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9jh爱不释手的小說 魂之泰斗討論-第395章 暫時饒了楊振遠展示-mzvy5

魂之泰斗
小說推薦魂之泰斗
这一次,更多的阴阳碎魂钉重重地击在宇岢的石像上发出比之刚才更强烈的声音,在那强烈的声响中还夹杂着石壳碎裂的声音,突然,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宇岢周身的石壳瞬间爆散。
石壳爆散的一刹那,产生一道彩虹光晕,将整个混沌的空间瞬间映射得通亮,并产生强烈的气旋将杨远一下子震飞出去。
杨振远被震飞的一刹那,意识十分清醒,他已然看到宇岢的真身在飞散的石壳碎片中飞身而出。
杨振远和宇岢几乎同时落地,不同的是,宇岢是空翻一跃之后,轻盈落地,而杨振远却是重重地摔在地上的。
宇岢诧异地看着周围混沌的一切,莫名道:“这……是什么地方?”
一丈之外的杨振远仰在地上,翻身爬起,站了起来,怒视着宇岢,冷笑道:“宇岢,你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我来告诉你,也好让你死的明白一点,这里是阴曹地府,你现在已经是个孤魂野鬼了,噢,不你也不算太孤,至少,有我这个不幸的可怜人跟你作伴儿。”
宇岢诧异:“杨振远?你怎么会在这?”
禦穹天
“我怎么不会在这?难道你能来,我不能来吗?难道只有你才会死,我不会死?”杨振远强言道。
宇岢哼笑了一声,道:“真是无稽之谈,不过,既然让我碰上了,就算这是在阴曹地府,我也要让你再死一次。”
杨振远耸了耸肩,冷笑了一声,怒道:“这话应该我说才对,臭小子,你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杨振远说着,回身一转,单臂猛然一挥,一把阴阳碎魂钉瞬间甩了出来。
宇岢向后空翻一跃,随即爆出十万级战魂灵力,顺势抛出了金霞镖,金霞镖在宇岢意念地操控下,爆散出无数镖影,与狂射而来的阴阳碎魂钉撞击在一起。
只听“当当当”几声,阴阳碎魂钉尽数坠落,金霞镖在空中回旋一转,朝杨振远狂飞而去。
杨振远见此情形骇然一惊,立时飞身闪躲。
这个时候,宇岢也跃身而起,踢出一脚,朝杨振远飞踹而来。
学党章党规学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 本书编写组
杨振远见势不妙,本想幻身逃遁,然而,宇岢在飞踹而来的一瞬间已然施展出无相残影,顿时变幻出十个身影。
只见十个宇岢瞬间包围了杨振远,不仅如此,这十个宇岢也以迅雷之速抽出了雷型腰带,雷型腰带灵光一闪,瞬间变幻成荆棘藤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杨振远紧紧缠绕,令其无所遁形。
这一套动作看似繁琐,然而,宇岢伸手敏捷,却也是在一瞬间完成,纵然杨振远有幻身逃遁的本领,也无济于事了。
杨振远被荆棘藤鞭牢牢困住,藤鞭上的棘刺扎进他的皮肤,疼得他嗷嗷直叫。
无限谍影 妖与魔
書生他從樹上來
宇岢回身一转,收回了无相残影,转眼间,只剩下他自己手持荆棘藤鞭锁住杨振远。
“杨振狗,这回你的嘴还硬不硬?”宇岢将荆棘藤鞭往回一拉,怒道。
杨振远使劲挣扎,然而他越挣扎,藤鞭上的棘刺刺得越深,这也让他无可奈何,最后只好安分下来,喘着粗气,沉声道:“虎落平阳被犬欺。”
“谁是犬?”宇岢再将藤鞭用力一拉,更多的棘刺又一次刺入杨振远的体内。
直播之我为曹植 二十三声
杨振远痛叫着:“宇岢,你果然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宇岢剑眉一皱,怒道:“你说谁卑鄙无耻?”
杨振远强忍着刺痛,道:“忘恩负义,以怨报德,你说是不是卑鄙无耻?”
“忘恩负义?以德报怨?什么意思?”宇岢匪夷道。
“我问你,是谁让你重获自由的?是谁让你脱离了石壳的舒服?”杨振远闷哼了一声,道。
宇岢一听,突然想到自己被摩羯大帝卸去战魂灵力,变成石雕的一幕,他心中暗道:莫非是这个家伙救我脱身的?不可能,我太了解杨振远的为人了,他怎么可能会就我?
宇岢想到这,杨振远也话音突然传来:“想一想,这里是什么所在,这里可是战魂大陆最恐怖的地方——摩羯大帝的魔宫。在这座魔宫里,任何一个魔族的成员都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除了被你捆住的我之外,还有谁会救你,然而你却这样对待你的恩人。”
宇岢被杨振远的话搞得糊里糊涂,他心中暗道:杨振远会救我?他几次三番想要我的命,怎么可能会救我……可是,我的确是从石壳中脱身而出的……然而这里再也没有其他,看来……真的是他……
想到这,宇岢瞪了杨振远一眼,心生恻隐,道:“你为什么会救我?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了我的命吗?怎么会……?”
做人不要太绝 伪装cl渲染腹黑
神仙女將在人間 天夢無俠
“哎呦,我的傻弟弟,这都到了什么地方了,你还不想信,难道你不知道那句经典的老话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连上天都有好生之德,何况我乎?”
杨振远说着,见宇岢犹豫起来,继续道:“再说了,身在阴曹地府,咱们也算是同命相连了一场,又是老相识了,我能见死不救?”
异常生物见闻录
宇岢真的被杨振远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得动摇了,他的手微微一抖,荆棘藤鞭慢慢地松懈下来。
杨振远见此情形,再次添油加醋,继续道:“宇岢贤弟,你说咱们在战魂大陆虽然是死对头,但是大家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来到这暗无天日的阴间,也算是同乡了,前世的恩恩怨怨也该一笔勾销了,在这里要是碰到其他阴魂,咱们还得联手对外呢,对不对?再说了……”
杨振远滔滔不绝地说着,表面听来冠冕堂皇,实际上驴唇不对满嘴。
宇岢聪明机智,立场坚定,他岂能和杨振远这个败类成为一丘之貉,他不待杨振远说完,便抢言道:“不要再说了,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更不要把我和你混为一谈,也许真的是你把我从石雕中解救出来,无论你出于什么目的,念在我以脱身的份上,暂且可以放了你,不过……等到从这里出去之后,我依然会取你狗命。”
宇岢说罢,将荆棘藤鞭一甩,杨振远横空一转,顺势被抛了出去。
“出去?你说出去?别做梦了,这里可阴曹地府。”杨振远道。
boss来袭:娇妻躺下,别闹! 莫沉引
宇岢白了杨振远一眼,道:“你要是真到了阴曹地府,还知道疼?还会嗷嗷乱叫?白痴!”
“对啊,对啊!这么说,我还活着!哎呀,我没死,我居然还活着!”杨振远激动地叫着。
宇岢闷哼了一声,道:“放心,你活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