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再遲到的正義分享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我想,大多数情况下,我都可以是。”
明明在被安南质问,但银爵士却只是温和的笑着:“安南,我是贸易之神——我不可能、也不会像你这么纯净如琉璃。
“不过你猜得不错,就算我亲眼目见,我的确也不会阻止这件事……
“如果雅翁看到,他会去阻止。因为这件事‘不美’,这会让他不满。;
“如果没有人看到这一幕,那么埋骨婆婆就会将他们的尸体在腐化前埋葬、收敛。并告知埋骨教会这里的案件真相……婆婆她也不会管这件事。
“而如果是曜先生,他的确会管——或者说,他在看到尼古拉斯的时候就会出手将其‘净化’,而不管他是否正在行凶。对于净化之神来说,只要曾经有罪且未尝赎罪,那么他们就都可以被‘净化’。
“同样的,哪怕是伪神或者是邪神……也会有自己的行为方式。悲剧作家或许觉得他做得好、也可能觉得他做的不够地道;敲钟佬在看到他的时候就会攻击他,鸢尾侯与他的主子红骑士,看到这种欺凌‘手无寸铁’的平民的行径,就会第一时间上前制止,双首歌者则只会将这件事记下,并编成歌谣来讽刺他……”
银爵士说到这里,沉默了一瞬。
他看向安南,表情变得认真了起来:“我现在是认真的提醒你,安南。这个世界的确需要天车……但在你做好准备之前,我希望你不要轻而易举的飞升。
“因为你一旦成为神明,就必须遵守规则。
“在这个世界,神明也是会受到约束的。倒不如说,正因为是神明,受到的各种约束才更重——教国有一个传统,即‘上位者犯罪、罪加三等’,而这个传统就来自于神明,或者用马人的说法说……也就是‘活柱’。”
银爵士说到这里,轻松的笑了笑:“我很喜欢这个说法。我来给你讲解一下,我们神明是如何管理这个世界的。
“我等皆为此世之活柱,职责是顶天立地、谁也不能擅离职守、逾矩行事……否则将会给整个世界带来混乱、进而给其他神明造成麻烦。对于我们来说,‘正邪’与‘善恶’无关紧要,秩序才更为重要。
“尼古拉斯很聪明,因为他并没有违反我所制定的、由银爵教会负责执行的法典,他才会在诺亚活动——换句话来说,他不贪污、不盗窃、不抢劫也没有漏税,我就没有理由来杀他。”
安南恍然大悟。
所以尼古拉斯,才会将那些财产都放在村子中……这不仅仅是用来误导来人的,更是为了避免银爵士直接对他出手!
“但是,他绑架那些人、屠杀这个村落的举动,会对整个诺亚治安造成破坏。根据我以前与小诺亚签订的契约,如果王室向教会提出申请,那么我就可以‘代为执法’。也就是说,银爵教会就可以绕过‘教会法’、而执行‘王国法’。我就可以用杀人罪去逮捕他——也仅仅只能是逮捕;当然,如果他拒捕的话,我也有权直接击杀他。”
银爵士叹了口气:“当然,我还要说另一件事……那就是我的确没有看到这件事。
“我与老祖母不同……在凛冬,暴风雪即是她的眼睛。但只有正在进行交易的人、与待在银行交易所市场等‘交易场所’的人,才能被我看到。
“真正发现了这件事的人……其实是无面诗人。因为它是记录与守密之神,在尼古拉斯堆砌着财务、试图用一个阴谋将自己的罪行隐藏的时候、反而就让它成为了一个‘秘密’与‘阴谋’,进而被无面诗人与悲剧作家得知。”
也就是说,只有直接涉及到自己的领域……神明才能感知到吗?
那么反过来说,如果其他神明涉及到了这个领域、也是会被这个神明感知到的……
安南终于理解了神明的行为模式。
怪不得纸姬她需要养这么多的画师、如此缺钱,却不用自己能够随意跨越国境线的优势进行买卖交易……也不依靠自己长生的优势来卖古董和一些危险的咒性材料,而是只依靠卖画谋生。
因为如果纸姬从商,那就涉及到了银爵士的领域。
其含义,大概等同于直接要银爵士要钱。
如果是其他神明倒也不怕。
但纸姬本身是雅翁的从神——为了不给雅翁找麻烦,所以她也很自觉的避开了这种办法。
毕竟,银爵士与雅翁的关系,似乎也不算很好……
并非是神明的规则,让祂们无法做这些事——而是祂们的身份与从属,让神明尽量不去做直接涉及到其他神明领域的事、以此避免误会与纠纷。
……安南突然感觉,这些神明活的也挺累的。
这并非是那种肆意妄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神、而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而在不断辛勤工作着的神。
他们并非是这个世界的“拥有者”,而是这个世界的警察、医生、教师……
“不过,成为这种神明倒也不错。”
安南轻声喃喃道。
他发自内心的觉得,能够有力量去帮助他人、守护世界,是一种值得骄傲的事。
银爵士看着安南不仅没有退缩和迟疑,反而像是变得更加坚定了的样子,顿时苦笑着挠了挠头。
“不愧是你,安南。”
银爵士叹了口气。
他脸上再度挂起了温和的笑容。
但这并非是之前那种“商人的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愉快笑容。安南也已经不是第一次,让银爵士露出这种笑容了。
“虽然我不认为,秉承这种纯真的善念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我依然尊重着如火般熊熊燃烧,给这个世界带来光明的人们。”
银爵士认真的说道:“作为礼物,我附赠给你一条信息吧。
“这原本是没打算告诉你的,因为它在我们看来,其实不算是什么大事。但看你这个样子……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真相。
“你也知道,无面诗人就住在杰兰特伯爵家中……也就是三眼乌鸦的聚集地。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在它得知,‘尼古拉斯二世’突然屠杀了一个村落——在自己明明没有掌握‘人造人技术’的情况下,就强行开始搜集材料、赶时间制造‘魔灵’时……就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尼古拉斯二世,当时并非是为了制造人造人。而是制造魔灵——它是魔像的一种。一般来说,魔像指的是没有灵智也能自然行动的人偶,而魔灵则是在这个过程中加入了灵魂这个材料……就比如说是被变成了餐具或是动物的人类,就可以被称为魔灵。
“尼古拉斯二世想要制造能够被自己控制的魔灵,来保存着腓力的生命——并从他的脑中寻找第四史论的记忆。我推测,在他获取第四史论之后、就会立刻使用并让自己成为天车。
“只要他在命运上成为了‘天车’,我们就无法再使用法术手段寻找他。这就是他突然毫无顾忌的开始实验的原因。”
当时,安南看到那个魔灵时,也曾质问尼古拉斯二世:“你的目的,不应该是制造人造人吗?”
