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ns6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愛下-第一百一十一章:回來讀書-uqhb6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盐……是盐啊!哈哈哈,是盐啊!”小何氏突然大笑起来。当初他跟老李的关系很好,那个老男人把一切都透露给她了。
洪荒开局进入无限轮回 草弄花
虽然她不知道盐池地具体在哪里,但是他可以去跟踪钱三丫。到时候再把他们的消息卖给其他人。钱三丫和张五他们就完了。
小何氏想好一切计策之后似若癫狂,一边奔跑一边大笑起来。见到行人就大吼道“盐!”。惹的行人对她议论纷纷,只说又出一个疯子。
小何氏跑到衙门,用单手用力的捶着门前的鼓。嘴里大喊着:“盐啊!盐!有人贩卖私盐啊!”因为大洪水的原因,衙门里没有几个人。县太爷早已经带着一大家子人去城里躲灾去了,至于职务和关押在牢里的那些犯人谁会管。只留着一些师爷和衙役执班。
“吵什么吵?吵什么吵?是嫌活得太长了是吧?”你一个衙役拿着棍子恶狠狠的出来说。以前他们就是有钱进来,无钱滚出去。平时可没有谁敢来找他们的麻烦。
衙役看着小何氏的样子,一看就是一个没钱的:“要饭的,滚到外面要去。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阎王殿也敢来。”
最強特種兵傳說
小何氏对衙役的话视若罔闻,嘿嘿嘿的笑起来:“官爷,有人贩卖私盐!嘿嘿嘿,他们贩卖私盐。”
“什么,贩卖私盐”衙役一听小何氏嘴里的话就来了精神,盐这种东西现在可是贵的要死。有人贩卖私盐,如果是被自己给查收了,岂不是赚大发了。
“快说快说,他们在哪里?官爷这就带人去捉他们。”衙役跃跃欲试道。
说起盐池地在哪里,小何氏犯了难了。她是真的不知道呀,老李虽然什么事情都告诉她了,但是唯独盐池地在哪里没有告诉她,“这个……官爷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跟踪那些贩盐的人,跟踪钱三丫和张五,这样……”
“啊!”
小何氏话未说完,就被衙役狠狠打了一棍。又被衙役踹了几脚,“滚滚滚,快滚,别在这里浪费老子的时间。你那是做梦没做醒呢。告诉我有人贩盐,却不知道贩盐的地方在哪,还想让我去查。你看我有这么闲吗?”衙役感觉自己被小何氏深深欺骗了感情。
又连续把小何氏打了一顿,直接赶出衙门。至于小何氏的提议,鬼才会听呢。叫人去查岂不是要动用衙门的人。动用衙门的人,县太爷就知道了,他还有什么便宜可捞?也不知道那疯子嘴巴里说的是真的是假的。可能是疯子真疯了,编出个话来骗他的。
小何氏被衙役打成重伤,嘴巴里还念叨着“盐池地”“有人贩盐”“钱三丫和张五”等字样。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对她也不做理睬。只当路上又要死一个乞丐罢了。
就在小何氏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一双靴子,“你的话可信吗?”
钱三丫见过那妇人之后回去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总感觉有些不妙的地方。她又多次重新回想。始终想不起来自己认识的哪个人与那妇人相似。
“三丫,你回来啦。”柳茹像个小炮弹一样急匆匆跑过来接得钱三丫。钱三丫有些好笑的接住她。都可以成亲的姑娘了,还这么冒冒失失。而和钱三丫和预料的一样,郑锐正站在不远处。
封神印 姜楓
“三丫嫂子好”郑锐前对钱三丫抱拳行了个礼。
钱三丫对郑锐笑了笑,当初让这两人处在一起,果然没错。一个安静,一个好动,刚好形成互补,郑锐为了复兴郑家和报仇雪恨,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一直跟着张五习武,和跟着忠伯读书,郑锐也是往死了逼着自己。一刻也不敢松懈。还好有柳茹能时常拉他出来透透风。
“怎么了?你们两个怎么跑到山口来接我了?”钱三丫问,这段时间他出去的次数频繁。但每天晚上都会回来。也没见的郑锐和柳茹两个跑得那么积极来接她呀。
“还不是因为有事。”
武载乾坤 咸饭
“什么事?”
猛虎教师
柳茹抱住钱三丫的手臂摇呀摇有些不高兴的继续说:“不就是那个翠花的哥哥王云回来了嘛。”
“王云回来了,这可是好事情啊。”钱三丫知道柳茹不高兴的点是哪里?王云一回来,王翠花就有了靠山,她这是怕完翠花又给自己找麻烦。“你就放心吧,王翠花已经改了许多了。到底就是个孩子。就算她改不了,我还有我相公和你呢”钱三丫刮了刮鼻子笑道。
焚瞳 雲墨年輪
“三丫嫂子这一次王云回来带回来了很重要的情报”郑锐突然插嘴。
“是什么?”钱三丫正色问。
郑锐面色凝重的将王云带回来的消息复述了一遍,当初王云从盐池出发以后,就带着人一直往北走。那个时候大旱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是他们越往北灾情就越严重。后来他们甚至在北边看到了民乱。
云国存在大大小小的贵族,有些贵族也是有封地的,在那些封地里的农户,在大旱期间还要缴纳高昂的人丁税和粮税。下面的人们受不了了,就造反了在北边已经出现了大量的民乱,然后那个地界的土匪也出来横插一脚。一时之间,各种各样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事情层出不穷。那片地界的人们过于疯狂直接将他们地方的领主给杀了。
那个地方太乱,王云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带着人跑了出来,又往东西方转了一圈。情况虽然没北方那么困难?但是民心已经十分不稳了。而后他们遇到了洪水,所有人除了王云全部都死掉了。
钱三丫听完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谢天谢地,我们青州的情况没有那么严重。”
郑锐点点头,他和钱三丫的想法是一样的。而柳茹则是在一旁出现了少有的深思,最后说出了一句惊人的话,“我们青州不乱,其他地方乱。那到时候会不会有一大难民到我们青州来避难,然后抢我们的粮食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