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第655章 變賣的經濟看書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市里这次经济规划与发展的会议,影响力非常大,对外宣传的力度也非常足。用上了所有的宣传资源和宣传模式,都是来给经济建设增辉与鼓劲的。
会议之后,王平江代表市产业局,要求各区县的主要领导留下来。到市产业局办公楼去,领取下发的各种资料,签订责任状书、保证书,以及各区县负责产业发展这一块的领导和成员名单。
每一个区县的主要领导,都是产业发展的直接领导,以后的工作中,只要存在工作不力的情况,市产业局就会直接找区县的一二把手,要他们对实际负责产业工作这一块的领导施压。
三 天 兩 覺
这是市产业局在推进工作之前,要做好的准备工作。对于这些事情,不论是吴长青局长,还是王平江这位市委常委成员,都明白先将工作捆在区县主要领导身上,会使得接下去的工作得到更多支持。
相对于其他区县,长坪县和横折县在产业发展工作上,已经先走一步,看到了产业发展的利好。而两县各有作为刺梨种植项目标杆之地,将是接下来其他区县学习、参观之地。
所以,其他区县在继续开会,落实产业发展责任的时候,长坪县和横折县的主要领导已经回到县里,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另一个工业发展与引进投资工作上。
杨再新陪着石东富一起返回,在车上,两人更多的是讨论长坪县在产业发展工作中,接下来要做哪些事情。
长坪县虽说刺梨种植已经初具规模,但要做到事情一点也不少,刺梨苗木种植到坡地,管理到位,这些种植才会真正产生效益。
相对其他区县,长坪县这边要做这些工作,宣传上已经够多,大多数种植户也能够按照要求做了,可要确保在今后的一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始终如一地严格按照技术要求进行种植,乡镇干部的工作,任务还是非常重的。
快到县城,两人的讨论也比较全面,便转移了话题。杨再新说,“县长,‘长河线’项目的启动已经定下来,那么,接着会做什么项目?我个人的猜测,那位肯定会借用市里两条腿走路的提法,紧凑地掀起项目工程的建设。
我听说过,国内外地很多地区的区县,都是在借钱过日子,举债保运转。有的县本身就没什么产业,没什么工业、没什么资源和特产,自然没什么财政收益。
仅凭县内的贸易产生的税收,远远不够支撑县里的开销。他们的做法,就是将县里的一些土地给卖掉,一些历史上一流几百年的景区或公共活动区域卖掉,卖给房地产开发商。以此换取一些收入来投入运转,而体系里却有没有节流的意识,领导们该怎么乱花钱都会挥手潇洒。”
“再新,你说的情况都是实情,实际上的情况比你说的还要严酷。听说,有些地方,将自身的办公楼都抵押给银行,贷款运转。而所谓的运转,更多的是确保领导们工作经费到位。
那一位,据说之前就非常熟悉这样的运作,前面所在的县都已经卖到乡镇的街区了。你想想看,他到长坪县来,会有什么感观?”
“还有什么感观?爱钓鱼的人,见到一口从没有人到过的池塘,池塘里又有一池肥大的鱼群。”杨再新无奈地笑笑。
石东富手指了指,杨再新,摇摇头,过一会说,“你这个说法很形象,长坪县目前的底蕴虽说不厚,但还能坚持一些时间。最主要的,还是要看看市里的意思……”
一个县的经济工作是有自主的一面,但更重要的还是要向上看。市里对县里的工作,或许不多干预、指挥,可在某种程度上,市里主要领导是要听汇报的。要确知下面区县的工作进展,短期规划与发展,如此,才能与整个市的工作结合起来。
那位在县里推动大搞建设、做工程项目、圈地与卖地,将县里还存在的资源都变现。市里有可能会干预也可能不干预,谁也不知以后的情况。
就如同一个先要发工资,跟市里讨要,市里也不可能帮你做到什么。关键还得在任的主要领导权解决这些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势必会闹出乱子。
市里到时候会怎么做?最大的可能就是把在位置上、又不能解决问题的人换掉。而不是给你出钱,或出什么招数。
下面的人为了保住位子,怎么办?当然就是要解决问题,弄来钱就成,至于什么途径,没有多少人会关注。
白猫黑猫的说法,在这样客观的问题面前,非常现实的。
杨再新之前跟在章童俊三年,三年的时光在横折县县长身边,处理县里的工作,自然有较深的体会。明白石东富所说的意思,对长坪县而言,目前的财政逐渐好起来,但要是在县里滥修建狂修建,再多的财政都不可能支撑得住。
县正府这边抓财政工作,如何运转本身是县里主要领导讨论定夺的。但市里提出两条腿走经济发展之路,石东富在县里也不可能完全抵制那边推动的项目工程。
何况,谁都知道,县里只有推动项目工程建设,才会给人有抓钱的机会。对一个区县的产值而言,这方面提供的数据会比较大,也是上面和县里不少人,都希望看到的局面。
谈到这个问题,石东富和杨再新都觉得有些无奈,国内大面积的状况如此,长坪县一家也支撑不起来。石东富不愿意见到这样的情形出现,杨再新更担心这种环境下,对刺梨种植发展有负面的影响。
“目前,县里不至于如此悲观吧。”杨再新说,他也不知,在县委常委成员中,有多少人会支持石东富,又有多少人保持中立。
这个问题也是杨再新在试探,或许,脸石东富自身,可能都不清楚自己的盟友还有几个。项目工程的推动,直接的就会有利益具体化,县里成立的“昌平建设”,其中抽调的人员,真正是田仁权和周术保的人,又有几个?
如此,县里的局势,其实已经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