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r2zp爱不释手的小說 超維術士-第2529節 歌洛士的故事讀書-576d4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安格尔示意小汤姆先去一边,和其他天赋者待一块,可以提前认识认识。
小汤姆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有些颤抖的点点头。
他激动的倒不是因为自己的天赋,他对自己的天赋还没有什么概念,他激动的原因是此时他已经明白安格尔的意思,这是准备将他引导加入巫师组织!
这对小汤姆来说,是天大的机会!因为他身上所背负的血海深仇,可不止之前他天天拍马屁的那个小领队。
之所以只将那个领队当成复仇目标,是因为当初以他的能力,最多也只能接触到领队的级别,而那领队也只是马前卒,隐匿在背后的是超凡脱俗的骑士卫队,庞大的皇女城堡,以及更加无法力敌的古曼王室。
此前,他从没遥想过能向这等庞然大物报仇,但现在不一样了,只要他加入了巫师组织,他就有了晋入超凡殿堂的门票。到时候,哪怕不能撼动整个古曼王室,也能让他多杀几个仇人雪恨。
所以,就算安格尔从头至尾没有征求过小汤姆的意见,小汤姆不仅没有被限制的不自在,反而对安格尔充满了感激。
小汤姆对着安格尔深深的鞠了一躬,对方不仅在石像鬼的手上救了他,给了他报仇的机会,现在又给了他进一步成长的机会,这份恩情,他无以言表,只能以长久的深躬礼,表示着自己内心的诚挚。
等到小汤姆离开后,多克斯这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感慨道:
永生之
“本来还想着,能不能从你手中把他给截来,但现在看他对你的神情,估计是很难了。”多克斯顿了顿,看向安格尔:“我和你明明是一起来皇女镇的,你是什么时候,从哪儿拐回来的这个人才?”
安格尔:“你又不是自然巫师,截他做什么?至于他的来历……”
安格尔也没隐瞒,将遇到小汤姆的过程大致说了一遍。
瞧!註定愛上妳!
————
听完后,多克斯忍不住叹气道:“原来是我们分开之后,你遇上的。他也算是遇对人了,当时如果是我跟着他,他根本不可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惊世狂女之九界逆袭很嚣张
tfboys之說好忘記我
安格尔:“……”虽然多克斯没有明说,但安格尔有感觉被冒犯到。
多克斯看着安格尔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解释道:“我可没有说你的隐匿能力差,我的意思是,我的隐匿能力来自于阴影与大地,除非是用特殊的感知手段,否则只要站在大地上,融入黑暗中,我就和周围完全的相融。他有再强的灵感,都感知不到我的存在。”
所以,就算是他先遇上小汤姆,并和安格尔当时一样,作出同样的跟踪选择,大概率也不可能发生任何后续。
多克斯的解释,安格尔算是听懂了,不过他还是感觉多克斯是故意这么说的,其实就是想炫耀自己的隐匿能力。
囚爱为牢:总裁的倔强小娇妻 猫爷
看他现在那得意的嘴脸,就知道这个猜测基本没错。
安格尔虽然很想说些什么,打压一下多克斯的气焰,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事实就是,他的确被小汤姆察觉到了,哪怕他解释他当时用的都是很简单的幻术,可现在说这些都有辩解的意味,还不如不说。
再说,好处终归是他得到了。小汤姆成了野蛮洞窟的天赋者,而不是跟着多克斯当一个流浪学徒。
想到这,安格尔看向多克斯:“你刚才不是对野蛮洞窟的天赋者,一个一个的点评吗?既然都做了,不妨有头有尾,小汤姆也别落下。”
多克斯怎会不明白,安格尔是故意这么说的,想来之前他对这群天赋者的评价还是让安格尔记上了。只是当时安格尔或许并不在意,但如今出了个小汤姆这个天赋异禀者,他立刻有了反击的动力。
这心气,倒是和传闻中的桑德斯,差不了太多了。也难怪,他们能成为师徒。
多克斯在心中一顿腹诽,但表面上还是点点头:“行吧,有头有尾。”
多克斯这么一说,安格尔直接解开了他们这边的禁音屏障,让他们这边说话的声音,也能再次传到不远处天赋者的耳中。
西方惡少
多克斯没好气的白了安格尔一眼,才开口道:“咳咳,既然之前其他天赋者我都点评了,那也不能落了这个小汤姆,那行,我对他的情况也说一下。”
这么一说话,所有天赋者耳朵立刻竖了起来。
多克斯:“小汤姆如果不出意外,大概会是你们这一届天赋者中,最有可能晋入正式巫师的人……”
多克斯并没有故意往坏里说,而是真情实感的表态。毕竟,他之前还说过,他想“截了”小汤姆的话,因此,说坏话也等于间接批判了自己的眼光,这显然不智。
又夸赞了几句,多克斯便停下了嘴,然后用眼神示意安格尔:现在可以了吧?
