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w5p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第一百零四章:警告展示-0en02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孙瀛洲一直留着钱家人就是为了套出后面的信息。但得到信息以后却迟迟不肯将人处理掉,因为孙瀛洲生性多疑,若是钱家人骗了他 他可不就是得不偿失了吗?
所以,孙瀛洲决定,先把钱家人软禁起来,若是未来发生的事和钱老二或者钱四丫嘴巴里的话不符,再严刑拷打一番。在孙瀛洲的观念里面没有开不了口的人,只有不敢结实的鞭子。
“主子,钱家人的身份已经调查完毕”,暗卫毕恭毕敬的将一份资料递给孙瀛洲。
孙瀛洲打开仔细浏览,他一直以来都对钱家人的来历有疑问,钱四丫嘴里的在梦中看到未来发生的一切,他根本就不行。
他们孙家与云国曾经大名鼎鼎的郑家可是有千丝万屡的关系。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所以当钱四丫在他面前开口时,孙瀛洲既好奇,也没有失去谨慎之心。原本他以为钱四丫等人是与郑家有什么联系 毕竟可以预知未来,窥探天机的就只有郑家。
孙瀛洲把暗卫送上来的资料,仔仔细细的阅读了好几遍,越看眉头越皱越近,“普通农户之家,荷花村出生,没有任何一丁点能与郑家搭得上关系,这资料真的可靠吗?”
暗卫上前一步说:“主子这的确就是钱家人的过往,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查了,绝对没有会被人冒充的可能,只是……”暗卫欲言又止,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把那些谣言说出来。毕竟主子最讨厌听与正事无关的事情。
“只是什么?”孙瀛洲抬手示意让暗卫继续往下说。
“只是那钱家四姑娘曾经落了一次水,她落水之后整个人性格大变?还干了许多突破世俗的事情,同时传有各种各样的谣言。”
暗卫一字不差地将钱四丫在钱家挑起的所有事情,详细地告诉孙瀛洲。以及钱家的名声是如何一步一步烂到根里去的。原本钱四丫做的事情就已经足够恶劣 在经过了这么反复传播,更是添油加醋,所以孙瀛洲听完后,对钱四丫等人原本就不好的彰响拉到负值。
“你现在派人去将钱家其他人给接过来。”孙瀛洲吩咐道。他想既然钱家人,可以无缘无故地知晓以后的事情,那说不定钱家其他人也能知晓。
“是 主子。”
“大小姐那边怎么样了?醒过来吗?”孙瀛洲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悠悠然的问。
桃花劫又劫
暗卫抹了抹额头的汗,郑玥大小姐当初可是被万箭穿心。眼看都已经是阎王殿的人了,也不知道主子从哪里寻的灵丹妙药,竟然将人给救活了过来。只是人一直昏迷不醒。
极品花花公子 毒液的甜
“关于主子的话,大小姐仍然未醒。但是身体没有其他的状况”
郑锐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然后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开口道:“多派些人盯着,无论是谁都不准他们靠近大小姐的房间。郑锐暂时是找不到了,但是只要郑玥到我们的手里,他迟早得乖乖回来”。
孙瀛洲还等着郑锐回来给他送藏宝图呢。当初孙郑两家的信物,亲缘玉与藏宝图。若是得到这两样东西,他以后绝对能够称霸云国这块土地。
可惜当他知道青缘玉的秘密的时候,那块宝玉早已经被弄丢了。
孙瀛洲所安插的眼线,可谓是天女散花般地分散。从孙家到燕京再到青临,虽然现在他已经不派大量人手继续去追踪郑锐的消息,但是青临一带还是有他的眼线在继续调查。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孙瀛洲对钱四丫与赵毓两人的苟且不屑一顾,但是二人的计划却明明白白的摆在他面前。
当钱四丫还没与赵毓进一步商量如何逃走的事情的时候,孙家的人就先行动了。孙家老夫人派来的嬷嬷和丫鬟,强硬的要把钱四丫带走到孙家的侧院去。美名其曰养胎,实则是软禁。
豪门盛宠:首席男神不好惹
“你们放开我,我不走!我就要在这里!”钱四丫将刚刚换上来的新茶具,又一次的砸在了地上,强烈的拒绝着,开什么玩笑让她进孙府里面去,那岂不是羊入虎口。她现在正在与赵毓密谋着怎样逃出去呢?
孙府老夫人身边的得力婆子,张婆子走上前劝道:“钱姑娘,你现在还怀着身子呢,可不能动这么大的怒气,若是伤到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况且将你带入孙家侧院可是极大的好事,现在外面世道可乱着呢,在青州省城里面,我们孙家可是同一份儿呢”
以岁月换你痴缠
钱四丫听完这句话心里一阵冷笑,这孙家人是真的把他当做下蛋的母鸡了:“我爹我娘都在这儿,我不想与他们分开。”
“这……”张婆子有些为难,毕竟老夫人只吩咐她将钱姑娘接回去,其余一切闲杂人等不要等孙家门。
“张婆子,张婆子二少爷有话对你说。”负责传话的侍女将张婆子叫出去门外,与她耳语了一番。
網遊之混沌劍 小生火龍
钱四丫心里急得不行,只要碰到孙瀛洲的事情便什么都是麻烦。她想要去听,可距离太远,也不知道二人在说些什么。
而张婆子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张婆婆的打发了侍女笑意盈盈的对钱四丫说:“钱姑娘,你不必忧心了。二少爷说了,你想要与家人在一起,就让你家人跟着咱们一起去孙家侧院。”
张婆子的话就像一根鱼刺,梗在钱四丫的喉咙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不行,你们是在骗我。我必须现在就要看到我爹我娘。”钱四丫最后挣扎着。她可真的不想去孙家,若是进去了恐怕就出不来了。
“这……”张婆子有些为难,毕竟二少爷吩咐她的是,先将钱姑娘送去偏院,随即会将他父母送过来。
“既然钱姑娘那么想见父母,那就让钱姑娘好好见见吧。”一直在中间传话的侍女突然开口道。钱四下却从她的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
“哐当……哐当……”铁链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慢慢靠近。钱四丫里暗叫不好。等她回过神以来,钱老二和吴氏已经来到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