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洞螟》-第七百八十九節 沉眠之庭與入夢分享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佛门修行讲求顺应天命,这种思想和修真体系逆天求生的理念,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千万年以来佛道两家不断争斗的原因,正在于此。
不过说穿了,这些争斗都是在势力主导之下,才会愈演愈烈的。
因为九鼎的关系,域外之地的修炼者被强行从,势力这个泥潭当中拔了出来。
脱身之后,肯定不会有哪个圣胎境修士或者轮转境行者再搞个势力出来,重新把自己沉进泥潭之内。
到了圣胎境层次,个人伟力已经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势力无法给这些高位修炼者提供半点帮助,反而会拖他们的后腿。
这样有害无益的组织,脑子有坑才会选择加入。
之前,师弋已经向霍冬春打听过了。
域外之地几乎不存在势力门派那样的组织,最多的就是高位修炼者建立的,互帮互助小团体。
当时霍冬春没有明说,不过师弋估计。
辗转流年之流年追影 亭角寻诗
往现世之内投放假秘境的,应该也是这样的团体组织。
柯千龄、霍冬春、以及那名杀死降府府主夫人的圣胎境修士,他们都是那个组织的成员。
只不过,霍冬春本人已经属于退出状态了。
如今,霍冬春只是守着羽幢峡过他自己的小日子。
也正因为霍冬春的退出,柯千龄才会对他心有怨气。
以上这些,都是师弋通过与柯千龄和霍冬春的接触,自己推导出来的。
纵然在细节上略有出入,但大方向应该不会错。
就在师弋沉思之际,那婢女开口对师弋提醒道:
“客人,我们已经到了。”
师弋闻言收起心中的诸多猜测,然后疑惑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附近依旧和刚进来时一般空旷寂寥,哪里有其他人的影子。
那婢女似乎是看出了师弋心中的疑惑,于是她便开口解释道:
“客人有所不知,这眠月洞本质上是我家老祖心域世界的显化。”
师弋一听这话,不由得心中一惊。
难怪刚刚进入这里的时候,自己有一种深入心域的感觉。
原来那并非是什么错觉,这眠月洞竟然真的是一处心域。
那眠月老祖竟然可以将心域世界外放,并且长时间重叠在域外。
这样的能耐,恐怕在圣胎境层次当中,也属于难得一见的吧,真不知对方到底经历了多少次万劫。
这时,那婢女又接着说道:
“我家老祖的心域名为沉眠之庭,凡进入这心域世界的人,很容易就会进入沉眠之中。
而只有进入沉眠,眠月洞中的景象才会完全呈现在客人的眼前。”
听到这里师弋便有些明白了,原来这眠月老祖是借心域编织梦境。
然后以入梦的方式,让众多修士实现聚集的。
这方法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对于师弋来说却是有利的。
毕竟,师弋的化身只有赝胎层次而已,这个境界是远不及圣胎境的。
之前,柯千龄就是想要图谋赝胎,才会和降府府主夫人撞在一起的。
那一次师弋急中生智,用圣胎境分身的借口蒙混了过去。
然而,这一次前来眠月洞这修士聚集之地,不可避免会遇到更多的圣胎境修士。
圣胎境分身这种谎言不过是权宜之计,能骗过柯千龄一人,难道还能骗过所有人不成。
师弋在前来眠月洞的路上,一直在担心这一点。
现在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如今,只需要借助梦境与他人相处。
就算有圣胎境修士对自己产生了歹意,对方隔着梦境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从安全性来说,直接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想来那眠月老祖,也从这方面考虑,才做出这样安排的。
毕竟,圣胎境修士心域的破坏力实在是太大了。
一旦因矛盾闹腾起来,一般人根本压不下去。
像羽幢峡那样的地方,恐怕眨眼之间就会被拆成一片废墟。
也只有在梦境之内,才能尽可能降低圣胎境修士的破坏力。
一念及此,师弋就打算入梦看一看这眠月洞的真面目。
而就在此时,那婢女又开口对师弋说道:
“眠月洞对所有来到此地的客人一视同仁,全部持欢迎的态度。
不过,敢有在这里捣乱的客人,我们也是从不姑息。
我家老祖的心域沉眠之庭,可不仅仅是让进入此地的人睡觉那么简单。
梦境之内尚有梦中梦,如果不断沉浸下去的话,将再也无法清醒过来。
永远在噩梦之中轮回,那可是比死更可怕。
