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30d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線上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看書-4kpki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吐蕃国在松赞干布汗的统领之下,正处于上升期。
此时虽然谈不上财大气粗,可是……积攒的家底却还算丰厚。
极夜玩家 哇哦安度因
此时松赞干布汗显然被汉人的先进经济理论所折服了。
尤其是那位叫朱文烨的男人,他那详实的理论,让松赞干布汗产生了倾慕之心。
这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此时的吐蕃,还处于奴隶制,文化还处于原始阶段,甚至于经济方面,连货币都很原始,大宗的贸易,还处于以物易物的阶段。
就这么一个文化和经济体制,松赞干布汗即便是个极聪明和睿智的人,看到了朱文烨的文章,也大抵相当于古罗马时期的某个君主,看到了亚当史密斯的《国富论》一般。
卧槽,太先进了,先进的有点受不了啊。
于是乎,心里拜服,只有跪下的份了。
当然,无论朱文烨的文章写得再如何神乎其神,很多地方看的不太懂,而且许多词句,以松赞干布汗的文化水平,也有些吃力,可这并不妨碍松赞干布汗了解这些文章的本质,说穿了……就是神瓷还会涨,会不断的涨,涨到天上去。
神瓷就是财富,神瓷就是一切,现在用几百头牛羊换一个神瓷,将来可以换回一千一万头。
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既然是如此……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赶紧薅大唐的羊毛啊。
在刘向和论赞弄的主持之下,一场巨大规模的交易已经开始。
原先大唐对于生铁以及盐巴的贸易,还或多或少有些警惕。
可对方若只是想用大量的粮食和牛羊以及奴隶来兑换陈氏钱庄的欠条,这……就没有不贸易贸易的道理了。
至少朔方那边,显然对此很有兴趣。
刘向是个汉人,很清楚朔方那儿,需要大量的劳力,他们对于牛羊还有马匹的需求也很旺盛。
而恰好……吐蕃在击败了许多部族之后,有的就是牛马、黄金、粮食。
大量的交易,在疯狂的进行,其实连朔方那边,都有点搞不懂这吐蕃人到底是什么操作,见对方突然大规模的贸易,竟心里颇有点忐忑,连忙修书到长安。
陈正泰看了修书……一脸懵逼。
其实……他曾想过,让吐蕃人也弄点精瓷回去。
只是没想到……吐蕃人的动作会这么大。
这却不知是哪一位神仙,有这样大的能耐,能让那素来精明的松赞干布汗居然也学了世家的那些做派,直接一把梭哈。
这不合道理啊。
吐蕃人会懂这么高深的玩意?
陈正泰直冒问号,此刻他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只是此时,却是哭笑不得。
武珝见陈正泰想笑又笑不出来,还略带哭的神色,她很好奇呀,抬眸看向陈正泰,一脸不解地问道。
“恩师,又怎么了?”
陈正泰优雅地放下书信,便淡淡开口道。
“我原本预计,过两月,这市面上的资金一旦断裂,咱们的精瓷,也就卖不成了。”
武珝是最清楚账目的,下意识地颔首。
“不错,大家之所以买精瓷,是因为精瓷能不断的上涨,而上涨的原因,是市面上无数的资金在追高。可一旦资金枯竭,这价格也就涨不动了,一旦涨不动,时间久了,大家察觉不对劲,自然而然会开始发售,而大家都将瓶子发售出去,价格就会暴跌,此后……就如恩师所言的那样,会形成踩踏……真到那个时候,数不清的瓶子,卖给谁去?根据计算……至少还可坚持两个月,不过恩师此言,又是什么意思呢?”
