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致命偏寵 愛下-第643章:你這是婚前財產公證?閲讀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隔天,一行人准备回南洋。
走廊外,蒙俊双手插兜,板着一张扑克脸,“我查过了,剩余的雇佣兵昨晚已经离开了爱达州。”
小菊花历险记 冷倾衣
黎俏斜倚着窗台,不以为意地点头,“哦。”
蒙俊看着她精致如初的眉眼,口吻僵硬地嘱咐,“回去好好学习,没事别打架。以后来爱达州,可以随时找我。”
黎俏抬起眼皮,也懒得解释,从善如流地应声:“好。”
“那老东西……还好么?”蒙俊问出这句话,表情极其的不自然。
黎俏目光微诧,玩味地挑眉,“自己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蒙俊舔了下后槽牙,瞪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彼之深情,此之毒药 缘戏今生
五言桃妖
当年师徒反目,回去谈何容易。
……
上午十点,衍皇的专机从爱达州机场起飞。
顾辰站在停机坪外望着淡蓝色的天空,手里还举着电话,“她走了。”
那端,白炎叮嘱,“别泄露她的身份,想办法把爱达州的记录全都抹掉。”
顾辰复杂地抿了抿唇,“她在爱达州根本没有入境记录。”
“嗯?”白炎愕然地皱起眉头,“没有是什么意思?”
顾辰用脚尖碾了碾地面,口吻低沉,“可能不是用黎俏这个名字入境的,我昨天就想帮她隐藏行踪,查过之后才发现没有。”
白炎默了默,嗓音含笑:“那就别管了,反正她有分寸。这次你真得感谢她,要不然千目集团倾家荡产都不为过。”
顾辰缓缓眯起眸,一抹戾气爬上眉梢眼角,“你放心,我和萧家,这才刚开始。”
……
晌午,飞机落地南洋机场。
南洋的温度更舒适,秋高气爽也没有冽风相伴。
回了公馆,黎俏懒洋洋地走进客厅,茶几上摆着几分文件,她略了一眼,就趴在扶手上怔怔地出神。
尹沫应该已经回了英帝,或许很快就能知道那边的情况了。
黎俏半张脸都埋在臂弯中,兀自沉思了一会,又起身走到了落地窗附近张望。
刚才回来,商郁被望月叫走了,好像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黎俏从兜里拿出手机,斟酌几秒,便滑动着屏幕找到隐藏在角落里的ICC程序,点击进入。
国际会的ICC程序她已经很久没看过了。
山庄一别,沈清野的那番话显得很突兀。
再回想之前,他说黑市发帖下单是故意为之,实则另有安排。
黎俏若有所思地打开系统,想看看云厉的定位。
她没给他打电话,以防他有所准备。
黎俏放大地图找到了尼亚州的位置,很快两个核心成员的气球坐标映入眼帘。
她点开坐标,分别是核心成员云厉和云凌。
哦,看来是她想多了。
黎俏弯起唇角,退出系统就给云厉打了通电话。
绵长的提示音响了很久才被接起,云厉慵懒喑哑的声线也传了过来,“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扰人清梦不怕挨揍?”
黎俏看了眼腕表的时间,国内下午一点,尼亚州四个小时的时差,也才傍晚五点。
“你这是……午睡?”
云厉半晌没吭声,稍顷才沉声道:“昨晚通宵了,补觉不行么?”
“行。”黎俏撇嘴,语气清淡地开口,“在尼亚州?”
云厉似乎笑了一下,戏谑道:“在。你找我有事还是想我了?”
“没有,就是问个好,挂了。”
睡眼朦胧的云厉:“??”
她什么时候学会人情世故了?还问个好,被下降头了吗?
……
公馆门外,贺琛坐在阳伞下,听着望月的汇报,不经意地看向商郁,很是诧异,“财产做公证?”
少衍名下所有的财富不计其数,统计起来也是不小的工作量。
费时费力,折腾什么?
男人没回答贺琛的问题,反而睇着望月,深沉地吩咐,“让他们尽快。”
望月颔首,眸子微闪,“老大,要不要告知家主一声?”
商郁眉眼淡漠,摩挲着指尖,“不必,我会和他说。”
待望月离开,贺琛眼里噙满审视,犹带几分不可思议,试探道:“你这是婚前财产公证?”
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财产公证的理由了。
他们这种人,这种身份,金钱已经不能用数字来衡量。
一旦涉及结婚,婚前婚后财产确实要明确划分。
神醫 相 師
商郁慢条斯理地解开袖扣,修长匀称的手指翻卷着袖管,抬眸睐了贺琛一眼,“你不回城西?”
明白了,嫌他话多。
贺琛往后一靠,脚腕搭着膝盖,晃了下脚尖,“你也不怕操之过急?你俩结婚,可不是扯个证那么简单。商氏一族的规矩还有长老堂,你要怎么应付?”
男人把衣袖卷到小臂上方,掀开眼帘,对上贺琛好整以暇的视线,薄唇微侧,“结婚是结婚,领证是领证。”
“有区别?”贺琛顿觉好笑,伸手拢了拢头顶的碎发,嗤了一声,“没想到哥几个你竟然是最早结婚的。”
话落,他放下长腿,起身顶开椅子,“得,我回城西了,定了日子告诉我一声。”
贺琛抄起椅背的风衣搭在肩头,刚走了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低沉的告诫,“和尹沫保持距离。”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怎么?不能碰?”贺琛停下脚步,回身扬眉反问。
圣石传记 弗伦蒂亚
商郁撑着扶手推开椅子,踱到他跟前,勾唇道:“她立场不明,碰可以,别大意。”
闻此,贺琛摸着眉毛幽幽失笑,“你觉得现在还有女人能让我大意?就算有,也不会是她。”
男人抿了抿薄唇,沉眸中划过一丝揶揄,“嗯,下次记得离监控远点。”
贺琛还没反应过来,商郁已经和他错身而过走向了公馆的正门。
监控……
贺琛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喉结滑动,眼底一片哂笑。
难怪黎俏和少衍都是放任自流的态度,原来是立场不明。
……
没一会,商郁走进客厅,黎俏正在打电话。
“行,我下午过去一趟,麻烦了。”
她的口吻很客气,听起来并不像熟人。
男人俯身从茶几上拿起文件,翻开看了看,嗓音磁性地问道:“要出门?”
“嗯,去趟律师事务所。”黎俏还站在窗前,看到贺琛远走的身影,她回头望着对面挺拔英俊的男人,唇边挂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弧,“琛哥对尹沫是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