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4ue精品小說 超腦太監笔趣-第1274章 神嬰(二更)-4u09s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以小孩为刺客,即使他们挡得住,让他们当街下杀手,也是不忍心。
更何况影响恶劣。
壹夢三四年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撤离,避而不战。
这一次只有他们两个,没有别人,剩下的就是隐在暗处的护卫们。
1758街口
他们不必再找人商量,说走便转身走,干净利落。
暗处正准备刺杀之人见状不妙。
独孤弦忽然往左一拐,钻进了一个小吃摊,然后斜插进后面的一条小巷。
万震一直紧随着他,钻进小巷。
小巷里被灯笼照得明亮。
独孤弦却翻墙落进了一座院子,然后三两个蹿出去,到了一间屋顶,再往南一转,落到另一条小巷。
万震觉得莫名其妙,却一言不发的紧跟着。
独孤弦长得快,已然到万震胸口位置,催动轻功宛如飘絮一般,毫无烟火气息。
好像轻功是他的一种本能,不需要催动心法,看得万震啧啧赞叹。
呆在独孤弦身边,他会时时感慨天地不公,独孤弦投了一个好胎,运气太好。
误惹豪门公主
既是南王府的小王爷,又有绝世的资质与禀赋,一出生就站在绝大多数人奋斗而不可及之处。
这世间多数人穷尽一生去拼搏奋斗,其成就也达不到独孤弦出生时所拥有的。
仅说他的绝世资质。
世间据说有几门奇功能脱胎换骨,伐毛洗髓,恐怕练到极致也练不到他这般资质。
更何况他还有绝世名师,还有这么强的父亲,还有过人的智慧,简直让人嫉妒得发狂。
如果不是万震对自己有绝对信心,根本呆不久。
万震觉得,不出意外的话,独孤弦会是下一任的天下第一高手。
至今他还没见过比独孤弦更有希望的。
半晌后,他们出现在一座酒楼内,坐到临窗的一张桌旁,俯看下面大街人群。
“小王爷,摆脱了?”
“真是不容易。”独孤弦抹一把额头。
额头并没有汗。
“这帮家伙也真够厉害的。”万震皱眉:“我竟然觉察不出来。”
“那是因为他们杀的不是你。”独孤弦摇摇头,把玩着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上源源不绝传给他温暖力量,梳理着他身体,改造着他身体。
万震道:“这帮丧尽天良的家伙,需得灭掉。”
“可惜袁姑姑闭关了。”独孤弦叹气:“徐姑姑不会陪我胡闹。”
“查这种事可不是胡闹。”
“没用的,徐姑姑凡事只听父王的,不听我的。”
女帝本色上部
“不听小王爷你的?不会吧。”
“唉——”独孤弦胳膊拄到桌上,无奈道:“我挺害怕徐姑姑的。”
“徐姑娘很温柔呀。”万震道。
虽然徐智艺想杀他,也曾下过杀手,不过万震还是很感激徐智艺,爱慕徐智艺。
听到独孤弦害怕徐智艺,他觉得不可思议。
“嗨,你只看到了表面。”独孤弦摆摆手,一幅“你不懂”的神情。
“内里是什么样的?”
“徐姑姑她是外圆内方,外柔内刚,不合规矩的事,她是怎么也不会松口的。”独孤弦摇头:“我就是说破天也没用,袁姑姑就不一样啦,她刀子嘴豆腐心。”
“袁姑娘那是对你,对别人可是刀子嘴刀子心。”
“嘻嘻,这更好。”
百變契約妻
“可再怎么讲规矩,涉及到了刺客,总不会不管吧?”
“管也是城卫管,徐姑姑肯定是要交给城卫的,不会私下调查。”
“那我们自己查如何?”
女帝太狂之夫君妖孽
“我们?”独孤弦撇撇嘴:“太高估自己啦,他们能瞒过城卫,凭我们两个是查不出来的。”
两人正说话,徐智艺轻盈而来,一袭白衣如雪,加上如花似玉的容颜,映得酒楼明亮两分。
看到她出现,周围喧闹一下减弱一大半儿,多数人的目光纷纷落到她身上。
她轻盈坐到万震身边,看向独孤弦。
独孤弦笑道:“徐姑姑,你怎来啦?”
徐智艺蹙眉看着他。
独孤弦摸摸脸:“我没闯什么祸吧?”
“小王爷你做得很对。”徐智艺忽然嫣然一笑,灿若明花,容光迸射不可直视。
独孤弦不由咧开嘴。
万震被淡淡幽香包裹,心中微醺,也露出笑容:“徐姑娘你知道了?”
徐智艺轻轻点头:“已经拿下了他们,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孩童,是神婴门的高手。”
“不是孩童?”
“嗯,他们的心法很神妙,能返老还童,修为越强,看起来越小。”
万震忍不住:“还有这般奇功?”
代嫁:我本倾城 望晨莫及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徐智艺淡淡道:“这是老爷常说的话。”
万震被她清亮眼波一照,顿时心慌,扭过头不敢直视,看向独孤弦:“我们受骗了。”
“那也不能当街动手。”独孤弦摇摇头:“外人可不知道他们不是孩童。”
“嗯,所以说小王爷你做得对。”
“怪不得那般难诣,好容易才甩掉。”独孤弦哼道:“神婴门!”
徐智艺道:“已经派人调查他们,很快就会有结果,应该能扫除威胁。”
“姑姑,这些刺杀何时才是头啊。”独孤弦一脸无奈神色:“太扫兴了啊。”
徐智艺温柔笑道:“恐怕短时间内不会消失,弦儿你得小心一些。”
“这是不是对我的磨砺?”独孤弦道:“父王故意的吧?”
徐智艺黛眉一挑,轻笑着摇头。
独孤弦道:“看来是的,父王何必呐,我想过点儿清静日子啊。”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弦儿你别胡思乱想啦,好好练功。”徐智艺拍拍他肩膀,起身盈盈而去。
坠落凡间的天使 汪济辉
青師 飄逸暗戀
“唉——!”独孤弦叹息:“老万,我好命苦啊!”
万震怔怔看着徐智艺消失的方向,眼前仿佛还在闪现着她袅娉的身影。
“老万!”
万震被打断了旖旎之思,顿时没好气的道:“小王爷你这话会挨雷劈的!”
“唉……,你不懂。”独孤弦摇头。
万震道:“小王爷,那我们接着逛街吧,别被他们扫了兴。”
“好,走!”独孤弦顿时又起兴致,按桌而起,翻出窗户落到大街上。
徐智艺则来到了城卫府,看向大殿外的八个孩童,他们正慢慢的变高变大,片刻功夫变成了中年男子。
四个城卫在盯着他们,一脸惊奇瞪着他们。
他们原本奉命拘捕,还有点儿下不去手,觉得面对稚童下重手太狠了。
现在看到这八个孩童的变化,才知道自己见识浅了,世间还有如此奇功。
“徐总管。”四人抱拳行礼。
徐智艺如今的职位是南王府外侍卫总管。
徐智艺轻颔首,打量八个中年男子:“只有他们八个?”
“是。”一个中年城卫抱拳:“他们四明四暗,全部被我们拘住。”
“可有伤亡?”
“两个兄弟重伤,四个轻伤,这帮家伙确实凶残!”中年城卫面露惭色。
不是他们修为不足,而是没忍心下狠手,尽管徐智艺已经叮嘱他们不是正常孩童,是刺客,事到临头还是留情,导致了同袍的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