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737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的1982笔趣-第兩千四百四十八章開始了-x78tf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时光如梭,转眼就到了六月份。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李忠信一直在学校那边渡过他最后的学生时光。
tfboys之雨中的承诺
不过呢!李忠信并不是双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在这段时间里,他也会关心国家大事,关心亚洲这边几个国家的各种动态。
情書
每隔三天,李忠信都会和小村惠香那边进行一下事实的动态探讨,和小村惠香研究今后怎么样来操作这样的一个事情。
忠信三井银行是亚洲这边数一数二的超级大型银行,虽然从忠信三井银行这边流入亚洲的钱并不是很多,但是,小村惠香却是通过其他渠道证实了李忠信所说的欧美那边有大量的资金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向了亚洲区域。
李忠信这次可是想好了,香港回归以后,他就开始正式操作这个事情,一定要把这次的亚洲金融危机做好,这一次甚至可以说是李忠信最后一次走这样的一个钢丝绳了,因为李忠信心中十分清楚,这样的事情,今后哪怕是他想去做,也是做不了的了。
对于忠信公司来讲,那是资产增加放大,对于中国来讲,会让中国的经济得到长足的发展空间,但是,对于其他国家来讲,李忠信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我们都知道,所有的财富都一样,都是带着无数人的鲜血换出来的。
财富说白了来讲,其实就是金钱的积累,将财富与金钱划等号,是货币高度发达时代的产物,在人类文明历史初期,作为财富最主要形态还是实物。
随着生产力的日益发展,社会生产的复杂化,货币关系成为重要的社会关系之后,财富的货币积累风潮才开始流行的。继而,财富的积累带来了资本的膨胀,直接推动了整个社会的变革。
但是,积累财富如果只是积累金钱,那只是积累了一堆数字。进入现代工业社会,我们对财富的理解也随之深化与复杂化,人们不再抱着一堆数字不放,通货膨胀这只怪兽随时会吞噬你的财富。
所以,李忠信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前,就已经考虑好了很多事情。
按照李忠信让小村惠香那边收集到的资料,李忠信能够看到,在1995 年1月中旬泰国的房地产价格开始下跌时,对冲基金就对泰铢进行了试探性进攻——在即期外汇市场大量抛售泰铢。
由于泰国央行入市干预下,此次进攻并未酿成危机,当时墨西哥危机刚刚发生,包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内的各方面,都对泰国具有信心,认为除了贸易逆差偏大以外,泰国经济比墨西哥要健康得多,并不具备发生货币危机的条件。
虽然首战遇挫,但投机资本没有放弃,量子基金的情报部门通过各种渠道一直在搜集情报,对泰国经济金融方面的信息进行分析。
索罗斯本人则坐镇后方,一边积极存入保证金、囤积货币,一边在市场上散布泰铢即将贬值的消息,吸引了大量投机资本蠢蠢欲动。随着泰国经济下行,资产价格泡沫破裂,金融部门问题显现,国际投机资本开始展开大规模进攻。
香信
死亡七部曲 黑羽時晴
1997年2月,以量子基金为代表的国际投机资本大量做空泰铢,借入泰铢(包括通过曼谷国际银行便利〔BIBF〕借入泰铢)并抛售。
2月14日,泰铢汇率跌至10年来最低点的1美元兑26.18泰铢。泰国央行进行了坚决反击,在外汇市场上大量购入泰铢,同时提高短期利率,使投机资本的资金成本大幅提高。
在这两项措施的作用下,泰铢即期汇率很快得到稳定,泰国央行暂时打退了国际投机资本的攻击。但泰国方面也付出了代价:一方面,外汇储备被大量消耗;另一方面,高利率对国内经济的负面影响逐步显现,银行和企业的坏账问题开始暴露。
国际炒家此役虽然遇挫,但他们由此断定,泰国政府会死守固定汇率却实力不足,从而坚定了攻击的决心。
关于事后广为诟病的死守固定汇率的问题,事实上早在 1996 年 4 月泰国央行就开始考虑放弃固定汇率,只是未付诸实施。
而此时,再放弃固定汇率似乎为时已晚:由于外债过高,如果泰铢贬值,必然使企业的负债升值而资产贬值,许多企业马上会变得资不抵债,进而导致银行坏账攀升甚至引发银行危机,泰铢贬值的宏观经济后果难以预计。
基于上述因素,再加上政局动荡,央行和财政部的负责人怕担责任,导致泰国在放弃固定汇率的问题上一直举棋不定。
国际炒家进一步逼近,把战场延伸到远期市场。早在1997年初,国际炒家就开始了大规模的买美元卖泰铢的远期外汇交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分阶段抛空远期泰铢。而泰国对此还全然不知,仍在大量提供远期合约。
同年 2、3 月份,银行间市场上类似的远期外汇合约需求量激增,高达150亿美元。此举引发投资者纷纷效仿,忠信三井银行也参与到了其中,并且进一步把资金量进行了一定的放大。
四号店 梨落
—————
到了5月中,国际炒家又开始在即期市场上大量抛售泰铢,至5月底,泰铢已下跌至1美元兑26.6泰铢的低点。
此时,泰国央行才开始反击:一是干预远期市场,大量卖出远期美元、买入泰铢;二是联合新加坡、香港和马来西亚货币当局干预即期市场,耗资100亿美元购入泰铢;三是严禁国内银行拆借泰铢给国际炒家;四是大幅提高隔夜拆借利率。
此外,泰国政府还采取许多非常手段,包括威逼、利诱泰国的银行提供远期外汇合约的客户资料;扬言要打击刊登不利消息的媒体,并出动警察追踪发布负面新闻的人。但这一切为时已晚,泰铢已经落入炒家布好的圈套。
国际炒家针锋相对,在6月份继续出售美国国债筹集资金对泰铢进行最后的扑杀,同时散布泰国已经黔驴技穷的消息。
一些外资银行开始在报纸上刊登广告,表示可以帮助投资者将外汇汇出泰国;泰国国内的贸易商也开始做出安排,加快将泰铢兑换成美元,加速了泰国外汇储备的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