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四百三十章 投出的石子熱推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路德维克直到住进了被安排好的房间。
依然处在恐惧之中。
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回想起那车内所见的东西。
光影中背生双翼的女人,举着长戟,灵能在爆发。
巨大的独角,撑破了天地。
来自死亡的恐惧,如洪水一样,奔涌而来。
网游之进化
耳畔,似乎依然有着天使之王的惊怒之声。
“鬼伯!”
路德维克抽出一块纸巾,擦了擦自己的额头。
然后,他拿出自己的手机。
犹豫了一下,他划开手机,进入浏览器,然后选择进入联邦帝国服务器,最后在浏览器搜索:鬼伯。
瞬间,数不清的网页被检索出来。
他看着一个个网页上的介绍。
神色渐渐严肃。
“鬼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东方远古的冥神吗?”
执掌死亡的神袛,是最可怕的存在。
不仅仅是因为强大!
更因为神秘与诡异!
灵气复苏以来,所有和死神搭上关系的人或者物,都属于恐怖和灾难的化身。
有不懂事的孩子,从一个废弃的神殿,拿走了一张残破的黄纸。
他随手在纸上写下人名。
七日内,所有被他写在纸上的人,全部离奇暴毙!
有无知的商人,在沙漠中捡到一个胡狼头的石雕。
他随手放到货柜里。
接下来三天,整个商队每天都有人暴毙。
法医验尸后发现,所有受害者胸腔内的心脏都已经不翼而飞!
直到此时,商人才想起自己捡到的东西。
惊慌中,商人主动请求检查自己的身体。
医生发现,他胸腔和腹腔的所有器官,都已经不翼而飞!
当发现这个结果的刹那,商人立时倒毙,化作一具干尸。
…………
种种故事和传说,在路德维克脑子里闪过。
他忍不住的解开了一个扣子。
“所以……”他想着:“此地与那位鬼伯,远古的东方死神,有着密切关系?”
“甚至……
“这里就是祂的道场?!”
仔细想想,似乎又不可能。
东方仙神的道场,都是固定的。
从搜索结果来看,那位鬼伯的道场,应该是在泰山!
放下手机,路德维克将外套脱下来。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裤裆。
那曾经温热的地方,如今早已干燥。
对超凡者来说,哪怕是跳到大海之中,也可以让身上的衣物保持干燥。
但裤裆可以干燥,恐惧不能。
他回忆着当时的心境。
恐惧如潮水,从四面八方而来,几乎将他溺毙。
但终究,对方高抬贵手,没有杀他。
路德维克能猜到原因。
这和东方的文化有关。
不教而诛是为虐。
所以,不知者无罪。
所以,念你初犯,饶尔一命。
若有再犯……
自作孽不可活!
想着这些,路德维克就慢慢的伏着身子,低低的喘息起来。
既是因为恐惧。
也是因为屈辱。
以至于他的眼睛,慢慢的变得通红。
那张刚毅的脸,更是因此扭曲、狰狞。
但……
很快,就只剩下了低低的喘息声。
脸上的神色,更是变得苍白无比。
因为……
路德维克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我会不会是一枚石头……”
“投石问路的石头……”
因他知道,若事实果真如此,那么,在事实上他已经没有退路和选择了。
用东方人的话是:过河的卒子,有进无退!
退则必死!
白骨教堂也好,地狱的那位魔鬼君王也罢。
都不可能容许他有半点退缩了。
因,倘若事实真如他所料。
他是那枚天堂和地狱,投出来探路的石子。
那么,想必,在事先早已经围绕着他,做好了无数预案。
其中,一定有着他这枚石头,产生自己念头,甚至想要脱逃的预案。
这种事情,路德维克自己就做过无数次。
以他人为筹码、炮灰。
摆上赌桌,奉上祭坛。
筹码与炮灰,一旦上了赌桌,被摆到祭坛上,就再无自由可言。
种种约束,种种制约,种种手段,如影随形。
最顶级的智库,最好的心理专家,最优秀的项目管理。
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
最终,筹码与炮灰都会明白,服从才有生路,而抗拒必死无疑!
如此想着,路德维克身上带着的吊坠,忽地滚烫的热起来。
他一把抓住这吊坠。
十字架上的神子,仿佛活了过来。
隐隐约约,他听到了神圣的咏唱。
“神必自己预备做燔祭的羔羊!”
路德维克的身体颤栗起来。
“神必自己预备做燔祭的羔羊!”他轻轻念着。
他知道,这是威胁!
极为隐晦的秦陆式的威胁。
白骨教堂在告诉他,必须按照之前已经商定好的步骤行事。
不然……
他就将不再是主的信徒,神的羔羊。
他将被绝罚!
所有的荣誉、头衔,甚至是血统的合法性,乃至于力量,都将被褫夺、收回。
来自白骨教堂的,白骨教堂自也可以剥夺。
当然,他还有一条路。
那就是堕落,在绝罚之前,自我堕落,沉入地狱,亵渎神血,化为魔鬼。
可是……
地狱会要他吗?
手背上,五芒星在闪耀。
地狱的态度,已经毫无疑问。
他果然是被投出来的石头。
那燔祭的祭台上的牺牲。
但……
他有的选吗?
没有!
白骨教堂、地狱……或许还有整个波兰王国,乃至于秦陆诸国。
都在看着他。
他只能向前,如那过河的卒子,直至死亡或者解脱!
