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高齡巨星 ptt-第一千零一章:這纔是人間!(三更,求月票!)鑒賞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高龄巨星
李世信其实也觉得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
从华沙到柏林,从柏林飞回国内,短短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切都有一种马不停蹄的感觉。
但是没办法,这还是他委托华旗影视,推掉了所有采访邀约之后的状态。
媒体似乎永远都是一边倒,不是黑就是白。
流量一起来,真真儿是活生生能把人压死,也能把人捧到天上去。
这一整个阶段,包括拒绝柏林影帝,大闹颁奖典礼现场,以及面对金熊大奖的诱惑坚持底线的一系列正面宣传,国内的媒体已经有了把李世信神话的感觉。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李世信有点害怕了。
一个艺人最怕的是什么?
不是异议,而是所有人都联合起来,给自己打上一个人尽皆知的标签。
只要这个标签落定,戏路和发展路线也就被定死了。
为了摆脱这种已经不理智的吹捧,他必须让事件冷静下来。
而让舆论冷静的唯一办法,就是他这个事件本体的冷处理。
感受到赵瑾芝复杂的心思,李世信当晚并没有和安小小启程回川蜀。而是关掉了手机,整个人放空了下来,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大早,和赵瑾芝一起给两个小丫头片子做了早餐,祭好了四口人五脏庙,李世信才在网上订了三张前往安小小川蜀老家信德的高铁票。
上午十点。
走进喧喧嚷嚷的高铁站,赵瑾芝显得有些无奈。
在验票通道之前,将手中的旅行箱递给鸭舌帽口罩遮了个严严实实的李世信,她幽幽的叹了口气;
“这一天天把你折腾的,这一次去小小那里,你可就老老实实的休息一阵吧。看到你整天活蹦乱跳,有的时候真担心你身体哪一下吃不消,整个人垮下去。”
嘶……
这小媳妇送情郎的感觉是什么鬼?
感受着赵瑾芝从来没有过的犹豫和不舍,李世信干干笑道;
“我这现在不比当初刚到蓉店的时候精神多了?那会儿我刚从医院出来,整个人剩下半条命,不也都摸爬滚打挺过来了?”
“是啊是啊,赵老师。我老师现在精壮着呢!再说,他这次是去我们家做客度假,又不是去拍戏。有小小在,肯定让老师在那边过的舒舒服服,安安心心的!你就该忙什么忙什么,别惦记了哇!”
见赵瑾芝满脸担忧的样子,和李世信一样打扮的安小小连连点头,拍着小胸脯保证到。
“再说啦,赵老师你要是忙完了,等几天有时间的话完全可以到小小那里去嘛!小小的家地方超级大哒!我已经在粉丝群里邀请了峰爷爷他们,他们说等休息几天看情况就过去,到时候你可以和他们一起来呀。我请你吃正宗的川蜀火锅,鸭血粉丝,泡椒竹笋……嘿嘿嘿,额嘿嘿嘿……吸溜。”
见安小小板着手指头,说着说着自己的口水反倒先流了出来,赵瑾芝憋不住乐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这边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如果能抽出时间来的话,一定过去。路上你们自己小心,照顾好你老师。”
“知道啦!赵老师,你这一次好啰嗦欸。”
面对赵瑾芝的嘱咐,安小小挥了挥小手。
可是随即,她的眉头便挑了起来。狐疑的看了看满脸春风和煦的李世信,又看了看眉目含波的赵瑾芝,睿智的小小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嗯哼?这几天在我陪着乖乖倒时差的时候,你们两个……不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吧?”
“Tui!”
迎着安小小那猥琐的眼神,赵瑾芝硍不住劲儿了。
狠狠瞪了小丫头一眼,她皱着鼻子将矛头对准了李世信道:“看你教出来的好徒弟,回去之后让小程和小安看到女儿变成这幅德行,少不了腹诽你。”
“……”
英雄联盟之征途 孤独世纪末
李世信觉得这一口大锅,扣的有点冤枉。
这小丫头八岁通读《金瓶梅》的时候,老夫可还好好的当自己练习生呢啊!
