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定河山 ptt-第四百六十章 根基不穩、地動山搖分享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太庙是大齐历代先帝神位所在,祭祀太庙就等于祭拜祖宗,所以程序是异常的繁琐。好在有礼部尚书和太常寺卿在,对这个真的是一窍不通的黄琼,才没有搞出乱子来。虽说寅时便开始祭祀,但因为礼仪无比的繁琐,一直到卯时才堪堪结束。
这一番极其繁琐的礼仪下来,即便是黄琼年轻力壮,身上还有着武功,也被折腾的有些腰酸腿疼。头,更是磕了无数。在礼部尚书宣读祭文前他要磕头,献上贡品时他还要磕头。好不容易差不多了,又被礼部尚书与太常寺卿拽着,从太祖高皇帝神位开始,一个个三拜九叩。
大齐自开国以来,传到黄琼父皇这里,不算上烈宗皇帝已经八位皇帝。一个皇帝的神位要磕九个头,也就说八个皇帝黄琼整整要磕七十二个头,这还没有将前面磕的头算进去。等到大礼仪完毕,黄琼磕头磕的是头昏眼花,外加有些天旋地转。
直到从太庙出来,回头看了一眼这座金碧辉煌,甚至不比皇宫正殿小多少的建筑物,黄琼内心多少有些感慨。活了两世的他这才知道,原来当皇帝也一样需要磕头,而且同样不少磕。难怪老爷子自己不来,就他那个年龄,这么一圈下来不蒙圈才怪。
也幸好自己才需要磕八个神位,要是再多一些,黄琼感觉到自己极有可能,会磕晕在太庙之中,这真是万幸中的万幸。只是此时在心中,认为自己很庆幸的黄琼不知道,再待一会他恐怕笑都笑不出来了。因为祭祀太庙,这只是年前最后一天中,一系列繁琐祭祀的一个开始。
祭祀了太庙之后,黄琼又代替皇帝,祭祀了宫中年前所有需要祭祀的神祗。虽说不用在磕头,可这上香鞠躬的礼数一样不少。这一天下来,确切的说从半夜开始,黄琼连口水都没有喝过,不是忙着下跪磕头,就是忙着敬神烧香。从宫外的太庙,一路磕头、鞠躬到宫中。
待一切都结束之后,黄琼非但没有一丝的兴奋,反倒是有股子头昏眼花的感觉。因为祭祀太庙要净腹,所以自凌晨出发的时候,黄琼就是水米未打牙。接下来,又是一路给宫中供奉的那些,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神祗敬香。中午只吃了一些点心果腹,胃肠更是饥肠辘辘。
好在,在黄琼感觉到精疲力竭之前,总算结束了所有的祭祀。只是磕头行礼弄得眼花缭乱的黄琼,一直都没有想明白。自己在太庙内,挨个给大齐朝历代先帝三拜九叩的时候,那位老成持重的礼部尚书还好说,虽说脸上表情或多或少有些吃惊,但总体来说还算是严谨。
为何那个太常寺卿脸上的表情,总是那么的不自然,给人一种想笑又不敢笑的感觉。等到自己起身时,转瞬之间又变得严肃无比。黄琼想要问一问那个太常寺卿,干嘛在自己磕头时,搞出那么一个表情来。可一想,也许这个太常寺卿与自己一样,也是第一次参加祭祀。
熱血 教師
对这种繁琐,但多到让人无奈的礼仪,也一样感觉到有些搞笑。只是黄琼却是忘了,能做到太常寺正卿,这个专门负责朝廷各种祭祀活动官员的人,那个对朝廷的礼仪不熟悉?哪怕是他昨儿才上任,可也绝对不会感到陌生,更不会为繁琐的礼仪,感觉到什么可笑。
待更换下身上这身沉重的亲王大礼服的黄琼,被一直陪着他祭祀的高无庸引导到温德殿后。却愕然的发现自己那位皇帝老子,居然很难得的正坐在御案之后,将花朵抱在怀中,一笔一划的教花朵写字。皇帝今儿心情明显很好,花朵每写一个字便夸奖一句。
黄琼看的出来,皇帝是真心喜欢这个小丫头。待黄琼规规矩矩的行完礼后,皇帝却压根就没有看他。而是轻轻捏了捏花朵依旧没有多少肉的小脸道:“我们花朵真的好聪慧,字写的真不错。咱们的小花朵,想要什么奖励与爷爷说,爷爷保证给你弄过来。”
原本在见到黄琼后,有些兴奋的花朵想要扑过来。只是皇帝不放手,花朵也就老老实实待在皇帝的怀中。听到皇帝的问话,花朵笑得甜甜的道:“花朵没有别的要的,只想着爷爷、奶奶能够长命百岁,爹爹和娘亲能够一直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分离。”
人上了年纪,自然愿意听一些吉祥话。尤其是花朵这孩子,今儿还是第一次面圣,甚至还不知道这位规矩极大的老爷爷,是当今的皇帝。这句话,自然让皇帝听了更为欢喜。听到花朵有些童言无忌的回答,御案后面的皇帝当即脸上就笑开了花。
可瞬间冷汗就下来的黄琼,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凌。直到见到皇帝的脸上,并无什么异样。貌似心思都放在了身边的孩子身上,心才微微的放下。不过,当皇帝将花朵交给高无庸,送回听雪轩后,却是看着黄琼淡淡的道:“童言虽说有些无忌,可有些时候却说的是真话。”
“希望爹爹和娘亲一直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分离,说的是真好。朕还真的没有看出来,你居然有如此大的本事,玩的一手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朕几次问你,还能装的跟没事人一样。你难道真觉得,现在天家的丑闻不算多。还是觉得朕的家法,真的不会落到你身上?”
