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愛下-第四百零五章:到來讀書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大雨一直下,愈下愈大。
湖水上涟漪不断,湖下的游鱼静静地藏在深处仰望着湖面外黑色的天空。
整个卡梅尔大学陷入了静谧的雨声中,没有虫鸣,没有人声,只有下不完的雨,流不完的水。
10:30,A栋教学楼阶梯教室中,林年正坐在讲台上闭眼休息。
半分钟前恺撒被赶下去了,按理说他是不会主动让位置的,只因为林年骗了他,让他过来一趟,在他走下讲台几步路后翻身坐到了上面什么话都不说闭眼就开始休息。
恺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有些愣神,只能多看了林年一眼,扭头走向了阶梯教室中坐到了楚子航的旁边。
主宰空间 爱之
10:31,楚子航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
10:40,穿着黑色雨衣的曼蒂看着面前的转校生女孩帮自己打开了天台的门,女孩推开门后大雨的雨雾如烟一般扑面而来,她张口呼吸的空气忽然就变得潮湿了,像是蒙上了一层面纱。
她下意识地就挥了挥手,试图赶走那股水味,但却是徒劳,因为整个天台都积水了。
“这我怎么架枪?”
曼蒂抱着半自动狙击步枪看着脚下几乎漫过门槛流进楼道里来的积水有些傻眼,难道要她卧倒在三四厘米的水里面十几分钟?
“没关系我们在知道今天有暴雨的时候就提早做好了准备。”转校生女孩把雨衣的帽子戴上走了出去,曼蒂也只能硬着头皮戴上帽子将巴雷特用防水布包好走到了大雨滂沱的天台上。
走到了天台中央,曼蒂扭头看向被雨水笼罩的整个世界,整个雨没的校园几乎都映入了她的眼帘,天上的乌云几乎要塌陷到了她的头顶上。在这种天气里站在百米高的教学楼顶端,仿佛能抢先整个世界更近距离地直面这倾盆而覆的骤雨,有一种独自一人抗住晦暗天空和疾风骤雨的孤独感。
长生十万年
“你的位置就在这里。”
天台的边缘传来了呼喊声,曼蒂抬头看过去,发现在那里围绕着天台一圈的铁丝网被人为拆除了,转而用铁丝网加防水布搭建出了一个三角倾泻的雨棚,在雨棚下堆积着数袋湖沙,正好高出了积水数十厘米,这也是天台上唯一的干燥地了。
转校生女孩站在教学楼边沿上,为身旁走来的曼蒂指向远处大喊道,“这个角度是最好的狙击入射角,由于人手紧缺问题暂时没法给你配备观察手,所以你的狙击难度会很大,但你更重要的工作是盯死体育馆的动向,有情报随时向我们汇报!”
“我一个人在天台上怎么汇报?”曼蒂提高声音试图没过这室外汹涌的雨声。
“用这个!”转校生女孩把一个用塑料密封袋装着的黑色传呼机递给了她。
“传呼机另一边连着主席…也就是你认识的恺撒·加图索。”转校生女孩大声解释,“如果你提前观察到了敌人的动向,也记得第一时间汇报,在这场大雨里只有你能看得最清楚,这次行动你就算是我们的‘眼睛’…不要搞砸了!”
说罢之后,转校生女孩就匆匆转身离开了天台,曼蒂扭头看着她钻进了楼道矮身下来趴在了沙袋上调整了一下姿势,将盖着防水布的巴雷特架了起来,一边调整着狙击镜,一边低声嘀咕,“不要搞砸了…嘿,这么信不过我就别让我来这里啊…哦,是师弟让我来的,那没事…啊嚏!”
“怎么打了个喷嚏…谁在说我坏话吗?”曼蒂皱着眉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鼻子,侧过头透过狙击镜观察起了另一边体育馆的动向。
11:10,体育馆中,昏暗的篮球场里,观众席上维乐娃在调试着呼吸,目光扫视整个布防完毕的体育馆,各个出口都被桌椅板凳和铁柜堵死了,玻璃窗口后藏着难以发现的银色丝线,每个能进出活人的地方都被设置了安全措施,整个空旷的空间里无处可藏。
“你没事吧?”维乐娃身边的人察觉到她的呼吸频率低声问道。
“我没事。”维乐娃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孩。
重生之庶女归来 汶滔滔
狮心会大二年级学生,乐义,美籍华裔,同时也是狮心会的成员。
TF之心有余悸的爱 茄子and惜雨
听说对方好像是射击部的干部?也难怪会被安排到这里了。
“没事就好。”乐义低声说,他看向了篮球场里背靠背坐在一起的两个学生会的学生,“不过说不紧张是假的,你好像才是一年级吧?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
“差不多吧。”维乐娃说,“在任务里能帮上忙就好。”
“做好准备,大概率我们这次得‘牺牲’了。”乐义剥了一块从曼蒂家顺出来的巧克力,递给维乐娃对方却摆了摆手拒绝了,他就直接丢进了嘴里,“虽然昨天真正的敌人已经露面了,但跟对方交手过的唯一一个活人只有‘S’级,我们这些人谁都不知道敌人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就算现在做好了防御措施,也可能被见面杀掉…”
“这是最坏的情况吧。”维乐娃低声说。
“也是最可能的情况,在我们进来之前执行部那边最大的声音都是认定这次事件是一只苏醒的次代种而为的,但没有敲定这个结论,所以我们任务的目标只是追杀‘危险混血种’。但就从昨天那个凶手的表现来看,恐怕实际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糟糕。”乐义苦笑了一下,“我们大二学生有些时候会被执行部临时抽调进行实战任务,我以前有幸遇到过一次三代种。”
“三代种?纯血龙族?”
