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大唐再起 飛天纜車-第九百八十章讀書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自从离开襄州北上,就是邓州。
邓州,也是南阳盆地,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土地肥沃,人口稠密,村落密集才是。
但,中原的残破,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一路上的官道,残破狭窄,野草丛生,显然路过的商旅不多,让这些官道,利用率不高。
这也就罢了,毕竟开路先锋的作用,就是修桥补路,为皇帝以及大军的走动,好做安排。
而一路上,李嘉透过车窗,望着路边沟渠中草草掩埋的骸骨,以及杂草中偶尔闪现的尸体,人骨,让见贯生死的他,也不由得感慨一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不过,兴,却是一时的短痛,而亡,却是长期的痛苦。
除此之外,他还偶尔地出行一番,见到那些衣不遮体,骨瘦如柴的百姓,以及荒废多年的沟渠,被树木灌丛覆盖的村落。
偌大的邓州,零零散散的在籍百姓,不过二三十万,要知道在三国时,南阳的百万户,袁术因这一郡,就可以对抗一州。
这还罢了。
在大军行进途中,竟然有野兽袭击兵卒,这可是官道附近,人退野进,肆无忌惮的野兽已经开始蚕食人类的地盘,甚至敢勇与袭击。
显而易见,这些野兽已经尝到了人肉的滋味,所以胆子特别大。
对于这般的野兽,面对军队只能被杀。
所以,一路上战果辉煌,杀死的老虎达到二十三只,野狼两百多只,野猪五百多只,让兵卒们好好的改善了下伙食。
李嘉没得兴趣,只留下一些虎骨,虎鞭,留着泡酒喝。
浴火重生:毒后归来 纳兰心玥【完结】
使你为我迷醉
别误会,李嘉的身体一向健壮,但男人嘛,总是对某项东西不满足,渴望再进步,体验征服的快感。
况且,虎骨对于风湿具有很好的疗效,他在南方呆久了,年轻还不觉得没什么,等到老的时候就有苦受了,如今就得补一补去除风湿。
这次浩浩荡荡地北上,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阻挠,好笑的是,最大的阻碍反倒是那群野兽。
“如今到了何地?”李嘉伸手从宫娥的襦裙中掏出,凉凉的,很贴心,温软如玉,他不由得开口问道。
缘深缘浅之楚妖鬼
毕竟天气热,侍女们生怕皇帝被热到了,很贴心的用自己的身体来为皇帝降温,这才是真正的为皇帝服务,值得夸耀。
“启禀陛下,已经出了邓州,过了伏牛山,似乎快到虢州了。”
宫娥轻声说道,脸上带着红云。
“是吗!”李嘉从宫女圆润的大腿上起来,心中松了一口气:“终于快到潼关了,咱实在受不了了。”
炎炎夏日,虽然马车中冰块不缺,但,李嘉实在受不了颠簸,但要他骑马晒太阳,他又不肯。
他可是皇帝,不辞辛劳的带领大军北上,让他活受罪,这可以吗?这不可以。
沿途的官绅豪右,都送上大量的珍珠异宝。自从离开襄州北上,就是邓州。
邓州,也是南阳盆地,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土地肥沃,人口稠密,村落密集才是。
但,中原的残破,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一路上的官道,残破狭窄,野草丛生,显然路过的商旅不多,让这些官道,利用率不高。
这也就罢了,毕竟开路先锋的作用,就是修桥补路,为皇帝以及大军的走动,好做安排。
而一路上,李嘉透过车窗,望着路边沟渠中草草掩埋的骸骨,以及杂草中偶尔闪现的尸体,人骨,让见贯生死的他,也不由得感慨一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不过,兴,却是一时的短痛,而亡,却是长期的痛苦。
嗜血魔帝
除此之外,他还偶尔地出行一番,见到那些衣不遮体,骨瘦如柴的百姓,以及荒废多年的沟渠,被树木灌丛覆盖的村落。
偌大的邓州,零零散散的在籍百姓,不过二三十万,要知道在三国时,南阳的百万户,袁术因这一郡,就可以对抗一州。
这还罢了。
在大军行进途中,竟然有野兽袭击兵卒,这可是官道附近,人退野进,肆无忌惮的野兽已经开始蚕食人类的地盘,甚至敢勇与袭击。
显而易见,这些野兽已经尝到了人肉的滋味,所以胆子特别大。
对于这般的野兽,面对军队只能被杀。
所以,一路上战果辉煌,杀死的老虎达到二十三只,野狼两百多只,野猪五百多只,让兵卒们好好的改善了下伙食。
李嘉没得兴趣,只留下一些虎骨,虎鞭,留着泡酒喝。
别误会,李嘉的身体一向健壮,但男人嘛,总是对某项东西不满足,渴望再进步,体验征服的快感。
况且,虎骨对于风湿具有很好的疗效,他在南方呆久了,年轻还不觉得没什么,等到老的时候就有苦受了,如今就得补一补去除风湿。
这次浩浩荡荡地北上,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阻挠,好笑的是,最大的阻碍反倒是那群野兽。
“如今到了何地?”李嘉伸手从宫娥的襦裙中掏出,凉凉的,很贴心,温软如玉,他不由得开口问道。
毕竟天气热,侍女们生怕皇帝被热到了,很贴心的用自己的身体来为皇帝降温,这才是真正的为皇帝服务,值得夸耀。
最终智能 怕冷的火焰
“启禀陛下,已经出了邓州,过了伏牛山,似乎快到虢州了。”
宫娥轻声说道,脸上带着红云。
“是吗!”李嘉从宫女圆润的大腿上起来,心中松了一口气:“终于快到潼关了,咱实在受不了了。”
炎炎夏日,虽然马车中冰块不缺,但,李嘉实在受不了颠簸,但要他骑马晒太阳,他又不肯。
他可是皇帝,不辞辛劳的带领大军北上,让他活受罪,这可以吗?这不可以。
沿途的官绅豪右,都送上大量的珍珠异宝。“启禀陛下,已经出了邓州,过了伏牛山,似乎快到虢州了。”
宫娥轻声说道,脸上带着红云。
“是吗!”李嘉从宫女圆润的大腿上起来,心中松了一口气:“终于快到潼关了,咱实在受不了了。”
炎炎夏日,虽然马车中冰块不缺,但,李嘉实在受不了颠簸,但要他骑马晒太阳,他又不肯。
他可是皇帝,不辞辛劳的带领大军北上,让他活受罪,这可以吗?这不可以。
沿途的官绅豪右,都送上大量的珍珠异宝。