“可能会来新的资金。”陈正泰叹了一口气,便一脸无语道。
“吐蕃人不知发了什么疯,竟疯了似的开始在市面上抢瓶子,他们为了筹措资金,大笔大笔的向朔方那边出售大量的黄金、牛马还有粮食以及奴隶……”
“呀。”武珝惊讶地叫了一句。
思忖了一会,武珝便认真分析起来。
“恩师,这又有了变数,若是有了新的资金,这是不是意味着,精瓷还要继续追高,甚至……戳破的时间,还会更长一些。”
腹黑王爷:厨神小王妃 公子弦
陈正泰先是点点头,继而又摇头。
“我也说不准,看这吐蕃的路数,像是孤注一掷,这也是令我疑惑的地方,这吐蕃人……吃错了药吗?我虽想糊弄……不,虽想和吐蕃人贸易贸易,可是却只想沾点便宜而言,但是……却没想到他们这样的疯狂。那松赞干布汗,我久闻也是一个贤主,到底是谁说动了他,干出这样不理智的事。”
末世指北
武珝反而笑了。
“恩师,此言差矣。当初恩师是怎么教诲我的?说是这世上固然有聪明人和蠢人,可是在欲望面前,其实都是一样的,利令智昏,此乃人间正理,当利润有一成,聪明人便也会变得狂热。而利润有九成、十成,甚至是几倍的利润的时候,那么……这世上便再没有聪明人和蠢人之分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陈正泰皱眉,此刻他满脑子的疑问号:“可唯一令我不解的是,首先,你得让人意识到有暴利才是。可吐蕃人……那点可怜的经济学常识,也能理解这个?这才是为师现在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原因。”
武珝明白了,陈正泰不是觉得吐蕃人太聪明而上这个当。
恰恰是恩师觉得,吐蕃人在计算和经济学方面,几乎形同于牙牙学语的孩子,他们连这玩意是什么东西都理解不了,按理来说,是不该上当的。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现实已经发生,精瓷能多卖一些日子,那再好不过了,未来两个月,只怕还要无数的暴利。
陈正泰心情一下子大好起来,他转过头,察觉到了一个问题:“去去去,将陈正康给我叫来。”
一会儿工夫,陈正康便被叫了来,他正为修铁路的事头痛呢,一千九百万贯的大项目,所需要的人力物力是十分惊人的。
而且将钢铁铺在地上,想一想就有无数的麻烦在等着研究院和二皮沟建业。
任何一点疏忽,都可能引发不太好的结局。
现在听闻陈正泰叫自己,他以为……陈正泰也觉得这事儿不太现实,心里反而松了口气,兴冲冲的来。
便见陈正泰抬眸看到他,眼前一亮:“我想好了,修一条铁路大大不妥。”
陈正康听罢,心里狂喜,立即顺着陈正泰的话道:“是啊,花费太高,还有许多难题……”
他的话还说完,陈正泰便打断了。
“我决定……此前计划的几条木轨铁路计划,也统统都撤了吧,这铁路,还是形成路网比较实在,咱们统统上铁路,朔方至长安……铁路是一千九百万贯是吗?这样说来,再修一条横线的话,大抵也是这个数,甚至可能更少,毕竟……形成了规模嘛,规模越大,成本越低,我甚至还想,再开发一条可以连接至夏州的铁路,如此一来,长安、河西走廊的起点夏州、还有朔方以及河北之地,便可连成一片,组成一个最简单的网络,这全部下来,五千万贯够不够?我看够了,可能还用不了这么多,这事儿……你赶紧回去研究研究,还有……实验的铁路路轨已经修好了吗?要赶紧,反复进行实验,好好验证,不要出什么岔子,如若不然,拿你是问。”
陈正康吓尿了,双眸不禁睁大,嘴角微微颤了颤。
五千万贯。
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是一笔巨款,对于陈正康来说仿佛是天文数字。
然而陈正泰开口的时候,轻描淡写,就好似是不要钱似的。
“好了,少啰嗦,按这个方针去办,办不成,我抽你筋。”陈正泰觉得自己自从财大气粗之后,陈家的人大抵都有了几分想要做魏征的迹象,为了熄灭这个苗头,所以陈正泰决心不给他们任何开口的机会。
接下来,陈正泰决定开始给朔方方面回书。
大致的意思是……可以和吐蕃人大规模的交易,收购他们一切可以收购的东西。
雾里看花的泪
朔方这边,得了陈正泰的手书,自然而然也就兴高采烈起来,一个愿卖,一个要买,一个有的是货,一个有的是钱,因而……彼此之间的交易量,可以用疯狂来形容。
刘向晕乎乎的,反正他是奉松赞干布汗的命令行事,可实际上……不只松赞干布汗在疯狂的卖货,吐蕃的不少贵族,都托了他将许多的牛羊和财产转化为欠条。
因为松赞干布汗的推广,那朱文烨的大名,早已在吐蕃贵族之中传扬了,大家都想要欠条,而后……再托人想方设法,前往长安,购置精瓷。
只是他们还是赶了一场晚集,因为精瓷的价格,已到了一百二十贯。
数不清的吐蕃商贾以及松赞干布汗的使臣,挥舞着无数的欠条,四处收购,甚至比世族们还要积极。
这一下子……又更加的证明了朱文烨的论断,即精瓷只有涨的可能,没有其他的可能性。
论赞弄很快就尝到了甜头,因为他拿着四十七万贯收购到的精瓷,在几天之后,价值就已达到了五十二万贯。
发大财了。