“嗯…许多混血种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见到一只,大多时间都是在跟危险混血种打交道,但我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什么,暑假回芝加哥老家的时候被执行部临时抽调去了港口,说是有龙族复苏的任务,可把我吓得不轻。”
“芝加哥港口?我知道这件事。”维乐娃原本垂着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是不是‘S’级当时也在场!”
“你知道这件事么?”乐义多看了维乐娃一眼,“嗯…是的,那次事件是‘S’级处理的,我们那些专员只负责控制战场范围没有插手,虽然最后三代种还是被‘S’级处理了,但当时临场的时候那股精神威压却是让我记忆尤深,大概一辈子都不能忘…”
“…三代种冲出工厂的时候,看了我们一眼,我跟祂对视几乎只有一瞬间,但那一瞬间我几乎感觉整个密歇根湖都压在了我的身上,呼吸都不顺畅了,腿也在抖,手也在抖,如果让我直面那种玩意儿,几乎照面就得死。”乐义苦笑着说道。
“你的血统应该也是‘A’级。”维乐娃皱眉说。
“这无关血统的事情。”乐义摇头说,“面对纯血龙族,那是一种仿佛遇到天敌的恐惧感,如果克服不了那种恐惧感你甚至无法释放你的言灵,黄金瞳都没法点亮。你知道日本有一段时期被美国侵略过吗?那时的美国人由于登陆日本兵力有限的缘故,试图训练那里的农民组成火枪阵来击溃日本武士。在数月的训练后美国人将这群新练的火枪兵搬上战场,在遇到带着鬼面具的骑马武士冲过来的瞬间,这群火枪兵要么过早开枪打偏,要么直接丢掉了手里领先对面一个时代的武器仓皇而逃了…在真正直面恐惧的时候,只有拥有真正强大的心态才能握得住手里的刀枪。”
“‘S’级之所以是‘S’级,不仅是他的血统,我感觉更多的是他的性情。”乐义扭头看向了体育馆落地窗外教学楼的方向,“你信不信就算失去了血统,他面对龙王的时候依旧敢冲上去挥刀?”
“我一直都相信这一点,所以我才会崇拜他。”维乐娃直言不讳地说。
“不过现在更好的是‘S’级保有了本身的血统。”乐义点头,“看样子‘S’级没有经过‘蛇’进入小镇,而是直接冲进来了,而且冲得相当深才能保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也不知道一会儿直面‘凶手’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拖到他过来。”
“现在几点了。”维乐娃问。
“十一点半。”乐义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深吸了口气,摸出了一块巧克力递给了维乐娃。
而这次维乐娃没有拒绝,接过之后剥开吃了下去,“不需要猜,我们一定能拖到他来救我们。”
体育馆的穹顶上雨水噪音逐渐增加了,暴雨越发地攀升向了顶峰,整个世界被水声填满了。
11:40,阶梯教室中,除了林年以外的人都站了起来,开始预热活动,一把把枪械被摆放在了桌上,子弹一粒粒地竖起,被塞进弹匣中压实。
“时间快到了,你猜敌人会从哪里来。”恺撒检查着沙漠之鹰的枪膛看向楚子航问。
“体育馆只留了一个出入口,那个出入口也是送给对方的登场点,如果凶手真的富有神圣感,那么他一定会从那里正大光明地走进去。”楚子航将两把伯莱塔插进了快速拔枪枪套中,又将一把带鞘的修长长刀背在了背上。
什么二选二,都是假的。
剩下的八个人分为两组可以赌到百分之五十的几率?
不,他们赌赢的几率是百分百,因为只要林年在其中一组人身边,凶手就必然会锁定另一组没有防备的人。
体育馆才是唯一可能受到袭击的地方,这是一场转校生们和凶手都彼此心知肚明的阳谋。
现在就看凶手怎么踏进这个阳谋了。
11:50,风吹飞了操场上旗杆上的彩色旗帜,旗帜飞向了乌黑的天穹,转瞬即逝之间消失在了视野中。
阶梯教室里讲台上小憩的林年睁开了眼睛,轻轻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扭头看向了窗户外。
而在窗前,恺撒、楚子航四人早已经全副武装站在了那里,整齐地看向了校门的方向。
11:59,卡梅尔大学沉重的黑色铁艺大门前,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门锁上,雨流如注落在那只手臂上主动分流开了,在那下面是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绷带。
12:00,“来了。”恺撒沉声说道。

天空爬过一只白蟒,白光照亮了大门前白色斗篷的人影。
在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沉重的铁门被推开了,铁索扭曲绷断,两扇数百公斤的铁门似是被疾驰的火车正面冲撞了一般飞向了校园深处,砸进了湖泊中掀起数十米高的水幕。
水幕降下,在恺撒等人的视线中,那身着白色斗篷的神祇沐浴暴雨走进了卡梅尔大学,朝向远处的体育馆踏步而去。
雷声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