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jar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零五章 神乎其技 (第一更)-2u9po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向南刚刚停下手来,还没来得及重新检查一遍,坐在不远处角落里的弗雷德就迅速地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来到了向南的身边,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将这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洗捧了起来,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起来。
向南愣了愣,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不过,在看到弗雷德一脸紧张的表情后,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算了,弗雷德也是太紧张这件汝窑瓷器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失态。
要是换一个人这么不顾修复室的规矩,未经自己同意就直接冲过来拿走工作台上的文物,那向南肯定直接把他给拉进“黑名单”里。
被拉进“黑名单”里的人,以后可就别再想着让向南帮忙修复文物了,花再多的钱也没用。
其实不止是向南,但凡一个工作态度严谨的人,都不喜欢别人坏了自己的规矩,否则的话,那以后的工作都没办法做了。
可爱宝贝:爹地是杀手 脱俗的少女汉子
向南微不可查地摇摇头,不再理会弗雷德,自顾自地开始收拾起工作台来。
这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洗,几乎耗费了他一整天的时间才修复完,此刻,夕阳的余晖洒落在窗前,将半个修复室都染成了金色。
“真是神乎其技啊!”
火影二少,快到碗裏來 妍小愛
就在这时,已经将这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从上到下,里里外外都检查了好几遍的弗雷德忽然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他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向南,一脸感慨地说道,“向先生‘上帝之手’的称号果然是名副其实啊,这件瓷窑瓷器修复得看不出丝毫痕迹,太让人激动了!”
“上帝之手”这个称号,是向南当初在F国巴里斯,修复了晋代画家顾恺之《女史箴图》唐代摹本后,当地的媒体在报道这件事时用的,到后来,文博界里干脆用这个称号来称呼向南了。
当然了,这是国外文博界里的习惯,在华夏,向南依旧是向南,他的名字本身就代表了文物修复的一个水准,足以让众多人仰望。
“谢谢弗雷德先生的夸奖。”
向南将工作台收拾干净,又把工具放回工具盒里,听到弗雷德的话后,回头朝他笑了笑。
“说来真是惭愧,我之前看到向先生拿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在这件汝窑瓷器上面刻画什么的时候,我差一点跳起来阻止向先生呢。”
弗雷德说起这件事来,脸上还有些不好意思,他一脸庆幸地说道,“幸好当时我克制住了自己,要不然恐怕就要做出什么蠢事来了。”
向南这会儿已经收拾完了,他一边走到洗手池旁洗了洗手,一边对弗雷德说道:“用手术刀刻画裂痕,是为了修补残缺的开片脉络,对这件汝窑天青釉洗本身是没有伤害的,只是为了修复效果更完美一些罢了。”
婚不由己 草莓雪梨
他从一旁拿过毛巾擦干净了手,又说道,“弗雷德先生可以再多看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那这件汝窑瓷器就算修复结束了。”
“没问题!”
弗雷德将手里的汝窑瓷器放回到了工作台上,哈哈笑着说道,“向先生的手艺,我信得过!”
“那我应该感谢弗雷德先生的信任。”
向南笑了笑,心里却是忍不住嘀咕起来。
与其说信得过我的手艺,还不如说信得过你自己的眼睛。你都拿着那件汝窑瓷器翻来覆去看了不下十几遍了,就算有什么没修复到位的,也早就给你看出来了。
当然了,这话心里想想就可以了,没必要当面怼出来,好歹人家也是拿出了一幅缂丝《蟠桃献寿图》作为修复费用的,就要有点要求也是正常的。
将修复室里的东西收拾干净之后,弗雷德和向南两人就一前一后下了楼,汉斯先生和卢卡斯已经到了,正在一楼的客厅里,和安德里亚斯在聊着什么。
看到向南和弗雷德下了楼,卢卡斯就笑着迎了上来,说道:“弗雷德,你的宝贝修复好了?向先生的手艺没让你失望吧?”
“‘上帝之手’出马,又怎么会让人失望?”
弗雷德此刻心情很不错,他笑着说道,“我的那件汝窑瓷器当然是修复好了,而且一点修复痕迹都看不出来,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上帝之手’?”
卢卡斯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脸夸张地说道,“哦,是的,没错!向先生确实配得上这个称号!”
惡魔校草是暴君:夜少,請回家 寶貝妹子
向南听着两个人的吹捧,也难免感觉有些脸红,他快步走到汉斯先生身边,微笑着说道:
“汉斯先生,这边的残损文物已经修复完了,明天上午我就打算回博临市区,跟访问团的其他团员汇合了。”
“向先生这么快就要离开了吗?”
坐在一旁的安德里亚斯也忍不住扭过头来,一脸遗憾地说道,“好不容易才完成了文物修复工作,我还想着接下来几天时间,带向先生游湖钓鱼,或者到森林里打打猎放松一下呢。”
汉斯先生也说道:“是啊,向先生,你到这边这么多天,都没有在周边好好转一转,看一看,不如再歇两天,好好玩一玩?”
“谢谢两位的好意,不过,不用了。”
相愛,幾許情深
向南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我毕竟是跟团出来的,现在事情做完了,还是尽早回去得好。等下次有机会,我单独来博临时,再到这里来玩吧。”
汉斯先生见向南态度坚决,也只好作罢,他点了点头,笑道:“那向先生可要说话算话,我们都会等你再来的。”
安德里亚斯也连忙说道:“向先生要是再来博临,记得提前通知一声,我去机场接你。”
几个人聊了一阵,就到了吃晚餐的时间了,吃过晚餐后,弗雷德就带着那件修复好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洗,先离开了。
他收藏的这件宝贝等了几年,今天终于修复好了,兴奋之情难以言表,他得赶紧回去跟几个老朋友“炫耀”一番才行。
等弗雷德离开之后,汉斯先生才笑着对向南说道:“向先生,既然你明天就要离开了,那今晚咱们就将这次的修复费用结算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