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wpx好看的小說 蛟龍決笔趣-第一百五十四章收蒙古人做弟子讀書-bpfm8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紫竹尊者被她纠缠得没法,伸出一根乌黑的手指点着陆蕴儿道:“你这个丫头,才没有这样孝道呢!这样缠着我,定是有事求我,哼哼,有什么事只管明说,在不说我可就真走了!”
陆蕴儿这才扭捏笑道:“什么也瞒不过爷爷您的法眼啊!嘿嘿,不过我的确是真心想孝敬你老人家的!另外呢,也确有一件事情想求爷爷帮我!”
紫竹尊者微微颔首,道:“就你这丫头事多!说吧!”
蕴儿笑道:“爷爷,你先答应我,我再说!嘿嘿”
紫竹尊者“哼!”了一声,挣脱陆蕴儿要走,陆蕴儿赶紧跑上两步又把他缠住,然后搀扶着他坐到一棵大树突兀而出的虬根上。
嚣张宝宝的首席爹地
才故作忧虑道:“爷爷,你看我们俩个闯荡江湖这些年,遇到好多事,几回都差一点没了性命,江湖凶险,你也是知道的,比如这几次,若不是有爷爷你及时出手,我们也就没命了!有你在身边,我们当然安全无忧,可是你也有自己的事情,总不能天天陪着我们,对吧?到时候有人欺负我们,我们又怎么办呢?”
紫竹尊者听她口气,心中已经明白,只是不点破,仍道:“你说得也是,爷爷我可以保你们一时,却不能保你们一世!你可有什么主意?” 陆蕴儿笑道:“对呀!就是这个理儿!依我看,爷爷随便教出一个煞摩柯都叱咤武林,那爷爷您的武功自然天下无双,要不然您老人家干脆将你武功里拣最厉害的传给我们几样,比如刚才那个可以破西夏阴阳两极双合臂的千叶催风禅,还有上次在秦王府外,你用竹竿吸住流津觉迷的金鳞蛇形剑的招式,我看都不错!嘿嘿”
紫竹尊者听罢,苦笑道:“你这个丫头好不贪心!这千叶催风禅可将看似柔弱至极的树叶青草靠真气凝结成球,一旦发出,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柄利刃,无坚不摧,而紫竹吸象棍法,之所以叫作吸象,是因为人间万象无不可以凭借此棍法将它牢牢吸住,乖乖就范,此二武功,乃是我当年立命江湖的倚仗,你倒想统统拿去!”
陆蕴儿笑道:“爷爷,你这样厉害的武功不传给自己的孙女,孙子,你还传给谁呢!对吧?不过呢,你若真小气,不愿意传给我们,那就把煞摩柯的九龙催心掌传给我们也行!嘿嘿,爷爷,你看我好说话吧?”
紫竹尊者迟疑了片刻,脸上露出忧伤之色,叹口气道:“丫头,你们俩个都是好孩子,传你们武功,我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只是……当年因我收错了弟子,把自己的武功传给了一个不该传的人,悔恨之下,我自毁双目,还发下毒誓,此生再不收徒,传授武功!因此……唉!还望你们俩个体谅!”
宝贝计划:嚣张妈咪坏爹地
陆蕴儿听罢,还不死心,有心再劝,肃羽怕紫竹尊者难过,忙道:“蕴儿,既然爷爷有重誓在先,我们就不要再勉强他老人家了!”
吞噬星空
说罢,又见紫竹尊者满脸的凄怆,心尤不忍,道:“爷爷,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就是,你也不必时时纠结!以后我与蕴儿都是你的亲人,我们都会孝敬你的!”
都市炒粉俠
紫竹尊者点点头,悄然许久,才缓缓低语道:“好孩子,你告诉我,若有人一生反元,最后阴错阳差,却将自己的武功误传授给了一个蒙古人,你们说,他是不是一个民族叛徒?他是否愧对天下英雄和战死沙场的英灵?”
陆蕴儿接道:“那既然这样,知道后干脆把那个蒙古人杀了,不就行了吗?”
肃羽却摇头道:“蕴儿,不是这样的,他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收了那个蒙古人为徒,即时后来知道了真相,但他们师徒情分仍在,哪里就能说杀就杀的?”
紫竹尊者叹口气道:“嗯!起初他也曾想把这个弟子除去,可是……他们师徒朝夕相处二十多年,那个人不仅是他的弟子,还是他从小养大的,情同父子一般,三番五次也下不了手……”
陆蕴儿想起煞摩柯跪在紫竹尊者面前痛哭流涕时的场景,才明白原来紫竹尊者说得正是自己,她便有心排解紫竹尊者的心事
随道:“爷爷,既然你说因为误会才错收弟子,既然是误会,那自然就值得谅解啊!不过,爷爷,那天煞摩柯给你下跪喊你师父,我也是非常吃惊,你到底是怎样收了煞摩柯为徒的,能不能和我们俩个说说啊?”
