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起點-第755章 楊亮犧牲熱推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他看了一眼,突然激动的趴在玻璃上,旁边的狱警连忙控制着他,张恒玉手上戴着手铐,手紧紧的扣着玻璃,眼睛通红“小方!是我儿子!他怎么在那里?这大晚上的,这孩子要干什么?”
囚车并没有减速,就那么十几秒,渐渐地什么都看不见了,秦渊看着他缓缓说:“整个松城都知道监狱要搬迁的消息,我想他估计是用这种方式想来看看你吧!”
张恒玉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抬起手抱着头痛哭起来,监狱里面的衣服都是根据求犯的量刑颜色不同,他穿的是死刑的,结合他刚才说的,应该是下个月就要执行了。
过了一会张恒玉没有再哭,车厢里非常安静,马上就要到新监狱了,转头看着窗子上自己的倒影,开口说道:“训导员,我想明白了,我还有些事情要交代,我想交代常州刘飞的事情!”
秦渊听到刘飞两个字一下来了兴趣,这不就是前段时间他们刚刚抓获的那个地下组织头目吗,难道事情有转机了,不过现在在车上,等下去以后再仔细盘问他。
到了新监狱以后,把囚犯安顿好,秦燕和这边的狱警说了一下情况,这个张恒玉可能和之前自己接手的常州的案子有关,申请在旁边旁听,这个倒是没有问题。
接下来是负责张恒玉之前案子的民警过来记录,秦渊看着地图,这常州市和松成距离这么远,是怎么把刘飞扯上关系的呢?
张恒玉的罪名是故意杀人,当时的监控也显示确实是他杀的人,两条人命,不过他却连这个人是谁都不认识就杀了他,当年他是怎么都不肯交代,如今可能看到自己的孩子,再加上下个月就要执行死刑了,想把事情说出来。
原来这个人确实是刘飞指使张恒玉去杀的,那个时候刘飞在这边也有地下赌场,张恒玉只是其中的赌徒,不过当时刚刚成立就被警方剿灭了。
当时张恒玉欠下了巨额赌资,没有办法,只能听他们的指使杀人来还钱,他根本没有任何经验,做案以后就被警方逮捕,刘飞那边势力很强大,警告他不准向警方透露任何消息,否则就对他的家人下手。
张恒玉只知道当时刘飞让他杀人,好像是因为这两个人得罪了当地的富商,但是具体的情况他不清楚,刘飞让他别瞎打听,这些人后台都很强。
看来回去以后可以和杨亮通个电话,让他从当地的几个富商下手,查查他们最近的交易网来是否和刘飞有关,因为之前调查刘飞这个人的背景,甚至太过干净,竟然什么牵扯都没有,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富商很可疑。
这边监狱的护送任务顺利完成,还意外得知了之前案子的线索,秦渊他们刚回到军区,高世巍已经在办公室等着秦渊,这次还把何晨光,李二牛,王艳兵都叫了进来。
桌子上放了一份文件,示意他们几个打开看看,没想到这份文件里装着的竟然是杨亮牺牲的通报!何晨光不敢相信,走之前这个人还好好的,大家还约好一起要去吃饭,怎么就突然牺牲了。
不止杨亮这次常州市上面的通报文件总共通报了五位刑警牺牲,都是杨亮带领的那个组的组员,杨亮他们组可是重案组,上面非常重视,立刻成立了督察组,这些人调查发现他们最后接手的一个案子,就是刘飞的地下赌场案,而这个案子秦渊他们也有参与,所以警方那边通报了高世巍。
一个是想让军方这边提供协助,另外一方面之前他们参与过侦破,应该对案子有所了解,毕竟现在案子的经手人只剩下秦渊和何晨光。
杨亮和李二牛他们都认识,高世巍这边就让他们四人一起过去,立刻出发,一个是协助侦查,另外也给杨亮送行。
