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txt-第186章 蘇小狗想把你佔爲己有相伴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冷千杨察觉右脚靴子上的异样,就发现一根灰头土脸的蒲公英。
一根成了精的蒲公英?
它竟然晃着脑袋,在给自己擦靴子?
“小东西,你见过我的小宝?”
冷千杨心里一动,将它捧在手心里掂了掂。
“他就是你的小弟子,仙君饶命,我抓他来是有苦衷的!”
翼宗主强行冲破禁言术的限制,大声说。
“是小宝!”
冷千杨乌黑的眸子泛起强烈的惊喜,用锦帕擦了擦,将它裹了个严严实实。
“你那是什么探查术,差点把我炸飞知不知道!”
苏青之用毛茸茸的身体故意在他衣服上乱蹭,蹭出一团泥渍。
“小宝!”
自己蒲公英的身体被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拨来弄去,忽然觉得好羞耻。
这语调柔情缱绻,我就是座冰山也要化了。
如此绝色又深情的男人,简直是致命的毒药。
仙君大人,如果笑是一种犯罪,你该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笑的这么治愈作死啊,害得我这只苏小狗想把你占为己有。
“总算把你盼来了,嘤嘤。”
苏青之恶作剧地将脏兮兮的小身体继续在他脖子上滚了滚。
“嗷!”
“苏师弟是在撒娇吗?”
“仙君这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众弟子们捂着留下疤痕的额头,笑成了一堆智障儿。
尤其是李野笑成了一朵花,他骚气的抹了把能炒菜的大油头,开始现场表演。
“我是节目主持人小野鸭,苏师弟与仙君小别重逢,快来下注!”
“S在上的按1,L在上的按2,快点!”
“啥是S,啥是L?”
热心的村民咧嘴一笑,问道。
“小野鸭,你再瞎说,我煮了你的蛙儿子!”
暴怒的苏青之抖动着不争气的身体,厉声喝道。
经过李野的讲述,苏青之才弄明白自己现在属于灵识和躯体分离的情况,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恢复原样。
苏青之也将思甜娘亲的事情复述了一遍,补了一句:“仙君帮帮思甜,她真的太可怜了。”
“还有,我需要多久恢复?”
苏青之一脸焦急,捧着毛茸茸的脑袋问道。
“想要立刻恢复也不是不可以。”
冷千杨细心地用手指头抠掉她额头上沾的小泥点,带了几分戏虐。
“条件是什么?”
苏青之可怜兮兮地用毛绒绒的身体顶了顶他的手心。
“扎三千个马步。”
“魔鬼”冷千杨微微挑眉,rua了rua手里的小东西。
手感不错,多玩两天极好。
神 級 修煉 系統
哼,苏青之别扭地转过身子,就被此人的手掌捏到了圆鼓鼓的脑袋。
自己一会儿是被人踩了一脚皮薄馅多的狗不理包子?
一会儿是被熊孩子揉来捏去,凹陷下去的大油条?
堂堂仙君竟然这么幼稚,欺负我?
你个一百多岁的老大爷好意思不?要脸不?
“仙君,香堂那边都准备好了,你看是?”
李野的出现适时打破了这种诡异的气氛,苏青之热泪盈眶,向他点头致意。
“崩!”
苏青之脑门被人弹了一下,仙君宠溺一笑:“办完正事再来玩..你。”
我的天呐,你的冷傲不设不要了?
这句话非常有歧义,绝对的渣男语录!
“狗渣男。”
苏青之暗自嘟囔着,在心里翻了个超酷炫的720度立体旋转的白眼。
冷千杨布下法阵,用招魂之法在探查阿满娘亲的魂魄,而那个翼飞远却不知所踪。
“李野,你怎么也吹我脑袋?再吹我就揍你啊!”
