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就为了好玩?”狐夜不禁瞪大了眼睛。
薛安点了点头,“是啊!这次咱们正好赶上了姝姑娘的庆典,自然要去庆贺一番!所以就先在这白虎族中住两天好了!等到时候一起过去,也算是给这帮龙族的一个惊喜了!”
惊喜……对那帮龙族而言,这应该是惊吓吧!狐夜心里吐槽了两句,然后皱眉道:“可我听这个厉凶灵的语气,似乎跟敖姝姑娘走的很近啊!”
薛安洒然一笑,“他那番话乍听起来挺唬人的,但有一个很大的漏洞!”
“什么漏洞?”
薛安淡淡道:“你难道就没发现,这个厉凶灵当时受了不轻的伤么?虽然痊愈了大半,但还是有细微的痕迹可以看出来的。”
听到薛安的话,狐夜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恍然道:“还真是啊!我说当时怎么觉得他的脸有些怪怪的!像是被打歪了一样,可这跟你来这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厉凶灵充其量是个小辈,龙族长老肯定不会跟他动手,敖姝的脾气你也知道,是个乖乖女,更不会动手打人,那又是谁将他暴揍了一顿呢?”
“你是说……。”
薛安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她!”
然后叹了口气道:“除了她,我想不出还能有谁做事会如此的不计后果了!”
狐夜浑身一个激灵,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艰难的吞了几口口水,然后用有些发颤的声音说道。
“老薛啊,我突然觉得,要想寻找帝流浆的下落其实并不是非要找龙族的,咱们要不……换个地方?”
“那小沙怎么办?除了龙族的圣地本源,你想个别的办法来救她!”薛安淡淡道。
狐夜还真就低下头来认真的思考了片刻,然后才义正言辞的说道:“要不这样,将小沙的龙蛋埋在青丘狐国的三生树下,然后我求大长老施法,让她转世成为狐狸,你看怎样?”
薛安深深看了狐夜一眼,缓缓道:“你觉得呢?”
狐夜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好像……似乎也有点不妥……!”
薛安摇了摇头,“行了,瞅你那点出息!这敖懿确实疯疯癫癫的,但你好歹也是妖族年轻一辈中的顶尖高手,何至于如此怕她?”
“你……你不懂的!”狐夜一脸尴尬的低下头,小声言道:“当初我家大长老跟上一任白王商议好了,将当时还未出生的我跟敖懿指腹为婚了!”
听到这番话,薛安也不由得一震,然后满脸震惊的看着狐夜。
“你说什么?”
狐夜苦笑道:“也就是说我跟这敖懿算是有婚约的!”
薛安的眼神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在妖族之中,不同种族的强者结合乃是一件听起来不可思议,其实很正常的事。
因为近亲结婚的危害乃是连妖族都无法避免的,但血脉的纯洁又是每个种族都需要维持的。
这本来是一种无解的困局。
但妖族有一种很奇怪的特性改变了这一切。
当两个天赋足够高的妖族强者结合的话,一定会诞下两个各自继承了一方血脉的后代,而且其天赋还会变得更加强大。
这也就导致了妖族之中对于有天赋之人的看重。
之前厉凶灵对敖姝垂涎三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你打算怎么办?”薛安沉声问道。
狐夜坚定的摇了摇头,“当然是拒绝了,因为我已经有阿柔了,所以我一定不能做对不起阿柔的事!”
薛安颇为敬佩的看着狐夜,因为他知道狐夜做出这个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
那可是来自青丘狐国大长老跟上一任白王共同指派的婚约啊!
再加上对方还是个脑子不太正常的存在……。
这样一想薛安就觉得有些同情狐夜。
“其实说实话,这个敖懿是看不上我的,因为我之前的玩世不恭和花心的名声都已经传进了她的耳朵里!但她看不上我却不代表她愿意见到阿柔的存在,尤其她的脑子还有问题,一旦见面,肯定会出大麻烦!”狐夜叹气道。
“所以你才不愿去见她?”薛安问道。
“废话,说得好像你愿意见那个疯婆娘一样!”狐夜没好气的说道。
薛安摇了摇头,“我又问心无愧,为什么不愿见她?”
“切,我知道你问心无愧,可敖懿会这么想么?她现在一定在咬牙切齿的恨你,认为你是个玩弄了她妹妹感情的混蛋!”
“你说错了!正因为这个,所以我才更要去见她,因为有些事,总得当面说清楚才好!”薛安淡淡道。
“那要是她不愿听你说呢?”
“那就打,打到她愿意听我说为止!”薛安轻描淡写的说道。
狐夜为之震动,然后一脸钦佩的竖起大拇指,“厉害,果然还是你够狠,泡了妹妹不说,还准备打姐姐!”
薛安的额头上浮现出一层黑线,“我他妈再说一遍,我没招惹过敖姝!”
“你的意思就是人家自愿的呗!”
“……。”
“再废话信不信我把你的尾巴毛全给薅下来?”
正当薛安和狐夜在门前进行着一场亲切而又友好的交谈之时。
薛安忽然停住话语,然后转头看向了远处,似笑非笑道:“狐夜,这白虎一族对你可真够热情的啊!”
“什么意思?”狐夜刚然一愣。
就见厉骸一脸笑容的领着一群形容俊俏,姿态妖娆的少男走了过来。
等到了狐夜近前之后,厉骸停住脚步,这帮少男们也随之站住身形。
而后厉骸冲狐夜嘿嘿一笑。
“狐公子,您不是觉得那帮女婢不合口味么?那您看这帮少男可还能入您的法眼么?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搜罗来的极品呢!”
说着,他转头冲这帮少男吼道:“还不快见过狐公子!”
这帮少男立即娇滴滴的喊了起来。
“奴家见过狐公子!”
声音娇媚动人,可听在耳朵里却令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至少薛安便不动神色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用神念给陷入呆滞状态的狐夜发了个信息。
“兄弟,没想到你居然好这口,好好享受吧!”
说罢,薛安忙不迭的转身离开了。
厉骸根本就没注意薛安,此刻的他正一脸笑意的看着狐夜,然后问道。
“怎么样?狐公子是从其中选几个呢?还是都留下?”
狐夜缓缓转动脖子,用无比幽怨的目光看着这位过于热情的首席大长老。
“厉长老!”
“嗯?”
“你可真够厉害的啊,居然能搜罗来这么多极品!”
“过奖过奖!那您的意思是……全留下?”
狐夜差点吐血而亡,气得眼珠子都红了,“留你个XX,让他们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