想清楚这些,路德维克反而不在恐惧和害怕了。
他向外仰倒,靠着椅背。
作为棋子,作为石头,作为燔祭的祭品。
路德维克明白,他只能勇往直前。
也必须勇往直前。
已证明自己的价值,已争取自己的机会。
否则……
必死!
笃笃笃……
门外,出现了敲门声。
“谁?”路德维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和打扮,问道。
“殿下!!”他的侍从的声音传来:“扶桑王国大使馆,刚刚送来请柬……”
“邀请您今夜前往大使馆,参与舞会……”
路德维克本想拒绝。
因为他知道,扶桑人送请柬来,其实没安好心!
原因非常简单。
扶桑、新罗,便是这东方世界中最凶恶的猎犬!
百年战争时期,扶桑与新罗派出的辅助部队,就表现的无比凶残、暴虐。
以至于在战场上,几乎没有秦陆军人敢向扶桑和新罗人投降。
战后的岁月,扶桑与新罗,就更是东方世界,冲杀在前的打手。
他们维护东方文明,比夏人还要坚决。
所以……
扶桑人邀请他去参加外交舞会?
恐怕,存着的就是嘲笑和讥讽、打击的心态。
像看猴戏,也如看杂耍。
很多夏人不会说的话,他们会说,很多夏人出于体面和礼仪不会做的事情,他们会做。
就像今天,在机场接受采访。
夏人的记者,哪怕不爽,也会彬彬有礼,最多阴阳怪气一下。
但扶桑、新罗、交趾和锡兰的记者,就是直接开骂了。
“异想天开的红毛鬼……”
“哪来的夷狄!”
但是……
路德维克手背上的五芒星,却在持续发烫。
他知道,他必须去。
而且,还必须按照计划的那样,尽可能的高调。
高调到作死的地步!
因他是石头,被丢出来探路的石头。
倘若不能多蹦跶几下,若是不能将水搅浑。
那么丢他的天堂与地狱,就会不高兴的。
所以,必须高调!
必须作死!
他也只能如此!
因这是唯一的活路!
“那就来吧!”路德维克想着,便开口道:“我知道了,替我回复扶桑大使馆方面,就说我承蒙厚爱,不胜荣幸……必当准时赴约!”
…………………………………………
“大使阁下……”
“这是今夜舞会的准备情况……”
秘书将一叠文件,送到了武田内志面前。
这位扶桑大使,轻轻打开来,一件件看起来。
一边看他一边问道:“波兰亲王那边可有回复?”
问着这个的时候,武田内志忍不住笑了起来。
扶桑王国,可是‘东海君子之邦’。
甭管这个称号是否有自吹自擂的嫌疑。
但在天下之中,除了新罗,也没哪个来质疑。
故此,扶桑的舞会,礼仪和规制方面,可谓是尽善尽美了。
反正,武田内志感觉,那位波兰亲王,应该是不敢赴约的。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他要是来了……
那就有猴戏看喽。
那秦陆之国,能懂什么礼?
他们恐怕连回字到底有几个写法都搞不清楚!
届时,在天下人众目睽睽之下,番邦夷狄之人,丑态百出。
于是,便可反衬出扶桑的礼教、文明之大。
说不定能在新闻媒体上,刷上好久的头版。
这是大大的政绩!
可惜啊……
武田内志知道,一般像这样的舞会,天下之外的国家,都会婉拒。
他摇摇头。
却听到秘书说:“阁下,波兰方面回话说:承蒙厚爱,不胜荣幸……”
“必准时赴会!”
武田内志抬起头,他心中只有两个念头。
第一个:他居然敢来?!
第二个:他怎么敢来?!
“这秦陆红毛鬼,倒是胆大!”武田内志忍不住讥笑起来。
就听着秘书道:“阁下,我们从联邦帝国的外交部得到了通报……”
“这位波兰亲王,乃是超凡中将,有着神血的半神!”
武田内志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超凡中将?!
半神!
所以……
他不是来耍猴戏的?
他是来砸场子的!?
“马上通知礼宫爱子内亲王殿下!”武田内志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开始布置起来:“另外,立刻派人去请柳川信夫阁下来大使馆坐镇!”
羽衣狐之乱后,扶桑王国为了寻求更进一步的安全保障,特别是超凡事务的安全保障,所以和联邦帝国签订了《超凡安全条约》。
根据条约,扶桑王国全面接受联邦帝国在超凡事务方面的指导与培训。
从此扶桑超凡者中的强者,就会定期来帝都接受相关培训,与黑衣卫的强者们切磋。
柳川信夫就是依据条约来帝都进行为期三年的进修和切磋的扶桑强者。
虽然,只是一位准将,但在经历了羽衣狐之乱,国家掌控的超凡力量几乎损失殆尽的今天,除了那几位在京都闭死关的大阴阳师外,柳川信夫几乎就是扶桑官方超凡者最强的几个人之一。
有消息说,他甚至可能是下一任扶桑超凡警备厅的长官人选。
虽说,一位准将,是无法对抗中将的。
但,这里是帝都!
天下的心脏!
那位都督坐镇之地。
恶魔契约之替换者 柒月丶梦憬
所以……
在武田内志想来,有着柳川信夫的坐镇,那位波兰红毛鬼,即使想砸场子,怕也是不敢的。
谁敢在那位都督眼皮子底下耍花招?
活得不耐烦了吗?
连羽衣狐这种恐怖无比的妖魔,都被那位都督,重新封印。
那南洋邪神的头,迄今依然在喜马拉雅山上吹着寒风。
想着这些,武田内志终于重新恢复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