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gq7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的人生模擬器》-第六百一十四章 勇敢的前進吧,陸天師罩着你鑒賞-7w6aq

我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模擬器
进入郁垒部队的第一天,过得很平静。
陆离枕戈待旦,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营地里的警报声都没有响过一次。
第二天上午,宿舍里进来了八个人。
三个七班的老兵,五个跟陆离一样刚刚调过来的新兵。
阴阳毒神
加上陆离和陈刚,七班的十个战士已经满员了。
三个老兵身上都有伤疤,而且还是刚愈合的伤疤。看来,这三个老兵就是七班仅剩的老底子了,其他人,要么已经牺牲了,要么伤残退伍了。
因为新兵占了大多数,队员之间缺乏默契,七班的战斗力肯定大不如前了。
按照正常的做法,七班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磨合训练,才能让队员之间配合默契。
只可惜……根本没这个时间了。
当天晚上,在陆离枕戈待旦的时候,房间里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
“所有人,装备弹药,全副武装!”
老兵副班长一声大吼,翻身从床上窜了下来,“快!快!”
大家都是枕戈待旦,窜下床之后,只需要戴上头盔,戴上手套,穿上作战靴,很快就装备整齐了。
拿出身份卡,打开床边的壁柜,取出弹夹,挂上手雷,不到一分钟就已经全副武装。
七班长匆匆跑了进来,抬眼看了众人一眼,喝道:“检查装备!”
众人各自清点了一番,确认装备齐整。
“出发!”
七班长朝众人一挥手,带着众人匆匆冲出了营房。
在营地中央的停机坪上,一架运输直升机已经启动,螺旋桨刮起的劲风呼啸轰鸣。
“登机!快!快!”
七班长朝众人大吼。
众人匆匆冲进直升机,拉起安全锁扣,锁紧安全带。
下一刻,直升机呼啸而起,直冲云霄。
“接到警讯:金山区花园小区,发现一名深渊主教。我部接到命令,清剿这些邪教分子。”
在飞机上,七班长拿出平板电脑,朝众人说道:“任务信息我已经发到你们的腕式数据终端上了。”
“我这里强调一句,深渊主教极度邪恶。无论它看起来多么无辜无害,你们开枪的时候都不能有任何犹豫。它已经不是人了!它是恶魔!明白吗?”
“明白!”
众人一齐回答。
陆离微微皱起了眉头。深渊主教,按照资料记载,这是深渊谱系中的深渊祭祀谱系。序列六的深渊主教,已经算是中序列的恶魔了。
这玩意已经不是寻常枪械子弹所能击杀的了。
如果我不使出真本事,我这些战友……真的能对付这个深渊主教吗?
陆离叹了一口气,坐看战友牺牲肯定是不可能的,等下见机行事,必须暗地里拿出些真本事了!
直升机在天空中呼啸,很快就抵达了花园小区附近。
“目标在三栋八楼。”
七班长朝众人说道:“我们分成两组。鲁班副,你率领一队,从天台机降,在八楼和九楼之间建立隔离带。其他人,跟我一起从地面进攻。行动!”
陆离安排在七班长一组,听到命令之后,陆离连忙起身,拉起机舱口垂下的机降绳,从直升机上飞快降落。
片刻之后,七班长,陆离,陈刚,还有两个从神荼军调过来的新兵,组成突击阵型,朝着花园小区飞速突进。
漆黑的夜晚,街头没有人影,寂静而又冷清。
自从深渊降临之后,这个原本的不夜城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夜生活”了。
“天黑别出门”,这已经成为了深渊笼罩之下的世界常态。
陆离等人在街头飞速前进,很快就抵达了花园小区。
“狙击手已就位!”
通讯器里传来了狙击手的通报声。
“一队已经降落!正在向目标位置移动!”
天台机降的一队发来了通报声。
“收到!”
七班长回应了一句,朝陆离等人做了个突进手势,众人连忙以突击姿态,朝着三栋的位置冲了上去。
走到三栋入口的位置,陆离看着前方漆黑的楼道,微微皱了皱眉头。
在陆离的神魂感应中,前面的楼道,透出一股阴森冰冷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班长,楼道口有问题!”
