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ot优美都市言情 重生之捉鬼續命 愛下-0302 十大陰帥相伴-rb3o5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地府明面上的十大阴帅位:鬼王、日游神、夜游神、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豹尾、鸟嘴、鱼鳃、黄蜂。
这些是古代神话中的十大阴帅,他们能各尽其长、各带其兵、各惩其恶、各报其功,无论造孽作恶的鬼魂有多大本领,即使能上天、能入地,都难逃过他们的手掌。
除去黑白无常这哥俩是跟阎罗王混的以外,剩下到是没个靠山。尤其是日夜二位游神更甚至被后世人称之为“阴间小特务”,专门负责稽查阳间罪恶,向十大阎罗打小报告。
剩下的牛头和马面到是专门承当阎罗和各大判官手下的“爪牙”,负责缉拿有罪责在身的阳间鬼魂。
人魂魄有神仙管理了。
其他动物死后的魂魄自然也有神仙管理。
便是豹尾、鸟嘴、鱼鳃、黄蜂等四位阴帅,从头到尾分别负责“兽类亡灵鬼魂”,“飞禽类亡灵鬼魂”,“水中鱼类亡灵魂魄”,“地上昆虫类亡灵魂魄”。
而鬼王就类似队伍中的“头领”,负责统帅阴差。
普通阴差干到甲等就算到头了。
除非立过大功,这样才能继续往上走得判官果位或者得阴帅果位。可千万不能小瞧了判官和阴帅,他们算是地府的中坚力量骨干,各司其职维持地府正常运行。
算一下的话,孟婆也算阴帅。
我以为司马同昭很强大,没想到他居然是一位在职的阴帅,但也合情合理,毕竟是秦广王身边人。
走廊不长,我在短时间内与这中年男子打听过不少消息,比如关于刘善从的消息。
中年男人听我从口中说出刘善从这三个字,恨得牙痒痒,气堵到无法评价:“那就是一个泼皮!也就是卞城王他老人家宅心仁厚,否则换成一般阎罗早就给他赐死了。他这些年也到是老实了一些,不像以前嘚瑟了。”
风评这么不好呢吗?!
我通过中年男人面目表情和语气能判断出刘善从确实不是个正面角色,所以否定去找他的想法。
等走到电梯间。
我更加惊愕目瞪口呆。
眼前电梯和阳间电梯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要比阳间干净不少,像是有人经常打理一样。
电梯楼层一共十八层。
中年男人手中玉佩像是拥有“NFC”功能一般,在电梯感应器那块轻轻刷一下,便按了到达顶层的按钮。
地府电梯没有阳间那种失重感。
戰神聯盟之蝶夢飛舞
眨眼间上到18层,当我和中年男人走出电梯,电梯口旁边站着另一个值班的阴差。这个阴差同样身穿西服,只不过从面料来看要高级不少,他手里掺着一根长烟锅袋子,往烟锅填了形似烟膏的物品,随即打个响指从指尖冒出火花,点燃烟膏自顾自抽起来。
甚至飘起烟气。
星际超级篮球 灵异13号
哎!
说好烟草在地府很贵的呢?!
他咋说抽就抽了呢?!这么奢侈呢嘛?!
中年男人到是为我耐心解释道:“你别觉得在半步多是个苦活,其实在半步多值班时候油水是最多的。不少阴差抢着来这,还没有那门路呢!”
上錯竹馬:萌妻來襲
为我解释完,中年男人熟稔去到抽烟阴差身边,抢过他手中烟锅袋子,自己个裹上两口,透透风说道:“老张,今天生意咋样啊!?我昨天可没收上来啥!”
“今天还算凑合吧,下阴来的阳人没多少。以前一个老主顾到是听说我今天当班,特意给我送下来这烟膏,送完他也就回去了。”
被称为老张的阴差和中年男人,无所事事搭完话茬,又探头看看打扮神秘的我:“这是谁啊?新来的?”
“从阳间下来的。”
中年男人裹上两口香烟,身体舒适不少:“就是司马大人前两天故意嘱咐的那个。”
“哦哦哦!那你快送他走吧!”
