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醫凌然-第1340章 蝕本相伴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大医凌然
“割这里?”闺蜜比划着,手里的刀子始终没有落下来。
“你刚才杀鸡宰鱼的,看着也是一把好手啊。”护士长在旁调笑着,更准确的说,基本算是取笑了,还带一点点的羡慕妒忌恨。
差不多的年龄,她就没有闺蜜追求美好生活的勇气了。
当然,闺蜜现在的勇气也不怎么样就是了。
凤仪九天:武干孽凰
穿着一身阿玛施的闺蜜紧皱着眉,以至于脸上的海蓝之谜都白瞎了。她没好气的道:“你还说风凉话,这割跟杀鸡能一样吗?还有,这个菜刀也不知道干净不干净,你们的手术刀不是特锋利?要不拿把手术刀给我……”
“手术刀的刀口和菜刀的刀口也不一样啊,这边都是急诊科的医生,见多识广,看一眼就知道是什么割的了。”护士长双手抱胸,好笑的看着闺蜜纠结。
“这……这……你们这些医生也太难骗了。”
“算好骗的了,医药代表才是真的难骗。”护士长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转瞬道:“你这是挑战人家医生的专业了,别想着在这个步骤省事啊,等接触上了,一旦开始互动了,那不都是你的天下。空中是蚊子的主场,它沾你网上了,那不就是你的菜了!”
“你才是蜘蛛呢。”闺蜜被说的神情轻松起来,毅然拿起菜刀,再看着自己的手指,毅然举起菜刀,接着就闭上眼睛……
“断指再植就归马砚麟了。”护士长幽幽的提醒。
闺蜜猛的睁开眼:“你什么鬼!”
“我说真的,闭眼狠剁,那不是断指再植是什么,你剁过排骨没有?”护士长老年委屈。
闺蜜叹口气:“不行就便宜你们那个马砚麟算了,听着也是个医生?”
“恩,屌特大。”护士长道:“轮不到你了。”
“啥?”闺蜜以为听差了。
护士长重复了一遍,又用手比划了两下,道:“被一个泌尿科的医生给撬走了,协和毕业的泌尿科主治,据说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
考古手记 微笑的猫
闺蜜倒吸一口凉气,眼睛望着护士长的比划,鬼使神差的道:“那左医生呢?”
护士长刚想回答,警醒闭嘴,道:“那我没有见过。”
闺蜜对此倒是没什么怀疑的。如果说左慈典这样的老帮菜有什么优点的话,安全应该算是其中之一,甭管他有没有胆和心,没有行动力是真的。
“行了,你就在这里划个口子,安全的很。没神经也没血管的。”护士长用手指在闺蜜的手部轻划了一道,又道:“你就划这么长,看着恐怖,实际上没事。别划长了,划长了可就危险了。”
“划偏呢?”
“反正也不会死。”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我……”闺蜜又气又无奈,转身翻包,道:“你用眉笔帮我画条线。”
“别介,你划破了又不能洗,到时候一条黑线,谁还不知道你是故意的?”护士长很有经验的样子。
“这……”闺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内心开始疯狂的斗争。
隔壁的烤肉架上,渐渐的飘出了肉香味。
朱大厨今天玩的是乡村风情,主烤的羊肉就来自附近的村子。当地村民向来有养羊贩卖的传统,算是他们较大的一笔现金收入,也是孩子上学,老人买药用的储备金。
烤肉的果木同样来自村里。这些年,果园果树的栽种是各地的重头戏,种的好赚的多的村子轻易即可脱贫,十二泉乡的村子多是穷困村,所以……他们的果树种的不好,果园经营的更差。
但是,烤肉用的果木不挑这个。
甚至因为果树更迭过慢,以至于荒废于绿水青山之中,反而更显的风味十足。一些十几年,甚至二三十年树龄的果木,点燃起来,几如香薰一般,远远的就能闻到清烈的苹果味,梨味,橘子味……
九转混沌诀 飞哥带路
“不愧是田柒小姐家的厨师,普通的羊肉,也可以做出这么香的味道。”左慈典吸了两下鼻子,顺势恭维田柒。拍马这种事就像是读书学习,没有大小浓烈之分,重要的是持之以恒的心态和行动,须得“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没什么具体的数字到什么样的级别,但只要日日夜夜的做下来,总有一天回头看,是能得到回报的。
田柒看一眼凌然,微笑道:“主要是凌医生不想浪费运力,而且,今天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吃饭和消遣,就用村里的食材也不错。”
“别有一番风味。”左慈典连忙道:“凌医生应该也是喜欢的,是吧?”
