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ptt-第五百一十三章 你領悟的是何種大道?鑒賞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这里便是圣人的居所么?”
钟文环目四顾,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间宽敞而简陋的木屋。
他曾远远观赏过“凌霄圣地”宏伟壮丽的建筑群,以及山巅之上那座金碧辉煌的主殿。
当时给他的第一印象,便是这“凌霄圣地”,绝对是七大圣地之中最壕、最气派的一个。
一张床,一袭被,一个书桌,一把木椅,四面白墙空空如也,连字画也没有一幅。
若说林芝韵的闺房,给钟文一种“朴素”的感觉,那么这间木屋,便可以称之为“简陋”。
“不错,这里就是我的住所。”凌霄圣人淡淡地答道。
“难道‘凌霄圣地’很缺钱?”钟文忍不住问道。
“你有见过缺钱的圣地么?”凌霄圣人反问道。
“连圣人都住得这么寒酸,我还以为……”钟文挠了挠头,嘿嘿一笑。
“不过是些身外之物罢了,在我这个岁数的人眼中看来,与粪土无异。”凌霄圣人看上去不过中年,实则已经两百余岁,算得上阅遍浮沉,历经沧桑,“住在山顶上的宫殿之中,也不能让我的修为更进一步,又有什么意义?”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圣人的境界,果然不是凡夫俗子可比。”钟文内心不以为然,嘴上却虚与委蛇地假意奉承道。
他本不是个喜好奢华的性子,却也并不觉得放着旁边的好房子不住,非要置身于陋室之中,就能对心境带来多少升华。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凌霄圣人眼睛一亮,细细品味着钟文摘抄自前世语文课本里的句子,只觉意境通达,余韵无穷,“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有此领悟,难怪可以修炼到这等地步。”
“过奖、过奖。”钟文打了个哈哈,莫名感觉有些脸红。
“适才你所施展的,是何种灵技?”凌霄圣人忽然问道。
直接询问修炼者的底牌,其实颇有些犯忌讳,他却还是忍不住提出了心中疑惑。
只因以灵尊境界对抗圣人而不败,乃是亘古未有的天下奇闻,饶是凌霄圣人阅历丰富,眼光老到,却还是难以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不是灵技,而是大道。”钟文瞥了一眼身旁的白色光人。
战斗结束之后,白色光人并未回到他体内,反而饶有兴致地自主行动了起来,他不停地走来走去,东看看,西摸摸,脸上写满了兴奋之色,仿佛一个新生孩童一般,对外界的一切,都充满了向往和憧憬。
可一旦钟文开始移动,光人便会十分自觉地停下“探索”,尾随而至,似乎不愿与他相隔太远的距离。
而只要钟文停下脚步,光人便不再理睬他,继续东张西望,跑来跑去,精力十分充沛,根本停不下来。
他也曾尝试着想要将白色光人召回体内,然而,在战斗中颇为默契的光人,对于他的意念却毫不理睬,依旧我行我素,逍遥自在。
我的大道,也太特么任性了罢。
白色光人十分自我的行事风格,令钟文哭笑不得,心中直呼好家伙。
逐艳人生
如此几回下来,钟文不得不放弃了尝试,断绝了让白色光人回到自己身体里的念头。
毕竟,尽管双方停战,他还是有些吃不准凌霄圣人的态度,有个白色光人在身旁晃悠,对他而言,多少也是一种安全保障。
若是将之召回,谁知道还能不能再次将这位任性的爷顺利呼唤出来咧?
“小家伙,不知你领悟的是何种大道?”凌霄圣人闻言,兴趣更浓了几分,忍不住追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
一想到自己竟然不知道自身大道的名称,钟文登时满头黑线,蛋疼不已。
望着凌霄圣人期冀的眼神,他忍不住瞥了一眼身旁那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白色光人,踟蹰半晌,才尴尬地憋出四个字:“钟文二号。”
“什么?”凌霄圣人一时没能听明白。
“我所领悟的大道,叫做‘钟文二号’。”钟文故作平静地解释道。
所谓的“钟文二号”之道,自然是他随口胡诌的。
遵循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处世真言,钟文在纠结半晌之后,终于给自己的大道,起了这么个中二的名字。
此言一出,原本自顾自戏耍的白色光人忽然转过头来,脸上露出不满之色,手舞足蹈地表示抗议。
我是钟文一号,你才是钟文二号!
钟文的脑海之中,莫名传来一道强烈的意念。
原来是你!