老张贱笑着拍拍中年男人胸膛:“你这把掏上了,那司马大人最大方,说不定回头就能给你拿两条烟。”
非诚勿婚:老公不合法
“真要这样,到时候送你一盒。”
中年男人把烟锅袋子还给老张。
老张多瞅我两眼,没多说话。
我则是狐疑的主动凑过去,张嘴说一句:“这位师兄!你这烟锅袋子能借我尝一口吗?还真没在地府抽过烟。”
兴许是长途奔波。
我这会确实有些累了,并且感觉后背凉嗖嗖的像是有千年寒冰敷在后背似的。再加上一时间没了空气,很是不习惯,想抽口烟解解压。
“客气,尝尝吧,这可是好东西。”
“谢谢!”
我接过烟锅袋子,裹个十足一口,重新找回有气息呼紧胸腔的感觉,竟然在一瞬间感觉全身灌满热量驱散身体里的寒冷让我有些太过舒适,不自觉感叹:“真爽!”
“哈哈哈!你瞅这小子的样子!跟娶了媳妇似的!”
“你可别说了!当年你第一次抽烟的时候,直接当场晕过去了!要是没有我们,你丢面子可丢大发了!”
“都是一些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看来抽烟放飞自我是他们老生常谈的事儿,中年男人和老张看着我一副即将龇牙咧嘴马上要爽翻过去的表情,笑着互相调侃两句。
暖流大概保持一分钟。
神清气爽像是睡了冬日里回笼觉,让我倍感安逸,暗叹一声真爽之后,把烟锅袋子还给老张。
“小兄弟,咱们这些阴差虽然有肉身,但是终归还是阳寿已尽的鬼,所以烟对咱们也是大补之物。”
中年男人一副领路人心态为我再次解释道:“你是阳间下来的所以自带肉身,不像我们还得靠着衙门里捏的肉身。衙门里捏的肉身可正经得适应一段时间,像我最开始光学走道就用了一个多月,说话也是从头学起。”
肉身!?
听他这么一说,我放才注意到这哥俩都是有肉身的。
沃特发?!
肉身这玩意还官方发放呢吗?!
太人性化了吧!
于是我挠挠头又问道:“那些冥鬼也有肉身的吗?!”
“对啊!都有的!但是他们需要自己花钱买肉身,买到的肉身也没有咱们阴差的好。这样就形成魂体和肉身共存的神奇风景,你到时候去到了酆都城可别惊奇啊!”
老张替中年男人为我解释。
我听完直点头。
那真要是这样……鬼是不是可以在地府结婚生子过上跟阳间如出一辙的生活啊!?
那特么鬼生孩子谁见过!?
可既然是这样,为什么有更多鬼魂选择投胎呢?!
其中一定有些难言之隐吧!
我没多问,准备自己一探究竟。
芳心暗度
中年男人和老张东扯西扯两句后,带我走出电梯的走廊,拉开大门正式来到火车站平台。
大门外的场景让我在往后日子无法忘记。
我看到“人山人海”数不清的亡魂按规矩排着队伍分成十二列,他们保持着生前死亡的样子。
有的穿着寿衣正常老死。
有的是肚子中插着一把匕首,横死。
有的是全身骨头粉碎,跳楼自杀。
有的甚至插着各种医疗管子,病死。
更奇怪的有一个还没成长的婴儿,浑身皮肤呈现令人害怕的黑紫色,连眼睛都没睁开。
这是被堕胎打掉的孩子啊!
……
这场面整个阳间死法大集合,其中正常老死占一半,其余都是各种原因死亡的。
逍遥游之风鹏正举
这让我有些不解,按理来说横死或者自杀,再或者直接夭折很难来地府投胎啊!于是我又又又一次问道:“师兄,这自杀者也能轮回吗?!”
“能,都能。”
中年男人没心疼自杀者或者横死的鬼魂,到是很可怜那未曾降世的婴儿:“你应该很特殊,所以你不知道。地府设立阳间阴差的初心就是让这些难以用自身来地府投胎的鬼魂给送到地府进行转世轮回。同样阳间现在也有勾魂使者这个职业,只是在历史长河中快要消失罢了。”
“没有阳间的阴差。”
“这些死于非命的鬼,谁送过来啊!?”
盛世寵婚
“他们到时候只能在包含磨难的状态下,绝望而不知的再死两次!直到彻底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