安格尔倒也干脆,直接重新布置了禁音屏障,以此来回应多克斯的示意。
“你还真敢让他们听。”多克斯看向安格尔:“你就不怕他们针对小汤姆?”
安格尔看着那边情绪已经隐约有些骚动的天赋者,不甚在意的道:“还是那句话,被针对不见得是坏事。”
多克斯:“好吧,这个倒是可以理解。但你就不怕小汤姆,心思浮动?”
多克斯说到这时,梅洛女士也露出了一丝担忧,低声道:“好话听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见多克斯和梅洛女士都盯着自己,安格尔很想说:他飘了,关我什么事?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好歹这里还有梅洛女士和歌洛士在旁边,他表现的这么无情也有些不好。
整理了一下说辞,安格尔很官方的回答道:“认清并堪破心障,也算是一种历练。”
“况且,小汤姆也不一定会因此产生心障。”安格尔说到这时,瞥了远处小汤姆一眼,对方此时或许有些无所适从,但至少此刻还没有太多的包袱挂在心间。
多克斯:“为什么总感觉你这话有点不负责任。”
安格尔:“有吗?我是以我自己的视角来看待的,我之前也听过很多好话,但我还不是走到了这一步。”
安格尔这么一说,多克斯瞬间噎住了。
安格尔是近年晋升速度最快的巫师,也是各大杂志前段时期最爱报道的风云人物。正因此,多克斯非常清楚,安格尔在近两年遭受过什么样的舆论对待。
在他以学徒的身份接触神秘层次、还成为研发院成员后,几乎所有的巫师杂志都以此开题,各种赞美,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坏话。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故意的捧杀。
可安格尔完全没有被这舆论冲昏了头,迅速的破开大壁障,以超维的名号,成为新星赛的裁判,重新出现在人前。
可以说,安格尔以个人的经历,证明了他所说的:心障,也算是一种历练。捧得越高,不一定摔得越重,还有可能一飞冲天。
但是,安格尔和小汤姆能够相比吗?
多克斯很想问出这句话,但后来想想,又觉得为什么不能相提并论?从年纪、阅历、经历上来说,安格尔也不比小汤姆多多少。
这么一想,多克斯实在是无话可说了。安格尔都将自己的经历搬出来了,他还能反驳吗?
显然,不能。
而且,安格尔也明说了,他是以自己的角度看待小汤姆。他能做到,小汤姆为什么做不到?