极品教主 梅城雪
紫竹尊者听到“煞摩柯”三字,皱纹堆积,若松树皮般的老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又像在回答陆蕴儿,又像自言自语,依然缓声道:“是的,那个错收弟子的,就是我!
我原名姓方字兴日,曾经跟随张世杰大帅,马前听令,后来崖山海战,我们全军覆没,我与大师兄二人保着张大帅奋力拼杀才得以逃出。
后来,张大帅知道了皇帝与太后的死讯,自己也溺水死于平章山下。
临死前,他不让我们殉葬,只说忠臣死节他一人足矣,我们作为普通将领已经尽到了本分。
我们留得命在,若将来能寻到大宋皇家骨血还可图谋再起,若不能,乃是天灭大宋,无可挽回。
校园超级妖孽学生
我们按照大帅临终吩咐,忍辱偷生,到处寻找赵氏苗裔,妄图东山再起,然一次次落败,直到后来,即找不到可扶持的赵氏后裔,也没有人愿意与我们同心抗元扶宋。
甚至……许多曾经的宋人甘愿做元朝廷的鹰犬,向官府透漏我们的行踪和消息。
就是我们一行之中,也有多人竟然为了富贵荣华,背弃前盟,投降了蒙元朝廷。
最后眼见只剩下我与师兄二人!师兄恨透了那些屈膝于元朝廷的汉人,开始疯狂杀戮报复他们。
而我劝解无效,又被他猜疑,不多久也离开他而去。
这一日,我扮作一个乞丐,混在难民之中,正走之间,突然后面有元兵骑兵杀来。
我身边的难民四处逃窜,我正要躲闪,旁边却有一个长巾裹头的女子把她怀里的孩子一把塞进我的怀里,一句话没说,便纵身离开,元兵看见,纷纷尾随追去。
我躲到一边,望着怀里的婴儿顿时手足无措,我以为那个递给我孩子的人过几天定然会再来寻找婴儿的,因此我便天天到那路边等候,可是不觉几个月过去,那人音讯皆无。
而元庭缉拿乱党甚急,不得以我只得带着孩子离开了大都,回到了自己的老家,慢慢安顿下来。
我猜想女子既然被元兵追杀,这个婴儿定是反元义士的后代,因此悉心抚养。
等孩子大些,我见他骨骼惊奇,乃是练武的奇才,便让他正式拜师,开始传授他武功。
因他身体雄壮,又能吃苦,我便传他九龙催心掌。
这个掌法虽然刚猛无比,但练习它的过程却极为痛苦,因为在练习过程中,为了集中掌力汇聚于九指,另外一根手指便会慢慢微缩,直到消失,因此此掌法叫作九龙催心掌,十指变九指,此掌法才算练成。
这个过程最少也需十年之久,因此上,在这十年里,他便要每天每时每刻都要经历缩骨,抽筋之痛,他最终练成之日,也不知已经经历过多少次死去活来的痛苦了!”
蕴儿听到此,不禁打个冷战,摆手道:“这世间还有这么痛苦难练的武功啊?我可再也不要学它了!”
紫竹尊者点头道:“九龙催心掌练习过程确实极为痛苦,但却并非是武功之中最痛苦的,只是你没经历过罢了!”
蕴儿听说,却来了兴趣,打岔道:“哎呀,爷爷,你说还有比这更苦的功夫啊?我不知道,你快跟我说说!”
紫竹尊者沉声道:“是啊!比如我师兄的门人所练的赤火神功和 天罗神功,难度和痛苦都不下于此,只是可以速成,不必耗上十年!”
星际强兵
肃羽想起自己跟随三圣练习龟缩功,忍行术,遁地术,筋骨几乎都被捣碎,头几乎撞碎,又随时会遭遇毒菱的偷袭,那些日子何尝不是几死几生?只是他不愿意打扰紫竹尊者说话,因此只是默默点头。
陆蕴儿听说世上还有那么多奇妙功夫,更是来了兴致,忘了化解紫竹尊者心事的初衷,又不禁追问赤火神功与天罗神功的来历,紫竹尊者只摇摇头,不再往下说。
肃羽忙拉了一下蕴儿道:“蕴儿,这些武功以后再让爷爷说给你听吧,只是不知煞摩柯练成九龙催心掌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陆蕴儿这才想起,冲着肃羽一吐香舌,又拉着紫竹尊者的手臂晃荡道:“对呀!煞摩柯后来怎么样了?爷爷,你快说啊!”
紫竹尊者又叹口气,才缓缓道:“后来,有一日他就突然不见了,只是给我留下一张纸条,纸条上说,他在多日前就被秦王伯颜的手下找到了,原来他竟然是曾经密谋杀害太平王燕铁木儿的知枢密院事脱脱木尔的幼子,后来事发,被满门抄斩,混乱之中,他被一个汉族女仆抱着逃出府去,才保住了性命。
最后阴错阳差成了一心反元的我唯一的弟子!他被伯颜召去后,参与诛杀燕铁木儿的后人及其党羽,为父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