论赞弄一面让人运送这些精瓷前往高原,一面继续想办法令远在朔方的刘向继续打款,如今,手中的资金已经枯竭,他需要钱,需要无数的钱。
人就是如此,尝到了一次甜头之后,尤其是那等躺着便能食利的甜头,于是,便再无心去在乎蝇头小利了。
这就如后世那些中了大奖的幸运儿一样,实际上,他们最后的人生并不好,因为突然来的财富,让他们疯狂的挥霍,而且也再让他们无法从事以往每月数千元月薪的工作,一旦这奖金挥霍的差不多,人就已经废的差不多了,无论是拆q户,是博彩的幸运儿,绝大多数人,没有例外。
无数快马,疯狂的朝高原上传递讯息,从长安运送神瓷到高原的队伍还在路上,至少还需一两个月才能抵达时,这个时候,其实吐蕃国已经接二连三的获得快马送来的消息了。
毕竟,快马传递消息比运输货物要快了许多。
涨了……
又涨了……
不过两个月……这消息几乎每隔几日就有一封。
而松赞干布汗原本还想着,朔方那边筹措资金,神瓷的价格已经暴涨,会不会价格买高了。
可当他第一批一百二十多贯买来的神瓷,现在涨到了一百四十贯的时候,他高兴的当日在宫廷之中举行了酒宴。
发大财了。
这可比掠夺别人的土地和牛羊还要挣钱。
只需自己坐在这宫殿里,财富便疯了似的增长。
当然,高原至长安还有讯息差,所以某种意义来说,坐在宫中的松赞干布汗很清楚,在这个时候的长安,只怕神瓷涨得更多。
他亲自向所有人展示当初论赞弄带来的两个精瓷。
许多的贵族和使臣发出称赞的声音。
松赞干布汗还向所有人展示吐蕃译经局几经修订的学习报文章。
此时吐蕃人所用的文字,大多都是梵语,这梵语其实是天竺那里的语言体系。
贵族们看着这学习报,个个心生贪念,不少的使臣,也都开始关注起了那位东土大学问家朱文烨的学问了。
但凡是能给人带来财富的学问,难免会有人关注的。
尤其是醉醺醺的松赞干布汗醉醺醺的向人提及:“本汗原本有十万头牛,转眼之间,已有了十一万头牛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话……带有哲理。
可同时,也让人动心。
那泥婆罗国使臣乃是泥婆罗国王的王太子,因为吐蕃国强,泥婆罗不得不对吐蕃人派出王太子作为质子。
这泥婆罗王太子在吐蕃,倒是此前就看过一些关于朱文烨的文章,起初他有所疑虑,可现在……他心里再无疑虑了。
“大汗喜乐,下国能否恳请吐蕃在神瓷运至之后,出钱购买一些呢?”
“购买?”松赞干布汗摇头:“要买此物,实在不易,这也是我的大臣们千辛万苦才买来的。”
“泥婆罗国侍奉大汗,两国犹如兄弟一般,泥婆罗愿购,吐蕃国怎可不顾念兄弟之邦的情谊呢,何况泥婆罗愿以市价购买,奉上珠宝、牛羊、黄金、粮食,有何不可?”
有钱赚,大家一起赚嘛。
另一旁,也有人起心动念,此人一副天竺人打扮,这天竺,分裂国家无数,吐蕃与泥婆罗国接壤,而泥婆罗,又与天竺诸国互为邻邦,彼此之间交流极其密切。
更何况,大家彼此说的,大多都是梵语,用的也都是梵语文字,文化中……虽不算是同出一源,却也因为宗教的传播,而彼此有一些共同之处。
“我国也愿购置一些。”
“我等与大唐相隔甚远,不妨如此,这神瓷,由吐蕃人来进行购置,而我等诸邦,则从吐蕃订购。当然……这交易,绝不会令吐蕃吃亏,其实……只是请吐蕃国代买而已。”
松赞干布汗与贵族们对视一眼,显然……倘若连这个都拒绝,就难免影响与诸邦的关系了。
何况……只是代买,这其中,还是有不少有利可图之处。
那泥婆罗以及天竺诸邦,虽是与吐蕃交通有所不便,只是吐蕃人已经习惯了这等高原的环境,所以……一直以来,彼此就有过许多货物和人员的密切往来。
何不做一个人情呢?
松赞干布汗热切地道:“既如此,我等在吐蕃,根据长安的行情,重新对神瓷进行议价,进行交易,如何?”
众使臣们各怀心事,其实这只是初步的意向而已,此事还需派人归各国商议,敲定出一个交易的方法。
只是……他们倒是确信,无论如何,国中也会想办法从吐蕃订购一些,一方面,这朱文烨的文章,自从翻译成了梵文之后,在吐蕃和天竺的大陆上,已经没有太大的语言障碍了。这样的商业理论,其实可以深入人心。
而另一方面,现在看着吐蕃坐地挣钱,谁不眼红呢?
于是纷纷称是。
永远乖乖爱你一辈子 猪猪
松赞干布汗骤然意识到……整个吐蕃……甚至可以成为第二个长安。
不错,神瓷的交易中心乃是在长安,可这大唐鞭长莫及之处,难道不可以以吐蕃为中心,建立一个新的交易中心吗?
利用神瓷,来交好诸邦,同时……吸取他们大量的财富,之后吐蕃再利用这些财富,前去长安换取神瓷,运回吐蕃之后,继续进行新的交易,这是皆大欢喜之事。
“果然不愧为朱相公啊,朱相公此番理论,入情入理,还可使我吐蕃成为大唐域外神瓷第一大邦。”
松赞干布汗精神奕奕,此刻他心里美滋滋的,完全没其他想法。
唯一的想法就是发财,他仿佛已经感觉到自己将成为这世界财富的主人。
于是他连夜写下一道命令,这个命令,已经开始带有强制的性质了,要求继续换取更大量的钱钞,想尽一切办法,采购神瓷,以应对未来在高原上的大规模交易。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