“行了,走了!”
或许是自己也感到确实有些啰嗦,见检票的时间快到了,赵瑾芝连忙带上了墨镜,对李世信师徒三人辉手之后款款离去。
直到目送着拿到俏丽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车站的茫茫人群中,李世信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臭妹妹,竟然换了招数,搞起了情意绵绵这一套!
亏得老夫定力强,不然一不小心还真就容易犯下原则性错误,吃下你这口软饭了。
李世信啊李世信,你可真是好样的。
没有被这种糖衣炮弹所击败,面对唾手可得的美满人生,你……依然选择了自我奋斗,自我支棱!
真男人!
暗暗的给自己赞了一个,李世信提起了手中的行李箱子,对着两个小丫头片子一挥手,走向了验票口。
…..
其实从沪海到川蜀,最快的交通方式还是飞机。
但安小小的家乡在信德,是川蜀妥妥的一个三线小城。
要是乘坐飞机到成都,再转车的话,可能要更折腾一些,倒不如就高铁卧铺一站到底。
好在国内的铁路建设比欧洲强得多,全程十三个小时的时间,在一路风景伴随,安小小的吃吃吃和童乖乖的呼噜声中,很快度过。
晚上十一点钟,李世信终于在雀跃的安小小带领下,走出了信德站出站口。
虽然还没出正月,但是车站里面的旅客规模可是不小了。三线小城比不得沪海,到处可见身上背着大包小包外出务工的人群。
入眼望去,全是形色匆匆的人群。
之前赵瑾芝那临别的唠叨,在车站里到处都能听得见。
倾世冷妃 宁子心
站在出站口,呼吸着格外清新的空气,李世信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老师,我妈给我发微信了,说是我家父上大人因开车太蘑菇,现在堵在车站前面的环路上,让咱们等一会儿。”
听到安小小的一声招呼,李世信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打量起了周围的旅人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入站口处两个旅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约莫四十左右岁的汉子,和一个年纪和安小小相仿的女孩。
和周围许许多多的外出务工者一样,汉子的身上背着用塑料兜子裹紧的行李包,手里拎着一个装满了锅碗瓢盆的网兜。
他面前的女孩穿着朴素,在并不暖和的天气里,一张洋溢着青春的小脸被风呲得通红。
不像其他的送别的人,女孩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用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使劲儿的看着面前的汉子。
而那面相憨厚的汉子,也就那么憨笑着忍女孩注视着自己。
过了很久,这种沉默的注视被一袭春风打破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扣子开了撒。”
“啊?”
“我说,你扣子开喽!赶快系好,莫得着凉撒。”
汉子依然憨笑着,放下了手中的网兜,棒女孩系好了大衣的扣子。想了想,又从自己的网兜里掏出了一副劳动白线手套,套在了女孩的手上。
废土行者 小楼独坐
“幺儿,摸要送喽,你老汉又不是娃娃。回嘛,回去嘛!”
感受着深夜的习习凉风,汉子对女孩挥了挥手。
“爸……”
看着汉子挥手,女孩终于犹豫着,轻轻唤了一声。
她撑起微笑,小心翼翼的拽了拽父亲的袖子。
“咋个嘛?”
“那你路上自己小心,在火车上莫要喝酒耽误事喽。”
“知道啦。罗里吧嗦哩,走嘛!”
“哦。”
在汉子的催促下,女孩点了点头,转过了身去。
深深地看了眼女孩的背影,汉子咬了咬牙,提起了网兜,大步走进了车站。
邪神旌旗
就在他走进车站的一刻,明明已经走远了的女孩,却突然回过了身。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急急的寻找了半天,最后目送着汉子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通道,她才抹了抹眼泪。
“等明年我考完喽,你就莫再出去跑生活啦!要是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我!省得我想你嘛!”
汹涌的人流中,女孩用汉子绝对听不到的声音,哭着呼唤了一句。
感受着女孩的细心和懂事,李世信勾了勾嘴角。
这……才特么是人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