李承乾想去晨昏的时候,长孙冲急吼吼的赶了过来,匆匆茫茫的行了一礼之后,直接就把水壶里的水灌进了喉咙。
李承乾也没有怪他失礼,因为不是出了大事,他是不会如此行事的,可临了,这混蛋的嘴里崩出来一句:你爹的姐夫丢了。
这彻底让缺乏睡眠的李承乾火了,这特么是人话吗?皇家的亲戚那么多,父皇的嫔妃又那么多,辈分上能称之为姐夫的人多了去了,就不能直接说人明吗?
再说,丢了就丢了呗,丢了人去京兆府找狄知逊,跟特么老子和你们内卫有什么关系,这小子是欠收拾了是吧!
看到李承乾要动手,长孙冲赶紧投降,出口言道:“殿下,这不是普通的失踪人口案,丢的也不止一个人,京兆府也是扛不住,又是后宫,又是陈国公的,老狄又是自己人,您说臣能不接吗?”
缓了口气长孙冲终于把事说明白了,丢的武妃的姐夫-贺兰越石,侯君集的女婿-贺兰楚石及去年被解除圈禁的房陵公主(永嘉公主)的新丈夫,两位石头辈的侄子-贺兰僧伽。
选择“皇帝的姐夫”这样称呼还是长孙冲深思熟虑后的选择,房陵公主在太子那什么地位,他太知道了,君上替臣子找女婿又说不过去,不说这个他还能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