何晨光实在想不通,杨亮之前也是当过兵,近身格斗擒拿这些都没有问题,他们重案组的五人战斗力可不弱,究竟是什么人能把他们都杀了。
三星曜世录 所遇皆良人
秦渊坐在车上非常懊悔,如果当初自己和何晨光没有着急回来,而是留在那里和他一起侦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他应该是查到了什么重要线索,才被后面的组织灭口。
秦渊他们再次来到常州市来接他们的是一个年轻的刑警,他是杨亮带的徒弟叫李勇,因为没有参与他们这次的行动,所以才躲过一劫,不过才间隔数日人就阴阳相隔,来不及悲伤,带着秦渊他们赶往公安局,现在杨亮他们的尸体还停放在局里的法医室。
李勇说了详细的事情经过,秦渊他们离开以后,杨亮就马上着手这个案子,四处走访调查,他有不少线人,有些线人都是一些小混混,不过就是这些小混混消息才更灵通。
那天就是有一个线人说有新的情况,要和杨亮他们汇报,很可能发现了他们的党羽组织,因为还不确定,杨亮就带了几个组员,打算先去探查情况,他们见面的地方就是一栋三层楼的建筑,杨亮他们刚进去就遭到伏击,而且是枪击。
“什么情况?那伙人竟然有枪!”要知道在炎国枪支可是禁止的,难怪这次警方立马发了通报和军方求援,涉及到了枪支,这都是大案,而且牺牲的还是一线刑警。
到了法医室根据法医介绍,杨亮是最后一个牺牲的,身中六枪,根据伤口的受损程度还有时间法医推断,第一枪先打在了杨亮的小腿上,接着打到了大腿上的动脉,杨亮大出血倒地后手臂肩膀两枪,最后两枪补在了心脏上。
其余的刑警都是一枪毙命,非常精准,所以他们推断应该是职业型杀手,现场也没有有效的脚印指纹,被明显的清理打扫过,警方现在甚至不清楚这个杀手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
李二牛愤怒的拍着桌子“他妈的,这群畜牲简直就是在虐杀,而且让亮子就那样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杀,最后自己又被虐杀,这群杂碎,老子真的要亲自逮到他们!”
杨亮的尸体就那样,静静的躺在解剖台上,除了脸上的刀疤,身上的弹孔非常明显,秦渊满眼怒火,他一定会亲手抓到这群杂碎,“李勇,你带我们去案发现场,我想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出来的时候几人路过办公室,杨亮的妻子,还有其他民警的家属来收拾遗物,因为现在他们的遗体暂时还不能火化,大家都十分悲愤,杨亮的妻子旁边跟着一个三岁的小孩,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就那样安静的坐着看着妈妈收拾东西。
秦渊有些不忍心快速走过办公室,何晨光在车上捶打着坐垫,他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多留下几天,杨亮的孩子还那么小,就没有了爸爸。
车上被这悲伤感染一路无语,那栋三层楼的建筑已经被警方用警戒线围了起来,进入房间以后,一个个案发现场用白线圈了出来。
秦渊闭上眼睛思考,杀手应该是1到2个人,杨亮他们进门以后并没有灯,进来的门被机关锁死,黑暗中被袭击,第一个警察倒在左侧的门口,情愿看到一些弹道痕迹,应该是杨亮他们还击的时候造成的。
这个杀手躲藏的位置非常专业,角度高度都非常到位,何晨光有些疑惑,难道这个杀手也是个狙击手?“狙击只是职业杀手必须训练的项目之一,我们分散开来四处看看,是人,他就会留下破绽,留下线索。”
大家一寸一寸的找着没有放过任何地方,李勇有些气馁的说:“这个地方被打扫的太干净了,之前我们刑侦组三十多位同志一起搜寻,都没有任何线索!”
