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byo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西遊之問道諸天 線上看-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知熱推-mwfs9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好险!
眼见得罗睺消失,莫元顿时松了一大口气,他缓过神来,这才发觉,自己后背已然被冷汗打湿。
这也是寻常,又有几人能在罗睺面前面不改色,无动于衷的?
说起来今日当真是凶险无比,莫元瞧的分明,这魔祖罗睺,方才是真的动了杀心,也多亏了他与道祖定下的那什劳子约定,不然的话,只怕这世上已然没了真武大帝!
不过虽然侥幸逃脱一命,莫元此次也是元气大伤,那罗睺虽然手下留情,可是他那等人物,随手一击,便足以天崩地裂,破碎乾坤,更无论是对付一个小小的二重天准圣了!
饶是莫元已经将自身转化成青莲之体,离火玄功迈入大成境界,也是抵抗不住,肉身破损严重,元神黯淡无光,而且体内还有一缕缕魔气肆虐,短时间内,却是难以尽数驱逐。
当然,虽说受伤,莫元的收获也是巨大,起码他知道了一条通往圣境的法子,只要将造化青莲开到十二品,便能融合鸿蒙紫气,立地成圣!
莫元眼下虽还不知晓如何让造化青莲开到十二品,但是既然鸿钧道祖能做到,既然那罗睺能做到,莫元自认也能做到!
惹愛成癮:溫少寵妻入骨
暗自运转法力,将体内的伤势压下,莫元转过身来,冲着那平心娘娘行了一礼,道:“娘娘,小神还有事在身,便不多留了,改日再来冥府拜见娘娘!”
后土闻言睁开双眸,上上下下看了看莫元,道:“不必如此着急走,我还有几句话问你。”
莫元心中有些狐疑不定,他与巫族素无交集,这后土娘娘看情况是隶属于魔祖一方,又有什么话好问他的?
“我且问你,对于那些上古妖族的余孽,你又打算如何处置?”后土问道。
莫元一听这话,心中立时一定。
他想起了这位娘娘的身份,却是那些上古妖族余孽有血海深仇,整个巫族不知道多少人死在妖族手里,他率兵征伐妖师宫,间接导致妖师惨死,这位平心娘娘心中只怕是高兴着呢!
“启禀娘娘,那些上古妖族,俱都被女娲娘娘收入了山河社稷图内,有圣人庇护,弟子便是想做什么也是有心无力。”莫元老老实实的答道。
妖师宫为祸北境久矣,莫元想要杀的,又何止一个鲲鹏,譬如那白泽,又譬如那九凤,都曾上门寻过他麻烦,更不必说还有这些妖族大圣曾在上古之时屠戮人族,炼制屠巫剑,血债累累,但凡有机会,莫元定然不会手软。
“女娲那里你不必担心,我且问你,如果这世上圣人都不在了,你当如何?”后土再次问道。
“小神与妖族势不两立,势必将这些妖族余孽斩杀殆尽!”莫元毫不犹豫的答道。
这三界之中的妖族势力,上古妖族他已然得罪了个透彻,而新一代的妖族,以截教神魔为首,他先是杀了蛟魔王,又宰了牛魔王,七大圣里除了个孙猴子,都得罪了个遍,还逼的剩下四名大圣拜入了佛门之中,可以说与妖族依然势不两立了!
仙絕荒古
便是那位妖族的圣人女娲娘娘,此刻也是恨莫元恨的是咬牙切齿,莫元面对妖族,已然是毫无退路!
“很好,你很好,想不到我巫族的大仇,最终是由你这个人族来报了!”
后土点了点头,伸手一点,一缕精纯无比的土系灵力当即没入莫元体内,肉眼可见的,那正在莫元体内肆虐的魔气当即便被这土系灵力给驱逐出了大半,让莫元浑身上下是一阵轻松!
“魔祖的道行冠绝三界,除了鸿钧道祖,无人可以抗衡,便是我也无法完全驱逐他的魔气,只能帮你到这里。不过你不必担心,你有造化青莲护体,余下的些许魔气,花费一些水磨工夫,却是不成大患。”
“多谢娘娘出手相救,小神铭记于心!”莫元感激道。
虽说后土没有完全治好他,不过也是治好了一大半,省了他不少的气力。
“且下去吧,莫要忘了你今日在殿内所说的话。”后土娘娘道。
她说完这句,复又合上双眸,显然是不欲再和莫元多说。
莫元会意,拱手一礼,道:“小神告辞!”
