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 ptt-第一九一章 欲蓋彌彰?展示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整整一个呼吸之后,李轩才陡然回神,猛地从罗烟的身前收回了手。
“你们听我解释,事情绝对绝对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绝对不是!”
罗烟的眼底深处,则现出了几分狡黠之意。他似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不对,忙退后几步,用手捂住胸。然后就面色娇羞,很是恳切的对江含韵两人道:“轩郎,不对,李游徼他说得对,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们是清白的,什么都没有做。”
李轩也猛点着头:“没错,就是这样!我怀疑他是真正的紫蝶妖女,在看他有没有肉包。”
可他随后又感觉不对味,罗烟这个家伙,你正常解释就好,这个时候脸红个什么劲?难道这家伙,真的是位玻璃?
江含韵则眼神狐疑,心想紫蝶妖女现在可是被关在镇妖塔里面,那可是被仇副堂尊与总管验明过正身的。
这个罗烟,怎么可能是紫蝶?
“李游徼什么都没对我做,你们千万不要误会——”
罗烟那张如羊脂白玉般的脸一片绯红,他转过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李轩:“他确实是怀疑我是紫蝶,在给我检查身体呢。”
江含韵眼中的疑色更浓,她瞅了一眼罗烟那俏白的小脸,再看一脸真挚的的李轩,柳眉不由微微一蹙。
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欲盖弥彰?像是在给李轩掩饰?
而就在薛云柔和江含韵两人的目光都逐渐犀利起来,像似要将二人都剥开来的时候,罗烟又仿佛很心虚的笑了笑:“总之就是这样的,我有事先走了,你们聊。”
他说完这句,就逃也似的转身就走。
李轩有些崩溃,罗烟的话每一句都是没问题的,可配合他这些神态语气,就分明是在暗示着两人之间很有问题。
也在这刻,他的视角余光望见罗烟回头向他看了一眼,这位竟唇角微勾,朝他得逞的笑了笑。
李轩心绪一沉,大概知道自己是被报复了。他只能举着手,神色无奈的对江含韵二人信誓旦旦道:“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反正跟你们想象的不一样。我就纯粹是想要验明他的正身,没其它意思。”
“李大哥其实不用解释。”薛云柔审视的视线从罗烟身上收了回来,神态温婉的对他笑了笑:“李大哥你可是听天獒与问心铃都认可的正人君子,我当然相信你。”
李轩当即长吁了一口气,忖道对啊,自己还有这么两层金身。他顿时就镇定了下来:“如今看来,却是我想差了,罗游徼应该不是紫蝶。对了,云柔你的伤好了?”
“她不但已经伤愈,而且如今修为还更上一层楼。”
江含韵斜目看着薛云柔:“成就的是圣品元胎,只要后续的蕴养不出问题,这丫头未来前途无量。”
“哦?这可是一件大喜事。”
李轩大概知道术修的元胎,就如第三门武修的‘金身’一样,也有着下,中,上,极,圣,神六个等级品质之分,也决定着一个术修的战力高低。
——哪怕同是第三门,下品元胎与中品元胎之间,也有着战力高下之分的。
而圣品元胎,在当代法师中是极端罕见的。一般来说,极品的元胎就有望冲击天位了。
说来李轩现在的结丹,征兆也很好,可能是元神强大,也可能雷霆之力与寒力积蓄极多的缘故,他的丹坯额外的厚重坚实,品质极佳。
李轩曾内视过,发现在丹坯内外,竟然有许多自然生成的符文——这在众多关于武道金丹的记载中,是从没有过的。
妖火狂少
按照这个轨迹修行下去,李轩估计自己的金身,至不济都能达到极品,甚至有望于此界武修上下数千年,从未达到过的金身层次。
“表姐说笑了,我的元胎就只是与表姐你的金身相当。可你在金身之外,还修成了后天的‘鲲鹏元身’,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追得上你。”
此时的薛云柔确实神色寡淡,没有太多喜色。她不着痕迹的看着罗烟离去的背影,眼现出了几分警惕慎重之色。
她想李轩自然是没有龙阳之好的,可这个罗烟,他可比女子还要俏美——
李轩则觉三人间的气氛,还是有些尴尬,他想说什么,又不知说什么才好。
幸在这时,两个身影从大江上游方向横空而至,陆续落在了船上。那正是司马天元与雷云,前者刚踏上甲板,就直接询问:“神慧他人呢?”
李轩愣了愣,才想起这是那位弥勒教法师的法号。此人自号神慧,被弥勒教的信徒尊称为神慧上人。
※※※※
李轩不知道的是,此时就在南京城内,一间不知位于何方的密室当中,有两个年纪不一的女子正在会面,说的也是神慧上人。
“神慧被六道司擒拿?为何现在才有消息?”
