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jdg好看的玄幻小說 鎮國天師 起點-第413章 妖刀再現-2jjjs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梁金龙不愧是雁山十二杰的老大,一边对敌,还一边暗中观察着局势,就在陈玄一符篆脱手,化作冥火袭来之时,这家伙眼观六路,早已辨认出了偷袭的方向,当即将斩马大刀一转,与那火舌对碰在一起。
斜斩的刀锋挑破了袭来的火舌,梁金龙气势暴增,眯紧了眼角,对着冲杀而来的陈玄一喝道,“小子,你是谁?”
陈玄一并不大话,七星剑长驱直入,剑挑飞虹,直取梁金龙中宫,与他战成了一团。
比起厉风行那人如其名的狠辣剑招,陈玄一的剑法中则带着一股中正平和的气息,不愠不火,攻守兼备,走得是截然相反的路数。
这小子不出手则已,动手则迅如雷霆,比我和风黎都要快了几分。
等我俩也赶紧冲上去的时候,陈玄一已经和梁金龙对拼了十几下,刀尖相击,爆发一窜星火,两人闪电般错身而过,又各自爆退了三步。
陈玄一跳到面露错愕的厉风行面前,用肩膀将他挡住,口中低声询问道,“没事吧?”
而对面的梁金龙则转动刀锋,喝骂一声,“好小子,剑法不错,刚才斗得不过瘾,来来来……我陪你大战三百回合!”
邪魅妖帝冷傲妃 紫蕊星
此言一出,这家伙又要挥动斩马大刀来袭,不过此时我和风黎也一左一右,快速扑到,这家伙倒也不傻,深知陈玄一剑法精妙,自己未必能将他拿下,再加上我和风黎从旁协助,上来只有找虐的份儿,因此倒也不急了,急忙顿住脚步,冷冷一笑,将那斩马大刀反拖在地上,抬头怒视着我们,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好……好得很,嘿嘿!”
換種方式繼續愛妳
一见钟情[快穿] 尹真熙
我不明白他口中这个“好”字从何而来,但既然现了身,自然没有退缩的必要,当即站出来,抬高下巴说,“雁山十二杰,不在自己的老巢待着,为何偏偏要上这里寻茅山的晦气?”
練神訣
梁金龙嘿然一笑,说你这小子,又是什么来历,有什么手段,敢管爷爷的事?
我目光一冷,说你特么的说话注意点,想当我爷爷,你也配?这时风黎已经抢先一步,对着梁金龙爆射出去,口中厉喊道,“哪有这么多废话要说,先搞定这帮人再讲!”
他身法奇快,大衣随风舞动,立刻化作两重身影,围绕着梁金龙笼罩过去。
嫡女斗智,朕的宝贝皇后
对方瞧见风黎这迅捷无比的身法,口中大喊了一声“好”,斩马大刀带动飓风,横削而起,斩出几道重叠的刀光,将那扑来的大衣挑飞,然后反手一掌,与风黎袭来的爪子对拼了一击,双张交汇,空中一道炸音袭来,两人各自一震,齐刷刷地往后跳开。
“好小子,身手不赖,大家并肩子上,把人擒下来再说!”
異界創世神
梁金龙连续与陈玄一和风黎都对碰了一下,知道我们也不是易于之辈,当即也失去了继续纠缠的耐心,直接把手一招,他身后的七道身影立刻抽出武器袭来,势要将我们砍成肉泥。
“来得好!”陈玄一和风黎同时厉啸,两人一左一右,赶紧迎接了上去,而我则抽空一把拽住了厉风行肩膀,将他强行扯到身后,口中快速追问道,“你怎么会搞成这样?”
首席一见很倾心
“一言难尽……”
我的末日堡壘
厉风行先是好奇地看我一眼,显然没料到我们几个也会出现在此,但很快,他眼中的光芒就黯淡了下去,显得极为颓废,好似连曾经的锋芒也丧失掉了一般。
我实在很不解,虽说我和这位厉风行相处时间不长,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可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本该是个相当锐利、颇有上进心的男人。
想不到只是短短分别了一天,他就把自己蹉跎成这样,搞得好似受到了重大打击似的,连自信心也仿佛粉碎了一般。
壹品禦妃
我不解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你那小师妹又是怎么回事?”
见我谈起丁敏,这家伙才勉强打起了几分精神,一脸痛苦地摇头道,“是我学艺不精,把师妹给弄丢了,我们在路上遇到一个很厉害的人,那家伙只用十几招就打败了我,还当着我的面把师妹给掳走了……”
听了这话,我总算明白厉风行为何如此颓废了。
感情是因为败在敌人手上,自尊心受辱,再加上师妹被人当着自己的面掳走,受不了这双重打击,意志才会如此崩溃。
我叹了口气,摇头说你何必纠结一时的胜败?好像我,无论到了哪里都给人当成兔子撵,不一样活得好好的吗?师妹丢了,咱们再寻回来就是了,事在人为,总比颓废要强。
厉风行锐气丧尽,颇为苦涩地摇头说,“你不知道那人的刀法有多恐怖……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年轻高手,没办法,我根本没有从他手上夺回师妹的机会。”
年轻高手?
我心中一咯噔,下意识地反问,“这个高手是谁?”
可没等厉风行回应,峡谷外已经传来一道尖锐的啼啸,紧接着便是一道十分潇洒俊逸的身影,宛如飞星般爆射而来,双足轻点,落在峡谷的高处,带着一脸讥笑的表情,居高临下俯视着我们。
野蠻勾勾纏
“姬……姬云飞!”
乍见此人,我心中顿时一颤,下意识就把对方的名字喊了出来。
耳听到我的呼声之后,无论是正在拦截梁金龙的陈玄一,还是与雁山十二杰激战的风黎,也都双双停下,十分谨慎地后退几步,直接跳到我身边,用极为忌惮的眼神,与那家伙对峙了起来。
“呵呵,想不到这里还有这么多老熟人!”
姬云飞倚在峭壁上,目光回转,用妖异的睥子,在我身上轻轻一瞥,继而笑了笑,主动拱手说,“上次西安一别,已经大半年没见,林兄一向可好?”
“姬云飞,你来这里做什么?”我自然不会像他这么淡定,立刻沉下脸反问道。
“我来这里,自然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办,不必事事都向林兄禀报吧?”姬云飞还是老样子,一脸轻佻,对我抿嘴淡笑,那张过分白皙的脸上,流露出几分宛如女子般的妖艳,然而闪烁在睥子里的锋芒,却锐如鹰隼,让人感到极大地压力。
“姬云飞,来得好,我给你还有一笔旧账没算,赶紧下来受死!”
我这边还未说话,陈玄一反倒率先跳出来,将长剑一抖,与姬云飞凛然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