烦不胜烦的苏青之用手捂着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
“我家小月最喜欢吹蒲公英玩了,我这是睹物思人呢,你就当会儿道具啊,乖。”
李野一脸羞涩,扭了扭身子说。
这是一个陷入情网毫无智商的男人,苏青之刚要开口怼他,就听李野惊奇地咦了一声说:“那个翼宗主缩在门口,好像一条狗。”
苏青之抬眼远眺,见他抱着襁褓里的孩子缩在墙根底下,神情呆滞披头散发,哪还有之前的半分戾气,到像个流浪汉。
她示意李野抱着自己上前,就看到窗户上贴着一对红窗花,那是兰花的形状。
那兰花看起来如此眼熟?
苏青之犹如五雷轰顶,忽然想到之前做过的一个梦。
除夕夜,窗外是噼里啪啦的爆竹声,爹爹盘膝坐在矮炕上,正专心地剪着窗花。
他笑容满面,一脸柔情,结果剪刀一个没拿稳戳到了手指头上。
自己歪着头打趣到:“爹爹净吹牛,还说娘亲手把手教过你,根本就是骗我的。这兰花只剩了半片叶子了。你等着,我给你剪一个!”
“我家青之长大了,心灵手巧,貌美如花,以后爹爹定为你寻个好郎君。”
爹爹一脸慈爱地望着自己,语气柔和地说。
那样一个爱女如命的好爹爹,到底是谁害死了他?
“啪啪!”
突如其来的鞭炮声打断了苏青之的思绪,她惊魂未定地捂起了耳朵。
爹爹一定来过这里,一定认识翼飞远!
昨夜 星辰
自己要设法避开众人,问问他当时的情况。
她冲翼飞远大喊道:“喂,翼宗主,你再不进去可就再也见不到人了,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
“我没脸见她…”
翼飞远轻柔地抚摸着襁褓里的孩子,泪流满面说。
苏青之猛地想到思甜的讲述,她亲眼看见她爹杀了娘亲,弟弟被惊吓之后陷入昏迷,身体也停止了发育,用自己的血滋养才能续命。
“药王谷的白神医,或许白神医有法子能治好你儿子!”
苏青之灵光一闪,大喜着说。
“白神医性子古怪,仙君这次能排上队多亏了花掌门,这事难办。”
李野rua了一把蒲公英插话说。
各求所需,简单,苏青之拍着胸脯说:“翼宗主,白神医的事包在我身上。”
翼飞远昏黄的眼珠忽然有了光彩,扑上来想要rua一把苏青之的脑袋,被李野拦住了,怒声说:“喂,你干什么?”
他激动的语无伦次,说:“苏…苏公子,你要是能帮我这件事,上刀山下油锅,你吱一声,我要是皱眉就不是翼飞远!”
“这头一件啊,就是对你闺女好点儿。”
苏青之望了眼跑前跑后布置香堂的思甜背影,加重了语气。
屋门被人打开,思甜双眼红肿的望着苏青之,说:“小英子,娘亲快来了,我带你见她。”
她的眼神看到翼飞远的刹那,眼里的暖意瞬间结冰,将他狠狠地推了一把说:“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给我走!”
翼飞远的嘴唇蠕动着,小心翼翼地说:“那个,你娘亲…”
初爱成绊
“啊!”
思甜捂着耳朵尖叫着,痛苦万分地说:“别说..别说!”
“你不走,我现在就杀了弟弟!”
思甜手心祭出那块红色的石头狂喊道。
大事不好,要是触动了这块石头,整个桃花秘境就灰飞烟灭了,要阻止她!
一品农家妻
“别冲动,你娘亲就要来了,机会只有一次,错过可就没有了。”
苏青之满头是汗,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思甜的手指说。
一秒…两秒…十秒后,翼飞远终于妥协,抱着襁褓里的孩子退到了桃花树下。
苏青之紧悬的心暗暗松了一口气,忽然又揪了起来,因为屋里传来“噗通!”一声。
“仙君,你醒醒!”
有弟子惊叫着,大喊道。
苏青之急切之下,挣脱思甜的手,咕噜噜地滚进了香堂。
你真是混蛋,苏青之。
你忘了他重伤未愈吗!
待你情深义重,你拿什么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