“阿九,你的脸皮之厚,朕这么多的儿子,你可谓是独一份。打马虎眼,都打到朕的头上来了,你的胆子就这么的大?别人都拿欺君之罪,视作抄家灭门的大罪。可到了你这里,却一再的无视。难道你的眼中,就这么无君无父吗?”
皇帝这番明显是证据确凿的话说罢,黄琼的冷汗不由得落了下来。想要解释什么,却只见皇帝摆了摆手道:“你也不用在与我说什么,朕虽说年纪大了,可这眼睛还没有花透顶。你们返京的当日,朕就觉察出来你与那个林含烟之间不对劲。”
“你们两个人若是没有什么关系,那天她每次回答朕的问话,都用眼光看你作甚?林家的家教朕还是清楚的,一向都以诗书礼教传家的林家,绝对教不出那种性格轻浮的女子。若不是正因为看中这一点,朕当初又怎么会将其指婚给景王?”
“就是因为看中了此女的人品,希望她在大婚之后能约束景王,做事不要太过于出格。也好好的治一治景王有些乖张,遇事好走极端的性子。以林含烟沉稳内敛的为人,又岂会因为朕的一个决策,便轻易答应住到别人家去?”
“别说你只是她的小叔子,便是她自己亲兄弟,她都未必会答应。可那日朕让她暂时先住进英王府,她却连想都没有想过便点头答应。甚至传旨的人回来禀奏朕,她在听到朕让她们暂时先住在英王府,面上还略带一丝喜色。”
“只可惜,她虽说为人很聪慧,可毕竟还是一个女子,城府与你相比还是太浅。虽说露出来的东西不多,可也足够朕看出你们两个的关系,绝对没有普通叔嫂之间那么简单了。只不过,你小子之前伪装的太好。朕虽说有些怀疑,但毕竟没有确实证据。”
“朕之前,一直都以为你在郑州救了她们一家人,她对你有些依恋这很正常。你与她一同收养了一个孩子,也是因为对这个孩子都心生怜悯,更想好好的照顾这个孩子。至少那个孩子算你的,对花朵的今后会更有一个保障。”
“你二哥的那些侍妾,尤其是王长子那个尖酸刻薄的母亲,不会因为那个孩子只是养女,而变相的欺压。你虽说有些性子张扬,但还做不出那种违逆人伦的事情来。可今儿花朵的那句话,却是让朕原本的怀疑,得到了证实。孩子的话,是最不会骗人的。”
皇帝这番话说下来,知道到这里,已经无法在隐瞒下去的黄琼。也干脆的咬了咬牙,没有在隐瞒什么。便把自己当初因为王大龙的死,有些情绪不佳,甚至是极端暴躁。林含烟来劝说自己时,自己因为酒醉做出了一些无法挽回的事情。至于后来事情,就是有些顺理成章了。
而林含烟自与景王成亲以来,一直都在独守空房。实际上与景王只是挂名夫妻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只不过,对于慎妃的事情,黄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隐瞒了下来。他倒不是为了慎妃,而是担心眼下大过年的,知道了这件事情,再给老爷子添堵。
待黄琼的话说罢,皇帝眉头深深皱了起来。良久才轻轻一叹:“花朵这孩子不错,至诚至孝,也相当的聪明。既然收了作为养女,便告诉林含烟好好的抚养,将来也是一个依靠。朕现在也是上了春秋的人了,有些事情已经是有心无力,想管也管不了了。”
“但朕说过,不想听到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好的传闻传出来。这句话,你要给朕记住了。朕的脸面,你可以不当做一回事,但这祖宗百战方传下来的大齐朝,实在经不起再丢一次人了。不要去想着去学高宗皇帝,他能做到的,你未必就能做到。根基不稳、地动山摇。”
皇帝这番话的意思,说的虽说有些含糊其辞,但真正的意图,黄琼却是听了出来。皇帝明确的告诉他,你搞什么暗度陈仓也好,玩什么瓜田李下也罢。但这件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林含烟更不能有子女。当年高宗皇帝可以将弟媳妇收进宫中,甚至还打算要册立为皇后。
但你没有高宗皇帝的本钱,所以也就不要去想着以弟纳嫂。你可以拿我这个做父亲的颜面不当回事,可你不能不顾及到天家的颜面。你若是不想让天下人看笑话,有些事情最好是适可而止,不要做的太过了。今年天家丢的人,已经是够多了。
娇妻:总裁的小魔女
至于最后一句话,说的更为明显了。当年高宗皇帝敢那么做,是因为高宗皇帝本就是太宗皇帝,一手册立的皇太子。太宗多次御驾亲征北辽,都是身为皇太子的高宗皇帝监国。到了太宗皇帝晚年,因为常年征战积累的伤痛卧床数年,高宗皇帝几乎代替太宗皇帝执掌朝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