没想到李勇话音刚落,秦渊就发现了情况,因为根据报告里面说凶手是翻窗而逃,当时唯一的通道是大门,而大门内有机关并没有被破坏,当时警方赶到都是暴力拆开大门,只有这二楼的窗子是开着的。
秦渊觉得有点反入为主了,一楼也有窗子,那他为什么不从一楼跑非要从二楼走呢,所以秦渊直接来到了一楼,他趴在地上,敲着每一块地砖,终于有一块的声音不一样。
他用军刀小心地撬着地砖的缝隙,打开地砖以后,下面是一个黝黑的通道,看来这个杀手非常狡猾,他根本没有从外面逃跑,只是为了误导警方去查监控浪费警力,而自己从这个地下通道逃走,争取了时间。
李勇有些震惊,他们三十多人,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地方,秦渊让他回去通知其他人,他们四个先下去。
“秦队长,要不还是等我们大部队来了以后,我们再一起下去。”秦渊却直接跳了下去“来不及了,已经过去了一天,再多耽误一会儿,什么线索都没了,你放心,你快回去报备就行了。”
接着李二牛他们几个也跳进通道,前面有一排脚印,只是一个人的,看来这个杀手只有一个,这个通道应该是新挖的,只有半人高吃人一直弯着腰,很新鲜的土腥味。
走了二十多分钟,这个通道到头了,上面是一块木板,李二牛推了推,上面应该压着重物推不动,秦渊走了过去手上用力一顶,上面有东西破碎的声音,木板直接断成了两半。
原来上面压着的是一个大水缸,技能跳上去以后发现是一个出租屋,屋子里的陈设非常简单,只有一张床,其他的都没有。
秦渊找到房东,打听租这个房租人的信息,何晨光这边查了一下,摇了摇头,是个假身份证,房东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只记得是一个男人,一直都戴着口罩和帽子,所以根本没看过那个人的脸。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边的线索又断了,不过好在周围都有监控,等会他们警方过来可以让他们先查找监控,秦渊他们几个人都是穿着便服,打算先在周围四处看看。
秦渊他们找到一处茶楼,在二楼的位置坐下,正好可以观察到那个小楼,他眼睛看着外面,马路上各色各样的人来来往往,这个时候他发现对面饭店有一个人也和他一样,正在观察着路上的人。
秦渊刚看到那个人一眼,马上跳起来“找到了!”对面的人也非常警觉,快速从饭店的厨房撤离,秦渊他们在后面追着,秦渊的速度非常快,按理说是不会追丢的,可是冲到厨房后门以后却发现没有人。
嗯?不对劲,刚才在厨房里有个员工一直朝着他们这边看,妈的,这小子果然很狡猾,秦渊马上折头回去,果然一个工作人员快速跑了出来。
男人知道被抓到的下场,拼命逃跑,几人在饭店里展开追逐,秦渊跳上前一把揪住男人的肩膀,没想到男人反手撒过一把胡椒面,秦渊快速避让,这个卑鄙小人,真的是惹火自己了,冲上前一个转身扯住男人的狡猾,直接把男人轮了起来,狠狠的砸在饭桌上,一下两下三下,男人已经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饭店里的人吓得四散逃跑,何晨光冲上来,把男人揪起来“你他妈的狗杂碎,那些警察是不是你杀的?”
男人吐出一口血“呵呵,今天算老子栽了,要杀要剐随便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秦渊看着男人手上的老茧,这是长期握枪留下的痕迹,看来这次碰上了个硬骨头,已经被砸成这样了,还不松口。
情愿走上前一把揪起男人的头发,狠狠地朝地上砸去,“我告诉你,老子可不是什么善人,你以为我会很简单的让你这么去死,我有一百种种折磨你的办法!”
脚踩着男人的肩膀,直接把男人的手臂折断,男人发出痛苦的惨叫“你他妈的就是个疯子!”
“我是疯子?老子看你才是,你怎么虐杀那个警察的,我要让你以百倍的痛苦偿还回来。”李二牛从刚才男人换下的衣服,旁边拿出一个皮包,里面有一些暗器飞刀,两沓现金,然后还有一个女人的照片。
秦渊拿起那个照片砸在男人脸上,“老子的作风向来是有仇必报,你什么都不说的话,那我就去问问照片上的人,以我的能力不难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