钟文心头一震,脑中灵光闪过,迷雾散尽,瞬间猜到了白色光人的身份。
原来这个神奇的白色光人,竟然拥有着原身那个“钟文”的思维!
想通了这一层,先前那许多怪异的现象,立马就能得到合理的解释。
为什么在接受了钟无烟这个姑姑之后,自己的脑袋里会莫名多出一个“雷达”,为什么在生死攸关之际,这个白光闪闪的“钟文”会从自己身体里钻出来。
想来自己悟道的经历,正是“钟文”从一道微弱的残魂,逐渐能够飘出体外,最终显化为眼前这种神奇形态的过程。
电影世界修仙传 刀尖上的惊雷
“钟文二号?”凌霄圣人反复探究着这四个字,“好独特的名字!”
他无法通过这个名称,解读出钟文的大道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却又隐隐感觉对方并未胡乱扯谎,沉思片刻,终于放弃了探究,不禁再次感慨这个钟无烟的侄子超凡脱俗,古怪异常,实在难以用常理揣度。
若是给他五十年时间,或许真的可以打破我们这七个老家伙的极限,窥探到上古顶尖修炼者的奥秘吧!
望着钟文过分年轻的脸庞,凌霄圣人甚至生出了这样的念头。
钟文脸上带着微笑,闭口不言,完全无视白色光人蹦来跳去的强烈抗议。
“很了不起的大道,完全可以作为成圣之基。”凌霄圣人转过身去,拿起桌上的茶壶,分别给钟文和自己倒了杯水,口中缓缓说道,“只是你领悟时日尚浅,目前还不是我的对手。”
你堂堂圣人,赢过我这个十七岁的花样男子,很得意么?
钟文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在心中狠狠吐槽道。
“输给我这样的老怪物,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仿佛猜到钟文的心中所想,凌霄圣人微微一笑道,“只是既然你打不赢我,自然也就无法逼迫我改变规则,取消对于无烟和小竹的责罚。”
“若是真的不能破例,又何必将我带来此处密谈?”钟文眼中灵光闪耀,一字一句地说道,“圣人有什么要求,不妨直接提出来。”
“你很聪明。”凌霄圣人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那我不妨直说了,想要取消无烟她们的惩罚,你需要帮我做一件事。”
“请讲。”钟文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他平日里看似嘻嘻哈哈,实则却拥有中年大叔的灵魂,前世在社会上打拼多年,自然不会天真地认为世界会围绕自己旋转。
要想得到,必先付出!
等价交换,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运转法则。
“你可知道无烟的夫君齐宣长老如今身在何处?”凌霄圣人并未提出要求,反而话锋一转。
“齐宣?”钟文微微一愣。
钟无烟师徒在他面前,均未提起过齐宣此人,因此他对于这个“姑父”,算得上是一无所知。
“你不认识齐宣么?”凌霄圣人似乎并不意外,“那也没什么,你只需要知道,如今他正带着‘凌霄圣地’中人,与其余六大圣地共同探索‘火皇门’遗址。”
“火皇门!”钟文心头剧震,忍不住失声惊呼道。
“你也听说过‘火皇门’?”凌霄圣人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上古七大门派的名头,多少还是听过一些的。”钟文意识到自己失态,干笑两声道。
“不错,上古时期的修炼门派,远比如今要强大得多。”凌霄圣人点了点头,“而七大门派更是凌驾于所有修炼宗门之上的顶级势力,相比之下,咱们这些所谓的圣地,不过是个笑话。”
听圣人聊起上古七大门派,钟文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与黎冰相遇的“六壬殿”遗址。
“只是虽然从古籍中听说过许多七大门派的传闻,当世之中,却没有人发掘出其中任何一派的遗址。”却听凌霄圣人接着道,“因而我们对上古七大门派的强大,并没有太过直观的认识,这一次机缘巧合之下,被‘七星阁’发现了‘火皇门’的遗址,无疑是一次了解上古修炼者的绝佳机会。”
七大门派的遗址,都未曾被人发现?
那‘六壬殿’又究竟是被谁挖空的呢?
钟文愈发疑惑,不自觉地陷入到沉思之中。
“原本这一次的遗迹探索乃是由七大圣地共同参与,能够得到多少好处,各凭本事。”凌霄圣人接着道,“如今看来,我怕是把事情想简单了。”
“此话怎讲?”