陆离压低了声音,向七班长汇报:“我感觉到一股阴冷气息,令人很不舒服。”
“收到!”
七班长点了点头,眼中却闪过一抹惊讶。你一个武术家谱系序列八的拳师,感知这么高?
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桃符,七班长掐动指诀,嘴里念出了法咒!
萬古乾坤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
一道无形的波动荡漾而起,笼罩在众人全身。
在陆离的感应中,七班长手中的符箓绽放着毫光,化成一个光圈,笼罩在众人周围。
驱邪护身咒?这是道门法咒啊!
你……你一个特种兵,竟然掏出一枚符箓施法念咒?这个画风不对吧?
夕陽下的那句我愛妳 柯小羊
你当兵之前是个道士?
陆离瞪大了眼睛。
这一手“正一法咒”,龙虎山下来的吧?你家陆天师在这里,还不来拜见?
七班长施法之后,朝众人挥了挥手,“前进!”
陆离和陈刚以突击姿态,交错掩护着,冲进了楼道。
七班长一手举着符箓,一手端着枪,跟在陆离两人身后。后面两个战士掩护后路。
冲进楼道之后,陆离感觉到,四周的黑暗猛烈沸腾起来,仿佛是一团粘稠的沥青,在四周翻腾涌动。
涌动的黑暗不停的冲击着法咒显化的光圈,震得光圈一阵猛烈摇晃,如同荡漾的波纹。
外星工業霸王龍 八月少尉
“加快速度!”
萌妻不愁嫁
在黑暗冲击之下,七班长的脸色有些发白,显然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这就扛不住了?你这个道士修为不行啊!
陆离暗暗掐动指诀,同样施展了一道“驱邪护身咒”。
跟七班长不同,陆离施法根本不需要符箓,也不需要念咒,只需要消耗一点法力而已。
下一个瞬间,笼罩在众人周围的光圈,豁然爆出璀璨夺目的光辉,如同一轮烈日高悬,光辉普照四方。
“啊……”
隐约之间,仿佛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惨嚎。
四周翻腾汹涌的黑暗,瞬间消散。光明普照,黑暗荡然无存!
“班长,厉害!”
陆离趁机朝七班长翘了个大拇指。
其他几个战士也跟着陆离一起,朝七班长翘了个大拇指。
七班长:???
啥情况?我的驱邪护身法咒,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了?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七班长连忙朝众人挥手:“急速突进!”
众人连忙全速突进,沿着楼道赶到了电梯口。
电梯上显示的楼层数字,竟然是八楼。
八楼……不就是那个深渊主教所在的位置吗?
下一刻,电梯下行,数字不断跳动。
从八楼下来的电梯,自然引起了众人的警惕。七班长一挥手,“警戒!”
众人连忙以警戒姿态,端着枪,堵在了电梯口。
片刻之后,电梯抵达了一楼,“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开启。
这一刻,陆离感觉到一股阴冷黑暗的气息,在电梯里翻腾汹涌。
开启了一条缝隙的电梯里,猛然响起一阵哗啦声,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一股鲜血如同潮水一般,从电梯里汹涌而出。
七班长脸色一变,一咬牙,将手中的桃符对着电梯口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爆响,桃符爆碎。
灿烂的光辉闪耀而起,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道虚影显化而出,拦阻在汹涌而出的鲜血大潮之前。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急急如律令!”
四灵护身大咒!
只不过……威力有点弱啊!
陆离笑了笑,你家陆天师实在看不下去了,给你加点料吧!
弹了弹手指,无形的法力飞出,加持在四象真形之上。
下一个瞬间,灿烂的光辉冲天而起。
“昂……”青龙长吟!
“嗷……”白虎咆哮!
“呖……”朱雀啼鸣!
“吼……”玄武怒吼!
四象交辉,神威滔天!
浩荡的神辉席卷而出,滔天血海瞬间一扫而空,只留下一声凄厉的惨叫还在余音袅袅。
“班长威武!”
陆离又朝七班长翘了个大拇指!
“太厉害了!”
其他几个战士也满脸惊叹!
七班长:???我是谁?我在哪?
到底是我太强?还是敌人太弱?这特么到底是啥情况啊?