但尼古拉斯二世却对这个问题避而不答,只是大谈“人造人是个好东西”。
如今,安南终于明白了……
那并非是转移话题。
因为腓力本身,就是尼古拉斯二世重启“无亲本人造人计划”的一部分……是最开始的开端!
“先别着急,后面还有更重要的。”
银爵士打断了安南的思考,继续讲着:“无面诗人它立刻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在向我报告之前、它首先跟杰兰特伯爵讲了这件事,要求杰兰特伯爵向王室进行汇报。
“当然,如今新王未立。杰兰特家族还无法恢复正常行动……但在他向伊丽莎白进行汇报后,伊丽莎白却拒绝了这件事。
“她不同意让银爵教会处理这件事——而是直接调集了军队,打算先围困尼古拉斯二世。
“‘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要思考对王国最好的结果。’她的目的很显然……是打算趁这个机会,找到借口把拿塔郡一并抹平。
“拿塔郡作为诺亚的法外之地,是恶魔之血的主要产出地、也是通缉犯的逃亡之所。而如果她能够在这个时候,把腓力曾经购买恶魔之血的事情,与他被刺杀联系在一起……就能将尼古拉斯的罪行一并拐到拿塔郡,顺势将拿塔郡铲除。
若当来世再相见
“而这样,腓力被刺杀的这件事,不仅不会作为她继承王位的阻碍与污点,反而能够成为功绩;而这件事过后,她对军队的掌控力也会大增、足以将倾向卡芙妮的这股势力重新握在手中,还可以用军队向其他贵族们施压。
“与此同时,也避免了‘由教会来亲自处理王子被刺杀这件事’而导致的王室声望的降低、教会声望的提高。可以说是一举多得之计。”
银爵士缓缓说道:“这也导致我无法出手,直接对尼古拉斯二世进行审判……”
安南沉默了一会,还是询问道:“那么卡芙妮和她的父亲怎么说?”
“杰兰特伯爵还没来得及问卡芙妮呢,伊丽莎白就已经将他软禁在了自己宫中。乌鸦不会伤害王室继承人,所以这个消息就被困住了。”
银爵士眯着眼睛,轻笑着拍了拍安南裸露在外的肩膀:“至于这件事怎么处理……我想回去之后,你可以与卡芙妮进行沟通。现在伊丽莎白还不知道,尼古拉斯二世已经被你杀了、腓力已经死了。”
“我知道了……谢谢您。”
安南认真的点了点头。
银爵士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不用谢。”
他蹲在安南身边,伸手指向了某处:“那个……你才要谢谢我呢。”
——那是被尼古拉斯二世抓来的孩子们。
银爵士虽然没有借口,直接对尼古拉斯二世出手。
但在尼古拉斯二世与安南战斗起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将那些被困在铁笼中的孩子们救了出来,并保护在远离战场的地方。
这是因为,银爵教会有拯救、援助“孤儿”的职责,而他们……恰好已经都是孤儿了。
“谢谢您,大人。”
安南眼前一亮,声音变大了些许。
银爵看着他,笑了笑、化为一道光并消失在了原地。连同带着那些孤儿们一起,回到了诺亚城中。
——正义迟到了。
虽然说人不可能生而知之、虽然说这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虽然说这并非是安南的罪。
但客观来说,“正义”终究还是迟到了。
它只能审判,却无法拯救。
不过,哪怕能够多救一个人、也都是好的。
安南心中默默念着。
如果我能够继承正义之心的话……我不会追求什么“没有罪的洁净世界”。
但我希望,正义能够不再迟到。
像是银爵士所说的一样……让该审判的被审判,让该救赎的被救赎。
“我希望成为的,是不会再迟到的……”
——及时的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