“根据谭长老适才所言,这一次的探险,本身就是个陷阱。”凌霄圣人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缓缓说道,“齐长老他们,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谭长老?”钟文一脸懵逼。
“就是那个因为审讯无烟,而被你胖揍了一顿的谭少杰长老。”凌霄圣人解释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其他势力安插在我‘凌霄圣地’的奸细。”
“你明知道他是奸细,还让他审讯姑姑?”钟文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若非我及时赶到,姑姑和季姐姐恐怕已经遭了他的毒手!”
一旁的“钟文二号”更是怒不可遏,恶狠狠地瞪着凌霄圣人,闪闪发光的右手紧紧攥成一团,仿佛随时就要出手给他一拳。
“在今天之前,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对于钟文的无礼态度,凌霄圣人似乎并不如何生气,反而耐心解释道,“说起来,他之所以会暴露,还多亏了无烟。”
钟文眼中的怒意并未平息,若非自知不是对手,只怕他早就挥拳而上,让圣人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作正道的光。
“况且,我虽然对所有长老和弟子一视同仁,却也不会纵容一个奸细伤害到自己人。”凌霄圣人接着道,“既然他已经暴露,那么就休想再动无烟她们一根手指头。”
“说得好听,那她们已经受到的伤害呢?”钟文不依不饶道。
“即便你不出手,我也会让谭少杰付出应有的代价。”凌霄圣人话锋一转,“说回正事,我希望你能够去一趟‘火皇门’遗址,帮我将齐宣他们平安带回来。”
钟文依旧狠狠地瞪着他,牙齿紧咬,攥成拳头的双手“咯咯”作响。
“莫要觉得不公平。”凌霄圣人淡淡地说道,“这个世界,本就没有‘公平’这样东西,若非你实力过人,刚才就已经死在我手中,连谈交易的资格都不会有,现实就是这般冷酷,等你活到我这个岁数,自然就能看得明白。”
“为什么是我?”良久之后,钟文脸上的表情终于重归平静,冷冷地问道,“你为何不亲自出手?”
“终究是谭少杰的一面之词,是不是陷阱,我并没有十足把握。”凌霄圣人沉默了片刻,这才缓缓说道,“圣人并没有你想象的那般自在,若无正当理由,咱们这七个老家伙只能互相制衡,是不可以轻易出手的,否则后果会很严重。而在我看来,只要咱们七个不出手,当世便再无一人是你的对手。”
“我可以拒绝么?”钟文直视着圣人的眼睛。
“当然可以。”凌霄圣人淡淡一笑,“只是如此一来,无烟和小竹就得面壁三十年,而无烟的夫君,也很可能会死。”
钟文:“.…..”
火影之最强融遁
望着眼前这张可恶的笑脸,他拼命深呼吸,好容易才压制住揍人的冲动。
“我给你半个时辰的考虑时间。”凌霄圣人缓缓踱至门口,背对着他道,“毕竟每拖一刻,齐宣他们便多一分危险。”
“我有一个条件。”
眼看着圣人就要夺门而出,钟文忽然开口道。
“哦?”凌霄圣人缓缓转身。
“那个谭少杰长老,需要交给我来处置。”钟文斩钉截铁地说道,语气不容置疑,“反正他也是个奸细,算不得‘凌霄圣地’的人。”
“成交。”凌霄圣人嘴角微微勾起。
……
“这、这是珠玛小姐干的?”
望着宫家大院满地的残破尸体,仇天龙心中涌起惊涛骇浪,完全无法想象这样残忍的屠杀,是出自一个甜美可爱的少女之手。
神识范围内,整座宫家住宅之中,已经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唯有淡淡的煞气依旧漂浮空中,成百上千具尸体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皮肤表面大多乌黑一片,要么缺个胳膊,要么少个脑袋,竟然没有几具全尸,不少人更是连尸骸都消融殆尽,只留下些许残渣裹在碎布之中,连曾经存在过的迹象,都被彻底抹杀。
唯有两具尸体的面部尚还清晰可辨,仇天龙一眼认出,这两个脸上至死还保留着惊恐之态的逝者,正是宫家的两位灵尊大佬,宫九霄和宫羽凡。
看着老对头的凄惨下场,仇天龙丝毫不觉畅快,反而生出一股悲凉之感。
“珠玛……”
叶青莲耳边回荡着钟文临走时的嘱托,口中喃喃着,俏脸上挂满了忧虑之色。
她将神识放开到最大范围,却依旧没能发现珠玛的行踪。
曾经活泼可爱的小丫头,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未曾留下丝毫可供追踪的痕迹。
你到底在哪里?
叶青莲抬头仰望天空,心中一片茫然,生平第一次没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