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iht8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熱推-eamt2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凌画给陛下、太后、宴轻三人送了三封信后,没立即启程前往岭山,而是收拾了一番,找去了户部尚书赵江赈灾下榻的府邸。
她打算见见赵江。
彼时,已是夜晚,赵江正忧心忡忡地坐在桌前。
二殿下萧枕已失踪了一个月二十日了,跟着二殿下一起的护卫细雨让他瞒着陛下,不得将此事捅出去,他见识了二殿下对上东宫那一日的血雨腥风,一路上又见识了二殿下的城府魄力,虽然开始时不是他自愿投靠二殿下,但一路走到障毒林之后,他已是心甘情愿投靠了。
因为,二殿下的确仁善,要比太子殿下仁善的多。
本来二殿下可以不必管沿途的事儿,只一心按照陛下的吩咐,直接到衡川郡就是了,偏偏看到遍地的饥荒难民,二殿下插手了,一路安顿百姓,行程缓慢了下来,以至于,到了障毒林时,因派出了部分人安顿百姓,导致人手减少了护卫,被大批的杀手趁机截杀,逼迫进入了障毒林,以至于失踪了。
他本以为,也就瞒个几日,待二殿下被找到,他也就不必瞒着了,没想到,这一瞒,就瞒了一个月二十日。
他到了衡川郡后,发现民间的善人已自发地在衡川郡赈灾,衡川郡虽然受灾最重,但反而比其他的州郡县的灾民要少,也没有曝尸荒野,更没有灾民暴乱的情况。
开始他也真以为是民间的善人,后来才发现,其实背后是有人推动的,而推动背后赈灾的人,是凌画的人,而凌画,是二殿下的人。
他之所以能知道这些,也是凌画的人特意让他知道的。
早先,知道的秘密多,他还胆战心惊,如今知道的秘密多了,他反而踏实下来,唯一的担心是二殿下至今没有消息,会不会真的……
他不敢想。
屋中安静,有人推开们,脚步清浅地走了进来。
赵江摇头,“今晚不喝浓茶了,不必沏了。”
来人一笑,“赵大人不喝浓茶,我来讨一杯淡茶,不知赵大人可欢迎。”
赵江一惊,猛地回身,进来的是一名女子,看面相有些陌生,但是声音他却不会认错。
他腾地站起来,看着她,“凌、凌画?”
凌画笑着点头,“是我,为了掩藏行踪,用了些江湖上的伎俩,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赵大人海涵了。”
赵江连连摇头,“不打紧,不打紧。”
他看着凌画,“你是为二殿下而来?二殿下可找到了?”
凌画点头,“找到了。”
赵江大喜,急声问,“二殿下可还好?可毫发无伤?”
凌画摇头,“尚不知是否毫发无伤,不过人是找到了。”
赵江又提起心,“敢问二殿下如今在哪里?”
“在岭山。”凌画也不瞒他,既然赵江已是自己人,她也就没有瞒他的必要了,知道的越多的人,越谨慎,越小心,越忠心,尤其是赵江这样这些年生怕行差就错的天子信臣。
赵江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都结巴了,“二、二殿下、怎么会去了岭山?”
“被岭山的人劫去了。”凌画语气平静,如说今天的天气如何一样,平平常常,没什么波动。
赵江却直吸气,“那、那、岭山是要造反吗?”
凌画一笑,“岭山在内斗。”
赵江看着凌画,勉强定下心神,“岭山内斗,为何要劫二殿下?”
拽丫头与校草恋爱
“大概是因为我?逼我站队?”凌画倒是十分诚实,但在赵江听来,语不惊人死不休,“因为,我与岭山,有些渊源,或者说,是血缘。”
赵江:“……”
他急急地打住凌画的话,“凌小姐,你不会是来杀本官灭口的吧?”
否则干嘛从来了,一连气的直说这么吓人的话,她敢说,他不敢再听下去了。
凌画笑,“自然不是,赵大人如今不是成了二殿下的人了吗?既成了二殿下的人,便是自己人了,我对自己人向来诚实又大方。”
赵江十分无奈,但看着她的笑脸,到底是轻松了几分,只要不是来灭他的口就好,他还想多活几年的。
他试探地问,“凌小姐不是在说笑?你与岭山,怎么有渊源了?”
