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xirv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清隱龍-4793 寶鋆破謎案看書-ey4q9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奴才佟佳拼命的挣扎,两名兵丁反剪双手都快按不住了,他冲着宝鋆喊道“大人就一点香火情都不留吗?”
重生之全能學霸 沙風
“好歹我也是礼亲王家的家生子,打我也就是打礼亲王的面子!今日留一线,日后好见面,非要吧面子撕碎了?”
宝鋆气的脸色铁青,在火把的光芒下他的表情狰狞恐怖,如果说这是平常查库,这宝鋆还有可能给礼亲王一个面子。
但是今天灾情都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别说礼亲王了,就算太后的奴才也绕不得了,粮食就是性命!
“搜钥匙!本官看看你这王八壳子里到底藏了什么鬼!”
北新仓一共八十多个库,按照每个库一万石的极限存粮,这里最高可以装八十万石粮食,当然了按照风险分散的原则,朝廷不可能把仓库都装满了。
一般北新仓多的时候,也就存五六十万石粮食,这些粮食可不得了,守护京师的兵丁要吃,八旗的铁杆庄稼也要吃,甚至百官的俸禄也得从这些仓库里调拨。
看起来数量不少,但是实在架不住吃饭的人太多了,真要是敞开消耗也不过几天就散干净了!
八十多吧黄铜钥匙,这佟佳想藏也藏不住的,就几件房子一搜也就搜出来了。
百婚不如一贱
“开!”宝鋆一点情面都不留直接下令开仓,佟佳就好像抽掉了脊梁骨一样,整个身子都瘫软了。
“我……我要去王爷那……告你去……告你去……”
宝鋆什么都不管,带人就冲进最近的甲字一号仓库,这仓库里都是苇子席和木条竹篾编织起来的圆形谷仓,里面冒尖的全是带壳的稻谷。
侍郎只想小姐愛
一屯又一屯,看样子这一仓里足足有一万石左右!
佟佳嘴依然很硬“大人……您强行深夜开粮仓,这是犯忌讳的,明天要是粮食少了,您可有责任!”
“看清楚了吗?粮食都是满的!全都是满的冒尖了……我是奴才,惹不起军机大臣,但是咱们八旗内部也有别的讲理的地方!”
“六部不讲理,旗人可讲理!宝鋆……你丫的这是要冤枉我!”
“宝鋆……你是不是要夜盗官仓,你是看粮食价格涨了,你要偷粮食啊……”
漆黑的夜里,佟佳的吼声传的特别远,隔着两条街都能听见,他这就是要把事情给闹大!
萌寵之影帝的完美飼養 秋囚囚
宝鋆也不回头恶狠狠的说道“让他闭嘴……掌嘴!”
啪啪啪……又是几个耳光抽过去了,可是这回佟佳是硬怼上来,你越是打,他越是要吼叫!
“宝鋆要抢粮食了……宝鋆要抢官仓啊……兄弟们喊起来……”
这北新仓里的库兵都是他的手下,知道今天要坏菜,也都拼了“军机大臣宝鋆要抢粮食啊……没有圣旨就抢官仓啊……”
“四九城老少爷们都听清了吗……”
宝鋆的亲兵冲过去,拿着刀鞘连抽带打“都闭嘴,全都不要命了,不许喊叫……”
可是也奇怪了,这群库兵居然不害怕军机大臣了,一个个挨打都要扯着脖子喊叫!
宝鋆脑门也见汗了,今天要是查不出问题来,明天礼亲王肯定要在皇上面前找麻烦的,自己虽然不怕,但是他也怕八旗那一张张臭嘴!
“呵呵……色厉内荏!你们越是叫,就证明越心虚……啊!我知道了……”
宝鋆一抬头就看见甲字一号库的牌子了“这是撑门面的仓库,自然不会有问题,咱们往里面查!”
这下佟佳裤裆都湿透了,这宝鋆是真来真的啊!
宝鋆亲自拎着巨大沉重的钥匙环,往密密麻麻的仓库深处走去,身边簇拥着举着火把的兵丁。
坏天使 潇逍深海鱼
这佟佳的嘴终于软了一些“大人啊……太危险了,里面粮仓密集,您这举着火把会有危险的!会走水的……”
“大人您别查了……有什么话好商量……叫上王爷咱们一起商量啊!大人你这是钻的什么牛角尖啊!”
可是今天宝鋆就要钻这个牛角尖,他眼睛一扫“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对,去辛字库!挑四号库……”
“本官就要查这边边角角的!”
打开库门,官兵冲了进去,惊吓了一群老鼠四散奔逃,接着火光一看,哎呦!居然还是满仓冒尖的稻米!
宝鋆抓了一把揉捏一看,居然是真的稻米!
“本官就不信邪了!接着查……庚字十四号库……”
又开了一个库房还是满的,所有稻谷都是满尖儿的!这下可轮到宝鋆冒汗了。
佟佳嘴角微微一笑“大人您这是干嘛啊!都查了三个了,还是不信奴才吗?既然您非要闹大了,奴才也就顾不得了,明天必定去王爷那边参你一本!”
宝鋆也不说话,他又开了第四座仓库,结果一看“该死……又是满的?”
韩娱之篮球帝王 尧帝A
宝鋆也害怕了,难道自己真的冤枉了人“不对……不对……一定有鬼!”他灵机一动,直接从兵丁手里抢过一把火枪,装上刺刀冲着粮食屯就刺了下去。
这一刺佟佳当时就一哆嗦!
谷仓都是芦苇席和木条竹篾编织的,根本就架不住刺刀捅,这一刀下去哗啦啦流下来很多粮食。
佟佳送了一口气,眼瞅着宝鋆捡起稻谷往嘴里送,看着宝鋆迷惑的眼神,这管库又放心了。
宝鋆这下子迷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粮食都是满尖儿的,中间也有粮食啊?难道这粮仓没有问题?
可是没有问题,这狗奴才为什么要烧账目?难道说真的就是意外吗?
鮮妻有點甜:大亨的私寵
宝鋆咀嚼这带壳的稻谷,脑子仔细思索,想的郁闷之时他一拳就砸在粮食屯上了,可就这一拳下去,他的脸色巨变!
呸!他吐掉嘴里的稻谷壳,突然开始抚摸起一人多高的粮食屯了,仔仔细细的观察这座粮食屯。
佟佳吓的直咽唾沫,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根本不敢喘大气。
就在这时候宝鋆笑了,他端起步枪扭头看着佟佳“狗奴才啊!我是真没想到,你们的工程会如此浩大,看样子你们这不是一年的老鼠了!”
“操……”一声吼,这刺刀就猛然捅了下去!
佟佳眼前一黑,噗通一声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