现在的情形也容不得七班长多想,连忙一挥手,“前进!”
少年,大胆的上吧,你家陆天师罩着你!
顶级大号带小号刷副本,就是这么爽,你们有福了!
陆离笑了笑,跟着众人一起冲进了电梯。
按下楼层按钮,电梯上行。
众人半蹲在电梯里面,摆出了警戒姿态,戒备着可能出现的敌人。
然而……这一路很顺利,直到电梯停在了八楼都没有遇到任何意外情况。
刚才那两下,已经把那个深渊主教打惨了,他肯定忙着逃跑呢,哪还有心思来攻击?
果不其然。
刚刚冲出电梯,陆离就感觉到左侧的房间里,一道阴冷的气息正在朝窗口冲去。
门外的众人还在小心翼翼的警戒,陈刚还在拿塑胶炸药准备炸门。
等你们搞完,别人都跑了很久了!
陆离纵身冲起,一脚飞出,重重的踹在房门上。“轰”的一声爆响,合金防盗门瞬间就被踢飞了出去。
“敌人要跑!”
陆离大吼一声,纵身朝房间里冲了进去。
“卧槽!”
七班长脸色大变,连忙跟着冲了进去。
陈刚的嘴角抖了几下,老子最烦这种瞎搞乱冲的新兵了!
異界破爛王 大濕請留步
心头暗骂了一句,陈刚却毫不犹豫,同样跟着冲了进去。
后面两个战士愣了一下。啥情况?你们这仗咋就乱打呢?还讲不讲预案?讲不讲程序了?
心头这么想着,这两人也没有什么犹豫,同样跟着冲了进去。
房间里。
陆离一脚踹开房门,客厅里的景象令人毛骨悚人。
四具尸骸拼成一堆,四肢扭曲交织,搭成了一个古怪的台子。手脚拼成一个圆盘,上面盛放着鲜血淋漓的内脏。
这是……血肉祭坛!
果然是深渊主教,已经搭建了血肉祭坛,这是准备召唤深渊。
重生之文娛全才 易冷之煙花
一旦让他血祭成功,召唤出深渊本源,整个小区,甚至周围十公里之内都会变成深渊魔域。
只不过,陆离的目光在血肉祭坛上一扫而过,注意力却放在了窗边蹲着的一个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长得很漂亮,很可爱。
穿着一身芭比公主睡裙,蹲在窗边,小女孩脸上一片惊恐,眼中带着泪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三年不亏,死刑血赚!
只可惜……在陆离的感知中,小女孩身上凝聚着极度的阴暗,萦绕着无数冤魂的哭嚎。
这就是深渊主教!
这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恶魔!
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陆离毫不犹豫,调转枪口,对着这个深渊主教扣下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深渊主教当场爆头。
然而……子弹打穿脑袋,却根本没有鲜血流出,而是翻腾着一股如同沥青一般粘稠的黑色物质。
粘稠的黑色物质一转,被一枪打爆的头颅瞬间又恢复了原样。
“你们……都得死!”
小女孩脸上一片狰狞,背后“噗噗噗”的冲出了一股股沥青一般的粘稠物质,凝结成一条条滑腻而扭曲的诡异触手。
“唰”的一声,几根漆黑滑腻的触手,对着陆离狠狠的扎了下来。
“快躲开!”
紧跟着陆离冲进房间的七班长,看到这情形,顿时又惊又急,朝陆离一声大吼。
触手怪?老子怕你不成?
陆离丢开手中的步枪,一步跨出,伸手一捞,将几根漆黑滑腻的触手一把抓在手里。
伸手一拉,庞大的力量猛烈爆发,将深渊主教一把扯了过来。
太极炮捶,金刚捣杵!
“嘭”的一声爆响,庞大的力量猛烈爆发,一记太极炮捶,重重的轰在深渊主教身上。
“轰”的一声,触手爆碎,漆黑粘稠的液体四下飞溅。
深渊主教爆出一声凄厉的惨嚎。
“嘭!嘭!嘭!”
陆离抡起拳头,对着深渊主教一拳拳砸了下去,砸得惨嚎不断,粘液四溅。
卧槽!这么猛?
七班长和陈刚等人,看得眼角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