若是有血缘,陛下岂能查不出来?
凌画既然说了开头,便也不隐瞒,直说,“我外祖父出身岭山嫡系,只不过自小没养在岭山,被岭山抹平了他出身的痕迹,所以,陛下也查不到我与岭山的渊源。”
赵江震惊,“原来王老是出身岭山嫡系吗?”
后梁第一首富啊,原来是出身岭山嫡系,这么说,岭山没有反心了?否则,王晋怎么会将九成的身价都上交陛下了呢。
凌画点头。
赵江不解,将疑惑问了出来,“那王老的家财,都上交了国库,怎么没给岭山?”
神級契約者
“自然是我外祖父自己觉得,除了血缘那么点儿关系外,他不是岭山人了,他是先皇一手扶持起来的,外祖父与先皇有知遇之恩,哪怕当今陛下与外祖父没什么深厚情谊,但为了后梁江山好,为了黎民百姓好,为了岭山好,他也不希望岭山拿他的银子,反了后梁江山。”凌画看着赵江,“太祖时,岭山王不要天下,后世子孙,何必废祖宗的规矩?更何况,陛下是个明君。”
御妖纪 一之濑千夏
陛下虽然擅制衡之道,但凌画得承认,他算是个明君,知人善用。最起码,若陛下不是明君,三年前的凌家,就得含冤而死,她也不会受重用支撑不起来。
盛寵王妃 飛翼
你的尸体我的魂
赵江缓缓点头,感慨,“王老仁心。”
他看着凌画,“凌小姐不是即将大婚吗?你竟然来了此地,那你的大婚……”
“推迟了。”
赵江点头,虽然不知道凌画与二殿下是何等深厚的内情交情,但就冲凌画的人这些日子全力为萧枕做事,便可窥见一斑。
自二殿下和他来衡川郡赈灾的消息传出后,那些背后做事的人,便都挪到了明面上,打上了二殿下的名义,就连二殿下失踪,也派了替身易容成二殿下的样子,每日出入,若不是他知道真的二殿下失踪了,怕是都能被糊弄过去。
真正的认识了萧枕和凌画的人行事后,他也算是对萧枕与凌画彻底的改观了。哪怕陛下不派二殿下不来衡川郡,二殿下背后所做的,也是利国利民的仁善之事。
太子从来做好事儿生怕百姓不知道不留名,很多时候,都是为了让人看到他的贤德而做,但是二殿下不同,能不要贤名的救百姓,不计功劳,默默做,若不是陛下派他来衡川郡,怕是连他都会以为,做好事儿的是当地的善人,灾情后迅速安顿百姓的人也是民间的组织和大善人,谁能想到背后竟然是二殿下?
也正因此,他更是敬服诚心投靠。
自古以来,良将难得,明主更难寻。
赵江看着凌画,“那二殿下既然被岭山劫走,可怎么救出来?凌小姐今日露面来找本官,可是有什么需要本官做的地方?或者是找本官商议的?”
超級傳奇商店 二將
总之,他明白,凌画找上门亲自见他,不会没有目的。
凌画感慨不愧是能做到户部尚书的人,对赵江如实说,“我会亲自去岭山一趟救赵大人出来,也的确是想赵大人做一件事情。”
“你只管说。”赵江想好了,既然投靠,便要发挥他的作用,反正已上了一条船,总不能再保持中立了,他得权利扶持萧枕登基,将来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否则,萧枕登不上那个位置,他户部尚书府的整个下场都不会好。
凌画看着他,“劳烦赵大人给陛下上了一封折子,快马加鞭,一定要在中秋之日送到陛下的面前,告知陛下,二殿下遭遇刺杀,进了障毒林,失踪了。”
赵江一愣,“不是要瞒着陛下吗?”
凌画笑,“早先是要瞒着陛下,如今已找到了二殿下,自然不必瞒了。”
她说出自己的算计,“陛下每年的中秋之日,都与太子殿下一起过中秋,今年怕是忍不住会在中秋之日将太子殿下解禁放出来,但我还不想太子殿下解禁,还是希望他再关的久一点儿,所以,你这封折子一定要送的及时,就在中秋之日,送到陛下的手里。”
赵江顿时懂了,立即说,“好,本官这就写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