当然了,对于安分守己的客人,这种手段肯定是用不上的。
好了客人,我们待会见。”
说罢,那婢女的身影逐渐消散在的空气之中。
师弋见状不再耽搁,直接盘膝而坐沉入了梦境之内。
当师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座繁华的城市就屹立在不远处。
而之前消失的婢女,此时正恭敬的立在师弋的身旁。
毫无疑问,如今师弋正身处梦境之内。
接着,师弋在那婢女的引领下进入城市。
这里果然和眠月洞空荡的环境不一样,到处都是行人
穿行于此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修炼者,行者修士两者皆有。
并且,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是高位存在。
像师弋这种没有达到圣胎境的修士,反倒是其中的少数。
这种状况其实也很好理解,域外之地是圣胎境修士、轮转境行者的归宿之地。
而这两类人都已经舍弃了势力,转而发展小团体。
没有势力作为支撑,凡人蜕变成修士的渠道也就断了。
就算有极个别入道的散修,也很难在域外这个妖魔鬼怪共存的地方打开局面。
丹药、元晶、符箓、法器要啥没啥,想也知道这个地方修炼到底有多苦。
断层一旦出现,中下层修士的人数自然也上不去。
这样此地的圣胎境存在,反而显得更多一些。
不过,少并不代表没有。
在婢女的指引下,师弋心中念默口诀,一张卷轴凭空出现在了师弋的手上。
接着,那婢女开口解释道:
“域外之地虽然没有门派势力存在,但是各式各样的小团体却是不缺的。
而这卷轴之上,分门别类全都登记在册了。
加入也好雇佣也罢,客人尽可以按自己的心意来。”
师弋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打开了手上的卷轴。
就像婢女所说的那样,卷轴之上记录的清晰又明了。
很快,师弋在其中找到了一个,与自己境界相仿的小团体。
随着师弋用手轻轻在卷轴的相应字迹上一按,周围的环境随之发生了变化。
师弋一步没有迈出,竟然和作为向导的婢女一起,直接出现在了小团体修士的所在地。
那眠月老祖构建梦境的本事,简直出神入化。
同样是拥有梦境能力的师弋,在心协镜碎片所形成的梦境之内,肯定做不到这样的程度。
心协镜碎片对于梦境的掌控,可以说是非常之弱的,任何改变都无法做到。
当然,也正是因为心协镜碎片的能力弱到了极点,连梦境的衍变都无法干预。
所以,它才拥有了类似推演的能力,有时候强弱当真是不好评说。
出现在师弋面前的小团体一共七人,他们的修为与师弋的赝胎化身相仿。
师弋找到他们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打探旱魃这位不死之神的下落。
虽然师弋很想直接找圣胎境团体打探消息,那样肯定更快一些。
但是,在修真界这样一个以实力为尊的地方。
以师弋的修为,最后肯定无法如愿。
与其自取其辱,还不如找自己的同阶,这样双方合作都可以痛快一些。
一念及此,师弋便直接说出了来意。
对于师弋的要求,那七人都表现的很意外。
毕竟,不死神祇在域外之地是公认的难缠。
就连圣胎境存在,都不愿意去招惹祂们。
像贰负那样,没有神智的不死神祇倒还好说。
而像五猖神那样拥有神智的,如果杀不死的话,对方肯定会展开报复。
杀又是杀不死,最后自己反而被弄的焦头烂额。
谋爱成婚
对于这样的存在,域外之地的修真者大多会敬而远之。
像师弋这样以神祇为目标的,反而很少见。
“要说旱魃,我等还真的没有什么头绪。
我们所知道的神祇,大多都是拥有固定领地的神祇。
类似旱魃这样的,多半乃是游神。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没有固定的领地,谁也不知道祂具体会经过哪些地方。”其中一人开口对师弋说道。
师弋闻言,感觉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了。
不过,这旱魃肯定是需要尽快拿下的。
全能至尊系统
毕竟,本体那边还需要不化骨,作为盗取九鼎之力的重要工具。
有圣胎境敌人不断威胁,这件事越早完成对自己越有利。
一念及此,师弋直接开口说道:
“现在不知道没有关系,只要展开全面的搜索,肯定是能够找到的。
所以,我打算雇佣诸位同道为我工作。
目标很简单,只要把旱魃给找到,诸位的工作也就完成了。”
说着,师弋将手在储物口袋上一按。
接着,一瓶又一瓶的高阶丹药如同变戏法一般,被师弋给拿了出来。
很快,这些丹药就整整齐齐的摆在了那七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