这是一位三旬左右的妇人,有着一对让人印象深刻的狭长凤眼,头戴着高帽,气质华贵。
可她的眉眼之间,满布忧容:“此人一向机警,明知进退之道,法力也还过得去,怎会落入六道司之手?”
密室的另一面,是一位蒙着面纱,看不清容貌的女性,她的声音宛如银铃:“说是运气不好,撞上了仇千秋,他就没想过仇千秋会不走水路,而是走句容那条路去的镇江。而当时目击之人,要么是被仇千秋杀死,要不就是被擒拿,自身都难保,哪里还能传出消息?”
凤眼妇人不由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也是个废物!我们给了他与林紫阳那么多的财力,那么多的资源。这大好的局面,却生生的被他们败坏了。”
“这二人的确无能,我等数年心血,数百万的银钱投入,都毁于一旦。”
蒙面的年轻女子微微颔首:“我现在有些担心,没有了林紫阳这支军马在外支撑,后续可能会滋生无数变数。”
凤眼妇人不由陷入沉吟,随后摇头道:“确有影响,可如果我们的最后一步能够顺利完成,问题应该不大。不过接下来,却是不能再拖了。我预计镇江之变后,景泰帝与那个姓于的,都不会再容许南直隶再生变乱。李承基官复原职几乎已成定局,除此之外,应该还会有几位强力武臣被安排到南直隶任职。”
“也就是说,我们的时间只有一个月?我会着手安排的。”
蒙面的年轻女子说完之后,却又一声叹息:“这好端端的局面,怎么就到了这地步?原本这江南半壁,我们几乎是唾手可得。”
凤眼妇人的面色,则青白变换:“镇江军之败与元周之死,都罪责在我,是我小瞧了诚意伯家的那个纨绔子。当初若是依你之意,他早该化为尸骨了。”
风云九界之葬兵界
她随后摇了摇头,略略振奋了一番心情:“幸在你那边的事情还算顺利,只要那件东西入手,如今的局面再艰苦,都能翻转过来。问题是现在,我们还少了几位得力可靠的人手。就不知,我等能否再向李遮天求助?”
“不能找他,此人冷傲不羁,我行我素,最不喜的是被人利用。”
蒙面的年轻女子微摇着头,然后眼神微动,看向前方:“此事你勿需担忧,我已有安排,接下来咱们便毕其功于一役,不成功便成仁。”
※※※※
三个时辰之后,李轩等人乘坐的楼船终于抵达南京,船还未靠岸,早早得到消息的李承基就已飞身上船。
他原本面色忧虑悲怆,可在亲自探看了李炎与素昭君的伤势之后,面色就平静了下来。
“还好,他们两人的伤势,只需请一位内科圣手给他们调理一番就可。仇千秋那厮倒是舍得,竟给他们用了珍藏十年的太乙生元丹,不枉我与他兄弟一场。”
李轩心想仇世叔那是卖你的面子么?真会脸上贴金。
他随后就注意到,李承基的脸上有几条血痕,他不禁奇怪的问道:“老头你脸上怎么回事?这是被猫给挠了——”
他说到这里就知道不妥,什么猫能有这么厉害?能够抓到一位武道十重,准天位战力的脸上?
都怪罗烟的那一出,让他的情商下降了。
李承基则尴尬的咳了一声:“不是猫,是家里的葡萄架倒了。你管这么多做什么?走了,得先把他们送去江氏医馆。”
而就在他们父子两人,护送着李炎与素昭君的担架下船的时候。
正准备与雷云等人,将神慧上人押送至六道司的江含韵,正若有所思的看着李轩的背影。
“表姐——”薛云柔正准备向江含韵告辞,看到这位的目光不仅奇怪的问道:“怎么了?感觉表姐你看李轩的眼神好奇怪。”
江含韵犹豫了片刻,才讪讪的道:“我是在想,李轩他该不会真喜欢男人?”
“李大哥他喜欢男人?”薛云柔不禁失笑:“这怎么可能?我记得表姐你几天前还说,他以前就是色鬼投胎。”
“也是!”江含韵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我就是在想,李轩他之所以能过问心铃的拷问,该不会是对女人已经没兴趣了?不过这想法,的确很荒唐的。”
她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可旁边的薛云柔,却已全身僵硬。
这个时候,在楼船三层的一个房间,罗烟正将一个特制的胶板从胸前卸了下来。
当她的前胸陡然间恢复伟岸,罗烟不禁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心想这两团肉可真讨厌,可说是她幻术中最大的累赘与破绽。虽然可以用胶板来弥补,可戴着这东西,每每都把她给憋闷得不行。
之后罗烟,又得意洋洋的看向了窗外。
那个家伙的洞察力,果然不俗。可任你其奸似鬼,这次也要吃老——老子的洗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