左慈典是直接提醒凌然了。
凌然正在给一名病人做触诊,闻言点头:“是。”
“喜欢就好。”田柒笑的很开心,脚尖不自觉的在地上点出了节拍,又道:“看完这边的病人的话,记得要吃饭哦。”
“拿过来吧,不用专门吃饭了。”凌然面前起码有几十人在排队,大家虽然都有搬来马扎或小板凳,但要是面前的医生消失去吃饭了,情绪肯定是会变化的。
凌然也是见多了这种门诊排队,除非是关门问诊的形式,否则,不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就离开,很容易就有纠纷。
许多医院的医生到了门诊的早上都不喝水,即使他们总是向病人强调要多喝水。因为门诊时间上厕所都是要引来不满的。
凌然也没有要吃大餐的意思,即使端来的羊排已经算是事实上的大餐了。
“大家如果肚子饿了的话,我们这边准备了免费的羊肉手抓饭……”负责厨房的女生跑了过来,开始给众人分发食物。
凌然于是洗了手,就坐在就诊台旁的桌子跟前,与田柒一起吃羊排和手抓饭。
用果木熏烤出来的羊排,肉质软嫩又带着微微的清香,不仅毫无膻味,更有极佳的焦香味……
田柒望着凌然,眉开眼笑,即使两人坐在简陋的旧式课桌充做的餐桌旁,跟前还有许多陌生人用各色眼神瞅着自己,田柒也毫不在意。
就云华的条件来说,她临时住所的家具也不见得就能有多豪华,而商场上的人物的眼神,也不见得有多么的友善,而在那些地方,她身边还没有凌然。
凌然的情绪同样不错,他进入医院以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手术室里度过的,门诊的时间极少。
但是,相对于手术室里的生活,门诊也有门诊的特点和有趣之处。
像是眼前的情形,病人们的排队虽然妨碍了午休和午餐,但病人们表现出的对医生的需求,却是医生能够坚持下来的一大动力。
偶尔,凌然也需要这样的动力来充实自己。
“左医生……”一声娇呼,由远及近。
异界之战无双 十三道
几个人抬头看去,正是护士长闺蜜,捂着手跑了过来。
“怎么了?”左慈典也有点慌。
“不小心割破手了。”闺蜜气喘吁吁的,情绪波动极大。
没想到自己割破的手也这么疼!
兵将卡牌系统
闺蜜傲然的伸出自己的左手。
一条长度超过了指甲盖的破口,出现在左手的大拇指下方的大鱼际处。
左慈典抓着她的手,看了好一会,才松口气,道:“应该没什么事,让凌医生帮你缝吧。”
闺蜜讶然:“你不想帮我缝吗?”
“我缝的大概率要留疤,凌医生缝的通常不会有疤的。”左慈典道。
闺蜜顿时陷入了纠结。
不留疤显然比留疤要强千百倍,但如果不让左医生缝合的话,我割破它做什么,不割破它,本来就不会留疤啊!
她突然觉得,自己简直像只傻缺,参加一次相亲而已,干什么付出这么大。
有一瞬间,闺蜜就想让凌然缝合了算,但是,想到刚才割破手的疼,她又不愿意轻易放弃了。
这趟要是不能从左慈典身上捞回一台直升飞机,就算是蚀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