随即小心翼翼的缓步退出了这轮回殿。
他的身影前脚刚刚消失,后脚一名黑发披肩的中年人露出了身形,这中年人一身黑衣,眸光深邃,道行分明已然臻入了三重天准圣的境界。
隱婚上上簽
他看着莫元离开的方向,有些不解的道:“娘娘如何让他走了,魔祖前辈不方便杀他,可是您动手却是无碍,这厮知晓了成圣之密,如是让他成为这天地之间第九尊圣人,那还了得?”
“无天,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后土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指指点点!”
昆蟲之翼彩虹計劃 HYDRA
无天心中顿时一凛,却是记起了眼前这女子圣人的身份来!
他当下道:“娘娘息怒,是我言行无状,只是这般放走莫元那厮,与魔祖前辈的大计有碍!”
“你不必担心,便是有造化青莲相助,他明晰了成圣之法,待得劫难起时,他也来不及成圣,以你的神通法力,依旧是三界最强的存在!”后土面无表情的解释道。
见后土这般说,无天不敢再追问,转而又道:“那大阵之事,不知娘娘准备的如何?”
小妾翻身:爺,別太囂張!
巫妖王的科技之路 天都螻蟻
“西游之后五百年,便是功成之际!”后土回应道。
“娘娘果真是神通广大,这般一来,鸿钧老儿是必败无疑了!”无天猖狂大笑道。
……
却说莫元出了轮回殿,丝毫不敢停留,运转法力,以自身最快的速度逃脱出了冥界,这才微微送了一口气!
想他不过是来血海帮镇元子收拾那冥河老祖的,谁能想到先是被平心娘娘弄去,后面还跟着魔祖罗睺这种大佬,像这样的情况,想来便是圣人也撞不见!
我是被遺忘者 隕落的鳥人
“平心娘娘速来不显山不漏水,不插手三界之事,却与魔祖厮混在了一起,他们之间,到底是有什么事?”莫元喃喃自语,心中却满是狐疑。
昔日血海之上,魔祖罗睺出面救下无天,打退接引,逼得鸿钧道祖出面,让众圣上紫霄宫,随后立下赌约一事,不说三界皆知,像莫元这样的圣人嫡传,天庭帝君之一,自然是得了信的,这魔祖分明便是欲和道祖了结因果,以苍生为棋,他出现在轮回殿,还盯上了鸿蒙紫气,背后必然有阴谋!
“我猜不出来,师父未必猜不出来,且去玉虚宫问问师父!”
莫元心念一定,也顾不上管镇元子云中子这得悉他失踪的两位仙神,法力运转之间,径直上了元始大罗天。
白鹤童子正展开法眼,观看北境一众真武神殿麾下神将天兵斩妖伏魔,瞧的莫元突然到访,不禁微微一愣,道:“师兄,你此刻不是在收拾北俱芦洲的妖魔,如何又闲暇上玉虚宫?”
“一言难尽啊!”
莫元苦笑着摇了摇头,问道:“师父此时可回转玉虚宫了?”
“掌教大老爷并未回宫,想必还在娲皇宫。”白鹤童子答道。
“还没回来?”
莫元眉头一皱,随即恍然,是了,通天教主一剑碎天,看着是潇洒了,然而天河倒灌,此刻想必诸圣都在为此忙碌,元始天尊自是无暇回转玉虚宫。
白鹤童子细细一看莫元,这才发觉有些异样,只见莫元一身墨色帝袍此刻却是破破烂烂,还隐隐有些血渍,双眼神光涣散,面色苍白如雪,一副受了伤的虚弱模样,哪有半分方才力斗鲲鹏的天帝威严?
他忍不住关心的道:“师兄可是方才在那争斗中被鲲鹏那妖孽打伤了?伤势可有大碍?”
