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別叫我歌神 txt-第1282章:哪個高能物理學家,還沒個私家對撞機呢看書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平日里,航空界的新闻,热度往往超不过四位数。
除非是坠机。
但是当这件事涉及到谷小白的时候,那就是随随便便上热搜了。
一时间,全世界都知道,谷小白的对手来了。
而资本,是这世界上最敏感的。
在许多记者们还没意识到这件事到底意味着什么之前,本来一直疯涨的科林飞行的股票,应声下跌。
甚至不只是科林飞行,所有和谷小白有关的股票,都在同步下跌。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航飞集团、船舶集团等股票,都遭遇了巨大的波动。
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新闻:
“科林飞行股票暴跌,谷小白身价疯狂缩水!”
“科林飞行神话告破,一夜之间市值蒸发百亿!”
“谷小白遭遇强敌,GE新引擎或成科林飞行最大对手!”
全能管家 西窗闲人
最晚知道这一切的,反而是谷小白。
昨晚,校歌赛一直进行到了凌晨,谷小白雷打不动的11点上床休息的作息规律有点被打破。
今天早上,他起床晚了一点。
一觉起来,谷小白刚出门,就发现门口又被无数的记者堵住了。
“小白,请问您对GE新引擎有什么看法?”
“小白,您认为通用电气航空集团的新引擎,能够对您的背负式飞行器造成威胁吗?”
“小白,您……”
旁边,江卫有些艰难地挤开了人群:“让让,麻烦让让……”
谁想到谷小白却顿住了脚。
“什么?GE发新引擎了?很厉害吗?”
谷小白的眼睛闪闪发亮。
这一瞬间,四周围着谷小白的记者们却都呆了。
一直以来,谷小白几乎从来不回应记者们的采访,和经常和记者打成一片的付文耀,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可以说是高冷的很。
毕竟,谷小白和记者之间,曾经发生过很多不开心的事。
提问十个问题,能换来他一个眼神,就已经算是赚到了。
但今天谷小白竟然回应了?
旁边,有记者七嘴八舌地把事情简单说了一说,然后大家惊讶的发现,谷小白竟然在……
开心?
“真的?太好了,我去看看设计的怎么样!”
记者们:“emmmm……”
这个反应,真的是……
太小白了!
竟然见猎心喜?
这是你的竞争对手啊小白!
“那,就这样,再见!”谷小白转身就跑,只给大家留下了一个风一样的背影。
记者们你看我我看你,想追吧,但是还真没几个人能扛着摄像机,追上跑得飞快的谷小白。
不追吧,今天这个新闻该怎么报道呢?
“无惧挑战!谷小白竟然见猎心喜?”
“果然是无敌太寂寞了吗?谷小白喜迎竞争对手的出现!”
“面对竞争对手,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太好了?”
网络上,关于谷小白这段视频铺天盖地。
不过,资本市场却并不买账。
科林飞行的股价,继续下跌。
在海上龙宫的一间会议室里,吞金兽之笼的几个成员又见面了。
林科面色有些凝重:“通用电气航空集团的新产品出现之后,有人开始做空科林飞行的股票了。”
作为谷小白旗下所有业务线之中,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也是当前被推向风尖浪口的公司,林科这段时间的压力真的超级大。
自从江卫婚礼之后,国际资本,就开始了对科林飞行的恶意收购。
现在市面上,几乎所有的散股,都已经被大机构收入了囊中。
这一方面推高了科林飞行的股价,但也让科林飞行的股权产生了剧烈的变化。
好在,这其中的两个大头,谷小白实验室、吞金兽之笼依然稳如磐石,牢牢把握着主导权。
但是资本市场,并不只是股价的战争。
国内的股市是没有做空的,不过科林飞行却并非A股上市,而是海外上市的。
其操作空间就又多了许多,让林科烦心的事情,也多了许多。
被国际巨头做空,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他们很可能重金把一个企业砸到地心。
“做空?做空好啊。”坐在旁边的王义达眼睛立刻就亮了。
“这个哪里好了?”旁边坐着的王贯山一脸纳闷,“做空了,股价不就低了吗?股价低了不久融不到资,融不到资,不就是没钱了吗?”
这是最朴素的股市观念,王贯山也是懂的。
“国内的股市是这样的,但是国际上的玩法,却要复杂的多了。”王义达道,“就说这个做空,能操作的空间可要大多了……”
别说王贯山几个人不懂,就连郝凡柏其实都不怎么懂。
毕竟术业有专攻,金融、证券这种“虚拟”出来的玩法,真的是全靠想象力了。
“得……”王义达觉得,自己不得不解释一下了。
现场的所有人里,就只有他是擅长金融和经济的。
“我给你们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做空,做空又是怎么赚钱的……”
“譬如现在的科林飞行,一股值2000块钱,做空机构觉得科林飞行的股价不值那么高,只值1000块钱,那么他可以从券商那里,把股票借过来,然后以2000块钱的价格卖出,等到股价跌到1000块钱的时候,他们再从别人那里,把这借来的股票买回来还给券商,现在他们就赚了1000块钱的差价。”
“这不就是空手套白狼吗?”王贯山目瞪口呆,还能这么玩?“那券商自己卖不就好了?”
“风险。做空的风险极大,如果他们2000块钱一股卖了,结果股票一直在疯长,涨到了8000,那他们就要赔6000块……”
做空和做多,是对立的操作。但是做空的风险远大于做多。做多跌到底,也就是赔掉100%,但是做空赔钱,却是无上限的。
“券商呢,出借股票之后,可以赚到手续费、利息之类的,也可以赚钱,所以他们愿意将股票借出去……规避风险还能赚钱,谁不喜欢呢?”
在场的人大多都似懂非懂。
王义达问道:“兄弟们几个,你们信不信我?”
“说什么话呢,如果不信你,我们把你叫来干什么?”
“大家都是一艘船上的,不信你信谁?”
“那你们愿不愿意冒个险?”王义达压低了声音,嘀嘀咕咕说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在场的人面色都变了。
“这也太冒险了吧……”
“怎么,你们觉得小白会输?”
“当然不会了,不过小白会配合吗?”
这家伙……难琢磨啊。
“如果我们告诉他,好好表演三十天,就可以帮他赚个对撞机的钱呢?”
“什么?这么做能赚个对撞机?对了,对撞机值多少钱?”
“不知道,几百亿总是有的吧。”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
拼了!
小白都开学了,现在是个高能物理学在读的硕士了。
哪个高能物理学家,还没个私家对撞机呢?多没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