所以,多克斯反驳不了了。
另一边,梅洛女士也被安格尔说服了。安格尔用自己的标准看待小汤姆,这也是一种看重啊,只要小汤姆自己不要迷失了,不就行了。
“小汤姆的事就说到这吧,未来他会怎样,还要看他自己。现在就揣度他的前程,纯粹是想多了。”安格尔懒洋洋的道:“还是把话题转回来吧,歌洛士不是要讲故事么,既然梅洛女士已经来了,那就让他讲讲吧。”
一直被无视的歌洛士,心中默默道:不是故事……是我的经历啊……
“歌洛士的故事?什么意思?”梅洛女士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安格尔:“你自己听他说吧。”
众人的目光看向歌洛士,歌洛士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
不过,他没有立刻开始讲述经历,而是先再一次的道了歉,将罪责归属在自己身上。
梅洛女士的反应,几乎和安格尔差不多,想法也基本一样。歌洛士有一定的责任,但绝对不是主要责任,他此时能直面内心的愧疚,其实已经相当不错了。
而且,梅洛女士甚至觉得,她的责任比歌洛士还要更大一些。毕竟,她代表的是野蛮洞窟的脸面,她被抓起来,也是一种失责。而且,她既然成为了歌洛士的引导者,既没有能力保护好他与其他天赋者,也没有做出正确的形式判断,这本身也是她的失误。
等到回野蛮洞窟后,梅洛女士也会将情况上报,负起应有的责任。
“现在谈责任的事情还早,等回了野蛮洞窟一切都会有相应的决断,还是先说说你自己的事吧。”梅洛女士道。
歌洛士点点头,这才开始叙述起了自己的经历。
众人听完后,倒也明白了为何歌洛士和皇女之间会有瓜葛。
简单来说,歌洛士的经历和白熊的情况有些相似,也是因为古曼王的专断,王室的残忍,而造成的种种悲剧里的其中一出。
歌洛士的父亲,曾经是王国里风纪大臣的副手之一。
所谓风纪大臣,其实就是主管王国风气与纪律的,其中的风气,就包含了文艺的传播。
而歌洛士的父亲,就是主管文艺这一方面的。
三國之霸業
歌洛士的父亲深谙王国的情况,明白古曼王是个专断之人,绝对不会允许开放自由的文艺风气,所以他将文艺这方面,管制的死死的,也因此很受风纪大臣的青睐。按理说,他这种将风纪视为首要任务,且拿捏极其精准的人,是不会成为王室波及的惨剧的。
但奈何时运不济,歌洛士父亲批准的一个歌剧演出,一开始是没问题的,但后来这出歌剧的作者被爆出与王国异见人士有过接触。就这一个行为,便惹怒了古曼王。
網遊大摸金 我知魚之樂
那歌剧作者以及所有参演歌剧的演员和幕后工作者,都受到波及,死了一大票人。歌洛士的父亲也因为批准了歌剧上映,而被牵连处死。
可以说,歌洛士父亲的遭遇就是一场难以预料的天灾人祸。
值得庆幸的是,因为歌洛士父亲为人圆滑,很受风纪大臣的信赖,所以风纪大臣也对他网开了一面,并没有像其他罪犯那般,直接是全家受刑。歌洛士的父亲,单独承担了这份刑责,而家里的其他人,则只是清收了财产,并贬到了边缘行省,且数年内不能踏入王都。
以上,便是歌洛士家庭目前所处的背景。
回到正题,正因为歌洛士父亲曾经是风纪大臣信赖的副手,所以让歌洛士在很小的时候,间接或者直接接触过不少的王室或者大臣的后代。
也是那时,歌洛士见到了茉笛娅,也就是长公主的女儿,现在皇女城堡的主人。
那时茉笛娅才三岁、四岁左右,已经相当的霸道,任何被她看上的东西,都会强行占据。
不过因为茉笛娅长得挺可爱,所以当时很多人也就笑笑算了。
而歌洛士,起初也被茉笛娅的外表给欺骗了,以为是一个可爱的妹妹,还经常主动送一些东西给她。
到了后来,茉笛娅突然说,她不要其他的东西,她就要歌洛士这个人!
那时,歌洛士还当是玩笑话,但没想到茉笛娅动真格了。
不过,说来也是祸福相依,也正是那时,歌洛士的父亲出事了,歌洛士被贬到了边缘行省,让他避免了和茉笛娅的正面冲突。
侣行2 张昕宇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歌洛士一直在边缘城市生活,他都快忘记茉笛娅的时候,却是被茉笛娅再一次找上门来。
而此时,茉笛娅已经成为了皇女镇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