“多谢师弟关心,伤势无碍,此刻师父想必还在娲皇宫,我便在此等候,你自忙你的便是。”莫元说道。
白鹤童子虽然道行不深,但是跟随元始天尊时日之长,犹在一众玉虚宫二代嫡传之上,他哪里还看不出来莫元有急事寻元始天尊,当下道:“师兄如是着急,那我便替师兄走一遭娲皇宫,请大老爷回宫。”
白鹤童子知晓,娲皇宫与自家这位小师兄积怨颇深,尤其是在真武神殿刚刚剿灭妖师宫的情况下,这位小师兄更是不能前往娲皇宫了。
莫元没曾想这白鹤童子还有如此眼力,当下道:“那便劳烦师弟走一遭了!”
“咱们都是一家人,师兄不必客气。”
白鹤童子拱手一笑,随后身影一晃,化作一只仙气萦绕的白鹤振翅而去。
莫元见状,盘膝在地上坐下,一边催动法力驱逐体内的魔气,一边静静等候。
重生之任意幸福
这般等了约莫半日的光景,只听得远处传来一声鹤鸣,莫元随即惊醒,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得一缕仙光自远处飞来,只是眨眼的功夫便落至这玉虚宫内,其内正是元始天尊和白鹤童子二人。
莫元走上前去,行礼参拜道:“弟子拜见师父!”
元始天尊打量了莫元两眼,眉头立时皱起,问道:“你怎么受的伤?”
“是……”
“嗯?随贫道进来再说!”
莫元只来得及说出一个是字,便被元始天尊打断,莫元只能恭声应是,随着元始天尊一起朝着玉虚宫大殿内而去。
白鹤童子很有自知之明的留在了原地,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大殿,元始天尊忽然一掐法诀,整个宫殿之内,立时升腾起了一道禁制,将内里的动静尽数隔绝!
以元始天尊的道行,他布下的禁制,便是圣人也休想偷窥,也唯独鸿钧道祖这样的道行才能做到。
庶女嫡妃 唐冥歌
却见元始天尊脸色极是凝重的道:“你身上有后土的气息,还有罗睺的魔气,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后土,唯一一尊不问三界之事的圣人,罗睺,与鸿钧比肩的恐怖存在,这两人同时与莫元产生了交集,由不得元始天尊不凝重!
“师父法眼无差,正是平心娘娘和魔祖罗睺!”
被元始天尊看穿,莫元也不以为异,毕竟他的道行,在圣人面前,没有任何秘密!
莫元道:“弟子此前前往血海,与镇元大仙镇压冥河之后,准备启程回万寿山,随后便被后土娘娘摄走,到了轮回殿中……”
莫元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将轮回殿中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元始天尊,甚至是包括后土所言三界没有圣人要他铲除妖族的话也都讲了出来。
元始天尊听罢,眉头已然皱成了一个川字,他道:“想不到,贫道不过分了些神在补天一事上,你便遭遇了如此之事,后土居然和魔祖沆瀣一气,串联阴谋!”
“师父,有道祖他老人家和您在,罗睺再是猖狂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莫元抬手一个马屁送上。
“吾等在明,他们在暗,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元始天尊感慨了一句,却是看向莫元,关切的道:“你的伤势如何?”
玩遊戲刷黑科技
“多谢师父关心,那魔祖虽然道行胜过弟子不知凡几,却是不曾下杀手,又有后土娘娘出手相助,些许魔气,弟子花些时间便能驱逐,并无大碍。”
“那便好,如今大劫之中,杀机四现,你又刚刚平定了北境,万事都要小心。”元始天尊叮嘱道。
他知自家这位弟子虽然天资横溢,战力非凡,但是却也将佛门与女娲得罪的极狠,这种大劫之中,很容易被算计!
“师父放心,弟子自然小心,不过弟子还有一问,鸿蒙紫气,当真是借造化青莲感悟?”莫元有些紧张的问道。
这可是关乎他的道途,他如何能不紧张?
“此事是真是假,贫道也不知晓。”元始天尊摇头道。
他昔日成圣,借助的乃是人族气运,对于这些先天神莲,也不是特别了解。
莫元闻言,心里立时凉了半截,不过他仍旧抱着些许希望的问道:“那造化青莲,如何能在不成圣的情况下花开十二品?”
“贫道还是不知。”
听了元始天尊这个答复,莫元心中更凉,不过那元始天尊接着道:“你且安心养伤,待补天之后,贫道走一趟紫霄宫看看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