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沈阳,紫禁城,凤凰楼。
在福宁的御书房之内,已经上了朱由检的黑名单,位列必杀榜第一名的大清逆子爱新觉罗.福宁,正小脸儿铁青的在听刚刚从朱由检那里回来的索尼回报议和进展情况。
他的三个兄弟和一堂叔,豪格、叶布舒和硕塞还有阿敏,则分立在两旁,四个人都把眉头拧成了个川字。
根据索尼的回报,这次“割地献母”的求和并没有取得预想中的效果……朱由检倒是很开心的收下了福宁的亲妈泰松太后和辽阳、海州、盖州三卫已经辽河河套之地。但是他却没有同意大清保留国号,而是封福宁当了沈阳王和四卫指挥使。
也就是说,朱由检将福宁置于了和黔国公沐天波相当的地位。
这条在朱由检看来可以麻痹福宁的和谈条件,恰恰是福宁所不能忍的!
因为福宁是靠着一面“保大清”的旗号才得到沈阳城内正黄旗、镶黄旗和正蓝旗等三旗满洲子弟的支持,才可以趁乱夺权,从泰松太后手中的一具傀儡,摇身一变成为少年英主的。
而少年英主掌权之后,照理应该刷新振作,内除国贼,外攘暴明,重振大清国威。可是福宁又干了些什么?
他上台之后又是献母,又是割地,如果接下去再把大清的国号搞没了,再把沈阳、铁岭、辽海、建州之地都变回了大明的军卫,他这个少年英主和泰松妖后又有什么不同?
既然他和泰松妖后一样,那么正黄旗、镶黄旗和正蓝旗等三旗满洲子弟还为什么要支持他当这个大明的沈阳王?
其实献母、割地这两件事儿,沈阳城内的三旗满洲子弟还可以忍。因为泰松太后逃出沈阳之后肯定是要投靠朱由检的,所谓的“献母”只是给泰松一个名义——她是去当人质的,不是淫奔去了朱由检那里。
而割地割出去的,也都是根本守不住的地盘。现在沈阳城内的三旗子弟有一个算一个,也凑不齐10万口。就这点人缩在沈阳一卫的地盘上都非常稀疏,还凭什么占有辽阳、海州、盖州之地?
所以割地献母的污点,暂时还不会让福宁失去少年英主的招牌,但是放弃大清国号,给朱由检当什么沈阳王,却会让他失去沈阳的人心!
而沈阳的正黄旗、镶黄旗和正蓝旗等三旗满洲子弟本来就是国族贵人。在沈阳政变之后,他们的地位进一步上升,已经有点“贵族公民”的意思了。
毕竟福宁的少年英主,就是他们这些人捧上去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啊!
福宁要是不能让他们满意,他这个英主能不能干下去都不好讲。
而且,朱由检也不可能允许他在沈阳、铁岭、辽海、建州四卫当个关门皇帝……大明在云南黔国公府的地盘上都派驻有巡抚,还会放过沈阳王的沈铁四卫?
屋子里面静悄悄的,静得都能听见几个人的呼吸声音了,气氛也变得越来越压抑。
突然,只听见少年英主一声冷哼:“不行……是可忍,孰不可忍!朱由检欺人太甚,朕都献母割地了,居然还保不住大清的国号。朕如果去了国号,当了明朝的沈阳王,如何对得起我大清的列祖列宗?”
他的话一出口,叶布舒和硕塞都赞同的点头,而豪格和阿敏却是一脸苦涩。
叶布舒和硕塞都很年轻,比福宁长不了几岁,他们和如今沈阳城内大多数的国族栋梁——在黄台吉兵败身死后才成丁的那一代八旗子弟,算是一代人。平日里面来往的,也都是这些十几二十岁的八旗子弟,当然了解那些人的想法,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赞成他们。
而豪格和阿敏都上了年纪,锐气早就被打磨干净。说实话,他们俩现在都有后悔发动反对泰松太后的沈阳之变了。在沈阳之变前,他们俩都是一旗之主,都是皇阿玛,几乎等同于一国之君。
可是一场沈阳之变,却让豪格的镶黄旗部众自发的和正黄旗融为一体了!
而阿敏更惨,他的老巢被代善、岳托偷袭,所部几乎全都被两红旗吞并,只剩下几千手下,而且也都融入了两黄旗,他自然也成了个光杆旗主。
现在看见少年英主连沈阳王都不想干了,就更后悔了……早知道就跟着泰松太后干了!
“现在沈阳城内有多少精锐?”福宁咬着牙问。
这个问题是问阿敏的,这个光杆旗主被福宁封了一个兵部尚书,负责管理一群小老爷兵。
阿敏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如果尽发城中三旗丁壮,可得5000之众……如果再加上一点老弱,15000人也是能拉出来的。”
豪格看见福宁这小孩子一脸的杀机,知道大事不好,赶紧开口提醒道:“陛下,朱由检带去辽阳的兵力至少有50000,即便出兵15000,也没有一点胜算啊!”
福宁眉头皱的紧紧的,似乎有点犹豫了。豪格和阿敏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有戏,正要开口继续相劝,外头忽然传来鳌拜的声音:“皇上,紧急军报……明军离开辽阳,大举北进了!”
什么?
朱由检离开辽阳北进了?
豪格和阿敏的脸色都青了,都已经割地献母了,朱由检居然还不放过大清,他到底想干什么?
“鳌拜,你进来!”福宁吼了一声。
“嗻!”鳌拜已经一撩帘子,就已经出现在福宁的御书房之内了。
福宁看着这个镶黄旗的第一巴图鲁,“鳌拜,你仔细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鳌拜给福宁行了一礼,然后才道:“皇上,奴才放到太子河和浑河之间的侦骑刚刚回报,说明国皇帝的大军在辽阳停留了三天后,于昨日清晨开拔北上,渡过太子河后,兵分三路,齐头而进,兵锋直指浑河……皇上,再有个三五日,朱由检的数万大军怕是要兵临沈阳了。”
“来的好!”福宁已经拍案而起了,目光里冒着怒火,小脸涨得通红,“朕还想南下去偷袭辽阳呢,现在可好了……能在浑河以南斩杀这个暴君了!”
豪格和阿敏也无话可说了,朱由检的确是欺人太甚,都已经把福宁的额娘收了,而且还拿下那么多的地盘,居然还不肯善罢甘休……连个破烂沈阳王都不肯给啊!这摆明了是要彻底灭亡大清国了!
“大阿哥,二贝勒,鳌拜……你们说吧!”福宁看着眼前的三个宿将,“你们打老了仗,你们说出兵多少合适?该怎么打才能赢?”
“自然是有多少出多少了!”
“沈阳让妇孺老人来守就行了……出兵15000吧!”
“皇上,此战唯有全军出动,夜袭奇袭,才能有一丝胜算!”
三个宿将都没提出死守沈阳堡垒的办法,因为他们都知道朱由检攻城的本事,如果死守堡垒,一旦被围,那就只能等死了。
冒险出击,如果不胜,他们还有钻老林子的机会……只要能逃脱,他们就能去投多尔衮、多铎、阿济格,实在不行,还能飘洋过海逃去日本国。
福宁重重点头:“好!就出兵15000,夜袭明军大营……不过朕不要什么一丝胜算,朕要的是必胜……此战朕将亲临前敌,朕必杀朱由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